不過一進門就發現,原本應該在皇宮內的哥哥弟弟們早就圍着一張大圓桌,拼起了酒,胤禟也換下了喜服,跟着自家兄弟一起喝的醉醺醺的。

胤誐悲催的哀嘆一聲。

胤禎聽到聲音,看到自家十哥站在門口,立馬高興地端着酒杯勾起自家哥哥的肩膀。

“十哥!你終於來了!我們都喝的差不多了!來來來!剛纔都是一些外人,我們都沒好好喝喝,今天是你和九哥的大喜日子,我們一定要不醉不歸!”

“是啊!老十!趕緊給爺過來!今晚我們好好喝一杯!”胤礽一腳踩在椅子上,一副大爺模樣,配上他那張臉,簡直就是一個妖孽!

胤誐心裏哀嘆一聲,被胤禎拉着一起坐下。

爺的洞房花燭夜啊!

胤禩慢條斯理的把玩着茶杯,如今他和胤禛的身子都不太好,所以也沒什麼人逼着喝酒,基本上他們聚在一起,都是他和胤禛喝茶,他們喝酒!

看着小十眼底的哀怨和時不時望向小九渴望的目光,胤禩心底好笑,他這個弟弟就是一個直腸子!

“二哥!今兒個是老九老十的洞房花燭夜,我們可不能耽誤了人家的良辰吉時!喝了這一杯就放他們回去呢!哥哥們可等着抱侄子呢!”

胤誐一聽他八哥的話,立馬眼睛一亮,頭點的跟撥浪鼓似的!”是啊!是啊!二哥!弟弟已經喝了很多了!再喝下去!今兒個就得撂在這裏了!”

胤礽晃着腦袋,喝多了的腦子有點反應遲鈍的消化着剛纔的話!

“恩……好吧!爺想抱侄子!那就喝了這杯!咱們就散了!”

胤誐聞言樣子一個燦爛的笑容,爽快的舉起酒杯,一口飲下!

“弟弟先乾爲敬!謝謝哥哥們了!”

終於都走了!

胤禟和胤誐坐在安靜的喜房裏,相視一眼,舒了口氣。

胤誐腆着臉,握上了胤禟的纖纖玉手。

若你愛我如初 “九哥……”

胤禟臉刷的紅了一下,粗聲粗氣的道,“幹嘛!”

胤誐看着胤禟粉紅的臉,傻笑的湊近了臉,“嘿嘿,九哥!真好!”

腦袋靠上胤禟的肩膀,手攬着胤禟的另一邊,連眼角都洋溢着幸福!

胤禟看着胤誐,有些哭笑不得,臭小子,笑的傻乎乎的!

兩個人就這樣相擁着坐在牀榻邊,看着桌上的紅燭,一時間房裏迴盪着甜蜜、溫馨的氣息。

只是……

“老十!你的手往哪裏摸啊!”

“嘿嘿!九哥,今晚可是咱們的洞房花燭夜啊!”

“混,混蛋!什,什麼洞房花燭夜!嗯……”

“九哥,你真香……還很甜!”

“唔……”混蛋!

紅帳垂下,遮掩下了一室旖旎!

蘭馨公主和額駙的新婚過後,便是年關,皇帝在臘月二十六日這天封筆、封璽後,整個皇宮便真正的進入了人過年的氣氛。

皇宮的妃子們也開始打扮的花枝招展,試圖能夠在皇上休息時一承皇恩。

但是康熙怎麼會如她們的願,自己好不容易休息,當然要和禩兒好好培養培養感情~

於是乎,嬪妃們悲劇的發現他們見到皇上的時間居然比平時還少了~

康熙休息的五日,基本上除了禩兒單獨相處的時間之外,就跟着胤禩和幾個兒子們一起。

雖然康熙在內心哀怨的咬着手帕,但是也只能乖乖的跟在兒子身後,做什麼都沒有和禩兒在一起來的重要呢~

雖然兄弟幾個及其不滿皇阿瑪老是跟着他們,但是沒辦法,誰讓人家是皇帝又是他們的皇阿瑪。

所以,有些娛樂項目也只好暫停了~

啊~~~老八(八哥)!趕緊帶皇阿瑪回家吃飯吧!!

年關過後,皇帝下詔,準備南巡,在各個部準備了將近一個月後,皇帝擬好了南巡的名單,這次南巡的隨行名單裏,基本上都是胤禩熟悉的那幾個名字。

除了胤禛、胤祥還有剛新婚的胤禟、胤誐留守京城之外,其餘的阿哥都隨行在列,後宮中,皇后那拉氏和慶妃、穎嬪也隨行。

胤禩看到這份名單時,眼裏閃過一絲凌厲的光芒!

這次南巡,絕對不會讓前世的事再發生!

那個夏盈盈的女子,哼,如果現在的皇帝還是弘曆的話……但如今坐在帝位上的是他的皇阿瑪,聖祖爺——康熙!

胤禩吐了一口氣,握緊了手裏的名單。

這次南巡,萬萬不能出錯,否則……

紫禁城將永遠成爲他的金絲籠!

胤禩眼裏蹦出堅定地目光,大清不能出現一個罔顧倫常的皇帝!自己也絕對不做那個禍國的妲己!

皇帝南巡那天,胤禛帶領着幾位阿哥和朝中大臣在宮門口送行,看着慢慢離開的鑾駕,胤禛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皇阿瑪是怎麼同意讓弘時一起去的!被拐了老婆的胤禛很窩火!

但是離開也可以讓弘時好好想想,哎……

罷了!希望弘時回來後可以想通!

此次南巡雖然說是去江南巡查,但是最重要的是去山東,之前胤禛受到粘杆處的彙報說山東之前鬧災荒,但是朝廷派發下去的賑災銀子和糧草全都被當地知府方式航貪污,高的山東境內民不聊生。此番前去,一是爲了拔掉蛀蟲,二是安撫民心!

胤禩原本和弘時商量的逃跑地點是在山東,因爲山東在中間,路線相對而言會比較有利,但是想到前世,到了山東後似乎會碰到一些反清復明的組織刺殺皇帝。

胤禩思來想去,還是把時間推到了江南。

雖然胤禩還不能夠原諒康熙,但是他也不願意康熙出任何差錯。

而且,沒記錯的話,那個夏盈盈可是在杭州等他皇阿瑪臨幸,前世的因果,這次他會統統替永璂了結。

南巡的車隊浩浩蕩蕩的在大路上行駛,其實真正的皇攆裏早就是空無一人。

шшш ●тt kдn ●C〇

早就換了車馬的一行人提前就往定好的路程行走。

好不容易放風出來的胤礽早就帶着胤禎騎着馬飛奔在路上,後面跟着放心不下的胤褆。

胤禩被康熙以身體不佳爲由留在了馬車裏。

蒸唐 胤禩眼巴巴的望着車轅外策馬奔馳的兄弟幾個,悲憤的瞪了一眼旁邊正在看奏摺的康熙。

感覺到胤禩強烈的怨念,康熙放下手中的奏摺,好笑的看向胤禩。

“怎麼了?”康熙忍着摸上胤禩頭的衝動,眼神流露着寵溺。

被康熙逮到自己這麼幼稚的一面,胤禩有些窘迫的紅了臉,但是羨慕的看了看窗外自由自在的幾人,胤禩渴望的看向康熙。

康熙看出胤禩的想法,臉色有些糾結,“禩兒,阿瑪不是不想讓你去,但是你現在的身子不好,你難道忘了前陣子你才得了傷寒剛好麼?難道你又想吃藥了麼?雖然現在已經入春了,但是早春的天氣還很亮涼,等到了客棧,阿瑪再帶你去走走,騎馬,阿瑪是絕對不會同意的!”最後一句語氣非常堅定。

胤禩看了一眼窗外,泄了口氣,看了康熙一眼,裹了裹身上的衣服,窩回角落。

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鬧海 康熙無奈的嘆了口氣,伸手摸了摸胤禩的額頭。

“乖禩兒,等到了客棧,阿瑪絕對帶你出去走走。我知道你呆在車裏悶,不過阿瑪害怕你出什麼事,你知道你的性命是多不容易救回來的,阿瑪不想再經歷一邊那種提心吊膽。阿瑪絕對不能冒失去你的危險,所以,熬熬好麼?要不,阿瑪陪你說說話!”

胤禩擡眼看了看康熙滿眼的寵愛和無奈,懨懨的點了點頭。 康熙帶着幾個侍衛和胤褆、胤礽、胤禎還有吳書來終於快走到山東境內。

康熙帶着一行人在離山東最近的小鎮上留宿,準備好好養養精神,然後有精力對付山東的那一批官員。

康熙看着疲勞到一到客棧就睡過去的胤禩,滿眼的心疼。

爲了能趕在南巡車馬之前到達山東,可以看到真實的山東災情,這次他們趕得很急。

雖然胤禩坐在馬車裏,但是一路基本上沒什麼逗留,難怪禩兒一到就熬不住了。

摸了摸胤禩眼下黑青的眼圈,康熙心疼的在眼眶下印下一吻。

待收拾好自己後,也脫去身上的衣服,鑽進了被窩,摟過胤禩。

睡的香甜的胤禩感覺到身邊忽然靠近的溫暖,本能的依偎了過去,滿身的疲憊讓他毫無防備的偎着康熙一起進入了睡夢中。

好好地睡了一覺,晚上又好好地吃了一頓,一行人終於把力氣給補回來了。

胤礽靠着胤褆,慵懶的模樣像只曬着太陽的波斯貓。

胤禎看着兩個哥哥黏糊糊的樣子,心中大吼,十三!!我好想你啊!!

“去外面看看吧!”康熙大手一揮,一行人就這樣走出了客棧往街上走去。

因爲這裏是離山東府最近的地方,所以有很多山東的災民聚集在這裏。看着他們衣不蔽體,瘦的皮包骨頭的模樣,幾人眼中滑過不忍和厲色。

看到一個老奶奶抱着小孫子坐在地上行討,胤禩蹙起眉,心中傷感。

“給他們些乾糧吧!”

康熙點了點頭,身後的侍衛拿出身上的乾糧,走了過去。

畢竟人多食物少,沒多久,身上的乾糧都已經沒有了!

一行人走走停停的看着這個小鎮上的情況,基本可以想象出到了山東該是怎樣一個慘狀。

“吩咐下去,儘可能的收購一些米糧!”康熙回到客棧後,向吳書來吩咐道。

“嗻!”

“再休息一晚後,明早就上路!”康熙有些擔心胤禩的身子,決定還是多停留一晚。

“不用了,阿瑪,吃過午飯,我們就上路吧!兒臣沒事!”胤禩對着康熙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的身子。

康熙猶豫的看着胤禩瘦小的臉,短短几天,這孩子又瘦了!

“不用擔心,這裏到山東府沒多久的路程,明天一早啓程也耽誤不了什麼事!如今你的身子最重要!阿瑪知道你擔心山東的情況,放心,我已經讓暗衛先過去安排了,區區一個方式舟,還不用這麼大費干戈!阿瑪又不是弘曆!你不用擔心!好好注意着自己!”康熙最終還是決定按原定計劃!

如今任何事都沒有禩兒來的重要!

見康熙不容反悔的模樣,胤禩也只好把話吞回了肚子。

第二日,康熙一行人穿過被難民充斥的官道,來到早已蕭條不堪的山東府。

康熙強忍着內心的怒火,來到早就安排好的客棧。

都市共享男友系統 剛走進屋裏,全身的怒火便再也不掩飾的釋放出來,冰冷的氣息充斥整個房間。所有人戰戰兢兢的站着,唯恐被皇帝的怒火牽連。

實在忍無可忍的康熙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結實的實木桌立刻出現一條明顯的裂痕。

“山東這個情況,居然等到粘杆處來報朕才知道!你們說這朝堂的官員到底是幹什麼吃的!都是弘曆那個混賬東西,最好別讓朕再見到他!”

胤礽抹了抹汗,幸好老四不在,不然就要受罪了!誰讓弘曆那個不着調的是他的兒子!

“皇阿瑪息怒!不過皇阿瑪準備怎麼處置這個方式舟?”

康熙危險的眯起了眼,處置?

“聽說他很在乎他的妻子和兒子?”

“嗯!說來也奇怪,這個方式舟雖然貪污、魚肉百姓,不過倒是個癡情的,剛聽說方式舟的妻子是個溫文爾雅的大家閨秀,脾氣溫柔,但不知道爲什麼跟了方式舟。”還真是朵奇葩。

“方式舟就流放寧古塔,其餘人就都處死吧!朕要他親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兒子因爲自己被處死!”死並不難,難的是生不如死!

衆人一臉佩服的看着康熙,果然是他家皇阿瑪啊!

果然狠!

接連幾日,康熙他們都在民間走動、探訪,專門在一些平民窟內查訪。看着衣衫襤褸的百姓手裏拿着已經髒了、餿了的食物急切的往嘴裏塞,有的還捨不得的掰着一小點,然後塞給自己的孩子。

場面心酸的讓一行人眼睛都紅紅的。

“那些混賬東西!”康熙握緊拳頭,眼睛被怒火燒的發紅。

康熙深吸一口氣,攬着胤禩單薄的身子,回過頭對身後的人道,“儘快把方式舟的底細查清楚,把城中的糧食都聚集起來,先布粥讓他們熬上一陣子!”這樣下去會有更多的難民餓死,或者流走別的城市,難民一多,遲早會出事的。

“是,阿瑪!”走在身後的胤礽、胤褆、胤禎點了點頭,對着後面的人吩咐一下,便繼續跟着一起巡查。

幾個人接連巡查了幾個難民的落腳處,衆人看着皇上臉色一次比一次黑,眼神一次比一次陰戾,侍衛們都倒吸一口氣,感覺這次皇上真的是氣壞了!

恐怕山東府的幾個官員都要不好過了。這讓一路走過來看到這些流離失所的百姓們的侍衛們心底有些暢快,那種人渣早就應該被凌遲處死。

回到客棧,剛纔瘦骨如柴、衣不蔽體的百姓和破敗的房屋,一幕幕在胤禩眼前回放,他想不出如果按照既定的歷史,如果是十五阿哥繼位的話,大清會怎麼樣,因爲在永璂去世之前,大清的情勢已經有衰敗的趨勢了。

顒琰是個什麼資質的孩子,他很清楚,弘曆最後選中他不過是在一堆壞的裏挑個好一點的,他完全可以想象大清在顒琰繼位後八成是撐不了多久了。

幸好,幸好是永璟,永璟的教導是由他們來的,怎麼都不會變成顒琰那個高不成低不就的模樣。

永璟絕對不能走顒琰的老路,胤禩眼底閃過一絲亮光,或許……

“小路子!給爺準備紙筆,另外吩咐不得任何人入內,是任何人,明白嗎?”胤禩淡然的看着身邊的小路子。

明明自家爺的語氣很溫和,怎麼就覺得忽然這麼冷呢?

要知道皇上肯定會來看爺的,這……

小路子嚥了咽口水,知趣的死命點了點頭。

寧可得罪皇上也不能得罪十二阿哥,這是他這一年得出的真理!

恭敬地放好紙筆後,小路子彎了彎身子,恭敬地退了出去,守在了門口。

胤禩看着桌案上的紙筆,深吸了一口氣,最終還是跨出了步子,撩起衣袍,坐上了椅子。

親自動手研了墨,拿起開了筆的頂級狼毫,終於在墨汁滴下來前,寫了第一筆。

他從來沒想過會把自己的一生經歷寫下來,但是在自己離開之前留下點東西給永璟那個孩子吧!

希望永璟會帶領着大清走向昌盛,自己作爲愛新覺羅家的孩子盡到了最後一份力。

小路子忽然緊了緊手,看着不遠處慢慢走進的藍色身影,心裏七上八下,爺啊!皇上來了啊!

“奴才見過老爺!”小路子緊張的下跪,聲音比平時高了一些。

康熙瞄了一眼緊閉門窗的屋子,又看了看守着門的小路子,臉色不變道。

“起嗑!小路子,怎麼在外頭?裏頭沒人伺候?”

小路子抿了抿脣,緊巴巴的開了口,“回老爺,額,爺說不用奴才伺候……”

這時候,門被打開,露出胤禩細白的小臉。

“阿瑪,是我讓小路子守着門的!外頭涼,您先進來吧!”

“在習字?”康熙看了一眼案上的東西,問。

“嗯,閒來無事! 愛情兜兜轉 我剛在想巡視的事,心情有些不鬱,便想習習字,定定心!”胤禩朝康熙笑了笑,便又走到桌邊,拿起剛纔寫的幾張字。

“說起來,這麼多年了,自己的字好像還是沒什麼長進。比不得四哥的風骨也不如十三的灑脫,以前小時候總想練好了字……得皇阿瑪的誇獎,現在想來小時候還是天真可愛的多了。”

“禩兒……”

“不過,後來知道皇阿瑪不愛看自己的字,兒臣就把自己抄的孝經全都給了額娘,每年逢年過節,兒臣都會寫上一份,之後額娘還說兒臣的孝經都可以當做牀墊鋪了!”胤禩似乎陷入在回憶裏,嘴角勾起迷離、溫柔的微笑,似乎是想到了良妃的音容相貌。

康熙心中一痛,伸出手抱住了胤禩。

“禩兒,別說了!我知道錯了,我後悔了!禩兒,別這麼懲罰阿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