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還能再堅持一會的。

「已經可以了。」櫻笑道,點評了一番,「體術和忍術都使得不錯,三代大人幫木葉丸打下了很堅實的基礎,帶隊之後我就省心多了!」

「那麼你是同意了嗎?」

「嗯,當然,這三個孩子都很不錯……」

「木葉丸落敗!」這時伊魯卡高聲說道,走了過去,瞪了木葉丸一眼,「剛才那個是分身製造出來的普通分身……現在知道天外有天了吧!春野櫻只比你們大兩三歲,可是她現在已經是上忍了!」

無視了一群用星星眼的崇拜表情望著自己的少年少女們,春野櫻和兩位火影離開了學校。

「那麼他們就拜託你了。」分別前,三代鄭重地說道。

接著他直接回家去了。櫻和綱手一起回到了火影辦公室。

「人情難還啊,師傅!」關上門,春野櫻坐在沙發上,嘆了一口氣。

三代火影對她這麼好,如果這點事情她都不想幫忙,那櫻就真是天性涼薄了。人情來往、利益交換、感情溝通以及共同的理想,這樣便構成了一個派系,春野櫻很自然地就存在於這個派系裡面……她是火影嫡系這件事都不需要說,有點腦子的人都看得出來!

不過,一想到自己十四歲就要當別人的保姆,櫻也是有點頭痛。花火那個時間反而好接受一點!

「你早晚需要帶一兩個班出來的。」綱手坐在轉椅上,晃悠著說道,「這是上忍的規則……帶完木葉丸和花火兩屆,以後你就可以拒絕這種事情了。」

「升上上忍之後,你的權利會大大增加,相對應的,你也需要履行自己的義務!」

「好吧……我還沒享受到權利呢,馬上就要被責任壓死了!」春野櫻撇撇嘴,無奈地說道。

想了一下,又說道:「第一次帶隊我也是挺忐忑的。 魔法塔的星空 對了,我有點擔心,萬一帶隊帶到一半,戰爭爆發了或者曉突然來襲了,怎麼辦?」

「當然是把隊伍交給別的忍者託管,把你這個戰力解放出來!這件事情我和三代火影大人早就說好了,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情,到時木葉丸他們會由別人接手……」綱手毫不猶豫地答道,「我們要做好未來幾年都會動蕩的準備,但是不能因此而畏首畏腳,平時該做什麼還是要做什麼的。」

她又寬慰了幾句:「另外,木葉丸他們三個都是很優秀的孩子,你會很省事的,所以不用擔心經驗不足的問題。帶隊的時候,就當是休假一段時間了!帶他們修鍊和做任務的時候,你也可以做自己的事情。正好,你也要開始加快修鍊的進度了……小櫻,你現在的實力還遠遠沒達到你的瓶頸呢!」

「我也正有這個打算。」櫻正色道,「師傅,接下來的幾個月,我想去雪之國修鍊一段時間!」

「『修鍊』一段時間嗎?」綱手在修鍊兩字上咬重了語氣,她猜得出櫻是什麼意思……

她垂下眼帘,望著辦公桌上的空白紙張,淡淡地說道:「你前端時間出去做任務的時候,也『修鍊』了一個月呢。」

「嗯……是的。」春野櫻坐正了身子,坦然承認了這件事,她追問道,「師傅,這件事可以嗎?」

綱手定定地望著櫻,沉吟了一會。

「上忍是有修鍊假期的,不過時間不長,」金髮成熟女人說道,「我再頒布一個追查『曉』的蹤跡的任務,由你單人執行,你可以去一些偏僻的地方找找線索,比如,嗯,雪之國……」

雪之國哪來的曉的線索……綱手睜眼說瞎話的能力也夠厲害的。櫻腹誹了一句師傅的厚臉皮,不過還是要感謝綱手對她的支持。

春野櫻想了一下便答道:「這樣應該就足夠了。」

綱手點點頭:「記住,明年二月份之前回來……三月份就是忍校畢業的時間了!你的帶隊任務將會在那時正式開始。」

「那麼,還有什麼問題嗎?」

(第四更獻上,2000月票加更!!)

(月票加更已經償還完畢!)

(這個國慶,說好的不放假爆肝碼字,所以,這段時間日更13k!承諾完成了!我是說話算話的人!求月票,求訂閱!!) 火影辦公室中。

師徒兩人安靜地坐了片刻。

「那麼,還有什麼問題嗎?」綱手轉著筆說道。

「有啊,師傅!」春野櫻臉上表情有些擔憂,問道,「師傅,你以前一直不建議我全身心投入修鍊中,而是要求我邊修鍊邊做任務的,為什麼這次……」

「沒錯,一個勁地埋頭修鍊,而不通過戰鬥去檢驗修鍊的成果,那就相當於閉門造車!那樣修鍊出來的東西,通常都離實戰要求差得很遠。而且,戰鬥本身就是一種很好的修鍊,你每次跟曉的人遭遇過後,實力都會有一個小台階的躍升……所以之前我才把你塞進暗部。」綱手點頭承認道。

「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你接下來的修鍊,需要比較長時間才能出成果,這是其一。其二,現在暗部的任務,對你的鍛煉意義也不大了。其三,這可能是最後一段平靜生活了,盡量留給你修鍊吧,在大戰之前盡量提升自己的實力……」

綱手語氣有點沉重。

「情況有這麼嚴重嗎,師傅?」櫻皺緊了眉頭。

「比預想中的糟糕得多。接下來我說的事情,出了這個門,你就要把它忘記,知道嗎?」綱手看著弟子鄭重地點頭,才繼續說道,「你之前執行的那幾個關於曉的任務,再綜合我們從其他渠道獲得的情報,現在已經確認了曉確實轉入了蟄伏狀態。」

「但是,這只是部分真相而已。在火之國和風之國以及周邊的地域上,曉確實中止了大部分活動,轉入隱蔽狀態;但是,在其他國家和地區,曉的蹤影仍然時有聽聞……」

「你應該還記得,曉的計劃是捕獲尾獸。他們之前的各種動作,就是在以各種手段收集情報,那麼,為什麼他們在一些地區轉為蟄伏,在另一些地區仍然有活動呢?」

春野櫻心中一驚,微微張嘴想說什麼,卻又欲言而止。

「你已經想到了吧。」綱手察覺到了她的表情。

櫻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活躍的地區,說明他們還沒查清楚尾獸或者人柱力的情報;相反,在我們這邊,他們已經查清楚人柱力是鳴人和我愛羅了,很有可能,已經獲得了他們兩人的大量情報……」

「沒錯。而且,他們轉入蟄伏的地區越多,也就說明,他們離最終計劃越來越接近了……」綱手沉重地說道,「這個組織,有這麼多危險而強大的成員,如果再讓他們獲得如此多尾獸,那麼後果恐怕不敢設想……更可怕的是,我們只知道他們想捕獲尾獸,卻不知道他們要用尾獸來做什麼!」

「總不可能抓回來天天溜著玩……」櫻冷笑道,「那麼,現在離他們的最終計劃還有多久?」

「很難說!我們能搞清楚的就是風之國和火之國的情況,其他的國家的情報未必準確。之前我跟其他三個大忍村寫了信,希望能共享曉的情報,可惜,沒人響應呢!不過岩忍村的三代土影大野木回信中說到,他們那裡之前有不明人員進行情報活動的跡象,只是現在已經停歇下來了。」

「岩忍村的尾獸是四尾和五尾吧?」春野櫻淡淡地問道。

「是的,看來至少有四隻尾獸被他們盯住了,雲忍村沒有回應我們,霧忍村一向神秘也不太清楚,還有一隻七尾保存在某個小國里,應該是瀧之國……」綱手翻出一個捲軸,一邊翻閱著一邊說道。

「這些地區的情報不明,有些情報還是參考了上次你突襲的那個地下賞金所帶回來的捲軸,沒法驗證可信度,」綱手抿了抿嘴,繼續說道,「但是,曉在這些地區已經活動很長時間了,從最近一兩年曉變得活躍來看,他們應該是接近完成了,才會如此興奮!」

「他們不會有機會完成的……鳴人絕對不會被他們抓住的!」櫻冷冷地說道。

「我會保護好鳴人的。」

春野櫻斬釘截鐵地說道,握緊了拳頭。

綱手定定地望著櫻,望了許久。

「嗯……我相信你,小櫻。」

對話就此宣告結束。

春野櫻順帶領回了她的上忍登記單和新的制服。

上忍馬甲,跟特上和中忍馬甲相比,款式並沒有太多變化,唯有顏色有些許不同。

還是綠色,不過,是更接近她眼眸的那種淺綠。

她很喜歡。

新的證件上是這樣寫的:

姓名:春野櫻。性別:女。級別:上忍。

……

個人簡介:興趣是研究忍術和探索世界。 你的婚姻,我的愛情 最喜歡的是純潔的水,和平靜的生活。

跟半年前的特上證件照上的文字,又有了些許的差別。

人吶,都是會慢慢產生變化的。

個人扉頁上的照片,是她昨天新照的一張照片。

畫面上的女孩有著精緻的五官,稚氣漸漸褪去,以及一雙明凈的眼眸。

春野櫻把自己的中忍、特上和上忍證件照擺在一起,看得到自己這一年半以來的變化。

最開始,她是恬靜地笑著。

後來,她長大了一點,沒有笑,只是安靜地與照片外的人對視著。

而現在的她,不僅僅沒有笑,反而眼神有點凌厲。她只是靜靜地站著,被攝影師拍下,照片中的她便自然而然地有一股凜然氣場,氣勢已經漸漸出來了。

「最近遇上的事情……」春野櫻收起自己的中忍和特上登陸單,嘆了一口氣。

她攤開手。

因為習慣一直在身上運轉水流的緣故,櫻的手總是乾淨得不染纖塵,白皙如玉,纖細修長。「很漂亮的一雙手,只是沾上了許多鮮血。」她自言自語地說道。

之前那些任務,她幹掉了許多人。可能有幾十個,可能是上百個,拍照的時候,那股殺氣還沒淡卻,被照相機忠實地記錄了下來。

照片中漸漸褪去稚氣的少女沒有笑容。 不配做愛的主角 她抿著嘴,眉頭淡淡地皺著,眉宇中帶著一股襲人的清冷。

世界越來越殘酷,她已經笑不動了。

木葉61年,九月二日。

春野櫻正式晉陞上忍。

時年十三歲半。

……

……

名義上是「搜尋曉線索「,實際上是去雪之國「修鍊」的任務,兩天後便由綱手下達了。

這兩天時間,春野櫻幾乎都是在應酬中度過的。佐助、雛田、井野、鹿丸、寧次、小李等等,都和她相繼見面,慶祝她晉陞上忍。

以至於,當春野櫻離開木葉,執行所謂的搜尋曉的任務時,嘴裡還冒著酒氣。

盛情難卻,她喝了不少酒,還好沒有喝醉。

與小李交手的願望,居然莫名其妙實現了——小李喝了點酒,然後就當場耍起來了醉拳。

小李沒有發現,他在意識迷糊的時候使出來的沒有修鍊過的醉拳,比他平時表現出來的體術水平還要高明。不知道他了解到這件事之後會有什麼想法。努力修鍊去提升自己,到最後他的剛拳還不如天生的醉拳,不知道小李會有什麼反應,是不是會哭笑不得。

為了不讓小李把別人的店給拆了,春野櫻只好對他使用忍術——就是上次在風之國抓人的時候用處的那個捆綁人的術。

小李喝了酒簡直力大無窮,不過還是經不住櫻形態變化形成的水蛇更堅韌更強力,很快就被她牢牢捆綁起來,動彈不得。

於是,春野櫻與小李的第一次交手,以少女大獲全勝而告終。

第三天清晨,春野櫻踏上了前去雪之國的道路。

這一次,仍然走的是水路,不過因為只有她一個人去的緣故,就沒必要像上次那樣造冰船了。

春野櫻直接跳入水中。

海面下涌動的暗流,在她的操縱下形成一條巨大的水龍,將她包裹在其中。

她站在龍頭裡,乘著水龍,以極快的速度遊盪在海洋里。

一天後,春野櫻的身影出現在淺草的街道上。

她沒有驚動任何人,扮作一名普通的路人,路過這個城市,直奔她在雪之國建立的基地。

雪忍曾經的城堡。

那裡已經被櫻鳩佔鵲巢,成了她的秘密基地。

哥特風格的冰之城堡因為這邊嚴寒的天氣影響,一點也沒有融化的跡象,完好地保存了它的原貌。

佐助的幻術效力已經消退了許多,不過仍然發揮著作用。從外面的痕迹上看,這個地方自從她離開之後,連動物都沒有靠近這邊過。

她走進空蕩蕩的基地里,冰之城堡的內部幽深空寂,一個人走在走廊上時,氣氛總有點滲人。

「開始吧……」她一邊將捲軸里準備好的物資取出來,一邊淡淡地說道,聲音在空曠的大廳里回蕩不休。召喚出數個冰分身幫忙,人影攢動給基地帶來了幾分人氣。雖然所謂的「人」都是她的分身,不過也比空蕩蕩的要好一些。

將這裡收拾利落,春野櫻在分身的陪伴下吃完晚餐便休息了。她要在這裡待上四個多月,直到明年的二月份才回木葉。

在這期間,她的修鍊任務是開發櫻沖的階段三、陰封印的階段二,而在這之前,她首先要做是的完成克隆技術……

(第一更獻上,今天兩更!)

(月票加更已經償還完畢!)

(國慶爆更結束,今天和明天我需要緩一下,查閱一些資料,整理一下大綱!後天繼續加更,每天至少更新10K吧!) 雪之國這個國家,最近兩年幾乎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在雪之國活了二十多年的人,阿京對此深有感觸。

他此時正走在首都川流不息的街上,摸著自己兜里的幾張鈔票,想著今天要買什麼;他的錢不多,買不了太多東西,必須要精打細算。阿京還是個很窮的人。不過最近一年開始他已經漸漸能吃得飽肚子了,阿京對此已經心滿意足。

他手裡握著一面小旗子,是妻子阿惠特意塞給他的,今天是風花小雪閣下回國的日子,大家都在自發地做著迎接她的準備;阿京早上特意吃得很飽,穿上最好的衣服,洗漱得乾乾淨淨,早早趕到了這裡,像是參加一場盛會一樣。

沒有人要求,阿京只是和大家一樣,很自然地想到要這麼做;他終於有力氣大聲喊新大名風花小雪閣下的名字了!

阿京摸了摸充實的肚子和兜里的乾糧,臉上就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他印象中,過去的自己,總是很餓很餓,吃不飽飯;那時雪之國的大名還是風花怒濤大人……呸,應該是篡權奪位的逆賊風花怒濤!

那時候家裡是存不住糧食的:雪之國的氣候本來就很難種莊稼,收成不高,就算不收稅也吃不滿全家人。逆賊風花怒濤統治國家的時候,經常要交到收穫的五成、七成,大名府派下來收稅的人凶神惡煞,刮地三尺也要把糧食收上來;有敢反抗的,第二天就有雪忍過來,「收拾硬骨頭」。

阿京記得小時候,有一年收成很差,村裡有一戶人家因為交不夠糧食被雪忍抓住了,吊在村口前的樹上打了整整一天,收屍的時候已經囫圇不成人樣。那一年父親死死護住家裡的最後一口口糧,攔著不讓他們拿走,哭喊著說以前都是十稅一的,然後被收稅的人一腳踢開,「那是風花早雪那個廢物大名的老黃曆了!給我全部拿走!再敢攔我就把你們家也吊上去!」那一年家裡的兄弟姐妹就死剩了他一個。

國民忍飢挨餓,大名和他的手下卻各個都吃得腦滿肥腸;培養出來的雪忍越來越多,裝備也越來越好。

也有人想過反抗,只是餓得握不住武器的手,根本無法對抗忍者們;一個雪忍就能鎮壓一座城市,快要活不過去的人民揭竿而起,然後被大批大批地屠殺。

在存在超凡力量的世界,忍者們與普通百姓的力量對比是失衡的,數量再多的普通人,沒有掌握查克拉運用的他們力量微不足道,經不住忍者的幾發忍術打擊。

阿京並不知道,有一句話叫做「後膛槍時代無GM」。且不論這句話正確與否,但是在這個世界,「查克拉世界無QY」,卻是真真正正的真理。

起義失敗了,從那天之後,阿京眼裡就失去了光芒;他還活著,也僅僅是活著而已。

故事在一年多前發生了改變。

阿京那天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看見大家突然神秘兮兮偷偷說話,眼裡像是突然有了亮彩;他們說風花怒濤死了,新的大名統治了這個國家。阿京並不相信,有那麼多雪忍手下的風花怒濤怎麼會死呢?他們真是喜歡做夢,不過,就算是夢……這也是個很甜美的夢。

然而過了幾天,往常時不時會來村子打秋風、作威作福的那個風花怒濤的狗腿子一直沒來,阿京才感到真的有點驚訝,村子里的人說他被抓住公開審判了,然後判處了死刑——他吊在刑架上晃蕩著,再也來不了了。

後來就真的是美夢一步步成真了;來了一個少女,自稱是接受新大名委託的一個忍者,她帶來一個新的官員,並且把以前騎在他們頭上的壞蛋抓了起來在全村人面前審判,那個曾經踢過他父親、奪走救命糧食的人被判了死刑,阿京壯著膽子衝上去狠狠踢了那人一腳,那天晚上他那早已麻木的眼睛里控制不住地流了一夜的淚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