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家裏都是硬板牀??”

“那就好??你躺下睡一會??我看着??不會有事發生的??”

“師父你先睡??我是小孩子??精力好??”

“滾犢子??連師父的話??都不聽了??”鍾奎記得滾犢子這句俗話??好像是文根的口頭禪??不知道什麼時候讓自己給捎帶了

看着師父一臉的嚴肅??小明哪還敢多嘴

實話;剛纔對付黑無常??不停的蹦跳??撲擊??精力損耗過多??早就想好好的躺下休息了??只是心裏惦記師父的情況??所以僅靠着一股毅力在堅持

此時見師父沒有什麼事??支撐的那股毅力突然鬆懈??整個人都軟綿綿的不想再動彈??躺在硬邦邦的辦公桌上睡覺??對於一個原本就在惡劣環境中生存的人來說??這並不是難事??再加上??渾身疲乏極了??小明剛剛躺下幾分鐘??就進入睡夢中

安頓了小明??鍾奎就安靜的想剛纔發生的怪事??想起黑白無常??視線下意識的在地面??一寸寸的看過去??一枚油光發亮的物體映入眼簾??起身彎腰拾起一看??是一枚銅錢

他把銅錢湊近鼻息下使勁的嗅聞一下??一股濃濃的鬼氣??絲絲沁進呼吸之間

收起銅錢??視線瞥看到在睡夢中的小明??身子不停的顫動??心想;可能是這裏的溫度太冷沁的緣故??導致在他熟睡之後??身體熱量在極力抵禦冷沁入體的熱量??他纔會在睡夢中顫動吧

想到這兒??鍾奎解開自己的衣服釦子??脫下一件來給小明搭上??人處在陌生的環境中??可能各種感官都異常的警惕吧??就這麼小小的動靜??驚動了熟睡的小明

看着師父身上僅剩下的一件汗褂??小明眼眶溼潤了

“師父……”

鍾奎含笑“別說話??趕快睡??”

小明翻動一下身子??側睡着看向師父??沒有繼續閉眼睡覺??好像在極力思索什麼似的??然後說道:“師父??那位怪叔叔??怎麼去了那麼久還沒有過來??”

對??小明不知道徐倩堂兄的事情??之前因爲黑白無常在這??沒有時間告訴他??想想??他已經經歷了一些常人難以承受的恐怖情景??說出這件事他應該不會感到害怕纔對??鍾奎嘗試着拉近給小明的距離??身子倚靠在辦公桌旁??凝重的神色看着他道:“其實我們接觸的第一個‘人’就是鬼??只因爲他的能量比一般鬼強勢??所以我一時沒有識別到他是鬼來的??”

小明睜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神態看着師父??聽師父說那位是鬼來的??心中驚異??臉色微微一變??卻是沒有出聲

“嗯??害怕嗎??”鍾奎見小明的臉色變了??有些擔憂道

搖搖頭堅持道:“不怕??”心思卻在極力搜索之前發生的情景??師父和那位怪叔叔的對話??師父反問怪叔叔;你也會害怕??當時他就覺得師父這句話問得奇怪??是人誰不怕鬼??爲什麼這位怪叔叔就 不能怕??原來此人根本就不是‘人’來的

“他在進入會議室時??一股涼氣襲我面門??我就覺得奇怪??在加上幾句話的對白??我就知道他不是‘人’??”

“然後呢??”

“他設置了很多迷惑我們的假象??都被我給破壞了??他惱羞成怒來攻擊我??我……把他消滅了??”鍾奎把口裏噴射出火焰的片段給省略掉??他不想讓其他的人知道這個祕密

小明在聽說那隻鬼已經消滅掉??沒有了那種要命的恐懼感??露出一抹笑意道:“師父??你真棒??”

“睡吧??醒來??天就該亮了??”

給師父聊了一會??小明卻沒有了睡意??他有心想要師父休息一會??就撐起胳膊肘??想起來“師父??我不睡了??你休息一會??”

“你繼續睡??我就靠在這兒??挨着你就行??別起來??”鍾奎心疼徒弟單薄的小身體??纔不要他起來替換自己

“我想去小解??”小明撒謊道??撒謊是撒謊??可是當他想到要起來時??小腹還真的有膨脹感??目測真的是尿囊需要排泄了??不好意思的對師父抿嘴一笑??翻爬起來

“哦??那就起來吧??”鍾奎搭把手扶起他 017 鏡子裏有人

這裏是旅館的會議室,沒有私立衛生間,要去衛生間就得進到一間客房才行,鍾奎記得在出去的右邊,過去一點點,就是客房,

他去看了看過廊,雖然燈光暗淡,但是肉眼完全可以看見周圍的環境佈置,給小明指明瞭方向,他就重新回到會議室,靠在辦公桌旁邊閉眼假寐,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那種感覺,一個人剛剛睡下然後再起來,無論你是脫了衣服睡,還是沒有脫衣服睡,在起來之後,身子總是有點莫名其妙的冷,

小明也覺得很冷,這種冷的感覺是在進入衛生間之後來的,他覺得這裏比會議室冷很多,

在那個年代,住過招待所的人都知道,是用的公共衛生間,一般是有人清掃,衛生間還算乾淨,

但是有一些公共衛生間是沒有人清掃的,不光是臭氣熏天,蹲坑裏,屎尿橫溢,垃圾、紙張、蒼蠅滿天飛,多的時候,人一進去,蒼蠅還撲打在你的臉上,信不信的有沒有,

小明生在農村,在師父家裏他就覺得環境不錯了,這這屬於高級的旅館環境裏,他更是驚訝這裏的設施佈置,

衛生間的設施比人住的房子還高級,地面鋪墊的是進口大理石地磚,一面清澈透明的鏡子在進門的位置,是進去時,還把他小小的嚇了一跳,仔細一看纔是自己的影像在鏡子裏,

整個旅館裏就只有小明和師父,安靜得就像沒有人在似的,衛生間就更是安靜得讓人害怕,映照影子的牆磚,鋥亮的水閥門,光潔整齊排列的小便器,潔白沒有瑕疵的蹲便池,一切在他的眼裏,都是那麼的新鮮,新鮮中似乎隱藏着一種肉眼不可見的陰冷感,進入衛生間,小明就莫名的打了一個冷戰,掃視一眼衛生間的佈局,衛生間裏面寬敞明亮,四平米的空間中,最顯眼的就是那面映照人影的鏡子,

是人都有一個心理,那就是想在鏡子面前照一照,

小明在小解完畢,隨意的走到鏡子面前,瞄了一眼,就在他擡眼看向鏡面時,突然,在一秒鐘的時間,一道白影‘嗖’地一閃而過,

小明一驚,趕緊的定睛細看,鏡面上又什麼也沒有了,他再次環顧四周,呼吸着衛生間裏陰冷的氣息,想在這靜謐的氛圍中捕捉到一絲什麼,

空間裏還是那種安靜,沒有異常的現象出現在眼前,他想;師父之前都說這裏已經沒有鬼魂的,那麼這道白影是什麼東東,

莫非是鏡面有霧氣,加上太過疲勞看不真實,產生的幻覺,這樣想,小明就走上前伸手摸了一把鏡面,鏡面冷沁冰人,卻是很乾淨,沒有霧氣存在,

手指觸摸在鏡面上,冷沁感就像水銀似的流竄,侵襲進他的內心,寒冷從腳底瞬間傳遍全身‘嘚’一個冷戰,惶然四下看着,趕緊的退出衛生間一溜兒小跑,跑在空空蕩蕩靜悄悄的走廊裏,越是滲得慌,一顆心撲跳得就像擂鼓一般,不敢看後面,也不敢稍作停留,只一心想跑進師父在的那間會議室去,

在跑進師父呆的那間會議室後,再反手把房門狠狠一推‘砰’一聲重響關閉,身子倚靠在門扇上,張口不停的喘息,

關門聲驚醒了假寐的鐘奎,眯縫眼睛看着汲汲皇皇跑進來的小明,打着哈欠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見驚動了休息的師父,小明急忙穩住身子,故作沒事人一般看着他說道:“……嗨,師父,你醒了啊,”雖然他極力做出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可是小胸部不停的起伏,鼻翼也噏動得厲害,他的這一症狀怎麼看都是過度緊張和驚慌造成的,

“喘什麼喘,看見什麼了,說出來,”

“我~我看見鏡子裏有‘人’”

“什麼,別不說你眼花了吧,”

“沒有眼花,就是一道白影,”

“走,帶我去看看,”鍾奎起身說道,

“額,師父你不睡了,”小明有些遲疑的望着他,他感覺自己太不懂事,把師父的瞌睡給打攪了,

鍾奎就不信了,之前明明是消滅了那些鬼魁,怎麼可能還有,如果真的是還有,那就一定是隱藏在暗處,或者是別的原因,沒有出現的鬼魁,

兩師徒來到衛生間,小明自然心有餘悸,緊跟在師父身邊,

“這裏面,”鍾奎問小明,

“是的,就在裏面鏡子裏,”

看着光潔溜溜的鏡面,鍾奎伸手摸了一把,沒有覺得什麼不對勁的,扭頭看着面現緊張神態的小明,說道:“沒有什麼吧,”

“額,剛纔真的看見一道白影,嗖的不見了,”

鍾奎伸手觸摸着鏡面,冷沁感無孔不入的侵襲而來,指尖觸摸到的好像不是鏡面,倒像是冰塊,‘嘶,’縮手,久久凝神着鏡面,卻又看不出什麼來,

既然看不出什麼來,想想時間已經不早,鍾奎就對小明說道:“回去休息吧,眼看天快亮了,”、

“哦,”小明說着,就轉身,轉身時再次瞥看了一眼鏡面,視線從鏡面挪開,就着暗淡的走廊燈光,匆忙的在師父臉上掃了一眼,就徑直朝會議室走去,

鍾奎擰緊眉頭,在小明挪開腳步後,也是下意識的瞥看了一眼,那一面不同尋常特別冷沁的鏡面,就尾隨在小明的身後,一起去會議室,

小明一直有一件事想不通,那就是這裏既然是旅館,多了去的舒適客房,師父爲什麼就不去客房裏睡那,鬆軟的席夢思,偏偏要在沒有任何遮攔,光禿禿的,硬邦邦的辦公桌子上休息呢,

鍾奎有他的想法,他之所以沒有住進客房,那是因爲在江湖上行走,都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不欠‘良心賬’‘絕不做讓人戳脊梁骨的事’,

小明剛剛纔掃視一眼師父,發現他擰緊了眉頭,心裏就胡亂瞎想,想的是;師父一定是認爲他在撒謊,故意說鏡子裏有什麼人,所以纔會不高興的,

他默默無語的回到會議室,規規矩矩的躺下來,假裝閉眼……

後面尾隨進來的鐘奎,看見小明已經躺在辦公桌子上,也就沒有說話,輕輕的把房門掩上,預備休息,等到天亮去打聽徐倩和她父親的事, 未完結的故事 018 原來是你

師徒兩在長條形辦公桌子上??各據一方??合身躺下??他彎曲身子??頭擱置在手肘上??可能是太過疲勞??鼻息悠長??剛一會兒的功夫便入睡了

靜寂之中??一聲長??一聲短的鼻息??在空曠的會議室此起彼伏??不一會??另一個稍小一點的身子微微側動一下??然後就慢慢試探着爬了起來

這小明是怎麼也睡不着了??他腦海裏一直在想師父剛纔的神態??覺得挺對不起師父的??就暗自打定主意起來去搞明白剛纔究竟是自己眼花??還是別的原因

話說;這孩子的膽量也是嚇出來的??第一次在家裏看見嬰兒嗜血??第二次??去陪伴那個於凡??這回來到這旅館??也表示不是好地方

可要是轉念一想??師父乾的就是給這些邪門歪道打交道的活兒??能走到什麼好地方去??只能說那兒有邪惡??師父就得到那兒吧??細細再想??覺得師父挺了不起的??抿嘴一笑偷偷自傲一下還是可以的

聳肩膀是想驅趕來自四面八方的冷感??死寂的走廊??讓他害怕??但是他心裏的疑問必須去搞明白才能安心??要不然師父會一直以爲他是撒謊的孩子

就因爲思維誤差??小明差一點因爲這一次的冒失??而丟掉性命??至於他在迴轉衛生間時??發生了什麼事情??待會自然就要講述出來

小明的離開??鍾奎是一點都沒有察覺??直到在來日??天大亮時??外面鳥雀鳴叫??好像還有人在外面說話??才驚動了酣睡的他

他翻爬起來??搭手一摸??摸了個空??“小明??”沒有看見徒弟??他心裏咯噔一下慌神了??趕緊的起來??顧不得去看外面是誰在說話??就去看小明是不是在衛生間

鍾奎是一路喊一路跑去看的??他的聲音在走廊裏迴應着??就像一部擴音器把他的喊聲傳得整個旅館都聽得見似的

當他跑到衛生間時??看見的是小明捲曲在地??臉色出現青灰色??好像已經昏迷過去

在晚上看衛生間是那種透明的白??白色是牆地磚反光造成的視覺誤差??此刻因爲外界的光線有變化??從衛生間的通風口影射進來的光線??把鏡面襯托出一束藍幽幽的光澤??藍幽幽的光??給衛生間籠罩了一層陰冷的氛圍

鍾奎抱起小明??探手在他額頭摸一把??發現有冷沁沁溼漉漉的汗液??想必是他受到什麼驚嚇冒出來的冷汗所致

再摸他的脈搏??脈搏細微??卻還是在彈跳着??小明沒有大事?? 公主爲妃作歹 鍾奎的心稍稍安穩了些??抱住他擁住在懷裏??輕輕喊道:“小明??”

小明很艱難的睜開眼睛??虛弱噏動一下鼻翼??吃力的擡起手臂??指着鏡面說道:“……師父……鏡子……”然後緩緩的閉上眼睛??可能是太過虛弱加上倒伏在地??又昏迷過去

抱起小明??鍾奎不敢耽擱??得趕緊的送他去醫院

就在這時??出走廊傳來‘咯吱咯吱’貌似有人走路發出的聲音??聲音由遠而近??一步、一步、似乎就像一座敲響死亡的警鐘

誰說鍾奎不害怕??此時此地??他害怕了

害怕是因爲小明的緣故??孩子身子虛弱加上驚嚇??不能耽擱??卻在這時來了什麼東西??如果要阻擋他送孩子去醫院??那就得耽擱好一會時間

他最怕的是??黑白無常因爲小明無意間的傷害??來索取孩子的性命??憑他和黑白無常鬥說鬥不過的??地獄、陰間、十八次地獄??他都去親眼目睹過那些酷刑??如黑白無常真的要來報復小明??他決心以死來保護孩子

鍾奎起身??嚥下唾沫??喉嚨發出一陣乾澀難聽的聲音??一手把孩子抱住??讓他舒服的倚靠在肩頭上??騰出一隻手抓住門把手??門把手入手處滑膩膩的??原來是他太過緊張??手心已經出了很多汗

‘咯吱咯吱’踏步在地的聲音??越來越緩慢??甚至於到了門口??好像停止下來了??頓時??他覺得一束目光穿透門??在直視他

此刻的鐘奎顯得很無助??跟一個普通人差不多??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這樣??是因爲小明所說的遭到黑無常襲擊之後??還是因爲現在的情況緊急

他能夠聽得見小明的心跳??在要拉開房門時?? 男神的金牌製作人 他強烈感覺心臟裏嘣嘣的跳幾下??猛然拉開??門口果然有人??只不過不是黑白無常??而是一個女人

她穿着白色的制服??凹凸有致的身段??美麗的面龐慘白慘白的……

鍾奎嚇得驚叫……

同時另外一聲尖叫在耳畔響起

兩人同時出口問道:“原來是你??”繼而看見他抱住的小明??又急忙問道:“小明怎麼啦??”

鍾奎看着冉琴??又驚又喜??忙說道:“他可能看見什麼了??得趕緊送醫院去??”

“好??我的車在外面??”冉琴急急的退身出去

鍾奎抱住小明??疾步走在她的身後

冉琴騎的是摩托車??鍾奎把小明輕放在摩托車鬥裏

“怎麼這麼不小心??你知道他不能受驚嚇的??”

“多話??幹我們這一行??必須要經歷各種驚嚇??他這是身體太過虛弱才這樣的??沒事輸液就準好??”

“我看未必??”冉琴蹬動車子??充滿憂慮的眼眸瞥看了一下小明道

“沒事??放心好了??”鍾奎緊握住小明的手腕??感覺到他的脈搏在嘣達着??就蠻有自信道

車身發出一陣劇烈的抖動??開始在駛離原地??鍾奎的視線在旅館周邊環境隨意的掃視??突然他看見那輛黑色的紅旗車??停泊在右邊車棚下

車子在緩緩駛離??冉琴想問鍾奎爲什麼沒有用她送的電話聯繫

鍾奎卻忽然出口道:“等一等……”

‘吱……’一聲尖銳的剎車聲??冉琴側頭“什麼??”她納悶道

“我想下車??你把小明送去醫院??”說着話??他已經起身??跨腿下來??並且再次移動一下小明??把他往裏靠了靠??說道:“你有什麼給我叩機??”然後環顧了一下四周道:“旅館裏應該有電話的……”

“你究竟想幹嘛??小明都這樣了??你還……”

“就因爲小明這樣??我纔要查清楚他究竟是因爲什麼原因這樣??”鍾奎看向車子??“我們昨天來時??車子說出去了的??現在靜悄悄的停在那??你不覺得奇怪嗎??”

冉琴順着他的視線看去??可不是嗎??車子安靜的停放在那??好像沒有人在車裏的樣子 未完結的故事 019 鏡子的祕密

小明的情況不能繼續耽擱??但是在這裏有新的情況發生??鍾奎還得留下查看

“那你小心點??”冉琴依舊跨在車上沒有下來??細細的叮囑鍾奎??扭身回看時眸光一閃??滿眼的擔心盡在深深一瞥間

一個人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在不知名的地方??有一個人默默的惦記你??關心你??這種感覺??既甜蜜??也溫馨??更是能夠享受到一種無人超越的幸福感??幸福是心的感覺??彼此呼應??會自然產生默契感??最讓人怕的??就是會不確定對方是否在惦記你

鍾奎一個粗莽漢子??自然不懂得這些細膩的兒女私情??對方滿眼的柔情??就這麼被他輕輕的一瞄給浪費了

“還有事??”他看着她的眼睛問道

冉琴羞紅了臉??急忙收回注視他的目光??“沒事??你小心點??”

“知道??你怎麼給香草一樣囉唆的??”

得??這叫做什麼??好心沒好報??嘎嘎??人家關心他??還不領情嫌人囉嗦

冉琴秀眉一揚冷哼一聲??沒有做聲??一撇嘴掉頭??蹬動閥門??車屁股冒出一股藍色混濁的煙霧發出突突的噪音走了

女人真麻煩??鍾奎目送着遠去的藍色煙霧和突突聲音逐漸遠去??收回視線看向那輛車??這輛車昨天出去裏面是坐的人??今天爲什麼空置在這??莫非人在裏面睡着了??還是別的原因

他走近趴在擋風玻璃前面看??車裏果然是沒有人的??車門鎖死??車門玻璃是那種深茶色的鋼玻??單憑肉眼從側面無法看清楚裏面的狀況??他趴在玻璃上看了許久??只能看到座椅什麼的一個大概情況??一直下意識的圍繞車子走了兩圈??還是無法搞清楚狀況

想起什麼??一模……頓住??剛纔走得匆忙??忘記把揹包帶上??想起揹包??就想起冉琴給買的磚頭機??急急忙忙的跑進裏面

空蕩蕩的旅館??一個人都沒有的那種感覺??真心的不怎麼樣??在外面??雖然沒有豔陽高照??卻也比呆在旅館屋子裏舒適

進入旅館之後??冷森森的感覺??立馬侵襲而來??無論你怎麼抗拒??這種冷感那是鋪天蓋地的無法躲避??會議室的房門是半開狀態??走到門口就看見揹包好好的呆在辦公桌子上

穿進去一把拉住揹包帶子??掛在肩頭??一個健步走了出來??左邊是通往出口處??右邊是進入衛生間??客房的通道

在走出門口是??是人都有一個習慣??先看右邊……在視線可及處??一抹影子一閃不見??如果這一幕對於平常人來說??只能是嚇住??不敢吱聲??再或者就是尖叫一聲??驚動所有的人來看??可是此刻這裏沒有其他人??即使你扯破喉嚨喊??也不會有人聽見

鍾奎在瞥到這一抹影子是??憑直覺??覺得影子給小明昏倒有關聯??小明口裏說的鏡子~鏡子??難道這個影子是從鏡子裏出來的嗎

之前去衛生間的第一次??觸摸到鏡面是??就覺得這一方鏡面給普通的鏡面有很大的區別??一般家戶家的鏡面??冷??卻沒有那種寒意感??而這堵鏡面??不但冷??卻還寒意森森??是那種透徹心扉侵入骨髓的冷感

影子一閃不見??完全就像沒有出現過一樣??鍾奎警惕的跟上去??充分發揮自身的能力??看、聽、感、嘗、嗅、摸

嗅;氣息很淡

感;蹤跡模糊

聽;幾乎沒有聲音

看;不存在實體

看來這裏果真還有端倪??他一路前進??發現影子沒有閃進旁邊的屋子??應該進了前面的衛生間裏

鏡面閃爍藍幽幽的光影??映照着鍾奎的尊榮??他這是第一次?? 幻變諸天歸一劍 堂而皇之的對着鏡子照??看見自己的這副模樣??真心的不想繼續看下去??越看越沒有自信??以後還怎麼面對冉琴

就在他挪開視線時??一點酷似心臟監視器那種起跳點??嗖的出現在鏡面上??白色柔柔的那麼一點??滑動着那麼驚秫般的一閃不見了

小明看見的難道是這個??是這個??也不至於把他嚇成那樣吧??鍾奎伸出手指??試圖去觸摸那一閃不見的白色點狀物體??手指觸及到的卻還是冷感??指尖滑動在鏡面上??冷得指關節好疼

“你究竟是什麼鬼東西??有本事就出來給我單挑??”鍾奎對着鏡面大喊道??空間裏馬上重複着他的話;‘你究竟是什麼鬼東西??有本事出來給我單挑??’

呼??沉重的嘆息一聲??心裏恨恨的說道:無論你是什麼東西??今天爺要砸碎你來看看

話起??拳落……‘咔嚓’一聲脆響??鏡面瞬間在他的砸擊下??綻開幾道深深的裂痕??裂痕就像一條條蜿蜒蠕動的蚯蚓??慢慢蠕動??裂痕迸裂開去??留下七個奇怪的拼圖幾何圖形

拼圖幾何圖均是以裂痕爲界限??拼圖的鏡面藍色更深??藍寶石那種深藍??如果不注意看??還以爲這不是鏡面??倒像是黑色的裝飾玻璃牆體

起初鍾奎沒有在意這些奇怪的拼圖幾何圖形鏡面??鏡子砸了??既然沒有他想要找的東西??就打算退出去??就在他閃身要退出去時??藍幽幽的幾何圖鏡面上??忽閃忽閃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晃悠

衛生間裏亮着的是??一盞深嵌在燈窩裏的小燈泡??光線很微弱??在近距離也無法看清楚鏡面的影像??所以他就順勢嵌住大燈的開關

大燈開啓??唰……一道炫目的光亮把衛生間照得亮堂堂的??人不用走近??只是佇立在破裂的鏡面面前??視線搜索式??一毫米一毫米的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