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對不起!”

“……”

有驚無險地躲過了炮擊,或許是因爲被滅了一堆地面蟲族導致對方不滿,衆人感覺炮擊所帶來的壓力似乎更大了。雖然這很可能是心理作用,但艦長還是不願意冒險,測試任務結束。

“測試強度,攻擊間隔3秒,對本艦準確率中等,強度未知!”

“轉向西南,速度700,高速脫離戰場!”

既然炮擊能夠在對方的基地裏面砸中蟲族士兵就難保對方沒有飛行士兵,雖然現在戰艦離得這麼近都沒有被飛行兵攻擊讓人意外,而且也可以依靠侍從對其進行預警,但就如同侍從所說,他們是偵查任務而不是戰鬥任務,這幾炮的試驗已經足以確認敵人的情況。

想到這,艦長轉頭看向侍從,對方也配合的點頭,表示會盡心竭力地進行偵查任務。

如此一來,飛船轉移的效率就更高了。

※※※

寂靜的夜空之中,只有那明亮的星辰一閃一閃地宣告着活力的存在,而在其下方的大地上卻是荒蕪一片。雖然有山有水,可就是沒有任何的生物存在,有的,只是散落的碎石以及被翻出來的新泥。

這裏是一塊丘陵地帶,周圍荒無人煙。

不過此時此刻,從丘陵的間隙之中卻傳出一陣嗡嗡的奇怪聲音,惹人煩悶。

不一會兒,間隙處出現少許亮光,一頭五六十米長的龐然大物從山脈陰影中閃出,停留在了在這塊無人的丘陵間隙處,隨後緩慢地降低高度,外殼上的亮光也如螢光般微弱起來。

仔細一看,正是躲過了蟲族追殺的翼龍號。

此時,翼龍號的艦橋中,所有人都一副後怕的摸樣坐在椅子上喘氣。

沒了多少侍從嚴肅態度的兩位能量體侍從,也一身無力地趴在兩個爲他們準備的椅子上,有一口每一口地吞着電核能量以補充有些黯淡的身影,旁邊放着幾十顆明顯需要再次充電的空電核,顯示出兩位的能量消耗。

“彙報情況。”艦長或許是整個艦橋中第一個恢復過來的人吧,不過雙眼的疲憊還是表明他的勞累。

“兩門25mm速射炮被毀;105mm突擊主炮轉軸出了點毛病,暫時不能使用,如果全力修理得花上兩個小時,不過現在這種情況……”

副官搖了搖頭繼續話題:“左上側引擎骨骼受損,以後在左上、右下機動時靈活性會下降,這東西只有回船廠才能修理;醫療室現在躺了一名重傷員、三名輕傷員……”

聽着副官的彙報,艦橋中人們卻只是嘆了口氣,不僅沒有太多無奈,反而還帶着一絲慶幸。

“能夠從那種情況下逃出來而且只有這麼點傷亡,也算是幸運了吧。”領航員說出了衆人的心聲。

本來之前他們在偵查了一個意外遭遇的蟲族小基地後就果斷撤離,結果沒想到的是,這次撤離卻是迎頭撞上大概正好在丘陵區偵查的蟲族戰蜂羣,整整一千多隻戰蜂的標準蟲羣在集羣任何一艘戰艦甚至炮臺看來也許都不算什麼,可對翼龍號而言就有些困難了。

只不過接觸交戰了十幾分鍾,衆人就一致確認翼龍號完全沒有反擊能力,而且還是在有兩名能量化侍從幫助下得出的結論。

於是,艦長果斷下令衆人冒着撞山而導致艦毀人亡的危險,高速衝入了視線不怎麼開闊的丘陵區,以依靠飛船的機動能力、丘陵區的山脈來躲避敵人的追擊。

幸運的是,雖然途中出現數次驚險,不過翼龍級靠着速度以及較小的體型和機動力,最終還是在經過數個丘陵岔路之後躲過了蟲族的追擊。

之後,就完全是在侍從的精神力偵查下,一路小心翼翼活動,直到現在抵達這個看起來沒有敵人的地方纔勉強停下來休息一下。

回想着這些遭遇,艦長只能爲偵查的危險性和自己的經驗感到嘆息。

“現在的位置在哪兒?”沒有了危險,而且任務相關的東西受損不大,所以任務還得繼續。

“請等等……距離蟲族05號基地應該還有70公里,距離之前遭遇的小基地40公里,距離炮擊陣地90公里。”

很快鋪開地圖,在上面確認了本艦所在位置,艦長和兩名侍從相似無言:“我們好像一直對着05號基地跑。”

“是啊。”侍從點頭。

“可是這一路上逃亡卻沒怎麼遇到敵人,或者說還活着,這算是幸運吧?”

“應該是吧。”侍從們繼續點頭。

“可是,爲什麼一開始卻正好撞上敵人的小基地和偵察兵呢!”艦長滿臉囧然。

“……”侍從也對此表示無言。

不過任務還是要繼續,清查了一下本艦的存量,確認至少跑到05號基地後再逛一圈回到L11浮空觀測站的能量供應是足夠,彈藥雖然嚴重不足,可本來也就只剩下一門25mm速射炮,加上任務是偵查不是戰鬥,所以彈藥有也沒用。

因此,任務繼續。

“現在時間是凌晨0點14分,炮擊陣地預估在2點30左右會對敵人展開炮擊,所以我們必須在這個時間之前偵查完敵情,並將其向上彙報……”

沉吟了一下,艦長果斷下令戰艦提升高度:“現在如果再依靠機動性在山窩裏面躲着肯定來不及,高度一萬米,速度600,任務目標轉爲對沿途蟲族小基地位置進行確認,搜查05號基地情況的任務轉爲次要目標。”

雖然有改變任務的嫌疑,可偵查小隊的負責人一般都有根據現實情況選擇最重要目標進行偵查的權利,除非最初命令時就特別加入了‘不許修改目標’的命令,否則這項權利不會受到任何質疑。

很順利地,或許是不認爲敵人會在遭遇那麼危險情況後還向內部進發,亦或許是蟲族認爲自己的內部防禦更強,不用擔心敵人突入,所以翼龍號在提升到雲層中上部這一段距離上都沒有遇上任何危險。

不過這種慶幸持續多久,隨着不斷深入蟲族內部,翼龍號的成員們認爲自己已經認識到了蟲族真正的發展速度。

“第幾個呢?”記錄偵查情況的人平靜地向身旁隊友求證。

“11個。”對方也很平靜。

“標註好地點後就交給心靈通訊組保管,時間一到就發送給集羣指揮部。”艦長有些無力地發佈完命令,轉頭看向兩位侍從。

“繼續吧,既然沒有遇上敵人,那我們的任務就要繼續。何況,我現在都對05號基地發展成什麼樣子感到好奇了。”能量體侍從一臉好奇的摩挲着下巴,透過艦橋看向遠方。

不過,入目之處全是雲層。

“好奇心啊,算了,高度維持在兩萬米,繼續向05號基地趕路。”

雖然很好奇爲什麼一路上都發現了11個蟲族基地,可這艘翼龍級依然是每次‘險之又險’地躲過敵人偵查,直到現在都還沒有被發現。當然,衆人還是很高興面對這種情況,並對艦長的指揮水平表示讚許。

雖然,不少人認爲,這種情況的背後恐怕帶着一些陰謀的味道。

當高空中幾乎能看見天際如同線條般的陽光之時,時間正好進入了凌晨兩點。但沒有心思去欣賞這些的艦橋衆人卻還在忙碌着各自的工作,精神緊繃的同時也防備着很可能下一刻就會出現的敵人。

這其中駕駛員、領航員、艦長和兩位侍從大概是最爲緊張的了。

“距離30公里,報告,即將接近05號隕石基地!”

這時,領航員彙報了重要情況,這表明他們即將接近最主要的目標,完成搜查這個目標的任務後,本艦就可以轉向南部飛速脫離了。

“是嗎,艦隊接敵準備!二級警戒!”

“二級警戒!即將接近目標……”

戰艦內的警告聲開始迴盪,亮藍色的光芒閃爍着提醒衆人注意,所有人都開始拉下安全帶。

不過有過教訓的船員們,此時大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坐着,也只有醫護助理人員纔會在艦內各點等候,一旦接到某處受損可能出現傷員,無論戰艦是否戰鬥,她們都會第一時間和損管人員趕到那裏。

就在這時,位於艦橋中的那位實力較高的侍從,疑惑地皺了下眉頭。

“怎麼呢?”身旁敏感的隊友發現同伴的不對,出言詢問。

“不,沒什麼。”搖頭不打算說明,但想了想還是有些不安的他開口講述:“我總覺得這一路上居然都沒被發現很是奇怪,蟲族的偵查能力不可能這麼弱吧?”

“不是有陷阱嗎?”同伴滿不在乎地說道。

雖然意識到有可能是陷阱,但爲了完成任務,他們還是一路趕了過來,即便戰艦也許會被毀掉,但依靠心靈小組的能力,偵查信息也將會穩定地送出去。

“陷阱倒沒什麼,重點是那位監視05號基地的空零長老呢?身爲長老,對方的實力據說非常神祕,但我們都進入了這裏這麼久,爲什麼還沒出現?”

“你們是在說我嗎?” 身爲朋族長老,同時也是星球意志的8051,即便是爲了雙月星未來的領導權,在對抗蟲族的問題上也絕會含糊。

雖然帶着某些‘爲朋族好’的想法,而在行動上也許會引起一些不可避免的誤會,可她自認爲自己做的都是正確的,同時,也一直關注了05號基地的發展情況,並不斷做着屬於星球意志的戰爭準備,只是少有人知而已。

在第三集羣通過極地進入大陸之後,8051事實上就第一時間發現了對方,並隨即予以全程監視。

可無論是多麼危險,她都沒有出手的意思。

“朋族艦隊戰經驗的缺失是極其嚴重的問題,這不僅影響現在的實力,更對未來有着重要影響。”

“因爲都是立體模式的戰鬥,在未來面對宇宙空間的敵人時,這種經驗特會非常重要。”

“所以,難得現在有一個暫時勢均力敵的蟲族分基地,爲朋族送來戰爭經驗,我所要做的就只是確保最後的安全,從而讓他們通過實戰總結來獲得成長而已。”

這就是8051對好奇的星球意志妹妹雙月做出的解釋,而從來都是星球發展和姐姐第一,其它都是第二,空幻的朋族最多比第二高了零點零二個百分點的雙月小蘿莉,在此問題上顯然也並未深究。

至於空幻,則是對8051予以信任和支持,所以忙碌之下也不進行干涉,或者說根本不知道。

就這樣,8051的做法一直持續到現在。

或許還會更久地持續下去。

在發現翼龍號的行動之後,她首先選擇的是暗中跟隨。而爲了讓翼龍號可以深入調查以獲得更多的偵查戰數據,同時也爲了讓翼龍號獲得更多的偵查經驗,她則會不時出手在很可能導致翼龍號被小基地給摧毀的情況下,爲這些人摸消危險。

不是說8051動了惻隱之心救援,只不過爲了讓翼龍號能夠獲得更多偵查經驗而已。

嗯,至少8051是這麼解釋的。

至於她自己,則會將這些被她阻難,卻的的確確有可能導致偵查危險的情況一一記錄了下來,彙總之後,她會將其和從前很多東西一樣,作爲重要的經驗遞交朋族軍事院,用以補充朋族的新一代戰爭模式指揮手冊。

表面上看來,翼龍號的成員們似乎就這樣在無知的情況下,完全淪爲了8051積累偵查經驗的試驗品。

對此,8051的想法是:“雖然咱認爲即便翼龍號的人們知道了這種情況,也會對咱的行爲予以理解,畢竟實際上並沒什麼損失。不過,那樣畢竟會產生一些心理壓力,所以還是不讓他們知道的好,嘎嘎。”

不過,保密也是有限度的。

在即將接近05號基地時,深知05號隕石基地危險的8051,確認即便翼龍號繼續前進也不過送菜,白白浪費不說還得不到經驗,所以果斷現身。

然後……

“你們是在說我嗎?”

“哇啊!”

在熟悉的地方談論某些重要的事情,心情緊張之際,耳邊卻突然想起沒聽過的聲音,這驚悚程度恐怕比許多鮮血飛濺的恐怖片都要強。

深受刺激的兩位侍從和艦長,幾乎是下意識地蹦了出去,隨後卻也因爲翼龍號艦橋空間的狹小問題,毫無意外地砸在牆壁上,一連串碰撞和痛呼聲響起。

“啊,不好意思,沒想到你們的反應這麼激烈。”8051毫無自覺地掩嘴偷笑,漂浮於在艦橋之中的身影終於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你是誰?”兩名警惕的月靈人守衛雖然從8051的身上感受到一絲親切感,可還是盡職盡責地將武器對準了眼前的不明人士。

不過在大部分人看裏,這東西恐怕對眼前之人也沒用,因爲不少人已經從對方的身形和動作上猜出了8051的身份,只是還在對對方如何瞬移進來的表示好奇而已。

對此,惡趣味涌上心頭的8051歪着腦袋微笑了起來。

“誒,你們剛剛不是在說我嗎?”

一瞬間,因爲參考翼人體型而只不過一米四幾的可愛外貌,頓時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以至於不少人都快忘了最初的目的。

不過在這方面的抗性似乎不錯的侍從很快清醒過來,試探性地詢問:“空零長老?”

“嗯,就是這個名字吧。”

8051一臉迷糊地點頭,卻引起周圍一陣陣吐槽。

不過,‘就是’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住嗎?

艦橋內的船員們忍不住吐槽,而駕駛員也按照平時的操作,稍稍降低了翼龍號速度以避免過早與接觸05號隕石基地。

既然長老突然出現,而且誰都知道隕石基地內部肯定很危險,所以此時作爲駕駛員就應該靈活地延長雙方的交流時間。

豪孕來襲 對此,8051讚許地點了點頭。

隨後,她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

雖然這在周圍人看來這動作不過是更加可愛,但以星球意志的氣勢,也不會讓誰對此感到輕視。

“你們之前的工作做得很好,雖然期間不少次差點被發現,可有這樣的表現也算不錯了。”

ωωω⊙ тtkan⊙ C 〇

衆人中反應快的很快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顯然是將8051的出現和期間如此順利聯繫了起來。

“不過,05號隕石基地的情況特殊,對方的內圈防禦,因爲靈韻長老的攻擊以及我之後一次試探,所以籌建的很強。如果翼龍號就這麼跨入對方20公里內層防衛圈,唯一的結果就是送死。”

“那我們……”

“暫時將距離停留在20公里即可,現在你們有兩個備選應對方式:一,我會爲你們提供短暫的隱蔽能力,讓心靈組通訊完成之後,你們可以作爲戰略重炮團的炮火引導,爲他們確認炮擊的準確性。不過這麼做的危害是:我的隱蔽並不完善,一旦你們被發現,戰艦很可能會被擊毀。”

“二,藉助我的念力盾爲你們提供防禦,你們使用高速通場的方式偵查對方的基地,隨後按照計劃趕往L11觀測站。不過這樣也很危險,因爲即便是我以幽神級的實力,也不敢單獨進入05號隕石基地內部,何況還要保護一艘戰艦。”

“當然,你們也可以自己想辦法,而我身爲朋族長老,也會給出幽神級能力內的支援。”

末了,8051又補充了一句:“現在,距離重炮團攻擊還有二十一分鐘。”

“二十一分鐘,選擇題啊。”艦長通過貌似無意的感嘆直接否決了8051提出讓他們自己想辦法的方法,而思考中的衆人都沒有發現8051眼中的那一絲失望。

不過想想8051也釋然,這位艦長據她瞭解雖說畢業於大學機械專業,在船廠還做過工人,對戰艦的瞭解超出現有幾個集羣70%的艦長,可論指揮能力……實在不高。

想到這裏,8051轉頭望向朋族方向,空幻現在在幹嘛呢?

空幻在睡覺。

……Zzz……

事實上,也許算不上睡覺。

開啓文明控制中心的附身模式之後,空幻的本體會陷入了沉睡當中。

但實際上,他的意識卻是在各個主力集羣的成員之中不斷跳動。

也就是通過這種方法,空幻得以清楚地瞭解朋族各地的具體情況,從而爲政府作出準確的決策提供支持,這也是他能夠擔任情報主官的原因之一。

這時,門口響起輕微的敲門聲。

空幻的眼皮跳了跳,慢慢睜開散發着微弱藍光的雙眼,直視着頭頂的天花板。

一個懶腰,做出舒展動作讓僵硬的身體恢復之後,他輕飄飄地飛起,最後站在了大門處。

“什麼事?”面前是一位遁甲人通訊員,看錶情應該不是太重要的事情,否則情緒不怎麼淡定的遁甲人一般都會表現的激動、慌張等等。

“長老,靈雪大人讓我將這個送給您。”遁甲人恭敬地將一疊文件舉到了空幻面前。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空幻似乎在對方快被文件擋住的左眼中,看到了一絲同情。

臉頰抽了抽,此時的空幻可以說是一看就這東西就感覺渾身不舒服。

可沒辦法,必須由他去做的事很多,這東西是想避也避不了。

而且,如果他不做就得換靈雪等人去做,她們已經夠累了,空幻不想因爲自己舒服而給她們增加負擔,更別說還是自己的本職工作。

“哦,多謝了。”接過遁甲人遞來的文件夾,空幻溫和地點了點頭,遁甲人頓時也微笑着行禮之後,轉身告退。

空幻在遁甲人中的聲望一直很好,這或許是他最初的下意識行爲,可隨着朋族在雙月星的發展,現在的他已經朋族團結各族很重要的一環,因爲很多時候,遁甲人就是各族加入朋族的參考。

當然,現在還加上一個月靈人,不過他們情況特殊。

對於各族,迫於蟲族的嚴厲,朋族現在都是採用拉攏的方式。

遁甲人、月靈人已經加入朋族,所以這裏不說;

影族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影響,此時已經開始逐步融入朋族的體系,未來基本確定會成爲與遁甲族和月靈族一樣的朋族少數民族;

黑骨族雖然還處於內部混亂的情況,可也有不少人在教會的影響之下產生了對朋族崇敬的態度,反抗情緒大減。預計在未來,黑骨族雖然不會成爲朋族一員,卻也會成爲朋族的信仰牧場、食物農場、以及未來的預備炮灰來源地;

陸地上唯一麻煩的是靈族,現在還不溫不火地與朋族槓着。在地底世界,朋族的優勢又不大,即便木紋多次使用計謀導致靈族收縮防禦,卻也沒法完全消滅對方。

最主要的是,靈族漫長歲月發展起來的根子還在,那不是朋族月靈人方面不到一百個標準繁殖基地可比的。

真要打起來,如果靈族不考慮生產出來的靈人的食物消耗,而是將大部分食物供應給靈族繁殖蟲來繁殖的話,朋族預估有近萬個標準繁殖基地那麼多繁殖蟲的靈族,其暴兵能力即便是此時雙月星的蟲族加起來恐怕都要靠後。

這是多麼龐大的戰爭潛力啊,讓人又敬又畏。

可讓人鬱悶的是,這些靈族就是不願意接受聯合。

箇中原因,或許是朋族之前與靈族結下的矛盾太大,以至於對方甚至連蟲族的威脅也視爲朋族的陰謀。

逼急了,空幻曾讓8051前去牽線。

然而,對方卻直接一句‘靈族是和平的種族,無論是誰,我們都可以和平相處,所以我們拒絕任何形式的戰爭’就將朋族給回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