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白煙從刀身上猛地冒了出來,這是白日烈焰刀被消融的聲音。

「這……這是什麼力量?」

作為白日烈焰刀的主人,宋天星明顯感覺到了異樣,自己的氣兵正在快速的流失力量,這不再是之前的竭力,而是徹底的消融。

「噗!」

終於,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猛地噴了出來,而白日烈焰刀也在這一刻伴隨著七彩光芒徹底的消散了。

沒錯,就是消散,彷彿完全被七彩光芒給吞吃了進去,沒有絲毫的掙扎與抵抗。

「刷!」

就在眾人驚訝的時刻,又是一條七彩光芒從人群的縫隙中射了出來,準確無誤的撞在了宋天星的身上。

「啊……」

已經重傷的宋天星突然一聲怪叫,被七彩光芒入體的他整個人迅速的抽搐了起來。

「不,不要啊……」

宋天星彷彿正在經歷著世間最為可怕的一幕,發出了一個少女被玷污時才能擁有的凄厲慘叫。

「哼,你這壞人,居然敢欺負哥哥,靈兒定然不會放過你!」

這時,一個面帶銀莎的妙齡女子已經出現在了葉天的身前,美眸中透著絲絲憂心與憤怒。

「你……你這是什麼力量?」

宋天星一臉駭然的看著面前來人,說話的語氣有些顫抖,嘴唇更是哆嗦不已。

而葉天也是一臉獃滯的望著身前的女子,沒想到靈兒的實力會是這般的恐怖! 身為神秘主院的聖女,沒有人知道靈兒的真正實力究竟是什麼程度,哪怕是葉天也不知曉。

而現在的一幕無疑證明了靈兒的恐怖之處,圓滿境三階中期的宋天星居然在她手下一招都走不過。

七彩琉璃之力一招破去了白日烈焰刀,儘管這是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出現,但也是極為恐怖的事情。

這一幕與靈兒當初對抗風月時有些許相似,只不過當初的七彩靈氣已經蛻變為了此刻的七彩琉璃之力。

這是一種誰都不知道的神奇力量,就如同葉天無之力一樣的神秘。

靈兒美眸泛著冷意,目光直直的注視著宋天星,卻沒有回答他的話語。

隨著七彩光芒的入體,宋天星面容扭曲的更加厲害。

「砰!」

片刻后,眾人只聽到了一聲悶響,宋天星如同泄了氣了皮球一般倒在了地上,原本的抵抗只留下了微弱的喘息。


「刷!」

靈兒彷彿並沒有殺他的意思,玉手一招,便見一團漲大了許多倍的七彩光芒從宋天星的體內躍了出來,撲向了葉天身體。

伴隨著七彩琉璃之力的離開,宋天星臉上的猙獰痛苦之色終於減輕了一些,不過身子的虛弱依舊不能讓他起身。

「這是給你的懲罰!」

靈兒冷聲道了一句,隨後便轉頭去扶一臉獃滯的葉天。

被這一團七彩光芒入體的葉天難免有些不適應,身子連連後退了好幾步,在情急之中卻被靈兒給扶住了,以至於沒有摔倒在地上。

「哥哥,不要緊張,放鬆就好!」

靈兒柔聲告誡道。

葉天點了點頭,對於靈兒他是完完全全信任的,無論如何這丫頭都不會傷害自己的。

「刷!」

隨著身子的放鬆,之前那團七彩光芒並沒有向折磨宋天星那般的折磨葉天,而是化為一團柔和的力量朝著葉天的腦部涌去,講一顆拇指大小的黑點給圍繞起來。

「靈兒,你……」

葉天當即懂得了靈兒的意思,這丫頭居然犧牲自己的力量來暫時壓制妖丹,儘管這作用並不是很大。

「哥哥,這是那壞人的力量,就當做他的懲罰吧!」

靈兒一臉淡然的說道,臉色絲毫沒有力量的消耗而變得蒼白。

七彩琉璃之力最為恐怖也最為厲害的一點便是吞噬,它能中和世間萬物,將其化為己有,這也是凝神天丹會這般顧慮的原因。

媽咪,他才是爹地 ,千年修為也就散盡。

「你……你是妖女!」

宋天星此刻終於緩和一些,有了說話的力量,出口便是大驚失色的呼喊。

因為早在之前他就已經知道了身體內的異樣,身子顫抖的原因是七彩琉璃之力正在快速的吞噬他的真氣,此刻自然是一點也沒有剩下,甚至連他體內的氣旋也給損壞,想要重新修鍊,必須要先修復氣旋。

這對於任何一個修鍊者而言都是一件極為可怕的事情,氣旋由功法而來,乃是吸收天地靈氣的根本。

此刻宋天星再想恢復實力只有一個選擇,那便是選擇功法重新修鍊。

近四十年的功力由於氣旋的損壞而毀於一旦,靈兒雖然沒有殺他,但這比殺了他還要恐怖。

「她絕對是魔門的妖女,身為中域正統勢力,霞仙子,你們今日必須將她剷除,否則中域將永無安寧!」

宋天星想明白了一切后神情變得更加激動了,恨不得自己衝上去與對面兩個年輕人拚命。

而霞仙子與甘周子兩人也早已停止了之前的戰鬥,畢竟靈兒的突然出現實在是太震駭了。

此刻他們兩人正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卻沒有人敢上前插手,一來宋天星與他們無親無故,只有敵對的關係,二來那個自稱靈兒的女子太過神秘,所使用的力量更是詭異之極,至此他們兩人都沒有猜出女子的實力。

其實靈兒實力也並不是特別的強大,只不過在圓滿境二階巔峰罷了,但七彩琉璃的逆天特性將她推向了幾乎圓滿境五階以下不敗的程度。

這一點比此刻的葉天還要厲害,畢竟無之力雖然也很詭異,但並沒有這般強大的特性,也許是無之力的神奇還未顯現。

「姑娘,敢問你來自哪裡?」

終於,霞仙子還是上前,如此年輕便擁有這般實力的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況且對方還是一個女子。

靈兒充滿戒備的看了霞仙子一眼,並沒有說話。

反倒是葉天,主動站出來替她答道:「霞仙子,還望你遵守之前的約定,得到靈蓮自會有你一份,休要聽那宋天星胡言亂語!」

儘管葉天此刻身子極為虛弱,但是話語卻極為強硬且擁有底氣。

霞仙子聽罷臉色微微一變,忙搖頭道:「小兄弟,我沒有這個意思,假若你這女伴沒有勢力,可以選擇加入我秋霞亭,秋霞亭定然不會虧待她!」

在躊躇之下,霞仙子終於道出了心中的想法,她居然想要將靈兒收到麾下。

作為秋霞亭的大人物,霞仙子極有眼力勁,壓根就不會去相信宋天星的狗屁話語,試想妖女手下豈會留下活口?

況且霞仙子一生閱女無數,靈兒是她所見過最為空靈的女子,就如同九天下凡的仙女一般,儘管輕掩面紗,卻依舊沒有蓋住她的絕世美顏。

哪怕只是一雙美眸,都足以令世間所有男人為之痴狂。

總的來說,靈兒帶給霞仙子的感覺簡直和秋霞亭的亭主一模一樣,甚至那股氣質還有過之。

「不可能!」

只可惜她如此誠懇的邀請卻被葉天一句話給回絕了,自己的女人連主院聖女都給放棄了,豈會去那秋霞亭?

見狀,霞仙子的臉色沉了下來,沒想到對面兩人的態度是這般的堅決,不過依舊不依不饒道:「秋霞亭在中域並不算太差,還擁有著最適合女人修鍊的功法,對你的女伴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這次還沒輪到葉天說話,靈兒便自己開口了,道:「這位姐姐,你能幫助哥哥,靈兒很感激你,但是靈兒不會加入任何的勢力的,所有你還是不要再說了!」

面對靈兒的直接拒絕,霞仙子只得暫且作罷,只不過心中卻並沒有徹底打消這個想法。

只要將這樣的女子招攬到秋霞亭,未來秋霞亭定然會晉陞為中域一流勢力,甚至於頂尖勢力。

有的時候,絕世天才對於一個勢力而言至關重要。

上層建築才真正能決定勢力強弱。

「霞仙子,你居然與魔門之人為伍,還要討好這個妖女,枉你秋霞亭為中域正門!」

宋天星見狀惹不住破口大罵,霞仙子這種做法明顯是看不起他。

言罷,還沒待霞仙子回口,他就轉頭望向了甘周子,直接問道:「甘周子,你呢?莫非你與霞仙子一樣的糊塗?」

甘周子並沒有表態,目光都在靈蓮上面,彷彿正在思考如何才能得到靈蓮。

因為在他的心中,什麼正門魔門的與他無關,只想要得到靈蓮。



見到甘周子沒有聲音,宋天星也沉默了下來,現場只留下了周遭弟子們的打鬥聲。

「甘周子,我們來吧!」

這是霞仙子第三次向甘周子宣戰了,之前好好的戰鬥都被無情打斷。

為了得到靈蓮,且討好靈兒,她不得不這樣做。

「瘋婆娘!」

甘周子忍不住痛罵了一聲,但還是和她戰到了一起,只不過心神卻一直都放在靈蓮這兒。

出了之前這檔子事,他註定不可能再全心全意戰鬥,而是分出心神在想如何才能得到靈蓮。

「靈兒,我去採摘靈蓮,你幫我看著宋天星!」

葉天道了一聲,隨後再次朝著之前那個地方行去。

之所以讓靈兒看著,是因為他放心不下宋天星,儘管此人的傷勢比他要重得多。

其實之前大可以直接殺了宋天星,但是考慮到宋世閣的緣故,靈兒才沒有這般做。

畢竟這兒不是中域,而是靈珠祖地,他們做事還是小心為妙,殺了宋天星也許會引出宋世閣的更強者降臨,反之則要好上一些。

「刷刷刷!」

葉天儘管體內靈氣稀少,身子虛弱,但步伐還是非常快捷,為了保障安全,他必須要得到靈蓮。

只要能吞服下一顆靈蓮,其體內的靈氣便可以迅速恢復,到時候與靈兒並肩作戰。

畢竟靈兒此刻再是厲害也不可能力挽狂瀾,到時候三大勢力的弟子清醒過來,那將會是很大一股力量。

對於這種混戰,其實效果是很差的,待人死的多了,自然便會有人害怕,人一旦害怕,衝勁便會消失,定然會猛然驚醒。

「嘩!」

葉天已經一腳跨入了靈池內,由於靈蓮生長於池邊,因此水並不是很深。

在葉天的面前一共盛開著五朵靈蓮,體積皆是葉天所見過最大的。

就在他要採摘成功的時候,異變卻再次發生了。

「小兄弟,快救我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