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魅影襲來,只見一把鋒利的匕首突然劃過,穩穩的停在了獨孤逍遙的脖子上。

獨孤逍遙一動不動,渾身冒著冷汗,第一次感覺死亡離自己是如此的近。

「你是誰?」一個冰冷的聲音從獨孤逍遙身後傳出,不過聽起來年歲不大,聲音中明顯帶著稚嫩。

「我是獨孤逍遙,你又是誰啊!」獨孤逍遙回道,不過沒有回身,因為那股殺意絲毫沒有減弱。

鏘!

匕首收回,似乎看出獨孤逍遙威脅不大,又或者是兩人的年紀相仿,那人便沒有在為難獨孤逍遙。

獨孤逍遙慢慢轉過身,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張慘白的臉,上面沒有多少血色,身體好似隨時都有可能被風吹倒。

男孩穿著一身黑色緊身衣,臉上沒有一絲表情,手中的匕首都有些暗紅,不知飲了多少鮮血。

沒有理會獨孤逍遙,黑衣男孩繼續向著神山深處走去。

「等等我。」獨孤逍遙大喊道,連忙跟了上去。

「你自己一個人嗎……」

「你叫什麼名字……」

「這裡很危險的……」一路上獨孤逍遙問個不停,但是黑衣男子卻沒有理會他。

———-

噗!

匕首在黑衣男孩手中好似活過來一般,如閃電劈落,快、准、狠,沒有多餘的花俏,一隻只妖獸成為了刀下亡魂。

已經三天了,獨孤逍遙跟在黑衣男孩後面親眼見識了他的殺戮,有幾次差一點沒吐出來。

嗖!

黑衣男孩丟給獨孤逍遙一塊烤好的熟肉,這是他剛剛殺掉的一隻尨牛。

尨牛是三階妖獸,雖然黑衣男孩還沒有達到人階,但是那頭尨牛卻被他生生耗死,而且黑衣男孩身上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謝謝!」接過熟肉,獨孤逍遙道了聲謝,好不忌畏的就開吃,而且大部分全都被獨孤逍遙一人消滅,黑衣男孩只吃了一點。

雖然黑衣男孩不怎麼說話,但是獨孤逍遙認為他是個不錯的人,這是獨孤逍遙給予的評價。

兩人又向神山走了三天。

「你還要向深處走。」這是黑衣男孩第一次主動跟獨孤逍遙說話,雖然聲音不帶感情,但是獨孤逍遙卻已經很開心了。

「嗯!」獨孤逍遙點了點頭,道:「還要向前。」

「你要離開了。」獨孤逍遙突然意識到。

「嗯,試煉結束了。」說完,黑衣男孩轉身便是離去,沒有一絲拖沓。

「你叫什麼名字。」獨孤逍遙大喊道。

聽到獨孤逍遙的喊聲,黑衣男孩身體頓了頓。

「張風!」說完縱身一躍,快速的消失在獨孤逍遙的眼前。

看著消失的背影,獨孤逍遙深深的記在了腦袋中,因為這是他走出家門認識的第一個朋友。

獨孤逍遙又恢復了單身一人,繼續向著深處走去,因為這個距離還遠遠不夠。

越向深處走,遇到的妖獸品階越高,根本不是獨孤逍遙所能抵抗的。

但是越向深處走,獨孤逍遙的眼神變得越迷茫,而四周的妖獸遇到獨孤逍遙卻出奇的沒有攻擊,看向他的眼神似乎顯得親切,還帶著許些敬畏。

就這樣走著,三個月後,獨孤逍遙終於來到了東荒神山最深處。

「這是,金角蜥,晃天蟒,吞天鼠······」

全部都是天階妖獸,怎麼會有這麼多天階妖獸,它們像是在守護什麼似的。

獨孤逍遙繼續向前走,一路上對這些妖獸已經免疫了,但是看見這麼多天階妖獸還是不免吃驚。

「那是……」

只見一座巨大的神秘石殿出現在獨孤逍遙眼前;四周許許多多是妖獸都在膜拜,當看到獨孤逍遙時,紛紛為其讓出一條路來。

獨孤逍遙繼續向前走,很快就來到石門前,石門上刻畫著一幅幅妖獸,都好像要活過來一般,但是獨孤逍遙一隻都不認識。

看著緊閉著的石門,獨孤逍遙很自然的將手放到石門之上。


轟……

突然,一股神秘的氣息從石門上散發出來。


吱……

神秘的石門自動打開了,獨孤逍遙想也沒想的邁步向里走去。


「怎麼熟悉又陌生。」獨孤逍遙隨著自己的感覺走著。

一路上,看著石殿牆壁上刻著的各種玄奧的文字和秘圖,全都不自覺的印在了獨孤逍遙的腦海里。

竟然全部都是妖修秘錄。

獨孤逍遙覺得,只要在這靜心觀摩修鍊,不出三年,一定會達到一個相當的高度。

但是獨孤逍遙依然沒有停留,繼續先前走著,前方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自己。

不知走了多長時間,也不知走了多長的路;孤逍遙感覺自己走著一條沒有盡頭的路一樣,渾渾噩噩。

唰!

這時,一道金光閃過,又一道門面出現在獨孤逍遙眼前。

輕輕將門推開,一股濃郁的香氣撲面而來。

「這是···」獨孤逍遙被眼前看到的驚呆了。


「天山雪蓮」

「千年紫參」

「······」全都是上千年的珍品,甚至更長遠。

突然,一股悸動的感覺從獨孤逍遙心中冒出。

猛的抬頭向前望去,只見一座神秘的六角祭台出現在眼前,上面無時無刻的散發著無盡的大道氣息。

但這不是讓獨孤逍遙悸動的原因,只見祭台中央,一把金色小鑰匙正散發著道道金光。

嗡···

好像是感應到主人的到來,金色鑰匙迫不及待的想從祭台之中衝出,但是被祭台上刻錄的陣法阻擋了下來。


此時的獨孤逍遙雙眼變得迷離了起來,漸漸變成了銀色;身體也不受控制的向神秘祭台走去。

噗···

獨孤逍遙伸出中指,一股血劍噴出,血劍分出六道,分別神秘祭台的六個角,一切看上去是那麼的自然。

獨孤逍遙慢慢閉上眼睛,身體輕輕地飄進祭台中央。

咻!

一道金光射向獨孤逍遙,沒入他的身體裡面,赫然是那把金色鑰匙。

轟···

金色鑰匙進入獨孤逍遙身體后,迅速的向獨孤逍遙的識海深處衝去,穿過重重阻礙。

砰!

金色鑰匙最後被一張大網阻擋在外。

嗡···

金色鑰匙上下顫抖著,好像在訴說著什麼;但金色大網還是緊閉著。

嗡嗡嗡···

金鑰匙顫抖著更加厲害,還很焦急。

最後,金色大網才漸漸露出一道縫隙。

嗡嗡···

金色鑰匙輕顫,好像是在道謝,很是人性化。

隨著金色密匙沒入大網,一片瑩綠的花瓣突然出現,也隨著金色密匙沒入了大網之內。

進入金網之後,金色鑰匙快速的沖向識海中心的一處門面。

轟···

金色鑰匙沒入門面后,大門竟然漸漸變成金色。

吱···

只見這扇門慢慢打開,裂開一道小小的縫隙。

轟!

一股濃郁的大道氣息和精粹的能量從門縫中湧出。

氣息在獨孤逍遙的體內不斷穿梭,最後獨孤逍遙的身體也被神秘的氣息所包圍。

而獨孤逍遙也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只是沒想到,這一睡,便是三年。 飛雪峰,東域一處奇景,終年漫天飛雪。

巍峨磅礴的雪山下,一個頂級門派坐落在其中—天霜門,傳聞天霜門乃是上古冰族後裔,只是無人考證。

雪山的外圍,一些穿著雪白衣衫的弟子來回巡視著,而在其雪山內部便是天霜門的核心。

「掌門,師兄與師姐他們回來了。」一名天霜門弟子稟報說。

「嗯,讓他們進來吧!」一個威嚴的聲音回答道。

「是。」

不久,只見當天天狼山上出現的獨孤小月一行人走了進來。

「參見掌門師伯,師尊。」獨孤小月向前行禮道。

只見坐在上首的是一個中年人,眼角上有一道疤痕,一看就是個狠辣人物;此人正是天霜門掌門—烏驚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