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怒吼突然從背包里傳出,震蕩整條巷子。

陰白臉大驚,猛地退後一步,緊接著,背包里便衝起一道寒光。

伴隨著寒光出現的,還有一條舉著骷髏頭骨杖的骷髏手臂。

然後是一顆骷髏腦袋……

手裡抓著骨杖的骷髏人,從我胸前的背包里跳了出來,落地站直,竟然有近兩米高!

「屍陀林怙主!」

陰白臉這時的表情比骷髏還難看,他驚駭出聲,目光落在骷髏人的胸前後,更是像吃了香,「不對,怎麼會有蟒靈?」

我這才發現,原來骷髏巨人脖子上纏著的,不是圍巾。

「百鬼夜行,聽吾敕令,四方速降,鎮神滅靈。急急如律令!」

陰白臉口中輕叱,同時以利甲劃破劍指,速度極快,竟在虛空中畫出血符。

百鬼鎮神!

正是《巫鬼真本》中記載的十八道符咒之一。

「鎮!」

咒出符畢,陰白臉劍指高大的屍陀林主。血符呼嘯,焚燒成數以百計的猙獰鬼物,賓士而來。

「洛薩爾桑!」

屍陀林主「嘎嘎」大笑,手舞骷髏頭骨杖,當頭砸在「百鬼鎮神」血符所化的百鬼身上。

寒焰凜冽,須臾就將百鬼焚燒一空。

畫出一道虛空血符的陰白臉,本就面色慘淡,這時符咒被破,更是悶哼一聲倒退,整個人的氣息都萎靡下去。

見勢不妙,他立刻借著退勢轉身,連手帶腳,往巷口逃去。

掛在脖子上的蟒靈這時飛竄而出,瞬間抵臨他的頭頂,一口將其吞掉!

屍陀林主收回蟒靈,轉過身來,低頭看我,口中霍霍地說:「頂多德瓦土巴秀。」

我獃獃地眨眼,前面兩句藏語我還聽得懂,這句我就真不知道了。

「扎西德勒!」我只好回了一句「萬金油」。

屍陀林主嘎嘎大笑,然後化作光斑消散。

「突及其!謝謝!」

我鬆了口氣,感覺自己這時才回過神來,立刻對著空氣致謝。

「老闆,我叫米奇,屬老鼠,不是兔子其!」一個森冷的聲音突然響起,將我驚醒。

我抬頭一看,卻是見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擺起的地攤前面,蹲著個黑臉的朋友,正黑著臉看我。

應該是偷偷溜出團來透風的。

我訕訕地問:「這……我剛才是做夢?」

「你拉開背包,就把那個現在已經走掉的人看吐血。」黑臉米奇不知道我在問什麼,於是陳述起事實。說完又一臉好奇,「我就想過來瞧瞧,裡面有什麼好東西,別的地方流鼻血,老闆這裡能吐血,肯定好東西,嘿嘿嘿。」

我顧不得無語,追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我從始至終就沒有離開過。

剛才三人走了沒多久,陰白臉就折了回來。

陰白臉在攤前蹲下,我就把背包拿了出來,拉開拉鏈給他看……

也就是說,我剛才不是做夢,也不是幻覺,而是很可能中了他的術!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波爾卡星系,被人類半成品殲星炮擊穿的蟲族母巢不遠處,一艘銀色的飛船靜悄悄的那裡已經有一個多月了。

從殲星炮發射后沒多久,這艘銀色飛船就出現在了這裡,一直靜觀人類和蟲族的一舉一動。

這麼長的時間裡,這艘銀色飛船就停在這裡,然而人類和蟲子們全都沒有發現這艘銀色飛船的存在。

《民間黑科技大佬》第兩百九十八章外星飛船現! 這個是很正常的,所有人都這樣。

每個人都會對自己的第一次有很深的印象,吃的第一次飯,愛的第一個人,看的第一個電影,看的第一個動漫,睜眼后看到的第一個人!

說到這穗乃宇想起了一個笑話,那就是一般人和爸爸媽媽的對話是:

媽,我餓了。

媽,我渴了。

媽,我衣服你給我掛哪了?

媽,飯做好了沒?

爸,我媽呢?

可以說十分真實了。

而現在十香這樣子,穗乃宇肯定也能理解,至於十香想吃草莓味夾心的動機應該就是自己剛才說的自己喜歡吃吧,所以十香才會選擇吃草莓味夾心的。

「好了,十香,那我進去再買兩個草莓味夾心麵包,咱們拿上吃。」穗乃宇捏了捏十香的臉,就再次走了進去,買了麵包之後就又出來了。

十香的食量絕對是很大的,買兩個還怕她不夠吃呢。

「走吧,先給你一個,這個我給你拿著。」穗乃宇將手中的一個麵包給了十香,自己手中拿一個。

隨後,穗乃宇則帶著十香向著小吃街之類的地方移動而去,對於十香這樣的吃貨,什麼都不用管,帶著一頓猛吃就好了。

嗯,天宮市比較出名的小吃街,應該在現在二人的西邊方向吧,如果沒記錯的話。

穗乃宇看著眼前的小巷子,挺長的,裡面可能比較髒亂,但前往小吃街的話,走這裡能讓二人少繞很多的路。「十香走這邊吧,近一點。」

「哦。」十香對此倒沒什麼,反正穗乃宇讓她往哪走她就往哪走。

不過剛一進去,穗乃宇就後悔了,倒是不臟,但這裡是真的難走,二人寬的窄道,不知道哪個混蛋居然還堆了點箱子,導致想過去只能左一扭右一扭真的難受。

但畢竟這裡是鬧市,為了安全,穗乃宇強忍下了用空間移動的想法,和十香一起走著。

嗯?

穗乃宇剛走過一處雜物堆,就看到了眼前居然有一個人影在這裡坐著!這種地方居然有個人坐在這裡,這到底是遇上了什麼人啊~

十香一直跟在穗乃宇的後面,當然也看到了這個人。

糟了啊,看到這個流浪漢,十香會不會對這個社會產生一些想法?如果真那樣,只能怪自己了,沒事幹走這種地方幹嘛!

「你也是想來嘲笑我的嗎?」

一股十分低落的聲音傳來,打斷了穗乃宇的思緒,沒錯,正是眼前的人影抬起頭,對著二人說的話。

也就在這時,穗乃宇才看清楚眼前地上坐著的人影的外貌,一個看起來十分邋遢,沒有營養和打理的肌膚,未經梳理略顯蓬鬆散亂的綠色長發下鑲嵌著一對翡翠般瞳孔為特徵的身形纖矮,嬌小的陰鬱少女。

居然是個小女孩,怎麼會這樣呢?

穗乃宇現在已經被驚呆了,自己這也算是經歷過四個世界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可憐的少女,而且聽她剛才的話,好像是被很多人嘲笑過吧。

同情心升起,這就是此刻穗乃宇內心的寫照。

「怎麼會呢?那些嘲笑你的人都是垃圾。」

穗乃宇知道這種已經快處於絕望的人,要以怎樣的猛葯來讓她重新找回正常的思想狀態。

沒有一點嫌棄,穗乃宇將手放在了眼前的這個有些髒兮兮的女孩頭頂上,很是溫柔的摸了摸。沒想到約會大作戰這種動漫世界,也會發生如此真實的一幕啊。

也對,這可是真真正正的一方世界!

坐在地上的小女孩,被穗乃宇這毫不嫌棄的動作給驚呆了,一個人是否真心待她,她能分得很清楚,眼前的這個大哥哥是真的關心她!

「可是,我這副模樣,你不會嫌棄嗎?」

小女孩聲音真的非常的低,這麼久以來,遇到的人都在嘲笑她的模樣,被所有人嫌棄,沒人願意和她做朋友。而她現在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有一個人刻意接近她,剛開始她還以為這個人不嫌棄她,但沒想到那個人只是把自己當成一個丑角,為了戲弄她而已,所以她才哭泣著跑到這裡來的。

「不會啊,我覺得你很可愛啊,而且通過外貌來評判一個人,本來就是不對的。」穗乃宇這說的絕對是心裡話,眼前的這個小女孩,其實小臉絕對算不上丑,甚至可以說是可愛,只所以看起來不行,更多的只是因為不精心打扮吧。

只要洗個澡,梳梳頭髮,換個衣服,估計就和正常女孩沒兩樣。

「真的嗎?」小女孩的聲音還是那麼的低。

「當然了,對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的家人呢?」穗乃宇真的很可憐眼前的小女孩。

「我…我沒有家人。」

「呃,不好意思。」說錯話了啊,也對,如果有家人,怎麼可能會在這裡呢?「你…想和我一起生活嗎?」猶豫了一下,穗乃宇還是向著眼前的小女孩發起了邀請。

自己要忙著和精靈打交道,不知道能不能照顧好她呢?穗乃宇剛才猶豫的只是這個,讓一個普通的可能性格還有問題的小女孩卷進精靈與人類之間的戰鬥,會不會害她?

「和哥哥你一起生活嗎?」小女孩的臉上表情變化的很快,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但很快,小女孩就做出了決定,「那就打擾哥哥你了。」

看著小女孩臉上洋溢著真心的笑容,穗乃宇也是一樣。

話說回來,十香呢?

小女孩一同意,穗乃宇才突然想起了,十香就跟消失了一樣,自己都沒感覺到她的存在。向後轉頭,才發現,十香正獃獃的站在原地,不解,難過,疑惑,欣慰各種各樣的心情交織在一起,眼神十分複雜的看著二人。

哎,這樣的情景對於剛剛接觸人類社會的十香來說,還是太難理解了點。畢竟十香即使是在原本的軌跡里,也是一直生活在拉斯拉提克的安排之下,哪裡遇到過這樣的情形?更何況是現在才剛剛成為一個普通人。

「十香,抱歉了,本來還想著帶著你去多玩玩呢,看來現在只能先回家一趟了,之後我在帶著你出來。」穗乃宇拉住了已經呆住的十香的手,另一隻手則是拉住了那個小女孩,引導著二人向著五河家走去。即使是回到了家中,十香也一句話都沒說,很是低落,似乎還沒有緩過來。

。 做出攻擊的,是白季的左手。

此刻,白季空着的左手猛然從袖子裏滑出了一柄飛刀,被白季捏在手中,直接對着林道通持刀的手腕劃了過去。

這就是剛才白季從劍心處暗中接過來的事物。

《武俠》中,看到對方的大致面板,並非玩家的專屬。

白季之所以能看到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面板,靠的是幾個方面的來源。

一是本身對對方的認識熟悉,比如本就知道的名字、勢力、門派、武器、專長等等。

白季之所以對於劍心的面板可以一眼而知,就是源自於此。

二則是人物的望氣等級。

可以大致看清對方的實力境界、修鍊傾向、生機強弱等等。

低級的望氣等級看到的東西有限,更有甚者還會被高境界的武者刻意隱瞞欺騙。

而高級的望氣等級甚至可以根據對方的修鍊傾向、實力境界逆推出來對方的所屬門派,可能會的招式法門等等。

三是個人的觀察。

聞、聽、看。

有些修鍊外功的武者渾身銅皮鐵骨,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有些擅長使用左手或者右手的武者可能在軀體上,就有着明顯的不對稱表現。

有些人因為功法或者招式的問題,時間久了行動中自然會帶上明顯的個人習慣。

這些外在的表現,也是判定一個人面板的來源依據。

《武俠》中的本土人物或許沒有玩家那般直觀可視的面板可以查看,但是論到對於他人的了解,大家其實都是在一個起跑線的。

而在此刻,白季知道自己當前正在面對的對手,可能已經將自己的底細都看個明白了。

畢竟在這種高手的眼裏,自己那一天在衝天劍派和那未知名的偽裝弟子戰鬥的時候,自己全身上下對於他來說應該已經沒有了半點秘密。

想要用對方已知的信息,去攻擊一個比自己境界高的多的人,是決計沒有半點機會的。

白季必須要用一些自己面板上沒有的東西,來試圖取得那麼一點優勢。

藏匿的飛刀,是白季的第一手準備。

果然,面對白季的飛刀,林道通顯得有點捉襟見肘。

兩人貼的太近了,別說未出鞘的長刀用處不大,就算是出鞘了,一寸短一寸險的道理,誰都知道。

類似於匕首的飛刀,在近身的時候所能發揮的殺傷力,不是長刀可比的。

人畢竟是肉體凡胎,林道通又不是專練外功的橫練宗師,所以哪怕林道通身為武境六重的武者,體質高達十幾點,真被一柄飛刀結結實實地劃到,也少不得出現流血的外傷傷口。

更何況,以六重打二重,林道通覺得即便是自己的衣服被划爛了,都是丟臉的事情。

至於高超的體質更是頂多是讓他更快的癒合傷口和減少傷害,不會挽回他失去的顏面。

迫不得已,林道通只得放棄了已然捏住了白季右手手腕的絕對優勢。

抓住白季右手的手向前一推,林道通自身也是微微後退了半步。

被大力猛然推走的身體有片刻的失去重心,似乎有些傾倒的傾向。

白季就勢一個前翻,撿起了自己重劍的同時,反身就掄起了重劍,開始了第二輪攻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