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間莫白明白了,諸葛風的想法跟着恭敬的行禮。

“在下白沫是諸葛青的朋友。”

“不管你是叫白沫還是莫白,這是我妹妹,你可不能打我妹妹的主意。”

“在下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莫白笑着說道,“怎麼可能會打你們諸葛家小姐的主意。”

普通人?諸葛風疑惑的看着莫白,不知道他這個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他突然出手,扣住了莫白的手腕,朝上一翻。

一縷靈氣進入莫白體內。

他的手上戴着手套,諸葛風沒有看到他的雙手漆黑。

但諸葛風可以查出來,莫白體內一點靈氣都沒有。

也就是說他真的變成了一個廢人,諸葛風的臉色變化比剛見到他還要大的多。

“居然是一個廢人!”

諸葛風冷笑起來。


“哥,你這是說什麼話呢?”諸葛青上前一步擋在了莫白身邊,“我絕對不會允許你欺負他的。”

“你纔是我妹妹,你這是吃裏扒外。”

莫白的臉上多了幾分猶豫,沉聲開口,“你們都不要吵了。”

“我們吵關你什麼事給我滾到一邊去,哼,白沫,你以爲我想要嫁給你嗎?”

莫白苦笑,這就叫女人心海底針嗎?

上一秒還對他和顏悅色,這下一秒就要殺人。

他攤了攤手走到一邊去。

兩兄妹倆吵了起來,但沒有吵多久,諸葛風就妥協了。

他最愛的也就是這個妹妹了,不管諸葛青提出什麼樣的要求,他都會答應。

“你們到一邊去,我和你們說些事。”

諸葛風環視一週發現沒人,這才帶着兩人去了一處廂房。

“家裏有眼線。”

壓低了聲音說一句話,他就把人推了進去,然後帶着諸葛青離開。

“哥,你爲什麼這麼急着把我帶走?”

諸葛青分外不滿,甩開了諸葛風牽着她的手。


她不能理解諸葛風的做法,覺得自己受了委屈。

“哥,他只是暫時的失去了靈氣,我相信一定會好的。”

“我也相信一定會好。”諸葛風伸出手來摸了摸諸葛青的腦袋,“可是哥更擔心你,你可不能因爲愛情衝昏了頭腦,就算是喜歡那個小子,也得他配得上你才行。”

如果莫白真的變成了一個廢人,他絕對不會同意自己的寶貝妹妹和對方在一起。

廢人而已,也敢囂張。

他冷笑,一雙眼底閃爍着寒光。

諸葛青打了個哆嗦,脣角緊抿着。

自家哥哥眼裏,帶上了殺機!

她敢保證,如果莫白真的是一個廢人,而且和自己在一起的話,哥哥一定會殺了他。

“哼,哥,你太過分了。”

諸葛青跺了跺腳,轉身就跑了。

看着諸葛青的背影,諸葛風的手握緊成了拳頭。

他的妹妹絕對不可以和一個廢物在一起,哪怕是拼着被妹妹怨恨,莫白是廢物,一定要除掉。

第二天諸葛青醒來的第一件事便是打扮了一番,帶着莫白還有諸葛風,要求去莫家那邊看一看。

“哥,除了你誰都不知道莫白的真實身份,你可不能掉了鏈子,一切都靠你了。”

諸葛風繃着一張臉,瞪了莫白一眼。

也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給自己妹妹灌了什麼迷魂湯,爲什麼諸葛青那麼向着他。

這已經不只是向着了,而是恨不得把自己全身心都貢獻給莫白。 一想到這個,諸葛青的那張臉繃得就更緊了,還是帶着妹妹離開朝着莫家走去。

一路上有許多生面孔,這些生面孔全部都是修仙者,這些人一個個的實力並不是很強,但是訓練有素!

他們,就像是一支軍隊。

諸葛風的臉色格外的精彩,他那一雙漆黑的眼睛裏頭有着如同暗沉黑夜的光芒。

莫白走在他們的身邊,他一雙眼眸中暗沉,臉上神情也是黑沉一片。

這一隊由修仙者組成的軍隊朝這邊看了過來,並且他們的眼裏帶着一點警惕,上下打量着這些人。

“你們到底是誰?爲什麼之前沒有見過你們?”

這些人緊緊的盯着諸葛風看,還有他們的視線落到了莫白的身上。

看莫白的身上其實並沒有靈氣的波動,他們又把視線挪了回去。

諸葛風沉聲說道:“我是諸葛家的人。”

他的聲音裏帶着一絲寒氣,看着他們冷笑了一聲,“我是什麼人用你們管嗎?”

“難道你們還想和藥閣做對不成?”

這一支軍隊爲首的那一名修仙者走上前來,他身上穿着的還是制服,腳上套了一雙靈氣的靴子。

那腳踩在地面上,哐噹的一聲,那名修仙者眼底,還有這絲絲的寒氣。

“你們居然敢和藥閣做對,就不怕我殺了你們。”

他的實力比其他的修仙者要強上一絲,但也只是練氣聚氣期的境界。

他那一身的修爲雖然強橫,很明顯他並沒有經歷過慘烈的廝殺。


就連諸葛風身上的殺氣都比他的要濃郁的多,此人不過是一個被宗派養在靈氣充裕之處的廢物罷了。

諸葛風冷笑着與他對視着,他眼底的寒光化作了一道寒芒,和此人的視線對撞在了一起。

那咔嚓的一聲響,這人的腦海中響起了尖銳刺耳的叫聲,感覺到大腦一片空白。

如果不是諸葛風及時收手,他恐怕要變成一個白癡。

莫白站在一旁也忍不住嗤的一聲發出了冷笑。

這一支軍隊看起來訓練有素,其實都是沒有經歷過什麼挫折的軟蛋罷了。

莫白跟着上前一步,他的一身靈氣雖然被壓制住了,可是他身上的氣勢還在。

至少,對面的人看過來時,他脣角勾着絲笑意的樣子,還是把幾個修真者給嚇了一跳。

他們覺得這個年輕人雖然很普通,像是個普通人的樣子,可是他臉上的笑意帶着點詭異。


就好像他的身形飄忽,瞬間就能夠取走他們的性命。

莫白繼續微笑着。

這支軍隊立刻後退,不敢再多說。

“下一次不要胡亂得罪人了,有一些人是你們得罪不起的。”

莫白就要從旁邊走過的時候,突然他壓低了聲音,對着爲首的那個人開口說道。

“不過是聚氣境八重而已,你的實力還不夠強。”

這句話說完,莫白繼續朝前走,而那人站在原地,他腦袋嗡的一聲,大腦一片空白的他手緊緊的攥成了拳頭。

整個人都被一道雷給劈中了,站在原地的他,感受到了從所未有的恐懼。

莫白說完的話的瞬間,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涼氣給包裹住了!

周圍,好像有好多的鬼怪在尖叫。

那些鬼怪的尖叫聲刺耳,藏在他的耳朵旁,叫他整個人都快要瘋掉了。

莫白和其他兩人來到了莫家。

一靠近莫家,莫白的臉色就是一變。

莫家的周圍到處都是人,而且全部都是身穿袖着藥閣二字的黑袍的人。

這些人全部都是藥閣的弟子,他們早就把莫家給佔領了。

這裏已經不能說是莫家了,而是一個被藥閣佔領莊園。

莫白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走在他身旁的諸葛青能夠感受到他身上深濃的殺機,並且他一雙漆黑的眼睛,那眼白逐漸被殺意給佔據了。

莫白垂在身側的時候不止握着了拳頭,他的拳頭更是我的胳肢作響,整個人,像是快要凍結成了冰塊。

那種,被千年寒冰凍住的冰塊。

一隻小手摸了上來牽住了莫白的手,莫白詫異的低頭就看到諸葛青那溫柔而又堅決的眼神。


“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跟着你的,所以你不要自暴自棄好嗎?你也不要太生氣了,是那些人的錯不關你的事。”

他知道莫白絕對不是那種隨意搶奪別人物品的人。

她相信莫白不是故意的!

再說了,這個世界上就是弱肉強食!

“我相信你,所以不要怕和他們說清楚,就算藥閣的人再不講道理我們還有天理可以講,他們絕對不敢對你的家族做什麼的。”

藥閣越是大,就越是不敢對莫白的家人動手。

要真這麼做了,他們的名聲可就壞掉了。

“他們絕對不會!”

“可是如果暗中下手呢,不讓別人抓到把柄,那豈不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