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這裡,林楠猶豫了一下,頓時有了注意。

沉默少卿,林楠整理了語言,開始表演了。

對,就是表演,要消除先前那一幕的影響,真若是讓這女人認準了自己在偷窺她,看她此刻這樣子,遲早滅了自己。

和賴美雲一樣,這貨也是一個十足的女暴龍!

而且還是那種比賴美雲更難對付的那種。

賴美雲按照林楠的理解,純屬那種愣頭青的類型。

而這羅英,狡詐的多,簡直是能文能武,真若是換成賴美雲,估計此刻就會直接把房子打穿來滅了自己!

「卧槽,這人腦子有病吧?這麼極品的裝備都搞壞了?」林楠開始在房間內搗鼓著。

「特么的,笨死了,怎麼會被發現呢?」

「快跑啊,打下一個怪物啊!」

…………

房間內,林楠盡情的表演著,儘可能的將之前的那兩句話給解釋的通,反正不能暴露自己能穿牆透視的功能,否則那多嚇人?

眼下被他這麼一改,反倒是變成了打遊戲的自言自語。

而且裝的還有模有樣的,真若不是不知道的,肯定以為林楠正在打遊戲,先前也僅僅是對遊戲中的東西的評價與感嘆。

然而,隔壁房間林楠看的真切,羅英聽到這些話,先開始還微楞,但到後面,依舊黑著臉。

這種小把戲,她會相信?

更何況來之前陳聽雨也介紹了林楠的不少特殊。

其中一點就是林楠好像有著特殊的能力,能夠看清一些尋常人看不到的東西,當時她也沒有在意,但眼下越想越是不對勁。

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這穿牆不正算是嗎?

「哼,別以為這些小把戲能騙我過,這件事咱們沒完,你給我等著!」羅英寒聲,對著牆壁說道,她覺得那混蛋應該能夠聽到。

林楠臉色微變,心裡暗道這女人難對付,還真是認準了這件事。

不過林楠打死不承認就是,反正也就是看看,還不是故意的,而她還每天監視偷聽自己呢。

權當是扯平了,林楠這麼安慰自己的!

即便是明天見面,那也是啥也沒看到,權當不知道,愛咋咋地!

演戲演了一通,羅英根本不上套,林楠也沒有辦法,看準了羅英的監控手段,林楠反倒是放心了不少。

反正看不到,大不了動作小點,然後再儘可能不說話即可。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還真和沒事人一樣,哪怕是見到羅英,那也是面不改色的。

但和他不同,羅英臉色那叫一個陰沉,她堅信林楠這混蛋看光了自己幾乎,還眼下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表情,更是氣人了。

數次羅英都差點沒忍住上前一頓猛削,讓這混蛋明白什麼叫花兒那樣紅!

冷意,很明顯,哪怕是吃飯的時候林母二人都發現了。

不過很快,林楠就覺得爹娘這是想歪了,看自己的那個眼神滿是訓斥之意。

這意思,是再說自己欺負她了?羅英的冷意在他們眼中變了味道貌似。

還真以為是林楠昨晚如何了羅英?

林楠頭大,也懶得解釋,吃過飯便早早的跑路了,要去公司看看,昨天楊瑾就通知了,這馬上就要過年了,他這位老闆要走動走動的,表示表示的。

尤其是,今天五輛小轎車要到了,而且在辦公小樓那邊,楊瑾昨天就安排了下去,要召開一場整個大仙農員工代表大會,以此來總結這半年的工作。

同時,也宣布年度勞模,發放讓人羨慕的巨額獎勵,小轎車!

自然,他這位老闆是要出席的,楊瑾昨天就安排過,不能忘記。

一路上,羅英雖然依舊如同私人小秘書一樣的跟在自己身邊,但始終眼神都不對,尤其是林楠不經意間和她對視一眼后,心驚膽戰的。

這女人,隨時都可能爆發,給自己來個恨的,眼中的恨意太濃了!

不過,一看到此刻制服裝打扮的精緻羅英,腦海中昨晚那噴血的一幕不由自主的閃現而過,讓林楠有著莫名的興奮之意! 林楠不得不承認,自己變污了!

看著此刻的羅英,讓他思想有著那麼一點的骯髒,雖然遠沒有多麼的無恥下流,但依舊不怎麼好!

「估計是跟死胖子待久了,把自己給帶污了!」最後,林楠心中這般安慰自己,甩鍋楊胖子。

不過腦海中,卻依舊在閃現著某些畫面。

與此同時,辦公小樓內,楊胖子狠狠的打了一個噴嚏,充滿了不解。

「難道有人在罵我?否則怎麼可能打噴嚏?」楊胖子自語,有些疑惑。

此刻的楊胖子,可謂是人生得意,女神老婆歸來,一個禮拜的時間,這可謂是天大的恩賜,這讓獨守空房的楊胖子臉上一直洋溢著笑容。

甚至,在公司內表現的那叫一個嘚瑟,恨不得帶著秦嵐每個人面前都走上三五遍炫耀一下。

我楊胖子的媳婦,怎麼樣?

「媳婦,今天給點面子,怎麼說我也是副總,那麼多人看著呢。」楊胖子疑惑了兩句,而後轉過身,環抱著秦嵐,一臉諂媚的笑道。

昨天雖然嘚瑟了不少,但女神媳婦明顯不太滿意,沒少暗地裡收拾他。

秦嵐有些無語的看著自家老公,深深的鄙視了一眼。

當然,內心中秦嵐還是非常在意這個老公的,不管別人眼中再怎麼中二,在她眼中,實際上就是一個最疼愛自己的好丈夫,好男人。

「你啊,就不懂的含蓄點?」秦嵐無奈。

人是好人,就是看起來有些顯得猥瑣一些。

「廢話,我媳婦是女神,幹嘛要含蓄?嘚瑟下咋地?」楊胖子直接哈哈大笑道,而後毫不客氣的在秦嵐臉上親上一口。

那麼多天的相思之苦,而今一次性爆發了不少。

辦公小樓內外,今日顯得格外的熱鬧。

昨天公司就發出通知,召集了近百名今日輪休的工人來開會,年底了都要聚聚,順便也現場發放年終獎什麼的,自然是熱鬧非凡了。

種植基地,雙石村的人,製藥廠的人,果酒廠的人,銷售門店的人等等,都來了!

林楠今天算是罕見的來了個早的,但剛一到還是顯得晚了不少,院子里已然聚集了很多人,而且不少人在幫忙張羅著布置會場的事情。

「老闆早上好!」

「老闆早上好!」

林楠這才一到,所有人都紛紛開口打招呼,這可是老闆,平常再怎麼數,這公司正式場合,還是都叫他老闆。

一些小年輕人也就算了,林楠也都熟悉了,但村裡的那些上了年輕的叔叔嬸嬸之類的,還有周圍一些村莊在地里幹活的那些村民,大都是中年以上。

甚至還是長輩,這麼喊老闆,林楠多少有些無奈。

「大家還是叫我林楠好了。」看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容,林楠無奈苦笑一聲。

「那咋行,俺們都是給你打工的,你給俺們發工錢,那就是老闆。」一些村民笑著說道。

「而且他們也都這麼喊你的。」一邊說著,還指著一些年輕人,有辦公小樓辦公室的人,也有各地銷售門店的年輕人。

這更是讓林楠無奈。

「他們年輕人,有些還沒我大,誰他們怎麼喊吧,你們咱都是鄉里鄉親的,還是別這麼叫,彆扭的慌!」

隨即,林楠思索了一下,乾脆當眾宣布一條規則好了。

「以後咱這,年齡超過四十歲的,一律叫我林楠,或者林先生也行,不許叫老闆。」

此言一出,頓時讓一些人忍不住笑了出來,那些年紀稍大的村民還是覺得不合適,依舊一口一個老闆,聽起來真彆扭,讓一群年輕人大笑起來。

好在關鍵時刻楊老二出來,他絕對是大仙農公司的老人,四五十歲,很清楚林楠的為人,開口解圍。

「好了,你們客氣個啥,再怎麼說他也是咱們許多人的後輩人,就按他說的,大家叫林楠或者林先生都行吧。」

「那行,俺們就叫你林先生好了。」其他人見楊老二這麼說,而且也確實覺得這個老闆叫的不舒服,最終認可了林先生這個稱呼來。

至於林楠這兩字,農村人也實在,拿人家的工資,人家就是老闆,直接喊名字顯得太不敬了。

院子里,人越來越多了,林楠也閑來無事,索性就在這裡和眾人閑聊著,大會的事情楊瑾全權安排,林楠也插不上什麼手。

甩手掌柜才符合林楠的身份。

不多時,辦公小樓外鞭炮齊鳴,引的很多人的圍觀。

五輛嶄新的小汽車到了!

縣城的一家汽車4S店直接送到大門口,五輛車子一字排開,著實很顯眼,一路上引的無數人的圍觀。

此刻停在大門口,所有人都忍不住出去看了看,滿眼的羨慕與渴望。

即便是林楠也看上兩眼。

不得不說車子倒是不錯,十幾萬的價格,算是低端里非常不錯的了,在農村開這種車子的人,也算是很少的了。

「明年好好乾,咱們爭取也得一輛!」一些人開口對身邊人說道。

此刻關注的不僅僅是一輛車子的獎勵,在很多人看來也是一種極大的面子問題。

得到這種獎勵,代表著一種認可,甚至在公司內還能『陞官』加薪!

為此,不少人憋足了一口氣,準備明年好好看,衝擊一番。

而大門外,那些圍觀群眾更是一個個羨慕不已!

「唉,明年俺也要去幹活,這待遇沒得說了,咱們鄉都沒聽過哪個公司有那麼好的福利待遇的。」

「聽說明年大仙農產業園那邊要正式招工了,咱們也去試試吧,哪怕不能當個正式工,打掃衛生做做飯啥的咱也能做做啊。」一些人彼此議論著,充滿了希冀之意。

楊瑾和林楠站在一起,看到周圍足足為了數百人,眼中帶著一絲滿意之色。

五輛車子算什麼,也就幾十萬而已,他要的其實就是這種造勢,要讓周圍所有人在此為大仙農公司而瘋狂。

有著這種誘人的福利,誰還不想加入大仙農公司?這對大仙農的發展,無疑是極為有利的。 辦公小樓內,整個上午都熱鬧不已,上百人聚集在一起,可想而知了。

公司的年度福利、放假、獎金、車子、票子等都集中在這個時候,現場正式官宣各種福利政策,各種獎金的發放,甚至是車子的歸屬等等。

就連林楠這位老闆,也上台親自宣布獲得小汽車大獎的優秀勞模員工。

當獎金、車子等一發放,那就更熱鬧了。

祝賀聲不絕,其他人盡皆羨慕不已。

而與此同時,省城金家,此刻所有人臉色卻不是太好。

甚至是顯得有些陰沉!

玉髓被搶了!

「怎麼回事?東西在我們秘密加工坊,怎麼可能會被人知道?」金礦臉色難看。

自家的東西,丟了也就丟了,金家也賠得起,但那是林楠的東西,而且還是要給家人的禮物,就這麼在自己手裡被搶了!

不錯,不是丟,是被搶了!

就在夜裡,有人闖進金家的那處秘密加工點,將數名保鏢全部打暈,然後奪走那塊玉髓!

身前,數名保鏢連帶著幾名加工師傅,一個個沉著臉,低著頭,什麼都不敢說。

他們也不明白,那人怎麼會突然間找上門來,而且實力那麼強,幾名保鏢在那人面前竟然沒有一點抵抗之力。

甚至,僅僅看出那是一道年輕人影而已,再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少爺,那人可能和鍾叔一樣,不是一般人!」為首的一名保鏢開口說道,這是他的懷疑。

聞此言,金礦和老鍾二人眉頭皆是微皺。

自己這幾名手下都是金礦信得過的人,而且一個個身手也都極為不錯,連忙他們都沒有抵抗力,那麼顯而易見了。

有修士動手搶奪!

此刻的老鍾,在林楠大力丸的幫助下,也成功踏入了修士行列,金礦很清楚修士的強大,根本不是視為普通人。

但為何這位修士高手能找上加工坊?

玉髓的事情,哪怕是幾位保鏢都不清楚,只有幾名加工師傅知道,金礦格外小心。

這是林楠的東西,而且本就是無價之寶,對人身體極好,而且老鍾摸過更是深有體會,對修士高手的修鍊有大用。

為此,金礦很小心的,準備加工好儘快送給林楠,但卻突然間丟了!

「這下麻煩了,我這怎麼和林楠交代!」金礦眉頭皺的不行。

與此同時,省城某一座山巔莊園內,一名年輕男子手中把玩著手中的東西,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

「還真是難得,這種東西竟然落在普通人手中,真是暴殄天物!」年輕人輕笑。

「可惜,竟然被破壞了一些,否則單單這一塊玉髓,都足夠我突破中品境!」

一旁,一名素衣長裙女子走了過來,渾身沒有什麼修飾,純一色的粗布麻衣,但卻難掩她動人之美,看到年輕男子手中的東西,卻是眉頭微皺。

「師兄,你不該出手的。」女子淡淡開口,聲音不大,但卻帶著一絲責怪之意。

不過年輕男子並不在意,只是淡笑了一聲。

「師妹,這等東西,本就該屬於我們這種人,普通人做成什麼飾品之類的,有何用處?」年輕男子開口。

「到我手中,才能體現出它真正的價值!」

年輕女子皺眉。

「這東西的主人,只怕也不是普通人,金家現在也出現了一位修士高手,連他們都不敢得罪的人,咱們還是小心點的好。」

聞此言,年輕男子直接嗤笑了一聲。

「就憑他們那種修士,也配合咱們相提並論?」

閃婚後大佬人設崩了 女子見狀,並沒有再說什麼,事情已然發生,多說無益。

但總覺得這件事只怕沒有那麼簡單了事,凡是都有因果,女子的修鍊有些特殊,隱約中能提前感覺到一些東西,這塊玉髓是好,但不屬於他們。

蜀山宮,也不是無敵的,有些人哪怕是他們也得罪不起。

這兩人,林楠若是此刻在此,定然能夠認出,赫然是之前在省城中藥市場見過的那對神秘男女,林楠的那株野參王就是這女子高價買走的。

她叫古芸,當時林楠就覺得此女很是特殊,而實際上她本身就是一位強大的修士高手。

而她身邊的那位年輕男子,也是古芸之前身邊的那位,只不過此刻手中卻把玩著本該屬於林楠的玉髓。

而且是屬於搶奪而來!

軍婚有毒 辦公小樓內,林楠也算是忙碌了一個上午,中午飯楊瑾也安排好了,食堂早早的備下了,一百多人一起吃喝,更是熱鬧的不行。

就在這個時候,金礦的電話打了過來,告訴林楠玉髓被搶了,而且疑似修士高手動手。

「什麼?」聞此言,林楠臉色忍不住一黑。

隨即金礦將先前了解的事情給林楠道了一遍,帶著極大的愧疚之意,林楠讓他幫忙,結果東西卻在自己手中丟失了。

這東西,那可真是無價之寶,金礦做這一行的生意,自然很清楚,哪怕是他也是第一次見這種好東西,可見一斑。

「對不起兄弟,這東西我們賠,只要你開出了價格,不管多少錢,砸鍋賣鐵我也賠!」金礦很不好意思,主要願意賠償,東西唄修士高手搶奪走,他有自知之明,根本無力。

電話這頭,林楠回到自己辦公室內,臉色依舊不怎麼好,倒不如生金礦的氣,而是這特么的誰敢搶自己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