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一淘汰,依舊還在繼續。

哪怕現在留下來的這26名新人學員,每一個在作戰能力方面都足夠優秀,也依舊面臨着被淘汰的風險。

優中選優,精中選精。

只有特種兵中的特種兵,才配得上一級作戰員這個身份。

克萊就是當前率隊新人學員中,被淘汰風險最高的存在,哪怕他的個人素質處於第一梯隊。

好消息是經過每周必上后5名名單,B隊外援犯錯連連險遭「開除」,好朋友布萊恩的直言不諱勸導,以及第一場CQB協同作戰就犯錯誤。

克萊腦海中那根頑固不化的神經,似乎終於開始有了一絲縫隙。

不過也就一絲縫隙而已,距離破防還需要最後一棒錘。

而這一棒錘來得很快。

第三階段總體上的第二周,龍戰和克萊歸隊后的第一周訓練結束,日常的周五隊內新人們匿名投票結束后,后5名名單貼在大廳的上。

克萊的名字,赫然在列。

而且是僅次於倒數第1名的第2名。

這才剛回來一周就入選了后5名,以這個情況繼續下去的話,下一周被淘汰的必然會是倒數第2名的克萊。

再不做改變,就要被淘汰。

意識到危機已經迫在眉睫,一直以來都很自信的克萊終於開始惶恐,這對他的打擊非常的沉重。

克萊窮盡一切手段來表現自己,想要成為他所認為的全明星隊員,目的就是為了能加入到DG。

他也憑藉着他做獨狼的過程中,所展現出來的優秀個人能力。

一路披荊斬棘成為了耀眼的存在,利從海豹二隊數百名特種兵中脫穎而出,奪得了僅有的4個綠隊訓練名額之一。

正因為是靠展現自己的優秀,才獲得了綠隊的訓練名額。

克萊從進入綠隊第1天訓練開始,就堅定的認為只要自己足夠優秀,比其他的新人更加的強,他就一定能夠通過選拔,順利進入到夢想中的海豹6隊。

就此超越他的特種兵父親。

從此以後不會再被人嘲笑,戲稱呼為大作家恩佐·斯賓塞的兒子。

可想像是美好的,結果我就很殘酷。

綠隊訓練才過了三個月時間,擺在眼前的一系列答案都在告訴克萊,他所堅信的那條路是錯誤的。

把所有新人當成競爭者,而不是一名一起作戰的戰友。

不僅沒能讓他獲得更多厚愛,反而正在將他一步步推向深淵。

擺在眼前的倒數第2名,下一周就很可能被淘汰的危機,終於讓克萊堅守的人生教條就此崩塌了。

心情徹底跌落到了谷底,整個人變得失魂落魄。

布萊恩作為克萊的好兄弟,看到克萊的變化不僅沒有擔心,反而發自內心的為他感到高興。

因為克萊如此的悲傷難受,證明他已經意識到自己錯了。

一個人能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那就等於一隻腳踏上了正確的道路,最怕的是自己錯了不自知,根本就不思悔改,反而引以為傲沾沾自喜。

好在克萊並不是這種人,這也是布萊恩最高興的地方。

欣慰克萊終於開始找回自己的同時,布萊恩也知道克萊要接受自己的錯誤,需要給他一點點時間緩衝。

而最好的緩衝方式找個地方,盡情的放空自己的身體。

酒吧就是個不錯的選擇。

正好接下來的兩天是周末,除了隨機召喚訓練之外,並不會有任何訓練課程,新人們可以想去哪就去哪。

布萊恩就約上了龍戰,一起帶上克萊再次來到了性感女郎酒吧。

克萊一進酒吧就點了酒狂干,似乎想用酒來沖淡心裏的難受。

布萊恩和龍戰看在眼裏也沒勸阻,反正明天沒有訓練,就算喝醉了也沒事,大不了到時候把他抬回去。

「三個大老爺們在這裏太無聊,你先在這裏陪着克萊,我去接個朋友過來。」

龍戰想着坐在這裏也是無聊,正好可以藉機把斯黛拉給叫出來,加深一下彼此之間的感情。

他剛才出來之前就打過電話,已經確定斯黛拉今晚上有空。

「上次的辣妹?」布萊恩八卦道。

「答對了,沒有獎,嘿嘿。」

龍戰打了個響指,邊起身邊說道:「別忘了我們之間的賭約,如果你襪子洗得好,我不介意讓斯黛拉給你介紹個妹子,大學里的辣妹可是一個比一個來勁。」

「我認賭服輸,你可得說話算數。」布萊恩一聽有妹子,頓時就來了精神。

如果克萊現在心情好的話,以他當初看到斯黛拉眼睛冒光,第一個往前沖的饑渴表現來說。

聽到龍戰這番話,肯定也會很來神。

可惜他現在需要給自己療傷,接受自己的失敗,注意力都在酒上面,根本就沒聽龍戰他們的對話。

龍戰見克萊獨自在那裏猛灌酒,也沒有再去打擾他。

最後向布萊恩擺了擺手,走出酒吧騎着他的古董哈雷摩托,向著哈德遜州立大學快速駛去。 【贏陰嫚,大秦公主,政哥的小女兒。】

【沒想到,政哥長的不怎麼樣,生的女兒居然宛若仙女。】

看着眼前的美人,蒙羽心中微微震驚,隨後答道:

「微臣蒙羽,見過陽滋公主。」

「蒙羽?你是蒙家人?你為何會出現在這裏???」

贏陰嫚水靈靈的大眼睛,仿若長在了蒙羽身上一般,好奇的問道。

感受着對方炙熱的目光,蒙羽微微一笑說:

「是陛下讓臣在這裏等候,如若衝撞了公主殿下,還望殿下大人大量,不要責罰微臣。」

「父皇讓你來的???」

「難道,你是他叫來,共進午膳的?」

提到吃的,贏陰嫚眼中頓時星光閃閃。

隨後,她將手中的甘蔗送入嘴中,咬了一大口。

甘甜的汁水在口中化開。

不知為何,看着蒙羽的面容,手中的甘蔗似乎都變得甜美許多。

感受着絲絲甜意,贏陰嫚踏着小碎步,來到蒙羽身前。

如凝脂般的玉手,將甘蔗遞到蒙羽面前,略帶羞澀的說道:

「這甘蔗很好吃,你也嘗一嘗!」

在甘蔗頂端,一排齒印清晰可見。

看着贏陰嫚清澈的雙眸,蒙羽仿若著魔了一般,在甘蔗頂端咬了一口。

甘甜的汁水充盈口中,絲絲甜意在蒙羽心間縈繞。

看着他咬了一口甘蔗后,贏陰嫚期待的問道:

「甜嗎?」

「嗯,真甜!」

聽到蒙羽的回答后,甜甜的笑容在她臉上浮現。

開心興奮的她,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圈,然後指著院中桌椅說道:

「走,我們去那邊坐。」

「父皇他還要等一會兒才能來,你先陪我說說話。」

說完,贏陰嫚如一直歡脫的玉兔,蹦跳着向院中走去。

看着公主殿下回來,宮女小昭立即上前,焦急的說道:

「公主殿下,那可是你的甘蔗啊,你怎麼能給外人吃呢???」

「為什麼不可以呢?」

贏陰嫚歪頭問道。

大大的眼睛中充滿了無辜的神色。

隨後,她好像明白了什麼似得,嘴角翹起,面帶笑意說道:

「好啦,小昭,這麼好吃的甘蔗,當然要分享給更多人吃才行。」

「喏,再給你吃一口。」

說完,贏陰嫚就要將手中的甘蔗遞出。

然而,甘蔗行進到半空中,贏陰嫚便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隨後,迅速將其收回到身後。

一絲紅暈浮現在她的面頰之上。

「小昭,屋裏還有好多甘蔗,你要想吃的話,就自己去拿來吃吧。」

說完,贏陰嫚從小昭身邊快速穿過。

在石椅上坐定后,將手中的甘蔗,送到嘴邊,小小的咬了一口。

細細品味,甘蔗的香甜。

贏陰嫚的一舉一動,都被蒙羽看在眼中,烙在心底。

【太美了,太可愛了!!!】

【沒想到,政哥居然擁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女兒。】

【要是能把她娶回家,絕對此生無憾了。】

來到桌椅旁,蒙羽在對面坐下。

整個過程中,蒙羽的目光始終落在贏陰嫚身上,從未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