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再一次歸於平靜,面對着這個突然的闖入者,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進來的,更不知道他是誰,僥倖活下來的那些守衛們,也都老老實實的趴在草叢之中,而不遠處傳來那些沒有死去的哀號聲,更好似鋼針一般紮在他們的心裏。

鮮血橫流的三層樓,今晚成爲了屠宰場一般,十幾具屍體之中,還有幾個重傷的傢伙在努力掙扎,但除了他的呻吟之外,樓內樓外都沒有任何的動靜。

暴雨欲來風滿樓,暴風雨前的寧靜也是最爲恐怖的事情,到底是誰的耐心更好呢,沒有人知道答案,雙方都在等待着一個時機,一個將對手一擊斃命的時機。

“啊!”

突然,尖叫聲傳來,緊跟着右邊的三層樓突然火光沖天,幾個衣衫不整的女人驚恐的衝了出來,這突然的變化讓埋伏在外邊的幾個人都是一愣,這莫名其妙的大火又是什麼。

“都別動,小心是敵人調虎離山。”

外邊的三個人都向着中間的隊長望去,火勢不小,到底要不要救,不過這個隊長稍微考慮了一下後否決了他們的想法。

首先,那三層樓不過都是給老闆的保鏢們準備的享樂室,看起來奢華卻並不怎麼值錢,就算是燒了也沒人心疼,其次和主體樓之間並沒有什麼聯繫,都是水泥建築無法蔓延,所以他們的當務之急,還是幹掉那個躲在裏面的傢伙纔是重點。

打定主意,四個人依舊都沒有行動過,還是鎖定各自的目標,將雲天徹底的困在裏面,任憑身後的火勢蔓延也不管不顧,而就在這時,他們死死盯着的門裏,終於有了動靜。

爲首的隊長看得仔細,隨着黑影一閃,並不是人,可就在他還沒有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的時候,突然間一道火光直接向着他衝了過來。

“嗖……啪!”

閃爍着刺眼光芒的煙花平着射了出來,在來到他們身前的時候,炸裂開來,這原本應該對着天空燃放的美景,在身邊炸裂的時候可就絕對不好玩了。

如果是一道兩道,他們還能忍受,但是隨着那煙花的不斷增多,刺眼的光芒讓他們無法全身心的瞄準了,尤其是炸裂的煙花還會濺在他們的身上。

隨着煙花越來越多,一件件丟棄出來的煙花雖然威力不如手雷,但是那不斷炸開的奼紫嫣紅,卻讓所有人都融入到了滾滾白煙之中,而因爲身後望海山的關係,這裏無風且氣壓很低,濃煙不散越聚越多,四周都是一片的雪白。

“大家小心!”

誰都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身爲隊長的男子扣動了扳機,一頓亂掃依舊沒有任何的成效,可是方圓五米無法辨識人了,他急忙對着隊友喊道。

“怎麼會有煙花!”

其餘三人也是意想不到,幾次點射毫無戰果後,他們也只能儘量的趴低一點,劇烈的咳嗽讓他們有些呼吸困難了,這濃煙滾滾實在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腹黑老公別過分 “啪嗒!啪嗒!啪嗒!”

烈焰帝少:炙戀冷情寶貝 就在他們被濃煙困擾的時候,突然間幾個輕微的聲音傳來,那個光頭此時被嗆得眼淚橫流,可等到他看清楚滾到腳邊的東西后,頓時一聲慘叫。

“砰!”

手雷炸裂,無數彈片向着四周飛射,躲閃不及的光頭慘叫一聲倒在了血泊之中,而此時濃煙之中的雲天則快速的向着另一邊跑去,在路過光頭身邊的時候,他不忘彎了一下腰。

“噠噠噠……”

子彈橫飛,打在雲天的身後,不過等到旁邊的人衝過來的時候,雲天早已消失不見,地上只留下那奄奄一息的光頭還在口吐鮮血。

“堅持一下!”

沒想到自己的夥伴竟然變成血人,那黃毛的傢伙立刻伸手去拉他,可就在拉住他脖領子準備拖行的時候,光頭身下的詭雷也炸響了。

“砰!”

受過專業訓練保護的保鏢們可不是特種兵,在實戰之中更是鮮有人使用詭雷暗算,但是這一次他們遇到的可是特種兵,比職業殺手更加驍勇的他們,可是不擇手段。

原本還以爲以四打一的人數優勢獲得勝利,卻沒有想到對方如此狡猾,而且一出手就弄死了自己這邊一半的人員,身爲隊長的那個傢伙,立刻向後退去。

“嗖嗖嗖……”

可就在這時,手雷再一次從濃煙之中丟了過來,這不要錢一樣的丟過來,簡直就是榴彈發射器一樣,尤其是聽聲辯位的雲天,連頭都不用擡,那接二連三的爆炸打的四周再一次傳來慘叫聲,之前躲避起來的那些守衛們,再一次被雲天的手雷炸的抱頭鼠竄。

當院子裏再一次恢復平靜的時候,卻一片狼藉,那些躲在樹叢裏的守衛們,也伴隨着手雷的炸裂而魂歸地獄,從樹後露出腦袋的雲天搜索着四周,這原本熱鬧香豔的廣場裏,已經是一片死寂。

“咕咕咕……”

一陣鳥叫,迴盪在這片空曠之處,而對此雲天當然知道,這是潘瑤發給自己的暗號,於是急忙憑藉聲音的判斷,快速的向着遠處奔去,而當他到達之後才發現,潘瑤身後已經有四十多名少女了。

廣場上的煙霧還沒有散去,所以不知道是否還有活着的守衛,潘瑤只有把剛纔放火時解救的部分少女帶到了樹林之中,而驚慌的她們有些連衣服都沒有,圍着毛巾蜷縮在那裏,眼神之中透着驚恐和無助。

“你沒事吧?”

雲天和潘瑤幾乎上是異口同聲的問出這句話來,而彼此的眼神也都帶着關切,相互檢查了一下,兩個人都沒有什麼大礙,這才讓他們算是鬆了一口氣。

剛纔潘瑤帶着四女衝進來的時候,自然也趁亂撿起了幾把槍,用浴巾包裹着帶進右側小樓的她,也是毫不留情,幾個尚在宿醉之中的保鏢被她就地擊斃,一路之上也並沒有太多的反抗,畢竟雲天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那邊。

“我們現在怎麼辦?”

潘瑤身上也都是血跡,不過並不是她的,而云天的身上幾處子彈擦傷也並不嚴重,這次突襲算是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不得不說那一箱手雷算是給了他們非常好的支援。

“先把所有的守衛幹掉,然後你帶這些女孩從碼頭離開再說。”

原本只想悄悄潛入,偷偷的帶離那些被綁架的小女孩,卻沒有想到會遭遇到這樣的事情,這麼多女孩要想運走,絕對不是簡單的事情,雲天只能改變原定計劃,暫時先不進入那五層的建築了。

話音未落,突然一陣轟鳴聲讓雲天和潘瑤都愣住了,而藉着月光和燈光望去,兩個人都是一驚,因爲此時,那五層的建築竟然開始閉合起來。

原來,在每扇窗戶和每扇大門之上,都隱藏着鐵板,原本以爲是裝飾用的東西,卻在開關啓動後開始關閉,一旦那厚重的鐵板落下,那建築就成爲了完全的閉合體,到時候再想進去可就難了。

“你去吧,這裏交給我了。”

隨着那鐵板一點點的落下,潘瑤心中一驚,如果雲天再不衝進去的話,那些女孩就沒有救了。

“你行嗎?”

雲天也在猶豫,如果現在不進去的話,真不知道里面的人會不會有暗道逃走,可若是他走了,只留下潘瑤一個人在這裏和那些沒死的守衛戰鬥可是非常危險的。

“沒問題,救人要緊。”

潘瑤堅定的說道,自己暫時不能離開,否則這邊的女孩們恐怕就要遭殃了,但是她相信雲天一定會有辦法。

“好,注意安全!”

時間緊迫,不是婆婆媽媽的時候,雲天把自己的彈藥包直接扔在了地上,因爲剛纔也算是匆忙,把僅有的卡賓槍交給潘瑤後,他如電般的向着五層樓的大門衝了過去,而他手中只有一把手槍和一個手雷。

看着雲天遠去的背影,潘瑤自然是擔心無比,不過既然他們選擇了爲別人的生存而戰,他們就要忘記安危,這也是軍人的無悔的決擇。 走廊之中喊殺聲此起彼伏,對着左側一扇門的打開,三個身穿灰袍蒙着面的忍者衝了出來,赤手空拳的他們一上來就全力攻擊,不給雲天任何情面的拳頭,已經呼嘯而至。

雲天雙眸帶着凌厲的殺氣,雖然他不明白自己到底陷入了什麼樣的麻煩,但是他必須要活下去,所以面對着衝過來的傢伙,他也是毫不留情。

身體微退,避開正面襲來的腳風,左手一拳,擋偏右邊襲來的拳風,同時左手腕快速扣住他的胳膊,往懷中一帶,在他變成肉盾擋住了左邊衝來的人時,古拳法的殺招直接擊中了他的軟肋。

一聲慘叫,死穴被撞,這個蒙面的忍者整個身體立刻癱軟了下來。

一個轉身,在讓過倒地的傢伙之後,雲天左腳爲軸又叫橫掃,直接踢在了中間那個傢伙的勃頸上,如此薄弱的位置被擊中,中間的傢伙立刻眼前一黑的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三個人只用了一個照面就幹掉了兩個,如此的實力頓時讓那些賭徒目瞪口呆,不過伴隨着雲天出手,他的賠率立刻降低,但賭雲天會贏的錢則源源不斷的投了進來。

左手邊剛剛那個傢伙,被自己同伴的屍體撞翻在地,可還不等他起來,雲天已經衝了過來,一腳踩在他的咽喉處,骨斷的聲音是那麼的悅耳,一口鮮血噴出卻被面罩遮擋,只剩下那不甘的眼睛死死的瞪着。

當雲天往前走去的時候,不忘擰斷了那個被他踢昏的那個可憐蟲的脖子,這裏的戰場,雲天不能有任何的心慈手軟,否則等他爬起來,絕對會第一時間衝上來找自己拼命,到時候可就又平添麻煩。

剛走了沒兩步,右側的房門突然被拉開,緊跟着兩名身穿紅衣的忍者撲了過來,不過這一次他們不再是赤手空拳,那拳頭上帶着的純銅拳撐,是不會被頭上的電磁鐵吸上去的。

拳風呼嘯,直擊雲天面門,兩人配合默契,一左一右協同作戰,拳腳相加,逼得雲天連連後退,狹窄的走廊之中,雲天再一次對上了兩個人。

一拳襲來,雲天瞪大了雙眸,寒光暴漲,殺氣正濃,微微一側,讓過他的拳風,同時身體突然向前,右臂直接扣住了他的右臂,但此時他的小臂卻被雲天扛在了肩膀上。

往左一扭,左拳同時一擊勾拳,在擊中對方軟肋的時候,還借用了他的身體擋住了另一個人的凌厲腳法,一聲慘叫,前後夾擊,右手邊的紅衣忍者頓時倒在了地上動彈不得,左側肋骨被雲天打斷,刺入內臟,劇痛讓他額頭佈滿了汗水。

再次向右一讓,雲天避開襲來的一腳,雙手如勾扣住了他的小腿,猛地退步逼迫對方向前釋放重心的同時,整個人一個倒掛金鉤,膝蓋硬生生的撞擊在他的下巴上。

門牙飛落滿嘴的鮮血,雙眼發黑的他沒有了機會,雖然雲天的手刀重重的砍在了他的脖頸之上,一口氣沒有上來的他,直接倒在了地上。

依舊是斬釘截鐵,從頭到尾的雲天連怒吼都沒有,始終沉默着的他就好似一個啞巴一樣,在幹掉了兩個人手,解下他們手上的拳撐,雲天再一次向着前面走去。

這二樓左右兩邊都是錯落的房門,沒走幾步這房門又一次打開,這一次衝出來的忍者又不一樣,身穿藍衣的兩個人手中拿着的竟然是雙截棍,揮着雙截棍的上下翻飛,兩個人又一次堵住了雲天的去路。

“有完沒完了。”

雲天終於按耐不住的嘆了口氣,這些傢伙拳腳功夫只能算是一般,而且每次總是三兩個人一起出來,戰鬥力不強卻讓人很討厭。

很顯然,雲天的抱怨依舊是沒有任何的作用,兩個傢伙揮舞着雙截棍衝了過來,靈活的雙截棍劈頭蓋臉的向着雲天砸了過來,而云天也不躲閃,直接揮拳迎上,拳撐和雙截棍相互撞擊,一陣陣火花飛濺中,雲天又和他們纏鬥在一起。

這些傢伙雖然都拼盡全力,但是實力的絕對差距,讓他們根本不可能贏得了雲天,再一次打斷了他們的脖子,雲天又一次前進,而接下來的幾波人依舊不要命的從房間裏衝出來。

兩個拿長刃的,一個拿匕首的,兩個用叉的,一路下來又遇到了十多個手持特殊兵器的傢伙,但是他們也難逃厄運,紛紛死在雲天手中。

當走到走廊的盡頭,這一路走過二樓的雲天忍不住回過頭來,看着那倒在地上五顏六色的屍體,這些傢伙都是一羣亡命之徒,明知道是送死,卻依舊不管不顧,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爲什麼會有這樣的人存在呢,這一切對於雲天簡直都是無法理解的。

雲天現在也不好過,左臂被刀劃傷,後背被銅棍擊中,小腹之上還有一道不深不淺的傷口,這是被那個用叉的傢伙劃傷的,若不是他反應夠快,避開了他同歸於盡的一招,恐怕現在已經腸穿肚爛了。

停下腳步,因爲他再一次無路可走,此時通往樓上的樓梯,被足有手臂粗細的鐵柵欄攔住,而剛纔雲天也曾經衝進房間,那些鐵幕根本無法從內部破壞,現在他整個人就被活生生的困在二樓之中,不能上,也不能下。

“放下你手中的武器。”

就在雲天左右打量着是否還有其他道路的時候,突然那消失已久的聲音再一次傳來,冰冷無情,陰陽怪氣。

“憑什麼?”

那口氣帶着命令,可雲天並不吃那一套,有本事的話,他自己過來卸下自己的武裝就好了。

“就憑我可以不讓你離開這裏。”

那個聲音依舊是那麼的淡然,可是口氣之中那種不可置疑卻讓雲天非常的不爽。

“好啊,那我就留在這裏,大家就這麼耗着。”

雲天冷笑着看着頭頂上的監視器,他現在懶得去破壞那些密密麻麻的探頭了,既然大家要打消耗戰,他當然不會着急,而他心情更清楚,自己唯一的援兵正在往這邊趕呢。

“這可是你說的,如果我沒有算錯的話,我的清理部隊再有半個小時就可以重新收復這裏,到時候你的夥伴可就要葬身槍口之下了,這可是你唯一向上走的機會,你自己考慮。”

就在雲天剛剛準備坐下的時候,那個聲音再一次傳來,而他的話,頓時讓雲天一驚,恐怕潘瑤的安危是唯一可以撼動他的了。

“你給我等着,我一定會親手割斷你的脖子。”

到現在爲止,雲天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捲入了一件什麼樣的事情之中,但既然對方都這樣說了,他也只能妥協,憤怒的丟掉了手中的匕首,再一次來到那鐵閘來面前。

“這就對了,我會給你一個公平決鬥的機會,恭喜你過了加試,現在上樓吧。”

當鐵柵欄漸漸開啓的時候,那個聲音又一次傳來,帶着譏笑和諷刺的口吻總是讓人感覺到難受。

“你給我等着!”

現在雲天虎落平陽,無法離開的他也只能咬了咬牙繼續向上走去,而腹部的傷口,也被他用衣服勒緊,到現在爲止,應該不會太影響他的戰鬥力。

“我很期待你能走到五樓。”

聲音俄然而止,就在雲天走上樓梯的時候,身後的鐵柵欄再一次落下,位於三樓樓梯口位置的鐵門,卻徐徐上升了起來。

“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

心中納悶的雲天怎麼也不明白,誰會如此的煞費苦心修建一座這樣的別墅,雖然防範力確實不錯,但也有些太誇張了吧,可他現在早沒有了選擇權,只能向前,雲天邁步走進了三樓。

當站在三樓樓梯口的時候才發現,這一層竟然不在和二樓一樣都是房間,整個三樓都非常的寬闊,各種各樣的健身設備、搏擊設備也都一應俱全。

此時,幾個人正坐在健身器或者是搏擊把子前活動着身體,對於雲天的到來,他們也僅僅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理會了。

這些男子一共有四個,塊頭有大有小,但是那眼神卻都顯得非常的暴躁,身材高大健碩,全都是短頭髮的他們,還在健身器上揮汗如雨。

“歡迎光臨四大天王的三樓,接下來我很期待你能活着離開這裏,最起碼也要爬到樓上一層。”

神祕的聲音再一次傳來,依舊是帶着嘲笑和冷漠,而伴隨着他的另一番語言,坐在那裏健身的四個人中,有人站起身來了。

這傢伙身高足有兩米以上,身上的肌肉發達到一種變態的感覺,整個人走起路來,就好似一面牆一樣,站在他的面前,雲天就是一個小人國裏出來的,那胳膊都快和他的大腿一樣粗了。

臉上帶着自信的微笑,放佛勝券在握一樣他在他的眼中簡直就是不堪一擊了。

有別於這個晃動着肩膀的傢伙,其他三個人就好似與我無關的一樣,依舊坐在健身器材上鍛鍊着身體,而兩個人則相互警戒着,向着一塊空地走去。 這個寬敞的位置位於三層中間部位,環境之大幹淨無比,不過此時因爲關門關窗的原因,房間裏充斥着一股汗臭味,而那大塊頭身上的汗水,也早就浸溼了衣服,看樣子剛纔的熱身做的非常充沛。

晃了晃肩膀的大傢伙只是對着雲天擺了擺手,在他那身高面前,雲天簡直就是一個小孩子一樣。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中國功夫。”

那壯漢一臉冷笑的看着雲天,緊握着拳頭的他以前可是一名職業拳王,後來因爲自己個人破產,不得不轉行做地下拳手,雖然見不得光,但帶來的效益可是真金白銀。

“如你所願。”

這麼魁梧的身材,抗擊打能力絕對不錯,而他身上的汗水也浸溼了衣服,如此油乎乎的傢伙,想要打穴可是非常的困難。

雙方實力都不弱,雲天靈巧善於捕捉貼身戰鬥,而那個大傢伙明顯就是身大力不虧,那結實的胳膊都有云天的腿粗了。

高手過招,講究的就是快狠準,所以一上來,兩個人並沒有直接衝上來搏命,而是站在那裏相互打量着對方的動作,努力的分析對方的弱點,做好一擊必中的準備。

雲天看着那壯漢,此時他雙手舉起,左腳微退作爲支撐,而右腳腳尖點地,這是爲了做好進攻的準備,而雙拳的位置一前一後,這明顯就是泰拳的起手式。

這壯漢外號黑熊,曾經是一個拳擊手,不過因爲一次意外,他在比賽中打死了人而被取消職業賽資格後,這才轉投泰拳門下,苦練泰拳的他,卻又有職業拳擊的身材,這讓他抗擊打的能力更強。

在雲天觀察黑熊的時候,黑熊也在觀察着雲天,只不過他們的觀察目標並不一樣,黑熊並不關雲天用什麼作爲搏擊的戰鬥方式,他更關心雲天現在最脆弱的地方是那裏。

傷口自然是他尋找的重點所佔,左臂被刀劃傷的傷口被雲天扯下的布條勒緊,而且手臂上的傷口並不怎麼影響戰鬥,所以黑熊把所有的重點都放在了雲天右側軟肋上的傷口。

這處傷口絕對不淺,現在綁在腰上的布條還在滲着血,只要一拳打在哪裏,雲天就不可能再有移動的機會,想到這裏,黑熊感覺到自己勝利在望了。

一聲怒吼,沉寂了組足有三分鐘時間的兩個人終於有人動了,而先動手的黑熊,左拳一晃,擋住雲天的視線,而右鉤拳呼嘯,也是一個虛招,因爲在他晃動雙臂的時候,右腳前腳掌猛蹬地面,兩個人之間的距離頓時縮短很多。

這傢伙身大力不虧,一步就趕上雲天兩步的距離了,眼看着猶如一堵牆砸過來的黑熊,雲天不退反進,直接向着他的右邊躍了過去,趁着對方新力未生之時,躲開了黑熊的攻擊。

黑熊急忙轉身,再一次向着雲天撲了過去,而云天依舊是以游擊戰爲主,根本不和他硬碰硬,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讓力大壓死人呢。

拳法不同於掌法,這種入門級的功夫是最好學的,所以總會亂拳打死老師傅的諺語出現,以拳法相拼的時候,體能和抗擊打能力都是第一首選。

再一次避開了黑熊的熊抱,這一次雲天直接從他的**鑽過,就地一個翻滾來到黑熊的背後,整個身體一弓一彈,突然高高躍起,空中一百八十度轉體,橫掃的側踢,直擊對方的頸部。

黑熊剛一轉身,就感覺到耳邊勁風襲來,本能一縮頭,這才堪堪避開雲天的腳風,不過側面的雖然避開了,可是正面的另一腳,卻正好踢在了他的胸口。

“砰!”

雲天重重的摔在地上,急忙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的他,驚訝的看着依舊站在那裏的黑熊,自己明明踢中了對方,可是他那結實的身體,真的好似一堵牆一樣,竟然把自己彈飛出去。

拍了拍胸口,黑熊一臉得意的冷笑着,這攻擊對於他來說,真是什麼都算不上,結實的身體不僅魁梧,他還有這不到百分之十的脂肪含量,渾身都是肌肉,絕對抗擊打。

看着黑熊鄙視的目光,雲天再一次棲身上前,很顯然,他是被這黑熊的挑釁所惹惱,主動發動攻擊的他,拳頭向着黑熊砸了過來。

看着如此氣憤的雲天,黑熊卻是那麼的驕傲,雙手護頭的他竟然不閃不避,任憑雲天的拳頭落在他的身體之上,除了面門和下體的位置得到保護外,其他的地方簡直就是送給雲天打。

拳拳到肉,一時間這黑熊成了雲天的肉沙袋,密集的拳風就好似雨點一般落在了他的身上,只不過這黑熊卻連退都不退,僅僅只是防禦罷了。

“砰!”

就在雲天全神貫注攻擊着的時候,黑熊突然一腳踢在了雲天的胸口,躲閃不及的他,直接被踢出三四米遠,重重摔倒在地的雲天,嘴角流出了鮮血。

“小子,你的拳頭實在是太弱了,真不知道你怎麼能夠來到這裏,不和你玩了,送你上路。”

對着鏡頭,黑熊可是過足了癮,相信那數萬的賭徒也都見識到自己恐怖的實力了,這對於自己以後擺脫其他三人而更進一步的去當樓王可是有着非常好的幫助。

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雲天再一次爬了起來,有些踉蹌的他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黑熊,眼神之中雖然依舊是殺氣騰騰,但是卻也參雜着慌張,在面對着這麼一個無法撼動的傢伙,誰都會感覺到緊張。

“呀!”

從頭到尾,雲天第一次發出一聲怒吼,緊跟着再一次衝過來的他,拳風呼嘯着擊向了黑熊。

黑熊依舊是動也不動,一臉譏笑的看着雲天,在他的眼中,雲天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只要他願意,現在就可以擰斷他的腦袋。

拳頭再一次擊中對方的胸口,黑熊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冷笑着張開雙臂向着近在咫尺的雲天抓去,身大力不虧的他若是捏住雲天的腦袋,他必死無疑。

對於黑熊的雙手襲向自己,雲天卻沒有任何的反應,依舊拼命的攻擊着黑熊那健碩的身體,不過,此時的雲天嘴角卻掛着一絲詭笑,而他的最後一拳也終於落在了黑熊腋窩處的大包穴。

十三連殺是一套組合殺招,每次攻擊不同的穴道,讓對方沒有任何感覺中,卻一步步的走向死亡,這種殺招非常麻煩,畢竟連續擊中十三個穴位,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好處就是非常的隱祕,對方不會有任何的不適。

當雲天的拳頭落在了黑熊最後的穴位上時,黑熊突然感覺到身體內部一股巨大的壓力衝上了頭,還不等他明白過來,十三處被閉塞了的穴道所形成的內壓,立刻衝入了他的腦袋,原本雪白的眼球突然變成了紅色。

健壯的黑熊突然倒在了地上,猶如一堵倒塌的牆壁一般,重重的摔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猶如石雕一般,雙眼血紅氣息全無。

眼前的突變讓其他三人都愣住了,看着站在那裏也是一臉茫然的雲天,他們完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黑熊的抗擊打能力可是非常之強,他怎麼會突然暴斃,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換我了。”

隨着黑熊的倒下,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已經完蛋了,沒有絲毫兄弟情的另一個傢伙已放下了手中的啞鈴,一步步走過來的他,邪笑着看着雲天,他就是四大天王之一的魔狼。

魔狼是一個黑人,不過卻沒有黑熊那麼魁梧,一米七多的身材也是非常的結實,流線型的肌肉有着強大的爆發力,那一頭辮子足有幾十個,真不知道他每天梳洗打扮的時間會不會就要很久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