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個非凡者終於反應過來了,離開了原地,在廢墟上面奔跑跳躍著。

釋放力量,救助一個個人。

就在這個混亂的時刻,全球的天空都猛然灰暗了下來,自然,黑夜的地方不看,現在華夏就從原本的太陽高照變成了漆黑一片。

所有非凡者可以看到天空上面出現密密麻麻的縫隙,從中一個個怪物飛了出來,大部分都是沒有什麼用處的鬼魅魍魎,但是時不時就有一個個怪物出現,或是會飛飛起來,或是不會飛直接從高空掉落了下來。

別的地方不知道怎麼樣,櫻滿集這邊,城市裡面許多的非凡者就直接搬出了一些的機器,開始瘋狂的射擊,一個個非凡者坐在一個個原本只有在幻想作品裡面才有的機甲之中,拿著巨大的槍械,瘋狂的射擊著天空。

就在這個不斷有光線一樣的火力向天空噴射的時候。

地面上面也開始出現各種各樣的裂縫。

一個個蟲子,殭屍,骷髏,怪物從中出現,降臨,然後慢慢的,遊盪,出去……

這一切都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

隨著這一些來自虛無界的怪物發動的進攻,又是一個個人覺醒……

這覺醒自然是又讓世界意志受到一定的消耗,然後又是一大片的縫隙出現。

但是覺醒的腳步沒有停止。

不斷的覺醒,越來越多的虛無縫隙出現,慢慢的,虛無之門也出現了。

雖然驚訝驚慌,這先是瘋狂向空中傾斜火力,然後直接就整個世界都開始瘋狂的變的灰暗,出現了一種迷霧的感覺,但是櫻滿集和這個林真名已經沒有辦法去安靜的慌張驚訝了。

一個個怪物出現。

看著這一些竟然有一些在自己的夢中出現過的在以前的證據只以為是幻想產物的怪物們,櫻滿集忍不住有一些不敢置信,產生了自己是不是在夢中的疑問。

其實這不止是櫻滿集的疑問,相信可以說所有人的疑問。

只是沒有人能給他們解答。

就在櫻滿集不敢置信的又不太敢做出什麼動作來面對這一些怪物的時候,一個對於人類來說算是有威脅性的虛無界種族出現在了這個世界!

蟲族!

隨著各種各樣的聲音的原因,一個個因為覺醒的洗禮而昏迷過去的凡人醒來。

然後櫻滿集就看到了那遠處的人與那曾經在自己的夢和幻想之中出現過的怪物交手。

好在那一些怪物並不是很強也沒有多大的智慧,這倒是讓櫻滿集微微有一些鬆了口氣。

或者,應該說是凡人變強了。

看著那一些凡人戰鬥,櫻滿集發現自己好像有一點手痒痒的。

好像戰鬥……

這麼想著,一躍而起,在廢墟之上奔跑,出現在一個怪物所在的地方,一躍而起,令櫻滿集非常驚訝的事情出現了。

他居然隨著自己的這一個跳躍飛上了七八米高!

很明顯對於自己的力量他還沒有太過於了解。

但是戰鬥經驗莫名就湧上心頭,在半空中調整好姿勢,一個隨著自身重力的飛擊就那麼砸下去。

這個怪物無任何智慧,被櫻滿集這一擊……

櫻滿集不清楚,感覺自己的非凡力量釋放了出來,同時,櫻滿集所落在怪物身上的大腿也在擊中怪物的一瞬間釋放出大量的能力,然後怪物就那麼被櫻滿集直接踩成了肉餅,血液噴濺著,卻沒有濺到櫻滿集的身上。

打中怪物之後,櫻滿集跳躍離開了那個怪物的地方,跳躍大概離開了四五米,這跳躍的幅度和距離如此巨大,但是櫻滿集卻感覺還可以,這自然是很不正常的。

櫻滿集也是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自己,感覺自己就好像是開了掛一樣。 淺川千秋一個眼神秒殺有着神一樣專門在關鍵時刻拖後腿豬隊友的秋彥大少爺。

“這位是?”

高橋美咲似乎也有些奇怪自己不過去醫生那裏問問仔細情況順便把藥和用法用量都仔仔細細地記清楚,沒過去多少時間。

當然也可能是他自己沒察覺到時間的流逝,但他一回來病房裏就出現了一個女人,還是一個看起來和宇佐見秋彥關係不錯,都能趴在他身上一起玩鬧的女人。

他的思緒出現幾秒的斷裂。

他第一反應是:小兔老師揹着我有外遇?

他第二反應是:不對,小兔老師是彎的啊!

然而等他一轉眼看到沙發上坐着自顧自地玩着自己的非常“自得其樂”的小人兒的剎那,他覺得這個世界都灰暗了不少。

小兔老師居然已經有這麼大的孩子了麼?!

或許是因爲小兔老師本身是彎的,但又礙於家裏人的緣故,所以找了個女人生孩子,等到完成義務後他又恢復了自由身,隨便在外面找男人,所以找到了他。

等等!哪裏不對!

高橋美咲震驚地站在門口,一隻手拎着裝了藥品的袋子,一隻手上還拿着等會兒正要吃的藥,卻不明就已地在門口當了好久的雕塑。

完全地詮釋着什麼叫做“shoke”。

淺川千秋腦袋上異常頑強的呆毛“咻”地一下翹起,彷彿是一瞬間找到同類的天線君,一翹一翹的,歡樂得不行。

她心裏很興奮,因爲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面前的這個人99.99%的可能是她的同類。

可是爲了不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暴露她的逗比屬性,她只能無比正經地彎腰鞠躬,做足了大和撫子的架勢:

“你好,初次見面,我是淺川千秋,請多多指教。”

果然,高橋美咲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急忙從石化的狀態回神,手忙腳亂地把藥塞回袋子裏,這才趕緊鞠躬回禮:

“初次見面,我是高橋美咲,請多多指教。”

向來嗅覺靈敏的鼻子又一次發揮作用,淺川千秋很是矜持地笑:“因爲都是作者的關係,我和秋彥認識很多年了,是很普通的戰鬥夥伴。”

等等,普通也就算了,爲什麼夥伴前面還要加上“戰鬥”啊?

這是有什麼暗示意味嗎?這絕壁有什麼暗示意味吧!

因爲自己不涉及寫作這一方面,高橋美咲覺得可以把這一頁暫時先揭過去,等會兒好好地問問所謂的“很普通的戰鬥夥伴”是什麼意思。

等……等,淺川千秋不會是那個淺川千秋吧?

高橋美咲僵硬着身子,連聲音都有些顫抖,“請問你是丸川書店的那個淺川千秋……嗎?”

“誒,你也知道我嗎?沒想到我現在這麼有名啊。”

淺川千秋臉上略微羞澀的笑容瞬間把高橋美咲打擊得差點到地不起。

那個把他害得經常起不來牀,被他暗地裏戳了一次又一次小人,當成圓滾滾的蘿蔔切了一段又一段,幾乎算得上恨不得見到當事人就立刻把那人五馬分屍狀態的仇恨……就這麼在見到真人的片刻煙消雲散。

他真的以爲能寫出這麼露骨的h情節,能想出那麼高難度的動作,還能正正好好在做不到的邊緣徘徊的淺川千秋是一個猥瑣無下限滿臉長滿絡腮鬍子根本不能見人的彎男!

因爲顏值太低,沒辦法吸引到同性,在現實生活中無法得到滿足,所以慾求不滿地在小說和漫畫的世界裏暢遊。

誰知道所謂的淺川千秋居然是這麼一個看到陌生男人這麼有禮貌,聽到別人懷疑她的身份還會害羞的少女!

高橋美咲覺得自己曾經半夜爬起來詛咒人的行爲是多麼地幼稚,多麼地需要反省,多麼地需要和眼前的人道歉!

可是這種事情還是不說出來比較好吧?

正當他還在猶豫要不要做一個誠實的孩子的時候,正好擡起頭對上宇佐見秋彥那雖然面談着臉蛋脣邊那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卻非常熟悉,瞬間所有的考量全部飛灰湮滅。

在生病住院身體沒好之前,高橋美咲認爲所有其他的東西都可以先靠一邊站,先一條一條記下來,等出院後再慢慢算賬也不會來不及。當然,時間間隔越長,這必須償付的利息也越多。

“小兔老師,你該吃藥了。”

“噗”,淺川千秋實在沒忍住,笑出來還很抱歉地擺手,捂住嘴示意自己不再發出聲音,這才轉過身去,但是從背面看去,那肩膀聳動的幅度太過明顯,讓人想努力忽略都做不到。

果然沒吃藥所以才一點都不萌萌噠,雖然宇佐見秋彥其人根本沒有萌萌噠的時候。

一點都不像她家男朋友,每天什麼都不用做一整天都萌萌噠,並且保持在彷彿剛吃完藥沒多久藥性最強的時候,經常萌到讓人把持不住。

宇佐見秋彥只用腳趾想想都知道淺川千秋那個腦洞大到無可救藥的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儘管他不見得能猜出所有,但大致上知道那不是他想知道的事情所以不能問就足夠了。

“美咲現在是我的另一半,你可以提早準備結婚禮物了。”

拋下這麼一句對於在場兩個大人一個外表小孩實則大人來說都不亞於一個原子彈的話,他悠悠地閉上眼睛,靠在靠枕上。

高橋美咲倒水的動作就停滯在了半空,杯子裏的水滿了也不自知,滿滿地溢出,流下。

淺川千秋還偷笑的神情兀地僵硬在了臉上,不敢置信地回頭看他:“那他呢?”

宇佐見秋彥風輕雲淡地很,“他已經是過去式了,現在和未來陪我的都是美咲,等美咲成年,我們就登記結婚,所以……你別想賴掉結婚禮物!”

高橋美咲:“……”等等,什麼時候說要結婚的?他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對於最後一句聽上去似乎是糾結於所謂的“結婚禮物”,實則是要她婚禮現場必到的要求,淺川千秋完全沒有任何異議,很是爽快地點頭答應。

繼而疑惑地戳着下巴,自言自語道:“結婚禮物送什麼好呢?其實我一直很想在人生日的時候送套套來着,又實用又健康,嫌禮物不夠貴重,我可以從數量彌補的啊。一盒不夠就兩盒,兩盒不夠就一箱,一箱還不夠的話我送一倉庫都沒問題啊。”

幸村精市:“……”千秋,你的節操又掉了。

高橋美咲:“……”爲什麼一盒、兩盒後不是三盒而是一箱啊?爲什麼一箱之後不是兩箱而是一倉庫啊?!

還有,生日禮物送套套什麼的,你確定不是針對受的那一方嗎?送那麼套套,絕對會做死人的啊!

接過自家小男盆友遞過來的藥和水,他看都沒看一眼就一把全部吞了下去,讓從來沒見過他吃藥的高橋美咲呆愣了一會兒。

淺川千秋已經轉過身來,正好看到他如此視死如歸地吃藥方式,頓時心裏的小惡魔就冒出頭來。

她疑惑地歪頭:“秋彥你以前不是一直一顆一顆地吃藥的麼?我記得你對藥好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所以每次吃藥都像讓你擋子彈似的。怎麼今天這麼‘乖’啊?”

她特意強調了“乖”字,把“乖”字念得蕩氣迴腸,餘音繞樑三日還不絕耳,直把剛剛還呆愣於某人如此豪放的吃藥方式的高橋美咲震驚地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手指顫巍巍地指着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淺川千秋已經轉過身來,正好看到他如此視死如歸地吃藥方式,頓時心裏的小惡魔就冒出頭來。

她疑惑地歪頭:“秋彥你以前不是一直一顆一顆地吃藥的麼?我記得你對藥好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所以每次吃藥都像讓你擋子彈似的。怎麼今天這麼‘乖’啊?”

她特意強調了“乖”字,把“乖”字念得蕩氣迴腸,餘音繞樑三日還不絕耳,直把剛剛還呆愣於某人如此豪放的吃藥方式的高橋美咲震驚地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手指顫巍巍地指着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淺川千秋已經轉過身來,正好看到他如此視死如歸地吃藥方式,頓時心裏的小惡魔就冒出頭來。

她疑惑地歪頭:“秋彥你以前不是一直一顆一顆地吃藥的麼?我記得你對藥好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所以每次吃藥都像讓你擋子彈似的。怎麼今天這麼‘乖’啊?”

她特意強調了“乖”字,把“乖”字念得蕩氣迴腸,餘音繞樑三日還不絕耳,直把剛剛還呆愣於某人如此豪放的吃藥方式的高橋美咲震驚地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手指顫巍巍地指着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淺川千秋已經轉過身來,正好看到他如此視死如歸地吃藥方式,頓時心裏的小惡魔就冒出頭來。

她疑惑地歪頭:“秋彥你以前不是一直一顆一顆地吃藥的麼?我記得你對藥好像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所以每次吃藥都像讓你擋子彈似的。怎麼今天這麼‘乖’啊?”

她特意強調了“乖”字,把“乖”字念得蕩氣迴腸,餘音繞樑三日還不絕耳,直把剛剛還呆愣於某人如此豪放的吃藥方式的高橋美咲震驚地不敢置信地

作者有話要說:明天ps考試,我一直做到忘記時間,先趕在今天發出來。抱歉抱歉,等我修完文馬上換回來。

ps:情人節快樂。 櫻滿集在這個從異世界出現的怪物的戰鬥之中開始展現出強大的戰鬥力

另外一邊,一個個雙眼發光,渾身發光的少年少女也行動了起來,無論如何,通過現在的情況看來,可以得知,至少那一些怪物對於自己等人是敵對關係

櫻滿集嘴角勾勒著,他感覺自己這一種殺戮的狀態很是熟悉且親切

另外一邊

櫻滿集張開眼睛

這裡,是哪裡

這麼想著,櫻滿集就這麼的注視到這個世界奔潰崩壞的情況和過程

這個世界,壞掉了

這麼想著,櫻滿集雙手握成一個拳頭

「聖光啊!指引我!

然後張開眼睛,此時的櫻滿集雙眼已經化為一片熾熱的白光

看著在天空上面連接的聖光脈絡,櫻滿集皺眉,一般情況下,他都是直接就在聖光脈絡之中的,現在怎麼會發現自己好像是第一次進入教會覺醒聖光一樣,竟然在聖光之外?

這一種感覺讓櫻滿集感覺到很是煩躁

向這個聖光脈絡發出請求,然後便融入其中

這個過程順利地有一點太容易了,這讓櫻滿集忍不住的皺起眉頭,這個進入和融合的過程這麼的輕鬆讓虔誠的他感覺到不適應和煩躁

但是仔細的想了想,櫻滿集覺得可能這個和他現在已經不是最一開始接觸聖光的慕道友而且也已經達到成為了極為強大的牧師有關

不過無論如何說,這麼容易融入這個並沒有和自己建立聯繫的聖光脈絡還是讓他下定決心,要向長老們提出強化聖光脈絡防禦的建議

壓下心中的不安和煩躁,愛進入聖光脈絡之中

現在的聖光脈絡很是混亂,在這個脈絡之中有很多的驚慌失措的聖光力量四處傳遞出訊息

這裡是哪裡哪裡,發生了極為劇烈的地震,且目之所及,世界意志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傷害,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類似這樣的聖光訊息不斷的在聖光脈絡之中流傳和擴大影響

越來越多的牧師發出的訊息讓所有人發現了一個讓人震驚的事實,那就是這個地震不是單純的幾個地方的情況,而是整個地球都在瘋狂的地震

正在感應的櫻滿集心中一凸,聖光幫助他直接的解除了瀏覽狀態,雙眼看到了他面前的情況

地面瘋狂的震動,一塊塊石頭向櫻滿集砸過來

櫻滿集釋放出自己的力量,大片的非凡力量飛舞出去,在周身化為一道聖光屏障,所有擊打在屏障上面的巨石都被彈飛出去了

建築物們緩緩倒塌

櫻滿集皺眉,握緊權杖,猛然就是一個跳躍,在空中飛舞,跳躍著

聽著眾多的慘叫,櫻滿集在半空中咬牙

他不是神靈,無法拯救這樣全球的災難

但是

他會拯救一些的人,力所能及的救助自己能幫忙救到的人

願,榮耀歸於聖光

櫻滿集這麼想著,閉上發光的眼睛

大片聖光力量釋放出來,推開了大片的建築物,造成了一大片的空白地帶

「聖光啊!你看到這裡了嗎?求你幫助我們!

說著,釋放出大片的聖光力量

櫻滿集單純自己一個人就釋放出了極為龐大的聖光,直接將方圓萬米內的建築物的倒塌都阻礙了下來

閉著眼睛的櫻滿集看到了一個個清晰無比的人影,立刻,雙腿點地,飛躍著,來到一個個人身邊,抱起他們,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時間緩緩流逝,在櫻滿集耗儘力量的時候,他也已經救出了這一片區域所有的凡人

「OMG,你,是聖光派來救我們的嗎?

一個高鼻樑大眼睛的壯漢不敢置信的看著飛來飛去的櫻滿集

櫻滿集停下才有機會說話,看著這位壯漢的樣子,輕聲道

「願一切榮耀歸於聖光。

在場密密麻麻的凡人和一些驅魔師都忍不住感覺到心中震撼

驅魔師們不由得輕聲道:「好強大的,前輩?

櫻滿集皺眉,回應道:「我只有十七歲,不用叫我前輩。

就在這個地震停下的時候,大片大片的虛無縫隙從天地之間出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