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少許的、虛幻的承諾,卻能讓人產生希望,更能讓人莫名其妙地去爲止努力,甚至不惜犧牲性命。

他們真的傻嗎?

不,他們只是想要將這個虛幻,化爲真實而已。

這種方法,當初的邪神用過,沒用好,敗了;風紋宏用過,用的很好,可自己先死,所以沒能享受到成果;衆多真神國主用過,用錯了對象,所以還是敗了;現在的國主們依然在用、而這位牧師自認爲自己不下於那些人,所以也在用。

只是,他認爲自己用的方式,纔是最正確的。

每個人似乎都是這麼想。

再次起身,他拾起用過數次的掃帚,開始清掃小屋。

※※※

“肉體,不過是凡世罪惡的集合,當淨世的那一刻,一切皆可拋棄,只剩純淨的靈魂迴歸神國……”

再次只剩一人,被打掃的乾乾淨淨的小屋之中,牧師的聲音響起,但在禱告進行到一半之時,聲音卻戛然而止。

仔細查看,原來這名牧師居然就這麼睡着了。

不過,真的是如此嗎?

眨眼的瞬間,在牧師看來什麼都沒發生,自己依舊在那間毫無變化的小屋中,依舊在那個一成不變的祭壇邊,維持着虔誠信徒的姿勢做着應有的禱告。

豪門貴婦 禱告聲依舊迴盪在小屋之中。

當禱告結束,他纔再次擡頭看向前方的祭壇,漸漸地,祭壇上泛起一絲光亮。

“恭迎偉大的神!”

不等祭壇做出下一步反應,狂熱的牧師就再一次匍匐在地,親吻着祭壇的邊角,沒有一絲在黑骨人面前尊貴聖潔的形象,彷彿奴隸見到主人般順從。

當光亮散去,從祭壇的凹痕花紋中,開始流淌出淡綠色的液體。

漸漸地,這些液體瀰漫了整間小屋,身處其中的牧師即便被散發着有些噁心氣味的液體淹沒,也沒有做出任何擡頭的動作,來將自己的腦袋伸出液麪。

因爲這種事情已經發生過許多次,一開始他的確恐懼地坐了起來,得到的是神的懲罰;而當他學會忍受並享受這一切時,他得到的是力量、精神和以及接近黑骨族老年的他看來最寶貴的:活力。

“起來吧。”

略顯詭異的沙啞嗓音響起,聽在這名牧師耳中卻是神聖威嚴。他從沒去懷疑過自己爲何會如此反應,一切都可以用‘因爲那是神’來解釋。

接到命令後,纔將頭伸出淡綠色液體,早已習慣這一切的牧師感到身體開始一點點上浮,周圍的景色也開始變動:前一刻還是小屋,下一刻已經成爲一個如同肉囊的世界。

淡綠色的液體是世界的大地,如同內臟薄膜般的物質是世界的天空。

不大的世界之中,牧師與他眼中的神相對站立,地面上不時有手臂大小的蟲子移動,初見的人或許會感到噁心甚至渾身發麻,但牧師不會。

‘神’告訴他:萬物都起源於母體,而這裏,就是那個一切的起源之地。組成大地的淡綠色液體是生物的生命之源;組成天空的肉膜是保護生物的母體胎膜;而那些遊走的小蟲子,是生物的最初形態。

天知道牧師爲什麼會信,但他的確信了,還是毫無保留地相信。

他完全相信眼前這如同巨大肉球的物體,就是所謂淨世的‘神’,甚至都無法在內心中產生一絲抗拒。

“偉大的神啊,您吩咐的第一個任務已經結束。”

“很好。”

語速很慢,被牧師認爲是淡定的表現;發音詭異,被牧師認爲是真正的音調;就算是語法出問題,也會被牧師認爲那纔是正確的語法。這就是狂熱宗教份子的想法:神的一切都是正確的,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錯誤,沒有例外。

“按照神的命令,我們測試了對方的應急反應、真實實力、戰艦情況等幾方面的情況……”

將自己從之前那名黑骨人處得到的東西,一一彙報給了眼前的‘神’,等到講述完成之後,這名牧師纔再次恭敬地趴在地上。

“不過百年時間,怎麼會有這麼高速的發展……”

眼前的‘神’似乎喃喃自語,牧師沒敢多聽,只是小心地等待神的回答。

“做的很好,繼續努力吧,當淨世那一刻來臨之時,你將由我親自救贖。”

“是。”

下一刻,牧師睜開雙眼,已經回到了之前的小屋。

揉了揉有些微酸的雙腿,一切都彷彿沒有發生過。但牧師知道,它真的發生了,這就是神的能力,創造奇蹟的能力。 按照最初的計劃,空幻等人此時早已經在影族領土,與楚霞交流感情……啊不,是與影族討論合作事宜了。

可因爲那夜那檔子事,爲了給暗血撐腰,或者說其它原因,劍魚及其成員們,不得不暫時留守,也算是額外休假吧。

畢竟,說不得這次搗亂的人,還會在什麼時候做出點什麼事,能夠在劍魚停留期間將其解決最好,若是不能,那麼能夠看到暗血基本穩定下來,也算是足夠了。

而被俘黑骨人,爲衆人提供的信息卻非常少,而且混亂不堪,唯一明確點的地方就是:一個自稱‘神’的存在,導演了這次活動,其具體目的不明,具體實力不明(那些人一如既往地以‘無所不能’來描述,卻沒有任何一個親眼見過)。

“這年頭,什麼東西都能夠說自己是無所不能的神,真是鬱悶。”

暗血對於這種審訊結果當然很不滿意,任何一個管理者都不希望管理的地方存在隱患,可它現在卻出現了,而且看起來這分明是一個很有組織性的邪教(女神教會對其的稱呼)。

最讓兩人糾結的是,怎麼看,這個邪教都是同女神教會一樣,乘着戰亂組織起來的,只是女神教會在明,而對方在暗。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黑骨族的教育水平太低,無知的黑骨民衆,只需要見到一點超出想象的東西,就會將其認爲是神。而做的壞一點,名聲差一點,就是邪神。”空幻搖頭。

“是啊,現在我們又引入了惡魔的概念,搞不好哪位做的邪惡點的人,傳來傳去就變成惡魔了也說不定。”

“這年頭,做神太過廉價了。”空幻忍不住發出感嘆。

苦笑一聲,暗血也是一臉糾結:“這本來是爲了讓女神教會,能夠更方便地控制黑骨族,沒想到卻被人同樣利用了漏洞。”

“要是所有文明種族的教育水平,都達到我族那個等級就好了。”空幻感嘆:“自然科學、精神科學、能量科學等東西,全民都可以學習,更可以從圖書館瞭解。特別是大量能量體開始出現之後,人們每天都能從身邊看到那種永生的存在。”

“瞭解了,知道的,消除神祕了,也就談不上神不神、惡魔不惡魔的了。”

但暗血至少現在是不會去提升黑骨族的教育水準:“對於黑骨族,至少在我們獲得絕對優勢之前,還是不要提供太多幫助的好。而他們自己的發展,最可能的就是像人類一樣來個幾千年,那樣也不錯。”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

“不認爲嗎?幾千年後,若是朋族還存在,恐怕也已經成爲星際種族了吧,到時候就算是同情黑骨族,將他們丟到某個不大不小的生態星也是很簡單的事吧。”

“你想的太遠了。”空幻滿頭黑線:“而且,我們有些偏題了。”

“額,也是。”

※※※

對於審訊的結果,兩人都不滿意。

可問題是:即便他們用上了幻界等極端方式,幾乎查遍了這些被俘人員從幼兒到現在所有事,卻依舊沒能通過這些,爲己方提供更多的可用消息。

從搜查的記憶之中,空幻他們只能確認,這些人還真就是他們宣傳之中的某個組織外圍雜兵,這些人甚至於連自己的老大是誰都知之甚少。

這小弟做的……

不過依靠着記憶探尋這種利器,空幻和暗血的確知道了幾名對方的中層人員,可惜的是,每當教會的人準備逮捕這些人時,那些人不是死掉了,就是早已經消失。

這感覺讓人很不舒服,彷彿對方已經知曉了自己的所有步驟一般。

而作爲主要審訊目標的,那幾個變身愛好者,知道的消息更是少得可憐,甚至比不上那些雜兵。

“搞不好這些變身愛好者只是炮灰,記憶中連如何獲得這種能力的信息都沒有,若是對方無意爲之還好,若是有意爲之……”

暗血的笑容很是玩味:“我會有個很好的玩具了。”

“……”

這方面事,空幻覺得自己還是少摻和微妙:“要不要把木紋調過來?”

“木紋不是在負責靈族嗎?”

“靈族方面到現在還一片平靜,所以即便調過來也沒什麼吧?”空幻有些吃不準。

而見到空幻樣子的暗血,就知道這不過是空幻一時想法:“木紋的計謀一般都是持續時間很長,一旦爆發卻能根除所有問題的模式,還是不要調過來,打擾人家計劃了。”

“好吧。”

點了點頭,空幻將話題重新轉回:“那些怪物的具體變身能力查看,現在看來,因爲我們在黑骨族這裏的人員水準不足,你我又都不是擅長生物學方面的人,所以只有送回朋族去解決了。”

“沒什麼,我只要結果。”滿不在乎地擺手,暗血微微皺眉:“不過,就這麼關在船艙裏面,真的安全嗎? 帝少獨愛小魔妻 你我倒不擔心,就是別弄壞我的劍魚了。”

“……”

“哦哈哈哈,怎麼,感覺被無視,所以難受。”

“切,你個女王COS愛好者。”

“女王啊,這可不對哦。”在毛骨悚然的空幻注視之下,暗血微笑着雙手叉腰,雙峯高聳,擡頭用45度俯視的方式看着空幻:“咱可是女神,女王什麼的,那不過是迷你微縮版!戰鬥力只有五的渣渣,嘎!”

“噗!”

空幻可恥地噴了。

“算了,不過說起來,的確有些擔心這些怪物搗亂。”

爲了保證安全,幾名變身者暫時被束縛在了劍魚船艙,恐怕會跟着空幻一行一路繞過影族,並在前往第三個目標‘朋族地面工業區’視察的時候,纔會順路被送回朋族浮空島研究,也算是很人道地讓他們體驗了一把旅行的樂趣。

雖然這旅行過程中,他們一直被關在小黑屋裏,還束縛住了全身,同時配屬一名強大的神侍看守。

至於他們抵達朋族之後是被切片、或者被切片、還是被切片,那就與空幻無關了,解釋權轉交給了朋族生物技術研究院。

“其實空幻,你也不用擔心。”暗血似乎打定主意與空幻對着幹,在空幻表示擔憂時,她果斷變成了無憂的那一方:“整個劍魚都成爲神殿,難道你還控制不了幾個昏迷的小怪獸?”

“聽着怎麼有種我是凹凸曼的感覺……”

空幻無語。

“嘛,凹凸曼是英雄哦。雖然持久力差點,也很厲害不是麼?”暗血捂嘴偷笑:“何況,劍魚已成神殿,我順便配屬一名祭司在上面,需要的時候,叫我就是了。”

“好吧,我會在需要的時候高呼雅典娜的。”(某類比唐長老的嘲諷專業戶)

“……”

“好吧,不說這些,聖鬥士空幻,喜歡忽悠你的大地母親8051那邊的回答是什麼?”

“……”

空幻果斷敗退。

在從那些被俘人員處得知了黑骨族內部,這個躲躲藏藏的‘神’的存在之後,空幻就通過自己的途徑,聯繫了再次返回星球意志空間的8051和雙月,讓對方幫忙調查黑骨族內部成員的實力。

她們擁有與雙月星所有生物的聯繫,雖然無法面面俱到地去查看每一個人的情況,所以若是掉看生物記憶和視覺的方式查看情況,還有些碰運氣的嫌疑。

但別忘了,她們還掌控着雙月星的意識輪迴。

而任何一個幽神及其以上等級的存在,都是意識上而言的耗能大戶,都會在星球意志中的意識輪迴上被清晰顯現。因爲整體數量不多,所以可以說,只要雙月星的生物有誰進入幽神級,就處於8051和雙月的絕對監控之下。

不得不說,有了8051和雙月這對利器,即便是絕對超過靈神級的姐妹倆不親自出手,單單爲空幻提供的信息,就足以讓朋族在雙月星種族爭霸中佔據絕對優勢。

然而凡事有利有弊,8051帶來的極大優勢,也導致了空幻等人對其過度依賴,當遇上兩人無法產生作用的東西時,問題就出現了。

而這些,空幻等人還沒有認識到。

“8051沒在黑骨族內感受到任何不被記錄的真神以上的感應,所以那個所謂的‘神’,應該不是幽神級以上的存在,應該是依靠蠱惑人心的手段獲取現在的地位。但8051也擁有感知死角,例如缺乏生物存在的天空,所以小8她們的結論也不能代表所有問題。”

鬱悶地搖頭,再次霸佔艦長席的暗血疑惑不解:“可這樣一來,到底是誰在自稱神作亂呢?而且能夠蠱惑這麼多人送死,如果不是實力強大,那麼這蠱惑人心的本事也太強了點吧,這可……”

“女神,剛剛接到廣場暗影衛隊成員彙報,有人在廣場上散播‘女神答應稍事懲戒,就釋放之前的被俘人員,可現在還沒有動作,難道女神要違約’等類似的謠言。”

“哦。”眼中寒光一閃,暗血的瞳孔之中繼而又露出一絲不屑:“真是天真。”

“是啊。”將可憐的副官感到暗血一旁,微笑着坐在副官席上的空幻,看了看舷窗外的人羣,語氣平靜:“暗血你打算怎麼應對呢?”

“很簡單,反正已經問完了,放了就是了。”

滿不在乎地攤了攤手,暗血彷彿在說今天吃幾碗飯一樣輕鬆。

“啊?”

女神的合租神棍 周圍瞭解實情的人員都露出疑惑的表情,搗亂分子可是讓他們擔驚受怕了一陣子,就這麼放了顯然不合適吧。

“不用擔心啦,放是必須的,可我也不會讓這些傢伙好受。”

握緊拳頭,雖然一臉兇狠,卻看起來有那麼幾分搞笑的暗血,說出了上述話語。

雖說對黑骨族產生了善念,但那也只是對那些善意的黑骨人發出的,暗血可沒有到博愛到善惡不分。

何況之前就是因爲將黑骨人一概而論,才得出‘黑骨族反叛不利控制,應予以毀滅’的結論,現如今更加成熟的暗血,顯然不會再這麼做。

現在暗血的想法是,黑骨人中,壞的就應該得到懲罰;好的,也應該加以利用。所以……

“挑戰女神威嚴的人,怎麼能讓他們好過。”

※※※

因爲之前的混亂,加上之後教會開始對人員進行檢查清理,以加強管理,漸漸地,廣場上還留下的人,已經不足萬人。

其中,離開的多是一些擔心被殃及池魚的流民,以及認爲自己已經目的達到的貴族,亦或者恐怕還帶着不良心思,卻發覺無法在進一步行動,所以放棄任務的潛藏搗亂分子。

未免再次出現之前的情況,剩下的人被進行了精細的分組,並分配了相應的牧師和狂信徒作爲執勤力量。

神侍也由此從大量繁忙的工作之中脫身而出,變成了單純的巡邏人員,最多成爲女神和牧師之間的通信中介。(女神與牧師交流,那可是寶貴的恩典,不能隨便使用。)

而爲了進一步加強對廣場人員的監控,暗血更是調動了不少在外執勤的暗影成員,三部在廣場之上,倒是依靠這些,神不知鬼不覺地抓捕了不少的搗亂分子。

可惜,這些被抓的傢伙,依然是一問三不知的雜兵雜魚,毫無品嚐價值,反而加重了劍魚監獄的負擔。(劍魚內部關押那些黑骨人的牢房,是貨倉臨時改造的。)

將視線從人羣和天空中不大不小的太陽收回,暗血坐在艦長席上威嚴地點了點頭。

“執行吧,我可不想養這麼多吃白食的。”

“是。”副官稱職地傳達了‘艦長’暗血的命令。

“……”空幻在一旁咬手帕……纔怪。

正午時分,當廣場上的流民們還在排隊統計自己的情況,以便女神教會的牧師們,在之後安排他們未來將會生活的村落之時,從內部的劍魚處,人羣突然從中分開了一條道路,前方甚至還傳出嘈雜的聲音。

“怎麼回事?”

剛剛將自己即家人的所有信息複述給牧師,並被牧師黏上一張畫着奇怪圖片的紙片的黑骨人,看着分開的人羣,向一旁的同類詢問。

“我也不知道,問問牧師大人?”

“哦……誒,快看,有人過來了!” 沒有做出任何的事先通知,暗血下令打開了劍魚的後部貨倉艙門,裏面被關着卻毫髮無損的幾百人頓時感到了光明的刺眼。

(變身愛好者和幾個重要人員,當然又總統套房伺候,不再其中。)

此時的人羣秩序,也只是劍魚內部的牧師們在維持,而且因爲沒有任何提醒和對人羣的要求,所以人羣雖然自覺地分開了,卻依然顯得嘈雜。(管得住腿,管不住嘴)

少頃,陸續有近200名黑骨人,被神侍們,從劍魚的下方由貨艙臨時改造的審訊室驅趕出來,當他們站在廣場上時,頓時引起人羣一陣躁動。

“這些,難道是那些搗亂分子?”

“應該就是了,女神不是說過要放掉那些,被投身惡魔的上司蠱惑的雜兵嗎?肯定就是這些傢伙了。”

“這些傢伙看起來很精神啊,難道沒有被處罰過?”

“不可能吧,不過,看起來還真是一點受傷跡象都沒有,這些混蛋還東張西望。”

“哼,這要換成以前的真神,一個都別想活。”

“那是,現在還不是因爲女神仁慈。不過我就覺得,對這些混蛋有什麼好仁慈的,那晚要不是老子跑得快,都快被他們給害死!”

“對,應該打死這羣傢伙!”

“別擠,牧師大人快不高興了。”

“啊,對不起!”

“兄弟們,用石頭砸!”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