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題外話】:今日第三更,求票!!求支持!!拜謝!! 會客室,顧銘把手伸出,示意林佳把他的手銬解開。

林佳沒有多想,解開。

然後,她悲催的發現,重獲自由的顧銘立馬不老實起來。

顧銘摟住她性感迷人的柳腰,欲吻她火紅的香唇。

她腦袋一偏,靈巧的躲過,趴在顧銘寬闊結實的肩膀上說:「快說,你究竟看出了什麼?不說不許親。」

顧銘把今天遇到丁偉,並看出丁偉家道中落,一家人都有牢獄之災的事情告訴林佳。

大明影侯 林佳大喜,這樣一來,她和顧銘身上的隱患就消失了,再也不用擔驚受怕。

「現在可以讓親了嗎?」顧銘趁著林佳高興的時候再次說。

總裁:億萬契約過期啦! 「嗯!!」

林佳點頭,顧銘大喜,尋找林佳的紅唇應了上去。

林佳摟著顧銘的脖子回應著,同時還在想,這要是被同事看到,會說她瘋了吧!

不說結婚這事,光是在派出所這種地方,一名女警跟一名嫌疑犯熱吻,就是令人大跌眼鏡的事情。

她是真沒有想到,有朝一日她會傻到這種程度,答應一個男人如此過份的要求。

你來我往的五分鐘過去,兩人分開,看著林佳略帶紅暈的俏臉,顧銘當真想現在就吃掉林佳。

然而,別人不讓啊!!他最多用魔爪在林佳的嬌~軀上逞威風。

林佳一巴掌拍掉顧銘不安份四處亂~摸的魔爪,喝道:「親也親過了,該老實的做筆錄了。」

顧銘說:「不讓摸那我什麼都不說,看你怎麼做筆錄。」

林佳:「……」

別的人做筆錄,做多要支煙,要口水,可是顧銘要什麼?他要摸,還是摸女警。

不用懷疑,顧銘是她見過史上要求最過份的嫌疑犯,簡直是找打。

林佳惡狠狠的說:「信不信,我讓你嘗嘗看守所的滋味?」

「信!!」

顧銘回答出乎林佳的意料,她以為顧銘不信她心這麼狠呢。

她沒好氣道:「既然信,那你還不鬆手?」

顧銘憋住不笑,說:「我信你不捨得這樣做。」

林佳:「……」

合著,是她剛才誤會了,顧銘這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她咬牙說:「那我今天就讓你瞧瞧,女人狠起心來,究竟有多狠。」

顧銘趕緊認慫道:「我開玩笑的,別當真,我們快去做筆錄吧!我好好給你講講我今天是怎麼戲弄丁偉的。」

林佳驚訝道:「是你主動招惹丁偉的?」

顧銘搖頭說:「也不能說主動,是那小子主動送上門來的,我趁機戲弄了他一番。」

「怎麼戲弄的?」

顧銘如實告之,林佳大樂,笑罵道:「你也真夠壞的,都知道人家要倒大霉,還這樣戲耍人家,這不是誠心往人家傷口上撒鹽嘛。」

顧銘不以為然的說:「主動送上門來的落水狗,不打,簡直對不起老天給我這樣寶貴的機會。」

林佳點頭,認可這一點。

也就是她沒有這樣的本事,有的話,她也會這樣做。

當然,這些不能記下來,記下來的東西是丁偉索要錢財,顧銘不願如數照給,丁偉惱怒成羞,找人報復。

寥寥幾句話,把一個官二代貪得無厭的形象刻畫了出來,絕對能讓丁偉罪加一等。

筆錄做完,顧銘又跟林佳在裡面膩了一會,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這才出去。

林佳把筆錄交給紀遠,紀遠一看,滿意得不要不要的,這是他想要的東西。

當然,這些不能表現在臉上,他大怒道:「好一個目無法紀的狂少。」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丁偉來了,聽到紀遠這話,臉一黑,說:「說誰呢?」

狗腿子蔣銳上前跪舔道:「丁少,你可總算來了,你可得給我做主啊!紀局他……他要撤我的職。」

「撤職?」

丁偉瞧不起的看了紀遠一眼,說:「怕不是你說想撤職就能撤的吧!!你還沒有那個資格。」

「就是,你憑什麼撤我職?」蔣銳不服氣道。

要是以前,對待上級領導,打死他也不會說這種話。

但是今天,他要說,不說紀遠還以為他好欺負,不把他的靠山當一回事。

紀遠哼了一聲道:「憑什麼?你憑你目無法紀,濫用職權,我就有權撤你的職,讓你接受法律的審判。」

「哈哈!!」

丁偉大聲嘲笑道:「你算老幾?你說了也算?我還說你收了顧銘的賄賂,故意包庇他呢。」

「滿口胡言!!」

紀遠喝道:「這裡是派出所,不是你胡言亂語的地方,要是你再敢胡言亂語,我會當場拘留你。」

「拘留我?我借你十個膽子你也不敢!!」丁偉自通道,自信在海棠區這一某三分地,無人敢拿他怎麼樣。

當然,有不開眼的人,比如林佳,但不開眼的後果會很嚴重,他保證。

紀遠淡淡道:「你可以試試!!」

丁偉不慫道:「試試就試試,我還怕你一個小小的分局副局長不成?」

丁偉指著紀遠的鼻子說:「今天這事,不是你能管的事,識相的給我趕緊滾,否則我讓我爹扒了你身上這層皮。」

「拿下!!」

時間成熟,想要的語音證據拿到,紀遠果斷下命令道。

丁偉不懼道:「我看誰敢!!」

大多數警察確實敢,怕丁偉事後報復。

林佳不怕!!願意領這份無人敢領的功勞。

聽到紀遠的命令,她立馬走了出去,並把早已經準備好的手銬拿了出來。

丁偉看到了,咆哮道:「臭婆娘,你今天又誠心找死是不?你想死,老子今天成全你。」

紀遠大怒道:「公然辱罵威脅民警,無法無天,不管你是誰,有什麼背景,今日你都難逃法律的嚴懲。」

蔣銳擋在丁偉前面,喝道:「林佳,你最好明白你現在在幹什麼,這位可是丁副區長的兒子,不是你有資格抓的人,別自討苦吃。」

林佳回頭詢問道:「紀局,妨礙執法的人,濫用職權的人,是不是該一塊抓了?」

「抓!!」紀遠果斷道。

「你敢!!」蔣銳不通道。

啪!!

手銬銬在了蔣銳的手上。

蔣銳難以置信的看著手中鐵鏈,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有朝一日,他會被手下給銬了。

林佳的動作不停,再次拿出一副手銬,走向丁偉。

丁偉沒有反抗,他知道林佳的厲害,冷聲道:「今天你敢銬我,我會讓你知道被人輪的滋味。」

林佳不屑道:「我等著你找男人來輪我。」

說完,她把丁偉也銬了起來。 這……

看到這一幕,其他民警噤若寒蟬,這是把事情往大了鬧的前兆啊!!

不用懷疑,接下來海棠區會有一場地震,搞不好一位分局的領導就要因此下台。

他們實在難以相信,一向辦事圓滑的紀遠,今天有這樣的魄力。

這已經不能用大跌眼鏡來形容了,紀遠今天的壯舉,已經亮瞎了他們的狗眼。

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勇氣和決心跟領導作對,紀遠這樣干,令他們由衷的感到佩服。

當然,那是現在,等到明天,他們就會酸溜溜的說一句,紀遠的運氣太TM的好了,這也能碰上?

事情沒有因此結束,這僅僅是開始。

惱怒成羞的丁偉,撥通了他母親的電話,向他媽媽告狀。

我在三界當老師 丁夫人愛子如命,聽到兒子被銬,能淡定得了嗎?都瘋了,恨不得馬上趕到現場來。

當然,她也不傻,她知道她前來無濟於事,得找鎮得住紀遠的人來才行。

無疑,丁宏茂是鎮得住紀遠的人。

她打電話給丁宏茂,告訴兒子被銬的事情,並把所有鍋都推到顧銘和紀遠頭上,丁偉是無辜的。

自己的兒子丁宏茂能不了解嗎?他知道,可不管怎麼說,那也是他兒子。

打狗都要看主人,更合適這銬他的親兒子,紀遠乾的事情,當真沒有給他這位領導一點顏面。

這事要是傳出去,把的他威嚴置於何地?

所以,他當即做出決定,讓秘書給紀遠打電話,讓紀遠來給他彙報工作。

說是彙報工作,其實幹什麼,大家心裡都明白,不用點破。

腹黑總裁二手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令丁宏茂永遠都難以相信的事情發生了。

他的秘書告訴他,紀遠向區長寧志反應他教子不嚴,寧志找他談話。

丁宏茂:「……」

紀遠這是鐵了心要跟他作對啊!這是鐵了心不給他這位領導一點面子啊!!

這無疑是逼他拿紀遠來立威。

不過,不是現在,現在他得去跟寧志談話。

世上沒有不漏風的牆,更何況今天這事目擊者眾多,壓根就沒有保密的可能。

官場上的小道消息傳遞是很快的,不到半個小時,紀遠的所作所為在海棠區就傳開了。

沒打任何招呼,抓了領導的兒子已經夠過份了,還狀告領導教子不嚴,這簡直就是缺心眼嘛!!這以後紀遠還能有好果子吃?

冷少專寵:落跑新娘 一些跟紀遠有嫌隙的人,已經在等著看紀遠倒大霉!!

同時,也有幾個跟紀遠要好的朋友給紀遠打電話,詢問紀遠今天是不是吃錯了葯。

紀遠:「……」

他不是吃錯了葯,而是中了顧銘的邪。

講真的,此刻他的心情有些忐忑,忍不住再三確認此事。

顧銘再**證道:「紀局,你就放一百個心吧!事情肯定沒得跑,現在你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往下走就行了。」

林佳也在,忍不住說:「紀局,顧銘前幾天也給我算過命,准得一塌糊塗,你要相信他。」

「這樣啊!!」

紀遠不安的心又安定了不少,料想林佳不會傻到連自己一塊坑。

今天這事,林佳出力不小,否則他無兵可用,這能不報答一下?

他許諾道:」林警官,你放心,這事要是成了,你的功勞我會如實報上去,絕對不讓功臣受苦又受罪。」

「多謝紀局關照林佳。」顧銘替林佳感謝道,間接傳達他與林佳關係非同一般這事。

他相信,今天領了他如此大恩的紀遠,以後會多多照顧林佳。

都是聰明人,不用點破,林佳感激的看了顧銘一眼。

對於像她這種無依無靠的外地人來講,想要在申海市站穩腳跟真的不容易,顧銘此舉,不知道讓她少付出多少汗水,少受多少委屈。

顧銘趁機靠到林佳身邊,輕聲說:「等事情結束,我們慶祝一下,如何?」

「你想怎麼慶祝?」

「當然是……」

顧銘把目光投向林佳迷人的大腿,十分眼饞那塊荒廢了好長時間的地。

這不耕,太可惜了,浪費可恥。

林佳:「……」

林佳沒有給出明確的答覆,可顧銘卻沒有時間繼續留在這裡,告辭離開。

打車去許家。

在車上,顧銘先給周夢伊打了一個電話,得知顧銘出來了,周夢伊懸著的心放下。

電話沒有就此掛掉,周夢伊把顧銘說了一頓,讓他不要在外面浪了,趕緊回去賣房,省得一天到晚令人擔心。

顧銘當即保證,明天就回去賣房,爭取用最快的時間把房賣出去,回籠資金。

周夢伊這才滿意,叮囑道:「不要欺負媛媛。」

顧銘保證道:「你放心,我不會欺負我乾女兒的。」

周夢伊嬌嗔道:「別在我面前提干這個字,我害怕,害怕你把魔爪伸向媛媛。」

顧銘:「……」

他真沒那個意思,他是真心拿張媛媛當女兒來看,周夢伊這怎麼就不相信他呢。

好人難當,顧銘說:「行,你說不說就不說,等你傷好了,到時候我去你家干……」

嘟嘟!!

盲音響起,周夢伊直接把電話給掛了,顧銘那叫一個無語,這還是不給他確切答覆啊!!

沒有再次打過去,他知道打過去也不會有答案,撥通了秦思雨的電話,給秦思雨報個平安信。

這就不是一兩分鐘能夠說完的了,剛確認關係,就遇到這種事情的秦思雨,有無數話想對顧銘說。

「顧銘,我……晚上……討厭……」

等到計程車快到地方了,兩人這才說完。

最後,他給段宇打了一個電話,感謝的同時,把錢還人家。

他不習慣欠別人錢。

等到所有事情處理完,許家在望,外面排起長龍,全部都是用三輪車拉玉渣前來售賣的人。

同時,顧銘還看到路邊停靠著一輛大貨車,上面滿滿當當的裝著都是玉渣,好幾噸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