嘈雜聲忽然傳來。

沈明珠神色頓時一沉,下意識起身卻正看到杜儀嫻神色慌亂的走了進來,「沈姑娘,後院走水了!」

「怎麼回事?」

「現下還不清楚,仲康已經安排著人過去了!從後院那燒起來的,似被人灑了火油,火勢頗大,您先跟我去前廳避避吧!」

「……」

她抬腳出門。

頓時看到自己後院兒一陣火光衝天,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騰的一下燒了起來,甚至還有往這邊蔓延的架勢!

灼熱感頓時撲面而來,映的人臉都紅了起來,隨著小廝們提水衝過去,宅子內也頓時變得嘈雜一片!

「沈丫頭,你這宅子怎麼回事?」

莫老頭聞訊而來。

身上更是帶著剛剛收好的藥草,聲音更是惱悶,

「我這些藥草要是被你毀了,我和你沒完,你說說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在外被追殺,回來連宅子都燒了?你這是得罪了多少人……」

「主子!」

「嗡!」

「……」

寒光乍現!

映照火光的匕首忽然從疾馳而來,直直衝著沈明珠的面門而去,讓她頓時臉色一白,身子一閃堪堪避開,衣衫卻被利刃劃破,漏出裡面纏著繃帶的傷口!

黑影驟然一閃。

左雨頓時從暗處閃了出來,腳下一點更是直直的對著剛剛那個黑影追了過去,連沈明珠叫她都沒回頭半分!

「你這暗衛似乎不太聽話啊。」

莫老淡淡開口。

沈明珠頓時臉色一冷。

看著左雨閃身離開,眼神兒更是幽深。

正當這時,原本拿著水桶的小廝也忽然變了神色,手指微動竟從那水桶下掏出短刃,幾乎是呼吸之間便一群人將沈明珠圍在了中間,不由分說的直接刺來!

她頓時閃身。

一直貼身收著的匕首更是頃刻間拿了出來擋住那些人的攻勢,腳下飛快的閃動著,以輕功堪堪躲避!

廳外瞬間亂成一團!

杜儀嫻更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臉色都變了,看著沈明珠被一群人包圍著更慘白著一張臉,掃著周圍一圈兒,拿著從地上撿起的木棍堪堪護身!

「沈明珠!你害的我張家家破人亡,我今天就讓你血債血償,給我死去的相公陪葬!」

「……」

隨尖銳的聲音忽然響起。

沈明珠眸子頓閃。

這才發覺不知何時文桂花藏在了那些人中,看著她的眼神兒中更是滿含恨意,手裡拿著一把長劍毫無章法的狠狠刺了過來!

竟是她安排的人?

沈明珠眼神兒深邃,手下擋的更是愈發吃力,看著站在一側全然看戲的莫老頭更是臉色一沉,聲音慍怒,

「你還想看到什麼時候!」

「……」

莫老頭黑著一張臉,

「我便知道你這丫頭將我帶回來不安好心!」

話落。

手下更是一揚。

也不知灑了些什麼藥粉,剛剛還氣勢洶洶的眾人瞬間像是被抽幹了力氣一般,一個接一個的倒在地上!

剛剛躥出來的文桂花更是被沈明珠一抬腳,直接踹倒在地! 「不要臉。」陸細辛冷淡的一句話,就把遲影從幻想中踢出來。

「這世間上的愛,從來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陸細辛表情冷靜,「你們對你好,只是因為把你當成了我,沉迷不屬於自己的一切,早晚會迷失自己。」

「呵。」遲影冷笑,「不用你冠冕堂皇地說這些,你只是比我幸運罷了,如果我們從一開始就交換人生,我不信你還能擁有今天的一切。」

聽到這句話,陸細辛有些想笑。

居然還會有人說她幸運?

居然有人會覺得,她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擁有這麼多,都是因為她幸運。

陸細辛托著腮,目光怔忪。

如果她真的像遲影說得那麼幸運就好了。

可惜,她這一生,都與幸運無緣,她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爭取到的。

見陸細辛目光迷/離,遲影還以為自己說中了她的心思:「你看,你自己也知道自己只是因為出生好罷了,如果你生在花家,你未必有我過得好。」

「可惜呀。」陸細辛嘆氣,故意氣她:「你就是沒我幸運,時間無法從來,命運無法交換,你就躺平接受這一切吧。」

遲影:「……」

氣死了!

陸細辛口吻篤定:「省省心思,別動歪心眼了,無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會放過你的。」

遲影氣得耳邊嗡嗡響,腦袋陣陣發疼。

但她到底是聰慧,很快就想到法子。

只見她站起身,慢慢靠近窗戶邊。

見狀,陸細辛看她一眼,挑了下眉。

遲影等到身體完全貼近窗戶,才轉向陸細辛,口吻威脅:「方才,我只是不想放棄華國的溫情,才願意與你周旋,既然你執意不放過我,我也就不跟你客氣了!」

說到這,遲影臉上儘是瘋狂和得意:「別忘了,這裡是花家,我才是真正的聖女!只要我大喊一聲,讓青兒和外面的侍衛進來,就能控制住你!

你的身份在華國雖然高,但這裡是花家,你身邊一個幫手都沒有,遠水解不了近渴。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我們花家的人來得快,還是華國救你的人來得快!」

遲影以為自己會威脅到陸細辛。

結果陸細辛只是用一種看智障的眼神看著她:「你喊吧。」

遲影:「……」

她怎麼不怕?

遲影皺眉,捏緊拳頭。

然後心一橫,猛地揭下臉上的易容,朝窗外喊去:「來人啊,我是花無邪,我才是花家聖女!」 他搖頭,吃力的伸手接過:「謝謝,麻煩你出去一會。」

「那我在外面,有事按鈴叫我。」

聽著她關了門,才開始打電話,打完又一個個把記錄刪除,才按鈴把手機還了,也許是把事情安排好了,他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室內燈火通明,床頭立著的身影,是陸家那個讓他妒忌又欽佩的男人,戰神陸盛翰。

他側開身體,讓護工給他喂完水,面無表情的問:「醒了?」

「陸爺,勞煩您大駕,小弟受寵若驚呀!」林榮威可不信他是來探病的。

陸盛翰定定的看著他:「是誰殺你?」

……就知道!

「林老爺子!」林榮威幾乎是咬牙切齒。

「林家嫡系的林二少回來,你下課?哦,不,是你要謀殺林二少,被老爺子發現了,清理門戶。」陸盛翰語氣涼涼的,告訴他京都傳遍了的消息。

「他們設局,老爺子有個大買賣在這邊交接,引我來僑城,在郊外候我,假意讓我上他的車,實則是殺我滅口,哼!想不到我大難不死,謝謝嫂子相救!」

「四大金剛,不錯!」陸盛翰知道他醒來已經聯繫上了四大金剛,林老爺子對他手中的核心勢力一點辦法都沒有,收編的都是些明面上的空殼公司,沒啥大用。

「瞞不過陸爺。」四大金剛知道他還活著,他的勢力就不會真正被接管得了,那些煙霧,老爺子喜歡就拿去,呵!

「你說,老爺子知道你還活著,會怎麼樣?」

「這不是陸爺的作風。」林榮威知道外面有他安排的守衛,這話帶著警告。

「看林少的誠意。」陸盛翰可不是省油的燈。

「我確實不知道老爺子這單買賣是什麼,只知道與國外勢力有關,軍中那位靳爺似乎也有參與,所以才引得了我過來一探究竟,老爺子果然是老江湖!」夠狠辣,目光也夠短淺!當然,他把鍋甩老爺子身上,真真假假的,要取信這位爺,沒點真料怎麼行。

「還有呢?!」陸盛翰知道他在探自己的底線。

「陸爺,真就這麼多了。」林榮威一副有氣無力的,一方面是與陸盛翰這個冷麵戰神需要鬥智斗勇,還要斗謀略,另一方面確實也是身體還虛弱。

「好,那就不打擾了。」陸盛翰黑眸幽光暗藏,洒然離去。

林榮威慶幸這位爺終於走了,然而,到第二天中午,沒人聯繫他,他也沒辦法與外面聯繫上,才發覺他說的的不打擾是什麼意思,這是把他禁錮了?!他們四個不是知道他在這裡嗎?怎麼可能一人都沒安排過來?!!

他不知道的是,陸盛翰就有這個本事,讓他的人來到這裡,最後跟著他離開了醫院,確切的說是假扮的林榮威,把他的人引走了。

「我有重要的消息,要找陸爺,麻煩帶個話。」他不得不低頭,就說他怎麼會這麼容易相信他。

「不好意思,陸爺不在,吩咐讓您安心靜養,其他事情不用操心。」被召進來的守衛,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回答他。

。 連聲招呼都不打,轉身離開,上官才利用身份來施壓,可惜他用錯了人。

上官才沒有立即起身,直到柳無邪背影徹底消失,這才收回目光,眼眸中的殺氣,一閃而逝。

「上官閣主,請吧!」

畢宮宇沒有必要客氣,以前滄瀾城排名較低,見到他還要客客氣氣,今年情況反過來了,滄瀾城辨葯獲得滿分,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一把。

「師父,我們走吧!」

紀陽先站起來,進門到現在,說出第一句話。

「畢閣主,珍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