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更痛!!?」鷹先生鬱悶了。

「不然嘞?椰子和西瓜怎麼會痛嘛。你連條狗都不如,愚蠢的動物,不,你都不能被稱之為動物……真是個,愚蠢的壞東西呢。」

鷹先生哭暈在廁所。

「第三題……」

……

「已經連續十道題了,兄弟,你行不行啊,你還說我的狗愚蠢?你簡直比狗還愚蠢……」

鷹先生:「不行,你的這些問題都不符合正常邏輯!不算不算!」

「還不服?那你想怎樣?」秦維傑打着哈欠,感到極為無聊。

「你不準出這種不符合正常邏輯的題,而且我也不想跟狗一起比了!你問我,如果我答不上來,我就……我就……」

「就怎麼?」

「我就心服口服……」

「我要你心服口服有個屁用啊?」秦維傑撇撇嘴:「行了,我就讓你答題吧,讓你看看,什麼叫小爺我專治各種不服!」

秦維傑:「有若干只雞和兔在同個籠子裏,從上面數,有三十五個頭;從下面數,有九十四隻腳。求籠中各有幾隻雞和兔?」

鷹先生:「……」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十分鐘

「大哥,您到底答不答?我很困的好不好,都快十一點了!」秦維傑催促起來。

「啊啊啊啊!!!為什麼~為什麼要把雞和兔子放在一個籠子裏?」鷹先生就差哭出來了。

「好問題,這個問題在華夏都快問了五六個世紀了!我也想知道,哈哈……」秦維傑看着鷹先生的臉由青銅色變成黑色,再從黑色變綠,現在竟然變成了紅色,想想秦維傑就忍不住爆笑。

「開門吧,你這個愚蠢的壞東西……」

「好吧,我心服口服!」

鷹先生說着,突然異變突生,木板門上的青銅鷹並未開門,而是彷彿活了一樣。

青銅鷹門環竟然飛了出來,在秦維傑頭頂饒了一圈,隨後將口中的青銅門環扔到了秦維傑腳邊。

青銅門環泛起淡淡藍光,停在秦維傑的腳邊,整個走廊都被藍色的華光充斥。

直到此時秦維傑才發現,這青銅門環竟是鏤空雕刻的,門環之上的圖案看起越發的熟悉。

「撿起它,它屬於你了!」一個清亮的女聲出現在秦維傑耳邊。

秦維傑猛然回頭,發現走廊之上沒有一個人,不禁嚇了一跳:「誰!?」

「羅伊納·拉文克勞」

秦維傑大驚,這聲音竟然來自於拉文克勞的創始人。

而此時聲音再次響起:「能讓鷹心服口服,這是屬於你的獎賞,繼續加油吧,拉文克勞中還有更多的謎題等待着你,每解開一個謎題都會給予你相應的獎勵。」

言罷,盤旋在秦維傑頭頂的鷹先生再次飛到了門上,鷹嘴之上再次出現一個門環,但很明顯這個門環少了些許古樸的韻味。

「哎,還愣著幹嘛?撿起來啊,你是自從霍格沃茨建校以來第一個難倒我的人,以後你可以不用回答問題了,我想以你的智慧,我的問題是難不倒你的。」

鷹先生略顯苦惱道。

秦維傑心中暗自竊喜,自己幾斤幾兩他還是知道的,能解開鷹先生的題目全是運氣,能難倒鷹先生也都是套路。

撿起掉落在腳邊的青銅門環,秦維傑臉色大變,怔怔的看着青銅環,良久不見回神。

「喂,小傢伙,你怎麼了?」

「西周雲雷紋!西周鳳鳥紋!這青銅環是華夏的器物!!?」秦維傑難以置信的道。

「雲雷紋?鳳鳥紋?你竟然看得懂上古的智慧銘文?」

秦維傑難掩驚奇的問著:「神你大爺的智慧銘文,這尼瑪分明是俺們華夏的青銅紋飾,告訴我,這個青銅環怎麼來的?」

「不知道,這是拉文克勞小姐家傳的『智慧之環』,聽說戴在身上可以讓思緒變得平靜,能激發智慧的顯現,還可以變大變小,拉文克勞女士曾將它變成了自己的手鐲。」

「道門的法器,如意寶器!?可以伸縮變大變小,師傅說盛唐之後製作手法便失傳了,我還以為那都是師父編的神話故事呢,沒想到不僅真有,還能在國外找到。」秦維傑喃喃自語。

打量了一會青銅環,秦維傑最終把它縮小成了一個戒指,戴在了自己的左手食指之上。

在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后,秦維傑突然感覺腦海中出現了一些從未有過的信息。

秦維傑細細回想了一下。

「上古魔法,風語咒!」

「我靠,神他喵的風語咒!動畫片啊!」秦維傑吐槽道。

但當他徹底了解了風語咒之後,他沉默了。

風語咒,上古魔咒,屬於成長型魔咒,可以掌控風的力量,根據自身魔力威力逐步提升,可以將風凝形,不拘泥於任何形態,可以變成風盾阻擋攻擊,可以化作風刃形成有力的攻擊,甚至可以召喚風暴絞殺萬物,但需要勤加練習,並感受風的律動,只有悟出風之真意才能發揮出風語咒的真正威力。

「扭了隔壁的!666啊……看來以後有必要好好找一找隱藏在學校中的謎題了!」

說着秦維傑收斂了臉上的喜色,並請求鷹先生不要將自己今晚的事情告訴任何人,隨後裝作一臉苦惱的走進了拉文克勞的休息室。 收到「愚者」先生的消息,奧黛麗深思熟慮了好一會。,才決定和自己的老師一起來。

這樣有利於為她的行動打掩護。

雖然金毛大犬蘇茜,也可以來幫忙,但絕對沒有奧爾薇婭這個天使好用。

畢竟那些非凡者絕對只會盯著自己這位天使老師。

雖然,有些對不起自己的老師,但為了完成「愚者」的任務也只有這樣了。

不得不說她們不愧是師生。

奧黛麗將思緒轉回到了那個馬桶上。

「謝謝。」

奧黛麗看著安保人員打開玻璃牆,忙前兩步,伸出戴著白色薄紗手套的右掌,小心地摸了下抽水按鈕。

接著,她緩步退後,微笑道:

「好了,這樣吧,我滿足我的好心了,不能再傷害到它。」

她時刻記得自己這次的人設是,天真好的少女。

看完這裡,他們進入了有羅塞爾日記的那個展廳。

繞行半圈的介紹后,奧黛麗再次問道:「我可以翻看下這本筆記嗎?我們都對這種怪的符號很感興趣。」

「額……我聽說超過一定年限的紙張,連接觸空氣都會受到損害,更別提直接觸碰了,應該不行吧?」

她眨了眨眼睛,讓自己宛如寶石的漂亮眸子表現出了誠懇,渴望,又略有點失落的情緒。

奧爾薇婭觀察著奧黛麗的行為,想要提前一步分析出到底是那種的書籤。

她可不想後來克萊恩再一頭扎人這個坑裡。

雖然原著中克萊恩有勁無險,但鬼知道現實世界會發生什麼。

「教會採用了特殊的保存辦法,讓紙張能像前幾年才生產出來的一樣,而且,算沒有這種辦法,你們提出的要求,我們都會盡量滿足,只不過可能需要換一個環境換一身衣物,並經過較為嚴格的流程。」

「你可以翻一翻,但別太久,別用力。」

奧黛麗的眼眸頓時發亮,看得人移不開視線。

誠懇道謝后,她和格萊林特子爵等神秘學愛好者一塊,打開玻璃罩,小心地翻動起那本筆記。

黛麗努力記憶著,但因為那些符號太過複雜,短短時間內能記住的相當有限。

「加起來差不多有兩頁的內容吧,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拓印一份……」

她思緒發散開來,將位置讓給了外圍的同伴。

這樣,她每個展廳都提出了要仔細欣賞某件事物的請求,並且基本得到了滿足。

走走停停,他們來到了那個復原的書房內。

奧爾薇婭跟著奧黛麗走走停停,一直觀察著周圍的事物,全然不知身後的那個機械之心的麥克斯正十分警惕的盯著她。

剛才剛一進來,麥克斯就察覺到了這位女士身上磅礴的靈性,雖然她及時收斂了起來,不過還是被他明銳的發現了。

這位女士的序列絕對比自己高,還高很多,高到自己在她面前就像一個螻蟻一般。

麥克斯心裡一陣膽寒,要是這位強者暴起殺人那麼這些貴族子弟必死無疑,自己也一樣。

麥克斯在心裡祈禱,最好這位只是那位歸罪小姐的保鏢。

要不然自己絕對萬死不足惜。

「我能翻一翻嗎?我想看一看大發明家羅塞爾的手稿具體是什麼樣子,包含了哪些思妙想。」

奧黛麗的詢問瞬間將麥克斯和奧爾薇婭的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

難道這個裡面有褻瀆紙牌?

奧爾薇婭看著羅塞爾的手稿,心裡有些猜測。

呼!

希望一切順利。

麥克斯看著美麗的貴族小姐心裡在次祈禱了起來。

「沒有問題,美麗的霍爾小姐,尊敬的格萊林特子爵,你們都可以翻一翻,呵,如果你們之有哪位是教會的虔誠信徒,甚至還能申一冊拓印本。」

講解員根據麥克斯的暗示回答道。身為女神的信徒,奧黛麗只能以淺笑回應,不方便開口說話。

與此同時,她假做撩發,伸掌摸了摸自己的右耳,悄然取下了那枚耳釘。緊接著,籠罩書桌的玻璃被打開了,奧黛麗前一步,按住手稿,故作不經意地抽出了那張書籤,並隨意翻了一頁。

在這時,得到她暗示的蘇茜在另一個方向突然叫了出聲:「汪!汪!汪!」

眾人的目光當即被吸引了過去,奧黛麗則垂下手臂,用掌心的那枚耳釘,刺向握著的書籤,並於心里默念著「海盜王」這個片語,一遍赫密斯語,一遍古赫密斯語。

尖銳的細針般的裝飾觸及了書籤表面,它剛要深入進去,穿透到另一面,奧黛麗頓時感受到了強烈而虛幻的阻力。不正常的阻力!這阻力一閃而逝,「細針」戳出了一點小印子,險些刺穿過去。

「真的有反應!真的有古怪!」奧黛麗眸光一凝,沒敢再試,將手抬了起來,把書籤放到了桌面。

接著,她望向蘇茜,鎮定地吩咐女僕安妮道:「嗯……你帶它去盥洗室。」

「是,小姐。」安妮忙領著蘇茜離開了這個展廳。

當!

趁此機會,奧黛麗將手裡的耳釘丟到了地,隨即偏頭望去道:「不好意思,我耳釘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