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定了又怎樣,我看上了,就是我的了,誰讓你家何小姐沒用!」她罵。

「哥,我們走吧!我不和裝模作樣的女人說話!」

她嘲諷。

可笑,何以晴明明被饒錦被包養,還一副天底下我清高的樣子,真是作嘔。

何以晴氣得想動手打李安安,最後拚命忍住了。

依然倒在地上的經理,也是錯愕,連何小姐也怕李安安。

怎麼這樣!

他是聽說何以晴背後的金主實力很強,所以一小時前故意說李安安強買了項鏈,就是想給李安安找事,其實那個時候李安安什麼也沒有買到,還被奚落一頓。

誰知道李安安又找上門報仇,她哥更是買下了鑽石項鏈。

事情剛好就對上了。

可是結果讓他失望,何以晴完全拿李安安沒辦法。

還囂張的奚落何小姐。

他掙扎著站起來!

「何小姐,抱歉我沒有守住你的東西,還讓你被人嘲笑了,對不起,這個李安安太囂張了,娛樂圈怎麼有這種道德敗壞的人存在,簡直該遭天打雷劈!」他道歉。

反正不會讓李安安好過的,他要給她多多的樹立敵人。

何以晴也是娛樂圈的人,兩人總有機會對上的。

他繼續說「何小姐,不如我給你介紹別的款式。」

何以晴眼眶發紅,無比的委屈,狠狠的說。

「不用~!」

她轉身,氣憤的走出店子。

保鏢也跟着離去,經理喊住她的助理。

「助理小姐,今天的事可不能算了,你應該把這件事公佈了,我也要揭露李安安可惡的嘴臉。」

他被打得那麼慘,一定要公佈到網上,把這件事鬧大,讓李安安徹底身敗名裂,還要讓她負法律責任。

助理聽到這裏點頭「當然,我不會讓何小姐,被人這麼羞辱的,我們一起曝光她。」

讓李安安見識一下輿論的威力。

「好,那就說定了。」

經理等人走了,發狠。

忙拍了幾張自己受傷的照片,把這件事寫下來又修改很久,放到了網上。

呵呵!李安安,我要你好看!

他不會白白挨打。

剛剛做完這些手機響了。

是老闆的電話。

接聽,剛想朝着老闆訴苦,結果聽到了被辭退的消息。

「老闆,明明是李安安不對,你為什麼要辭退我!」

對面老闆吼。

「你腦子裏面有屎嗎?不知道李安安是韓家認下的乾女兒,竟然得罪韓家,你以為韓家人看着很溫和,就真的好欺負!」

「你平時偷奸耍滑,調戲女店員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你竟然還不怕死的去和韓家對上,你有幾個腦袋!」

經理臉色一陣慘白。

他現在才感到后怕,突然想到網上公佈的事,想刪除已經晚了。

尤其是李安安那張帶着墨鏡,黑色短裙的冷艷照片,已經在網上流傳開了。

這件事也發酵了。

他頹然坐在地上,完了!

自己下場一定很慘!

偷香 帝夫人臉色一白,當即笑著搖了搖頭。

帝書清第一反應朝著帝夫人的身後躲去。

「凌風你誤會了,我好歹也是你們的母親,只是關心一句,沒有其他意思……」

「你不是。」帝凌風打斷她。

陸顏霜隨之抬眼看了過去,帝夫人當場安靜,依著她的性子,卻是沒有任何不滿發怒,反而乖乖的閉了嘴。

隻眼神還時不時落在帝雲卿兄妹的身上。

似乎在衡量著什麼。

「崔家那邊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大概率明天,我這邊就要啟程回崔家了。」陸顏霜於是提起。

果然便見,帝夫人眼神一亮。

「陸小姐這麼快就要回去了嗎?」

「夫人似乎在為我高興?」陸顏霜挑眉,意有所指。

帝夫人笑容生硬了幾分,又訥訥搖頭,「陸小姐誤會,我高興的是家主的身子骨終於恢復,這對我帝家往後的發展來說,是大好事。」

「是嗎?」

帝夫人點頭,眼神肯定。

一句謝意,憋到了嘴邊半響,才終於出口,「多謝陸小姐。」

陸顏霜便是笑,笑意瞧著明媚又愉悅的,「不客氣。」

不管帝夫人是不是真心,陸顏霜的醫術從某種方面來說確實是很好,這是事實。

帝雲卿一直沒有理會帝夫人,帝家主忙著招呼陸顏霜,連帝凌風似乎也對陸顏霜的態度極為殷勤。

「顏顏,你嘗嘗這個,很好吃。」

席間,帝凌風不停用筷子為陸顏霜夾菜。

陸顏霜:「……」

她舉著筷子要為三個小寶夾菜的動作就是一頓。

帝凌風的舉動,連帶著三個小寶跟著效仿,二寶努力的伸長了小短手,去夠最近的魚,夾起一筷子,就往陸顏霜的碗里送,「娘親喜歡吃的。」

「等等!」

陸顏霜眼見著拒絕晚了,便端起碗接了過去。

她沖二寶溫柔笑笑,又對大寶和小寶搖了搖頭,抬起手摸了摸三個崽崽軟乎乎的發,「你們乖,娘親知道你們懂事,會心疼人,不過你們還小,喜歡吃什麼只要照顧好自己就好了。」

「夾不到的,可以讓娘親來。」

用不著繼續像以前,原主還瘋傻的時候那樣照顧陸顏霜。

「知道了,娘親。」二寶點小腦袋。

大寶小寶也跟著點頭,沖陸顏霜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陸顏霜搞定三個小奶娃,又連忙去攔帝凌風的動作,「夠了,帝公子。我想吃什麼會自己來,用不著如此特意來照顧我。謝謝。」

帝凌風手中的動作便停下。

帝夫人原本已經在安靜的吃飯,看到這裡,福至心靈間彷彿是突然想到了什麼。

驚異讓她一句話不由脫口而出,「凌風,你難道是喜歡……」

「閉嘴。」帝凌風抬起眼,那雙漂亮卻無光的眸子,虛虛望向帝夫人時,多了幾分陰森。

嚇得帝夫人臉色一白。

連陸顏霜也跟著一呆,差點就被食物給嗆到,「咳咳……」

帝夫人這攪事兒精,這猜測也實在是太離譜了吧!

這怎麼可能?

「我與顏顏的關係,並非你想的齷齪。」帝凌風放下筷子,這時再度出聲,語氣冷凝,「我與她,是能跨越生死,相知,形影不離。」

陸顏霜:「……」

她臉色微妙變了一瞬。

這解釋,這都什麼跟什麼?連她這個當事人都聽不懂。

當然,自從來到臨武大陸后,陸顏霜所經歷過讓她看不懂的事兒也不止是這一件了。

還有之前,在崔家她進小秘境時,小秘境里那句歡迎回家……海底下的金龍,在看到她時,也是這句話。

歡迎回家。

這裡面最微妙的區別,就是陸顏霜很確定,這句話就是對著她所說。

而非是特指原主。

「我們吃飯。我們吃飯。食不言,寢不語。」最後陸顏霜尷尬的打了個圓場。

她倒是想不吭聲。

這帝家真是哪哪都透露著古怪,陸顏霜心底更堅定了要快點離開。

用完膳,陸顏霜去找了帝雲卿。

問他,「師父,我決定還是明天就走。你還會去崔家嗎?」

若是不去,那分別就應該在今日了。

帝夫人後來一步,剛走到院子口,就聽到兩人的談話聲。

她連忙豎起耳朵,仔細去聽。

帝雲卿若是一直留在帝家,對帝夫人和帝書清可沒什麼好處。

「去。」帝雲卿回答。

「原來他去,這就好了,趁他離開這段時間我得抓緊讓書清好好學習煉丹,不然將來如何接管帝家。」帝夫人聞言小聲嘀咕。

眼底終於多出笑意。

陸顏霜得到答案,有些意外,「可是師父,你不是說會去崔家,都是為了你父親嗎?如今你父親的問題已經解決了,那你為什麼又還……」

陸顏霜越說越迷惘。

帝雲卿垂眸,這瞬視線對上她,溫柔勾起了唇角。

一絲笑意,春風如沐,連同他的聲音都是那般悅耳,如同玉石敲擊般。

他回答陸顏霜,「之前去崔家,我是為父親。但這次再去崔家,我是為了你,霜兒。」

「為我?」陸顏霜更驚訝了。

「我有什麼……」

「霜兒,我是你師父。我答應過要教導你好好煉丹的,更何況,我從未見過如此有天賦的弟子。」帝雲卿語氣溫柔。

陸顏霜手揪住袖子,胡亂扯了兩下。

被他誇得有點尷尬,「我其實,我如今不過是個一品煉丹師,師父你就別總是誇我天才了。」

在練毒方面,陸顏霜倒是很有自信。

「你煉丹的時日太短了,也不想想,你才練了幾爐子的丹藥。」

而且基本還都成功了,都是極品的品質,都是一爐十顆。

「越級挑戰煉丹,你至少得堅持多練幾日,方能提升。不然你連煉丹的步驟都還記不太清晰,還得我在一旁提醒。」帝雲卿又提醒陸顏霜。

陸顏霜:「……」

她差點就忘了。

師父這話說的倒是確實沒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