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意,一神化雙意,這還是頭一次遇到有人竟然能夠修出雙意。」於念雙眼微瞠,眼中目光震驚。

不僅如此,旋渦中霸道的『滅』之意令浩然氣竟也搖搖欲墜,下一刻,便彷彿要徹底潰滅似的。

不過,於念驚目微定,眸中更是閃過一絲穩沉。

雙意雖是離奇強大!但他的浩然氣,也並非如此輕易可滅。

「浩氣長存!」

於念猛口大喝,神念如濤濤滾江之水,崛天而起。

原本已經潰滅的浩然氣竟突然強勢凝鍊,滾滾的浩然氣,翻起滔天神威,與旋渦之中的『滅』之意竟爭得不相上下。

「『滅』之意雖然霸道,但倘若刻意斷了『修羅』,『滅』之意的威力也會銳減大半。」『殘魂』提醒道。

「如果祭出『修羅』,此人的『氣』恐怖會損失大半,我與他畢竟只是爭勝負高低,不是爭生死。」秦墨說道。

「難得你竟然還有這份心慈,不過此人事實上也留手了,此人的浩然氣若是凝鍊成攻,化成浩然劍氣,攻擊必然霸道,恐怕你也可能擋不下來。」『殘魂』說道。

「我也知道,所以他留了一手,我也沒必要害他,他不傷我,我自也不會傷他。」秦墨沉聲道:「那就比魂神消耗了,看看我『入化』一百年積累的魂神之力與『入化』三百年的魂神之力差多少。」

魂神動,『滅』之意所化旋渦狂野旋轉,整片空間彷彿都要被吞入其中。

「比拼魂力修鍊厚度?好!就看看這『入化』僅僅一百年的秦師兄究竟有多強!」於念見此,也似心領神會,魂神涌動,浩然氣再起滾滾洪威,面對『滅』之意,絲毫沒有潰滅之勢,反抗兇猛。

秦墨也不手軟,魂神不斷凝聚,不斷耗損,『滅』之意,滾滾壓迫。

半空之上,『滅』之意與浩然氣相交在一起,整片天空彷彿天翻了一般!

浩然氣驚出十條長江一起奔騰的洶湧神威。

『滅』之意霸道鎮壓!

若不是暗中兩位化神修士出手連忙封住震動的魂神波動,秦墨與於念兩人之間的鬥法,必是會驚動整個門派。

縱是兩位化神修士在旁鎮壓,也不禁都暗暗震驚。

「這二人只是魂神拚鬥,倘若以靈力戰鬥,決生死的話,你我二人聯手,恐怕也鎮不住!」黃眼石姓巨人說道。

「這浩然氣已『化靈』,若是當真以靈力引祭,催發攻擊,你我二人確實鎮壓不住。而『滅』之意雖未化靈,但這旋渦之中,我總感覺到一股令不寒而慄的危險,想必秦墨也未徹底催動『滅』之意。即使如此,秦墨以『入化』百年時間對戰『入化』三百年的浩然氣絲毫不落下風,可見此人修為深厚!」白衣錦衫男子面生微驚。

「火師兄可看出此人身上的秘密了嗎?」黃眼石姓巨人說道。 「此人身上靈力渾厚至純,而且似乎主修主靈力,並非你我猜想之人。」白衣錦衫男子面生苦怪。

「此人身上確實靈氣純至,但在他身上我可是覺察到其他人完全沒有的濃郁妖靈,此人身上的妖靈不僅僅與靈力融合,更與肉身融合,甚至魂神之中,妖靈也是濃郁得很。」黃眼石姓巨人兩眼黃土色的眼珠子轉個不停。

「的確如此。但我總感覺此人不太可能。」白衣錦衫男子仔細深看秦墨,雙眼大為疑慮。

「確實與其他人來說,的確有些異類,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說不定此人是修鍊了一些奇怪道術,或是有了其他你我二人不知的機遇也說不一定。」黃眼石姓巨人說道。

「我還是持懷疑態度。此事非同小可,咱們必須得謹慎,萬不可大意。」白衣錦衫男子格外凝重。

「罷了,咱們也多觀察觀察就是,反正也不著急。」黃眼石姓男子說道。

白衣錦衫男子點頭認同。

一柱香時間后。

半空中的『滅』之意已經消減大半。

浩然氣也同樣減弱了不少。

兩人並未在這短時間裡分出勝負。

秦墨臉色微微泛白,眼睛微動:「於師兄,在下有一計,不知師兄可否答應。」

「秦師兄有何計,大可說?」於念回道。

「你我二人也不必再分什麼勝負,『妖果』我給你,化神修士的分身也可以讓於師兄免費參悟,只是於師兄需要以『精魂』交換。在下『入化』百年,與於師兄『入化』三百年,此行交易,於師兄恐會吃上些小虧。」 魚水沉歡 秦墨提議道。

他心裡已經暗暗想好。

被柳折拿走的『妖果』他不會再煉化。

雖說這顆『妖果』之中並沒有發現被人動過的痕迹。

不過秦墨謹慎,可以說是小心眼的心思,為防萬一,寧願扔了。

既然與其扔了,不如拿出交給於念,反而於念對此果也興趣格大的樣子。

且化神分身已經被【修鍊魂幡】煉化,於念只是參悟,也煉化不了化神分身,不必擔心此人動什麼手腳。

如此也就沒什麼重大損失。

倘若再爭鬥下去,秦墨也無絲毫必勝把握。

畢竟於念已經『入化』三百年,多兩百年的修鍊時間,秦墨即使有『妖果』供應,但兩百年的時間修鍊差距,也還是存在的。

於念此時眼睛也是立即轉動,心中迅速跳動諸多心思。

真要說與秦墨斗到底,他也沒有完全把握能夠勝得了秦墨。

秦墨雖然僅『入化』百年,但魂神蘊藏極其深厚,絲毫也不比修鍊了三百年的他差多少。

也不知這廝究竟是怎麼修鍊的!

倘若輸了,不僅賠了『精魂』,『靈果』和化神分身也一併得不到。

略是思忖片刻,於念便也迅速做下決定:「好!咱們就此交換。」

秦墨眉上神色立松,魂神也在第一時間散去。

於念也立即泄去浩然氣。

二人雙雙牽成協議。

不過不論二人是否分出勝負,還是二人是否達成其他協議,參加『鬥法交易』都需要繳納一顆三品靈石作為費用。

一顆三品靈石對秦墨來說並不昂貴。

秦墨與於念兩人雙雙付了自己的那份靈石,二人便雙雙離去。

柳折大概也明白兩人可能私下裡達成了某些交易,不過這與他無關,收了費用即是。

秦墨與於念兩人離開后,一起來到了秦墨的『修室』,不過路上於念在外正巧碰上了一位內門弟子,與這名內門弟子的交情似乎還算不錯,而這名內門弟子竟然認識秦墨,於念這才知道秦墨的事。

「原來秦師兄正是當年那位以元嬰中期修為斬殺『入化』修士的秦師兄,當年此事可是驚動了整個門派,當年在下本還有意想挑戰秦墨一二,不過後來師兄莫名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在下也有其他要事,此事便被在下遺忘了。」

於念眼神閃礫,神色有些古怪。心頭忽的暗驚,還好與秦墨只是拼魂神,並不爭生死,否則到最後誰生誰死,他還真有些不好的念頭。

更讓他有些後背後涼的是,秦墨與季菊的關係,這在門派中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已經過去百年了,往事不提也罷。」秦墨對此事倒是並沒有太多在意心思,一門心思想的只有修鍊。

「這是『精魂』,秦師兄先檢查吧。」於念不再遲疑,第一時間交出『精魂』。

秦墨稍有些意外,不過也不遲疑,立即交出那顆『妖果』,這個時候,再雙手往『精魂』上拍下,神念湧入『精魂』之中,仔仔細細檢查『精魂』。

於念也不遲疑,立即查看『精魂』。

很快,兩人都各自確定自己手裡所得之物。

這個時候,秦墨也不多遲,立即隨袖輕抬,招出【修羅魂幡】,魂幡上黑氣滾滾涌動,迅速卷出,將『化神分身』釋放出來。

於念盯著【修羅魂幡】,眼皮微微跳了跳,魂幡之中釋放出來的魂威,即使未引祭凝鍊,也令人感覺到一股沉重危險,恐怕自己是接不下這魂幡一擊的。

「想不到此人身上的法寶一件比一件強大!還好當年沒有來挑戰此人,否則自己說不定也是要輪為笑柄,元嬰中期修士斬殺的『入化』修士雖然聽起來天荒夜談,但這件事情發生在秦墨身上,似乎也就不足為奇了。」

於念心頭立即打消一切念頭和其他心思。

「秦師兄如此爽快,在下便不客氣了。」於念掐去其他心思,立即盤坐於『化神分身』前,開始參悟這尊分身。

秦墨盯了一眼於念,剛才他已經注意到於念眼中的微妙神色,絲毫不在意於念敢再起其他心思。

至於讓於念參悟『化神分身』,於念只是參悟,對化神分身毫無任何影響。

更重要的是,秦墨也有意藉此人蔘悟,自己也藉機參悟。

同為『入化』,而且於念更是『入化』三百年,在修鍊和修性上總還是比秦墨要高上許多,秦墨也能在此人身上參悟更多『入化』的玄妙之處,對自己也是大有助利。

當下,秦墨並未過多在意於念,神念籠罩在『精魂』之上,開始研究這隻『精魂』。 秦墨單手托著這顆珠子。

原來這珠子不是普通靈珠,而是一顆靈蛋,珠上一條碧綠的青魂遊動不停。

這青魂之中,竟是土光顔色。

「這是一條地岩星巴蛇,蛇的遁行本就玄妙,而此蛇的遁行速度更是極快,有如流星。此外,更有堅硬可破岩石的身體,此蛇在岩石之中遁行,岩石就如同豆腐一般。一些強大的地岩星巴蛇,可以撕裂虛空,千里虛空,此蛇一破即到。」『殘魂』識出這隻『精魂』的原主。

「也就是說,煉化這條『精魂』后,三色劍可以從這條『精魂』上繼承此蛇魂的遁行速度,以及強大的破擊威力。 女主播養成計劃 萬里之外,甚至此劍都可以精準斬殺。」秦墨眉目生喜。

「不僅如此!以此劍破虛空的特性,可助你遁行,在遁行之上的速度,也是其他難以媲美的。」『殘魂』再道。

「如此說來,此『精魂』也是一條極妙的精魂了。」秦墨臉上喜色生出賊光。

當下,一抬手,袖下三色劍飛出,懸於面前,一掐指,指尖擠出一滴赤紅精血,隨指點下,落在三色劍體上,精血融化,化入三色劍劍體之中。

跟著,秦墨再次掐指擠出一滴精血,落於『蛇魂』之中,

『蛇魂』竟隱約有些反抗,似乎並不願意被煉入。

「敢!」

秦墨雷口厲喝,一道強大的神念鎮在『蛇魂』上。

『蛇魂』立即老實起來,乖乖融化秦墨的精血。

種下精血后,秦墨並未停,神念再起,兩縷神念化成無形神絲,分別落入三色劍以及『蛇魂』之上。如此兩物分別種下『魂靈神息』,在接下來煉化兩物時,更能夠令兩物達到完美的融合效果。

而如此,三色劍被他人煉化的成功率更低,強行煉化,器靈和劍體偕會受到莫大損傷。

他人強行奪取此劍后,要祭用此劍,也會受到此劍強大反抗。

——這一切,自然是『殘魂』的指點。

這個時候,秦墨往掌上托著的靈珠扣指點下,珠上的『蛇魂』立即飛出,撲向三色劍。

同時,張口吐出一團青霞,將三色劍與『蛇魂』包裹在一起。

『蛇魂』圍在三色劍外不停的旋轉。

魂中一縷縷的魂絲化成晶瑩的綠絲,浸入三色劍的劍體之上。

三色劍微微抖動,發出陣陣鋒利的嗡鳴之聲。

秦墨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青光裹著兩物,不斷的融合兩物。

煉化中……

直到,三年後。

『蛇魂』最後化成無數晶絲,徹底融入到三色劍的劍體上。

最後一縷魂絲融入三色劍劍體后,發出一聲奇怪的爆鳴聲音,煉化『蛇魂』后的三色劍,明顯在靈性上更加通靈,劍身繞動,竟如蛇身一般,可以彎曲,不僅如此,靈飛在遁行上,完全繼承『蛇魂』的遁速之妙,且靈劍的鋒芒,也有一股劈鐵破鋼之勢。

「出來!」

秦墨傳出一道神念。

三色劍的劍體上,一條土青色的蛇魂鑽出。

此時被煉化后,蛇魂完全釋放蛇體,蛇體竟然有水桶粗,體表並不是一片片青色的鱗片,而是一片片土光靈鱗片,在鱗片上,還隱約有些星光閃礫的樣子。

蛇體竟有百餘丈長,偌大的蛇身釋放出來的恐怖之威,令人神魂微寒。

這就是三色劍的『器靈』!

不過這畫面倒是有些抽象。一柄三尺余長的長劍上,生出一條百丈之巨的土青巨蛇,蛇身盤纏,望著一個正常看上去卻小得可憐的人。

「收!」

秦墨隨指一引,蛇魂回到三色劍的劍體中,跟著立即撲在秦墨身邊,劍尖靠在秦墨衣服上,竟似通了靈性。

「不錯!」

秦墨輕擺手袖,將這件得意之物收起。

身影一飄,秦墨出現在『修室』外。

於念已經參悟『化神分身』三年時間。

這期間,秦墨並沒有打擾他,一直在安靜煉化『三色劍』。

於念也似乎在這縷分身上有所明悟,身體外一層浩然氣籠罩身體,能夠從這浩然氣的氣息中,沉察到一股玄妙的神威。

『化神分身』雖僅只是一縷分身,與真身本體無法相較,但這也是化神修士究此一生修鍊的精華之所,參悟『化神分身』,對尚未化神僅僅只是『入化』期修為的秦墨等人來,依然有著莫大的好處。

若是能夠明悟化神之妙,說不定便極有可能藉助這縷化神化身,修為再進一步,領悟化神之道,便可能真正的觸及化神。

不過在此之前,觸及化神,必須要做好萬全準備。

一旦觸及化神之道,便可能觸動天地法則,引下天地雷劫淬體。

雷劫淬體可非一般,倒在雷劫淬體的修士千萬年來,已有如過江之鯽,數之不盡。

因此,在此之前,必須要做好萬全準備,免得觸動雷劫時,因準備不足而倒在雷劫的淬體轟擊之下,這可不是什麼黑色幽默,而是要命。

「於師兄,參悟得如何?」秦墨問道。

於念睜開眼睛,眼中神光奕奕,明顯是大有所悟的樣子:「雖然只是化神分身,但在這尊分身上也參悟了不少化神之奧。果然,即使是『入化』,也始終是被擋在化神門外的門外漢,根本不能體驗到化神的玄妙。而這尊化神分身,就如同為我打開門戶的那扇門,我已有遁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