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想請楊先生吃頓飯,不知道楊先生可否能賞臉?」張三金笑眯眯的邀請楊風出去吃飯。

楊風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再朝李四維看去李四維笑著打哈哈,

「楊叔,不如你就賞臉一起出去吃個飯如何?」

這兩個人打的什麼主意?楊風想了一下同意下來。

「可以稍等片刻。」

打什麼主意去了就知道了有人請吃飯那就去唄,不過想坑我楊風,那是不可能的千萬別隨便招惹我不然你們家最近可能會沒有安寧日子可以過。

雖然不會隨便殺人,但弄得對方過得很前熬,很恐懼還是可以的,什麼都不用做讓小麗或是弄幾個小鬼找對方談談話就行了,方便快捷甚至連混混都不需要找。

找混黑的報復對方可是某些有勢和有錢人喜歡做的事但楊風是個例處,找混黑的人去報復太低級了直接找鬼去和他們玩多好。

香江別的不多、就小鬼很多晚上出去一抓一大把的。

生活水平提高了天地靈氣越來越稀少偏偏城市裡鬼怪卻越來越多,但大多數鬼都是小鬼,不敢害人那種。漫無目的的到處飄蕩完全可以選擇無視。

楊風答應下來,李四維開心極了楊風就搞不懂他小子在開心什麼。

「楊叔是不是帶上幾位嬸嬸?」

「不用,她們最近比較累需要體息。服裝店越做越大很忙碌,加上最近不太平山少出門比較好。」

楊風拒絕一了這個提議去洗了澡,換了一身衣服就和他們兩人出了。

坐著李四維的勞斯萊斯三人朝著最近的酒店而去沒有挑選星級高的酒店反而挑選楊風喜歡去的酒店,這讓楊風越發的懷疑這兩人有鬼。

從誅仙開始做皇帝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這麼討好我想幹什麼?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楊風也沒多想,坐在包間內點了一瓶上好的紅酒點了一堆自己喜歡吃的菜,然後安心等待不時的和李四維張三金兩人聊著一些沒有營養的話題。

很快飯菜就上齊還有紅酒李四維笑嘻嘻的給楊風倒了一杯紅酒,三人碰了一下開始吃飯。

抿了一口酒吃了一些菜楊風這才放下筷子看著他們倆道:「直接點吧,為什麼找我無事獻殷勤?我不信你們兩個會閑著沒事做特意來請我吃飯。」

大家根本尿不到一個壺裡去所以直接點吧,虛情假意的我也累。

你說還是我說?

李四維和張三金對視了一眼,張三金猶豫一下還是讓李四維來說。

當下,李四維就拉過椅子做到此較靠近楊風的地方將紅酒給他倒上討好的說道:「楊叔你也知道我們李家是家大業大很多產業都處於帶頭地位。」

「是。」

這一點楊風要承認,李希是個天才。

哪怕他走了李四維是個混混小子但他只要不亂搞什麼都不做就會有人將一切安排好,他只管簽字就行。路已經鋪好了,他根本不需要做什麼跟著走下去就完事。

「然後呢。」

楊風看著李四維等著他的下文,你不會是特意來找我炫耀,你們李家家大業大吧?

「楊叔,我想涉足房地產行業。」

以前局墊不穩定李希並未隨便參與房地產行業,但該鋪的路已經鋪好了只要李四維有本事完全可以跟著走下去,現在李四維心動了。

隨著經濟的發展香江一年比一年多,搞房地產簡直就是暴利行業李四維不心動是假的所以和張三金臭味相投之下就聯合了起來。

誘僧 這些年搞房地產確實屬於暴利,只要你有本事,有合適的地有關係,有背景,那麼你就能一飛衝天,何況是李家呢?

「難怪請我吃飯,原來是為了我手裡的地。」

楊風當初買的地,現在都是之前的貨,翻了不知道多少倍雖然楊風也賣了一些,但還有不少留在手裡。

「所以想以市場價價格從楊叔手裡拿一點地,因為楊叔您手裡的地位置比較好嘛,大家都是自己人,還能便宜了外人對吧。」

無語,還以為打的什麼主意。

「看上了哪一塊?」

雖然地放著會越來越值錢,但楊風不想放了。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盯著他手裡的地,連香江政府都在打主意一些位置好的地方,楊風都是抱著能賣則賣的想法。

「什麼?什麼?」

原本以為會是一場艱難的談判,結果才開口呢楊風就直接答應下來,讓已經做好各種求爺爺告奶奶的李四維和張三金誇張的大叫起來,他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將地以市場價出手給你們,不需要漲幅,也不需要其他東西。」

楊風的條件對他們來說也很容易完成,兩人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

各行各業的人都不容易為了更上一步李四維和張三金也算是被逼急了不過這兩人的名字還真有喜感還怪能湊到一起去,李四維,張三金、三四都湊齊了不知道會不會蹦出一二或是五六齣來,或者來一個大滿貫一二三四五六七九都湊齊再或者來個七龍珠召喚神龍也不錯。

「我一直以為老公是想自己開發呢,沒想到還是賣掉了。」

小霜笑嘻嘻的抱著楊風的手撒嬌,想要禮物以前不懂事的時候覺得楊風買那麼多沒用的地沒啥意義,現在過去了這麼多年那些不值錢的地如今翻了一倍又一倍讓多少人眼紅。

楊風感到哭笑不得道:「拜託我是道士,不是房地產開發商而且隨著時間推移手裡的地越值錢越容易惹人眼紅還是早點出手的比較好當然只是目前比較好的部分其他的還能先留著,這些地留在手裡容易讓人得紅眼病。」

現在的楊風沒時間去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該頭疼的還煩惱不過來呢,一些讓人看了眼紅的地,早點出手了也好,一直留在手裡也不是個辦法,他不是房地產開發商也沒有想過去搞開發,太累人了沒必要。

「就你小心思多自己沒錢嗎?過陣子再帶你去買。」

楊風笑著捏了一下小霜的小鼻子,小霜不依說道:「那是我自己的,買禮物自然是老公出錢才有意義啊。」

「是是是,比較有意義快去接電話吧。」

聽著電話響了楊風哭笑不得的拍拍小霜的背讓她去接電話。

小霜乖乖去接電話很快她拿著電話看著楊風表示找你的,楊風起身拿過電話。

「喂。」

「老大,我們找到幾個被殭屍給抓傷的人能不能送到你這邊來治療?」

是弗格森,警方找到一些受傷的市民,好不容易將其帶了回來。

這些人都需要治療王是弗格森就想帶到楊風家裡來,不過想到之前楊風說過的話,先打個電話來問問。

「不用了我過來你們警署吧,別什麼人都朝著我家裡帶。」

以前楊風不會覺得有什麼現在他不太喜歡不認識的人朝著自己家裡鑽。

帶過來?算了吧!我直接過來你們警署就行了。

隨口說了幾句楊風掛斷了電話,帶上一些需要的東西就前往警署。

轟!

蘭博基尼像是脫韁的野馬衝進了警署將一群警察嚇得夠嗆,幾個人甚至不滿的準備上前教訓一下這個開車亂來的小子,不過當看到下來的人是楊風后馬上止步換上恭維的笑容。

「老大,好。」

「嗯,你們也好。」楊風拿著東西頓了一下回頭說道:「抱歉第一次開這樣的車子、油門控制有點不合理所以速度快了點。」

跑車什麼的楊風確實是第一次碰,難免速度就快了一點男人的通病。

「和你們隔壁的人打個招呼,可別一天到晚追著我開罰單。」

說完楊風就走進警署辦公大樓內,留下幾個警察面面相覷。

警察甲:「我覺得現在老大不像是個道士倒是像一個富二代。」

警察乙:「我也感覺像開跑車的道士至少我沒見過。」

警察丙,「我也好想開的說,你們誰有跑車?」

「老大!」

楊風走進大樓內弗格森就迎了上來,楊風擺擺手問道。

「廢話少說,人在哪裡有沒有隔離起來。」

楊風不敢確定金甲屍王的毒性有多強,有些殭屍的毒強的可怕,就是楊風自己都扛不住,別說是一般人,不過警察能找到受傷的人,對方看起來還能拯救一下,那麼說明金甲屍王的屍毒沒有想象之中那麼可怕。

「在這邊,早就隔離起來了目前已經派出大量的人去尋找傷員,同時也發通知告訴他們要儘早治療上不然會變成殭屍。」

弗格森帶著楊風前往隔離區,楊風一邊走一邊說道:「沒想到有些年沒來你們這邊發展不錯嘛。」

弗格森以為楊風說的是警署大樓,笑著回答道:「那都是上面的扶持和發展我們地區警署肯定不能太落後讓人看了笑話說皇家政府的不是。」

你們皇家政府做什麼和我有關係嗎?

楊風古怪的看著弗格森,讓弗格森一臉莫名其妙難道是我說出錯了?

「我說的是你們警署現在漂亮的小女警不少和政府有什麼關係。」

弗格森差點撞在了走道的牆上,要不是楊風拉他一把的話,這貨估計要慘叫著抱頭倒在地上。

「妹子雖然很好看,也別貪多,小心摔倒。」

語重心長的教育一下弗格森,讓弗格森一臉憋屈有種想哭的衝動,老大我沒看是你的話把我嚇到了!

「一共找到了六個人,其中有一個人的傷勢比較重,我們還讓醫院的醫生也一起來了,屍毒治療好后他們就開始給傷員治病。」

弗格森一邊帶路一邊解釋,很快兩人就來到了隔離區域,六個傷員分成兩個區域呆著受傷最終的那一個在一邊另外五個在一邊。

「老大!」

一路走來,路上的警察都第一時間向楊風打招呼,楊風也點頭回應他們。

「將門打開吧,看看這個受傷嚴重的。對了,他是在哪裡找到的?」楊風問了一句。

弗格森將門打開,楊風發現裡面還站著幾個醫生都無奈的看著傷者的傷口,根本沒辦法治療和中毒了一樣很頭疼這樣的傷不好治療。

「醫院,我們接到醫生的報警,才知道這件事。」

弗格森跟著走了進來說道一群醫生朝著楊風看了過去包括那受傷的人。

一個年輕女子!

「她的傷口在什麼位置?是如何受的傷?」

這個人就是警方請來可以解毒的人吧?

幾個醫生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主治醫生的人站出來,回道:「在左邊助骨皮肉被撕開一塊,肋骨也斷了一根像是被什麼機器給切斷一樣傷口很整齊且前傷者的傷口和內臟都在開始變黑,像是中了毒,但至於是什麼毒,我們分辨不出來。」

說著他還看了弗格森兩眼屍毒是真的還是假的哦,雖然這個女人承認自己是因為殭屍才受傷的,但醫生依舊感到不可思議上殭屍確定不是鬼片看多了吧。

就算報紙在報導很多人都表示親眼看到了殭屍,不少人都被咬死,依舊還是有人不相信這些只是那幾百米區域被夷為平地就讓人煩惱,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造成的?太可怕了吧!

「咳咳!」

那病床上躺著的年輕女子臉色蒼白的可怕,呼吸有些不順暢不時的痛呼幾聲傷口的惡化很疼。

「她是在電影院被抓傷的。」

弗格森補上了一句楊風秒懂,這讓看著女人的眼神變得古怪起來。

大半夜的不睡覺跑去看還可描述的電影?太刺激了吧!

結果被殭屍抓了一下,這下悲劇了吧。

楊風那古怪的眼神好懸沒讓那受傷的女人哭出來,我都這樣了你還幸災樂禍還是不是人阿。

古怪歸古怪,該治療的還是要治療才行,走上前楊風對她說道:「現在有什麼感覺是不是感覺身上變麻?」

疼痛不算強烈這樣的傷口換成正常的病人早就疼的死去活來了可這個女人只是哼了幾聲,還只是偶爾哼幾聲,這很不對勁。

「是,你是醫生嗎?」女人有些艱難的開口。

。 「你們讓開點。」

楊風示意幾個醫生退開一點,幾個醫生看了弗格森一眼,見弗格森對他們點頭,只好讓開,他們也想知道楊風是如何幫這個女人解毒的。

毒不解傷口根本沒辦法縫合治療好在沒有大量流失鮮血,因為屍毒起了作用。

很諷刺的結果,屍毒還幫這個女人一個忙,讓她體內的鮮血不會大量流失,否則就這樣的傷勢掛了。

閑雜人等退開了,楊風對女人搖搖頭說道:「很抱歉我不是醫生,不過我能治療你的傷準確的來說給你解毒,至於傷口還是要靠醫生的,我也沒辦法。我要查看你的身體沒問題吧?」

這麼嚴重的傷這個女人的身上肯定沒穿衣服,看到別人身體好歹也和別人打個招呼才是,醫者父母心沒錯但他楊風不是醫生啊。

「嗯。」

都這樣了還顧得上什麼是否佔便宜,女人只想快點治療好自己,至於是否被人看光她已經顧不上了。

得到了對方的許可,楊風上前將她身上的白布揭開果然這個女人沒穿衣服。

咳咳!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的傷口很嚴重。

楊風看了眼幾乎已經變黑的傷口變得像是潰爛一樣肉沒掉骨頭也沒少只是被鋒利的指甲抓開的,從傷口楊風就能看出來,應該是抓別人結果她被波及到了。

「你運氣很不錯殭屍不是朝著你來的,不然向前五厘米你都要完蛋。」

檢查了一下傷口楊風將自己帶來的東西拿來拿出一個小瓶子對她說道:「會有點疼,你做好心理準備。」

「嗯。」

女人點點頭,表示自己能承受,這麼嚴重的傷不都也沒事嗎?

說著女人感到自己的傷口上被什麼東西碰了一下頓時一股鑽心的灼熱刺痛痛得她慘叫了起來,差點掉在地上,將隔離區內的人都嚇了一跳特別是幾個醫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