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寡人就想問了,請問我周人的親親傳統中的『親』,到底指的是什麼人呢?」

在得到召公的肯定回答之後,申侯立馬追問道:

「是只有你們姬姓宗室是親,還是我們這些姜姓諸侯也是親呢?」

「姬姜同源,姜姓諸侯自然也是我姬周天子的親人了。」

事關「政治正確」,召公自然不敢滿嘴放炮,否則在場的那些姜姓諸侯只怕立馬就要跳起來造反了。因此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召公就給了姜姓諸侯「親人」的身份。

「既如此,那就怪了。」

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後,申侯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狐狸般的般笑容:

「既然寡人和天子乃是親人,那麼寡人主動派沃操找天子提親,命他操辦其中的具體事務,這到底哪裏不行了,以至於你們對他喊打喊殺?」

這一刻,申侯終於將沃操準備的最後殺招給丟了出來。

7017k 既然對方都全體撤退了。

那麼諾亞就不能將這件事情看的太簡單了。

他這時候想起了之前的幽鬼衛泰德。

這個傢伙可以一直都跟在對方身邊的。

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這群人出海按理來說,他怎麼也得知道他們在出海前到底搞了什麼吧?

諾亞對潘多拉說道:

「現在上次你跟蹤過的的那個幽鬼衛泰德,在什麼地方?」

潘多拉一下就想起之前能夠變成影子的那個傢伙。

他對諾亞說道:

「這個人最近一直在出入城市,每天都會出城。」

諾亞聽到這個后,立即對潘多拉說道:

「現在他也出城了嗎?」

後者應聲肯定道。

這個傢伙出城幹什麼?

諾亞有些好奇。

然後他突然站了起來。

對潘多拉確認了方向,問她是不是在鳳凰山莊的方向。

潘多拉確認后,諾亞馬上對艾登說道;

「或許我離開前,安排的監視者泰德知道點什麼。」

說着他就要起身出城。

看到諾亞這麼急促。

艾登連忙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諾亞將之前自己的猜測都給他說了后。

艾登也感覺到這件事裏的不正常。

他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將龍蛋遞給了潘多拉,讓她繼續放在那堆魔法晶石里孵化。

然後他就跟着諾亞兩人一起。

離開了藏書樓。

朝着外面走去。

「我感覺泰德應該是在鳳凰山莊等着我,這傢伙之前就是在那個地方被我打服的。」

諾亞對艾登講述自己之前和泰德的事情。

遁術對上化影術,確實有非常強大的優勢。

這時候文森特和卡特琳娜他們還在談論這結婚的事情。

沒有出來。

這一下又變成了諾亞和艾登兩個老搭檔的事情了。

諾亞想着要不要將這件事情告訴他們。

或者通知更多的人。

通知之前在曼海姆戰役里一起並肩作戰的人。

這時候通知他們在沒搞清楚對方要幹什麼之前。

好像也沒有什麼用處。『

或許後續的事情,可以通過文森特這條線來警覺到聖光教廷。

畢竟他是聖光教皇的近衛隊的老大。

他知道后或許會好很多。

諾亞上車后,發動車的同時,徵求了艾登的意見。

艾登考慮了一會兒后,他同意了諾亞的說法。

現在對方要搞的事情,好像不是一件小事情。

不過他同樣有些擔心,就算是文森特知道了,現在他們知道的證據還是太少了點。

什麼叫太少了點,意思就是沒有掌握到核心證據。

而且現在人證已經全部都沒有了。

唯一還在的那個,現在就在皇宮裏。

他們總不能讓對方像是對付普通人一樣,有點證據就帶到宗教裁判所里去問候吧?

身份不一樣,現在他們要想得辦法就要有所不同。

如果這會兒能有一個人證,一個重要人證。

他們或許才能調動教廷組織的行動。

就口說的話。

這裏面可是有着攻擊揣測皇后不是的罪名。

這人家還沒有做什麼,自己就先被交待了。

完全就是昏招。

諾亞告訴自己,冷靜。

現在要做的就是冷靜下來。

想想他們還有什麼地方會有人。

除了皇宮。

還有什麼地方還有人?

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到了。

現在時間緊迫,就算是出海去抓這些人,到明天下午兩點前,也不一定能找到證據。

諾亞和艾登對視一眼。

兩人都看到對方眼裏的一些愁雲。

沒辦法,現在看來只有先去找到泰德,看看他在之前有沒有發現什麼證據了。

用了五十分鐘的功夫。

他們的車終於開到了山莊外面。

這時候諾亞才發現,這裏已經接上了電燈。

就連周圍的每個銅鑄的雕像上,都被身邊加裝的路燈給照亮了。

現在整個鳳凰山莊有一種生活的氣息。

這裏已經住人了?

泰德這個傢伙。

不對!

這時候門口已經走出來一個管家樣子的男人。

他看到兩人後,對兩人招呼道:

「你們好,兩位。」

「不知道來鳳凰山莊是做什麼的?」

兩人面面相覷,艾登對着管家說道:

「這個人是這裏的主人!」

諾亞突然心中一陣明悟,他已經猜到這裏是怎麼回事了:

「你好!我是諾亞.克萊斯特。」

頓了頓他又問道:

「是格羅瑞婭聘用的你吧?」

管家一怔,然後臉上掛上了更加專業的笑容。

對着他點頭,然後恭敬的說道:

「是的,諾亞先生,我是休斯家族的聘用過來的管家,格羅瑞婭小姐讓我在這裏管理莊園,順便伺候他的兩位老師。」

管家說完后,諾亞對艾登解釋道:

「之前我讓格羅瑞婭隨便使用這裏。」

「她們不是要挖掘這裏的東西嗎?我看密大的教授和她辛苦就讓他們住在這裏了,沒想到現在就連管家都安排上了。」

這裏的變化其實還挺大的。

加裝了不少的東西。

而且添了不少的人。

這時候他想到,之前得管家竟然說道:

「兩位格羅瑞婭的老師。」

兩位?

什麼情況?

他的車開到專門規劃出來的停車位上后。

很快周圍的人也上來了。

管家介紹過後,幾個女僕都恭敬地對着諾亞鞠躬。

因為這裏其實還算是諾亞的地盤。

格羅瑞婭沒有搬到這裏。

詢問后才得知。

在這裏的人是兩個密大教授。

一個是之前的古語言學教授沃倫·賴斯,另外一個是叫亨利·阿米蒂奇的教授。

沃倫倒是見過,這個亨利是什麼名堂。

諾亞這時候還問道:

「你們這裏有一個叫泰德的人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