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他這是想幹什麼?」

…………

身後議論紛紛,看不出吳澤的打算。

寵欲 「哥哥,加油。」

吳紅雪也看不出,不過不妨礙她對吳澤有信心,作為創造她的存在,她天然有好感。

吳澤來到禁制面前,乳白色光輝如水波一樣晃蕩,照耀在吳澤臉色,一片雪白。

他抬起手,握拳,呼的吹了一下。

「不是慫,就是干,給我破。」

吳澤普普通通的一拳轟出,天地霎時一靜。

轟!

拳頭前方,空間扭曲了,在洶湧的力量下被重疊壓縮,形成空間結晶,像是破冰一樣,跟著轟在禁制上面。

整個禁制亮起,展開自衛反擊,可是如同螞蟻咬象,沒有任何作用。

禁制隨之黯淡,無數條紋崩碎,四射。

在眾修士目瞪口呆的眼中,這隻有問天境能夠破解的禁制,碎了,還是被暴力一拳轟碎。

他們下意識的打個寒顫,能夠轟破問天境的禁制,什麼實力不言而喻,要知道就算是問天境想轟破,也不是一拳能夠搞定的。

他們開始正視吳澤,順帶還有吳紅雪,暗中將這裡發生的事情傳回自己的勢力,對於寶藏,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誰都不敢硬懟問天境存在。

甚至,他們都已經開始考慮,自己要不要現在立馬就離開,要不然萬一對方認為自己有覬覦之心,隨手滅殺了自己,那可冤枉死了。

見到吳澤和吳紅雪穿過禁制,在場修士臉色不斷變幻,心思萬千,最後大部分還是決定跟上。 「哇,好多東西。」

吳澤兩人飛了不到一里,就看見了一座黑色宮殿,懸浮在半空,兩人也是不怕死的,大大咧咧的走進去,結果內部是經過看空間擴展的,堆積成山的寶物和靈石自帶寶光,照得整片空間亮堂堂的。

「想要什麼就拿好了。」

吳澤對吳紅雪說,大方得很。

吳紅雪嘻嘻一笑,瘋丫頭一樣的沖了出去,有記憶資料庫的支持,她對天星界所有寶物的認識堪稱第一人,這裡隨便一樣東西,她都能說出幾分道道來。

後面跟上來的修士見吳澤兩人根本沒在意他們,也是心裡稍稍一松,他們真怕一進來就被一掌滅殺了。

隨即,他們便看見堆積如山的寶物,眼中露羨,特別的看見吳紅雪雙手一揮一揮的,大片寶物被收走,更是心肝疼,這種寶物在前卻只能眼睜睜看著的感受,不足為外人道也。

吳紅雪在寶物堆里閑逛了好半天,才一臉滿足的回到吳澤身邊。

「找好了?」

吳澤問。

「嗯嗯。」

吳紅雪笑得陽光璀璨。

吳澤看向還有一堆堆的寶物靈果山,一揮手,全部收進了時空微泡,堆積在一起。

「走吧,我們去下一個地點。」

吳澤瞥了一眼圍觀的修士,他們全部傻眼了,剛剛那麼多寶物,就全部一下收走了,失去寶物的心痛難以言喻。

唰!唰!

吳澤和吳紅雪離開。

圍觀的一群修士,過了好半響都不敢過來,等確定吳澤兩人真的離開了,那沖得比誰都快,萬一還有哪個角落裡的寶物吳澤看不上眼呢。

一個小時過去,所有人失望了,他們竟然發現,這裡的地板都是那麼乾淨,沒有灰塵堆積。

「沒想到這麼乾淨。」

有修士不滿嘟囔。

「嗯,不對啊,這個宮殿也是……唔唔唔。」

這時,一個修士似乎明悟,突然開口,可還沒說完就被旁邊同個門派的師兄捂住了嘴。

但是已經晚了,這些修士何其聰明立刻意識到這個宮殿也是個自帶內部空間的寶物,一點也不差。

一場宮殿爭奪戰,即將展開。

…………

接下來幾個月,吳澤帶著吳紅雪天天洗劫問天境修士的小寶庫,甚至興緻來了,還把別人門派的小寶庫順手一起洗劫了。

這令整個天星界的修士勢力蒙上了一層陰影,誰也不知道自己家的寶庫,第二天來看還有沒有東西。

而吳紅雪,天天都有寶物進賬,雖然洗劫很枯燥,但她還是很開心的。

吳澤一點也沒意識到,紅雪剛剛誕生,真要說起來,和嬰兒沒區別,這就帶著她干這事兒,不知不覺,讓她的三觀塑造了起來,就是不知道最後會不會歪。

這一天,忙活了幾個月的兩人,終於洗劫完了最後一個小寶庫。

「下一個。」

吳紅雪哈哈笑著。

「沒了,這已經是最後一個了。」

吳澤說。

「啊……」

吳紅雪有些失望,「那接下來怎麼辦?」

「這個世界也玩得差不多了,我們該離開了,順便去找找盧義發和沃拉·莫帥,我能感覺到,他們之中有一個就在這個宇宙。」

吳澤說,然後拉上了吳紅雪的小手。

自從前幾次吳澤帶著她穿梭,並沒有拉著她之後,吳紅雪就感覺穿梭的時候一陣恐慌不適,硬要吳澤拉著才敢進行穿梭。

「我們這是去別的世界嗎?」

吳紅雪瞪大眼睛。

「對,走著。」

吳澤稍稍感應一番基點的位置,然後帶著吳紅雪消失在這個世界。

…………

這裡,是一個星辰次元。

寂靜黑暗的太空,一顆藍色的行星圍繞著恆星公轉,從內往外數,這是第三顆行星。

這顆行星上生活著以億計的人類,這些人類稱呼他們所居住的行星為……藍星。

吳澤帶著吳紅雪出現,低頭就看見一顆光禿禿,了無生機的星球在腳下,而不遠處,一顆藍色行星露出了一半,沐浴在恆星光輝下。

「咦,這個星球怎麼感覺好像很熟悉。」

吳澤琢磨著,一回想,「對,跟地球差不多啊,就是陸地板塊還有一些細節不一樣。」

吳澤看了看腳下的星球,猜測,「難道這是月球?」

「地球是什麼啊!」

吳紅雪好奇。

「沒什麼,我們走,我能感覺到,他就在這顆星球上面。」

吳澤拉著吳紅雪的小手緊了緊,一步踏出,消失,同時出現在地球上。

…………

一座處於不知名區域的獨棟別墅,一樓客廳里,五個人匯聚在這裡,三男兩女。

「看來,這次的輪迴任務,你們就是我的隊友了。」

一個弔兒郎當,染著紅頭髮的青年坐在沙發上,掃視眾人,特別是在兩女身上停了許久,目光毫不掩飾。

「我們先各自通報一下自己的姓名和能力吧!合作活下去。」

一個身穿牛仔套裝的胖子率先開口,「我叫朴德齊,十九歲,原本是個酒店幫廚,經歷過三次輪迴任務,擁有能力暴食血統。」

「我叫盧義發,經歷過三次輪迴任務,科技向強化。」

盧義發身穿黑色短袖,上面還有個骷髏頭,介紹完之後就沉默了。

「小美女們,你們呢?」

「我,我,我叫染靜,十九歲,是一個學生,這是第一次經歷輪迴任務,沒有能力。」

染靜結結巴巴的說完。

「喲,女大學生?第一次啊,那你可得小心了。」

紅毛青年不斷掃描著染靜胸口和下身,感覺自己似乎有感覺了,心裡嘿嘿一笑。

「我叫白小芳,二十歲,自己開了家服裝店,第二次經歷輪迴任務,擁有操作寒冰的異能。」

在染靜身後,黑長直白小芳微笑著介紹自己。

「寒冰,有趣,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感覺。」

紅毛青年嘿嘿笑著,顯然在想什麼不好的事情,讓染靜下意識的遠離他。

「哼。」

白小芳冷哼一聲。

「該你了。」

胖子朴德齊對紅毛青年說。

「我叫路紅楓,二十歲,經歷過五次輪迴任務,現在是第六次,擁有能力異象召喚。」

紅毛青年翹起二郎腿,搖啊搖的,不正經的樣子。

「你們說,這次,是個什麼世界?」

五分鐘過去,距離這次輪迴任務還有五分鐘,朴德齊開口。

「誰知道呢,不到最後一刻,誰知道天神會下發什麼任務給我們。」

路紅楓抽出一根煙,點燃,吐出一團雲霧。

當!當!當!

忽然,掛在大廳牆壁上的小撞鐘響了起來。

所有人頓時精神一震,他們中心,有光斑憑空匯聚,形成一連串的文字。

輪迴世界:異屍界!

任務描述:這是一個充滿屍體的世界,諸天萬界每死去一個生靈,都會在該界形成一具死屍投影,在這裡,投影真實存在,無數年過去,整個異屍界早已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面積廣闊無垠。

任務要求:存活24小時。

倒計時開始,五分鐘之後進入異屍界。

重生九零:錦鯉小辣妻 所有人都快速打開自己的面板,利用價值點購買武器槍支。

這五分鐘,是專門留給輪迴者做準備的時間。

婚內燃情:總裁老公抱緊我 「我,我應該買什麼啊!」

染靜心裡很慌,大腦一片空白,她身為新人,有一百點的保底,可是完全沒有經驗,不知道買什麼東西。

「防護衣和冷武器,你自己看著辦,哪種順手買哪種。」

一旁的白小芳還是好心幫忙,提醒了一句。

「謝,謝謝姐姐。」

染靜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匆忙的道聲謝,立刻閱覽起商品來,眼睛一目十行,尋找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五分鐘很快就到了,所幸,所有人都已經購買好東西,一道道白光從他們頭頂撒下,眾人消失在別墅大廳。

眾人恢復意識之後,看見的便是黑色天空,綿延無盡,盯著看久了,還會產生一種噁心想吐的感覺。

大地是青褐色的,只有無盡的沙石,偶爾有土丘屹立,時不時的幽幽冷風吹過,彷彿死者的撫摸,寒如骨髓。

眾人所在之地,就是一個差不多百米高的山丘上,像是火山一樣,四周都是陡坡。

「注意,天神直播已經鏈接,第一波即將到來。」

光斑出現,凝聚我文字,在眾人看過之後就立刻爆開,變成光屑紛飛。

「看,下面的土,動,動了。」

染靜眼神很好,結巴的大叫。

「閉嘴。」

紅毛狠聲,「你這是想招更多死屍過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