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還真不錯。」

到了最終之地后,許辰笑著說了一句。

凌寒雪回頭問道:「什麼感覺?」

許辰笑道:「這麼大一個寶山,任由你我來取,沒有半點阻撓,這感覺還不好?」

他還記得上次在北海蒼途大帝古墓中的經歷,那是一個兇險,被五大神子追殺,要不是他吞了帝丹,實力暴漲,說不定就會栽在那裡。

而那次僅僅是因為一個帝丹而已。

現在凌寒雪過來卻是為了取帝兵,還有力量傳承,而且還沒有半點阻攔。

凌寒雪不由露出笑容:「是挺好的。」

「我發現你怎麼有點變傻了?」許辰搖了搖頭,看向前面的冰雪大殿道:「開門吧。」

凌寒雪無奈搖頭,轉身推門。

前夫,纏綿不休 「唰!」

隨著大門打開一條縫隙,一個黑影宛若閃電般在裡面一閃而過。

「嗯,有人?!」

許辰頓時警覺,砰一掌開門,神念橫掃八方,直入大殿之內。

「什麼?!」凌寒雪露出驚色,這裡怎麼會有人出現?

許辰眯著眼睛掃視四周,最終一無所獲,看向凌寒雪道:「別管其他了,先去帝兵之地,別的東西都可以不要,帝兵必須拿走。」

凌寒雪來了神界,那就是神獄之人!

現在的神獄雖然底蘊不錯,未來天才也會很多,而且許辰也會擁有大帝之力,可以說很是強勢了,但是,神獄中沒有鎮教之器。

凌寒雪如今的到來,可以帶回一件帝兵,這便可以當做是神獄的鎮教之器!

如此,神獄才能算一個完整的頂級勢力,所以這件帝兵許辰不容有失。

「嗯,這邊。」

凌寒雪點頭,按照傳承指引,帶著許辰朝大殿中一個通道走去。

兩人快速橫越而過。

當到了終點后,兩人面對一扇透明的冰門,可以看的到冰門后的一切,那裡面空蕩蕩的,除了一柄插在地上的透明冰雪之劍外,什麼都沒有。

但就是這一把劍,奪去了兩人所有的注意。

「帝兵!」凌寒雪激動。

許辰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在。」 冰雪長劍通體透明,綻放玄奇光芒,在劍身根部隱隱刻著兩個字:「無痕。」

「無痕帝劍。」許辰微微點頭:「很完美的一柄劍,去拿吧。」

說著許辰上前推門,冰門紋絲不動。

他再用力,依舊如此。

凌寒雪笑道,看向冰室的門:「不要白費力氣了,傳承信息中告訴我,這門上有很強烈的禁制,只有雪族一脈的人用血塗抹才能開啟。」

「明白了。」許辰若有似無的朝兩人身後看了一眼:「難怪這裡有人,這柄帝劍卻還存在,原來是他進不去。」

想著他抬頭道:「想來他應該就在暗中盯著,在等待進去的機會。你進去拿劍吧,我在門外守著,以防意外。」

「好。」

凌寒雪點頭,指尖逼出鮮血,抬手往冰門上刻畫塗抹。

隨著他動作的開始。

整個大殿內的氣息忽然變得陰冷起來,這種陰冷非常明顯。

許辰眯起了眼睛,看著門外的大殿:「小心點,那傢伙要來了。」

「嗯……我感覺這股氣息十分驚人,你能不能應付。」凌寒雪說著,手臂有些顫動,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那深入骨髓的陰冷,好像要把他凍成冰塊。

這種氣息太驚人了。

「只要他不是大帝,我應該能應付得了。」許辰如初而立,這股陰冷氣息並不能對他有所影響。

不過凌寒雪可能真的受不了了,他揮手,在凌寒雪周身布置了一層結界,這才讓凌寒雪好受了很多,立刻加速開門。

「咔嚓……」

陰冷的氣息越來越濃烈,本就是冰宮的大殿內,竟然又蒙上了一層冰晶,到處都有一種玄黑色的冰晶在凝結。

這冰的氣息比整座冰宮還要冷厲。

「有點意思了。」許辰漸漸變得正色,這股陰冷氣息中的威力已經達到神王境的層次,這證明暗中的那個人,實力最低也是神王境界。

「嗡!」

一聲悶響忽然從許辰背後響起。

凌寒雪露出喜色:「門開了。」

只見冰室牢牢封鎖的透明大門,此刻從中間露出一絲縫隙,正在緩緩打開。

「呼!」

一股更徹骨的寒氣在這一刻瞬間洶湧。

「小心,來了!」

許辰目光如炬,一步跨出將凌寒雪牢牢護在身後,雙手緩動間已經凝聚七八分力量,整個手掌都變成了紫金色。

「嗖!」

銳利的破空聲炸響,瞬間有一股極其陰暗的力量迸射到了許辰面前,直戳許辰面門。

同時一股莫大的壓力迅速接近,在電光火石間許辰看到一個人影從虛空踏出,朝著冰室疾馳。

「在我面前還想奪寶!」

許辰一聲沉喝,左手抬起一揮,砰的一掌把襲來的暗勁拍碎,同時右手捏拳,朝著飛馳而來的人影砸下。

「哼!」

黑影冷哼,與許辰對了一拳,砰一聲周圍空間破裂,咔嚓!周圍大殿中的建造瞬間出現裂痕,沒有禁制保護的地方更是直接破碎炸裂。

「好一個許辰!」

黑影後退,同時傳出陰冷怨毒的聲音。

許辰眉頭一挑,這人認識自己?他定睛朝前看去,只見黑影周身的玄光已經散去,露出了本來面容。

來人一身黑袍,長發遮住半邊臉,露出一半的臉龐上顯露這黑漆漆如紋身一樣的東西,眼神十分陰毒。

「楊鶴神?!」

許辰驚訝。

面前這個黑暗陰森的人竟然是曾經天道院的神子,楊鶴神!他怎麼會變成這個鬼樣子?

「很驚訝嗎?這一切都是拜你戰宗,或者說拜你所賜!」楊鶴神陰森的盯著許辰,轉而露出一絲冷酷笑意:「當年你設計滅我天道院,以帝兵轟殺,強者圍攻,雖然總院長不顧自身給了我一線生機,但我逃離也付出了慘絕的代價。」

「我身上這七絕魔印就是我活命的代價!你知道這魔印有多惡毒?每年我都要忍受七絕之苦,死去活來,更是玷污了所有神性,轉入這不魔不神的鬼樣子!」

「我無時不刻想著復仇,更想著殺你!」

楊鶴神的怨毒十分濃烈,說話間,一柄長劍飛出,殺機凜然。

許辰皺眉看著他:「七絕魔印,這應該會抽干你的修為才對,為什麼你現在的修為不降反增?」

他看的不會錯,現在的楊鶴神最起碼也是神王境界,甚至快要到達准帝境!

「哈哈,這就是我的造化了!」

楊鶴神忍不住大笑一聲。

「當初我以為我此生註定絕望,但怎麼都沒想到,我竟是找到了這處傳承之地!完整的大帝傳承!你知道這裡有多少帝丹嗎?整整九顆帝丹!除此之外,我更發現了這柄帝劍!甚至力量傳承之處!如今我早已把所有帝丹吞了,實力大漲!這裡的一切,註定都是我的!」

「你把所有帝丹都吃了?」許辰眼中頓時露出了寒芒,他護送凌寒雪這一路,最大的收穫可能就是帝丹了,如今楊鶴神把他的帝丹全給吃了!

「哈哈哈哈哈!當然!」楊鶴神大笑:「當初你西海一行,拼死拼活只是得了一顆帝丹吧?如今我不廢吹灰之力便是九顆帝丹入腹,如何,你現在的心情是怎樣的?」

他說著,抬頭看了一眼冰室,這時候冰室的門已經大開,凌寒雪一個閃身已經闖了進去。

不過對此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移開目光,並不擔心。

許辰眯著眼睛:「我的心情尚且不提,看你樣子的樣子,似乎九顆帝丹入腹,讓你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

「當然,很萬幸來這裡的人只有你們兩個,而以我如今的實力,想要殺掉你們,真的不是一件多難的事。」

楊鶴神緩緩提起長劍,氣息籠罩許辰:「不用多廢話了,早點殺掉你,我要早點繼承這裡的一切,從而崛起!」

「可惜了,遇到我真不是你的萬幸,而是你的不幸!」許辰右手一拍背後,噹啷一聲響,長劍應聲而出。

「簡直狂妄的可笑,你知道我現在到底有多強大?」

楊鶴神冷冷一笑:「別說是你,就算是你戰宗的宗主戰天狂在這裡,我也有信心斬他,給我死吧!」

「嗡!」

大殿內,強悍的勁風瞬間劇烈激蕩。 「鏗鏘!」

豪門寵婚:老婆,從了吧! 雙劍交鋒。

均環繞著熾烈神力,帶著兩人的全力,劍刃綻放火星,整個大殿都搖晃起來。

「嗤!」

許辰只覺得一股凶戾至極的力量沖入體內,彷彿要攪碎他的全身,讓他頓時後退,砰一聲撞在了冰門上,嘴角有一縷鮮血流出。

反觀楊鶴神沒有半點不妥,他大笑出聲,一步上前道:「我記得你之前已經被稱為是天下第一天驕強者了?現在我一劍敗你,我又是什麼呢?」

「原來你到了准帝境界。」許辰不置可否,體內神力飛速調轉全身,驅散體內的力量衝擊,緩解傷勢。

「哈哈,不錯!」楊鶴神眼中綻放光芒:「如今的我已是天下除了大帝外最強大的一列人,想要捏死你們這種所謂的天才,就像碾死螞蟻一樣,死吧!」

他忽然提速,一劍絕殺,鎖定了許辰的心口,不打算給許辰絲毫的生機。

「那可未必。」

許辰閃爍到上空,躲避開楊鶴神的一劍,周身有龍影浮現:「真龍逆神變!」

強橫的氣息驟然在許辰身上凝聚,快速提升著他的實力。

楊鶴神不慌不忙後退一步,冷笑道:「要用九禁秘術啊?這種大家都有的東西就不要擺弄了吧?」

「你有多少就儘管使出來瞧瞧。」許辰在半空回應,動用九禁的過程並沒有停下。

「不著急,我現在是准帝,就算你用了九禁,也難與我為敵,放心,我給你時間,讓你掙扎。」

楊鶴神好整以暇的在下面說道,沒打算出手,只是戲謔的盯著許辰。

「是嗎?」

許辰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那你要撐住了,等會可別著急。」

「笑話。」楊鶴神輕蔑一笑:「就憑現在的你,哪怕擁有三種,甚至四種九禁也不是我的對手!」

「哦?」

許辰嘴角的冷笑更濃,同時體內的力量瘋狂轉動:「第二種! 誘妻:總裁大人別使壞 火凰翻天印!」

兩種九禁動用,許辰實力大幅度提升。

「太弱了。」楊鶴神在下面冷淡搖頭:「在我眼中,這種程度的你和剛才的你沒什麼兩樣。」

「第三種!六道輪迴術!」

許辰一聲低喝,第三種九禁運轉,嗡的一聲,他整個人彷彿打破了某種限制,實力瞬間到達了神王境的層次。

以他的自身底蘊,實力一旦到達神王境便能夠在神王境中保持無敵,乃至於和准帝也有一較之力!

楊鶴神面色終於微微變幻:「有點意思了。」

現在的許辰,氣息已經讓他感覺到一絲威脅,他緩緩而動,準備動手。

「還沒完呢。」

許辰冷漠看著他,全身上下再次有一股光芒綻放:「第四種,太虛陰陽赦!」

轟!

強悍的氣息立刻在許辰周身星辰力量漩渦,空間扭曲,威壓迫人。

楊鶴神臉色徹底變幻:「竟然真有第四種九禁!該死的,你可以去死了!」

他不敢再等了,現在的許辰氣息已經完全威脅到了他,他感覺自己已經失去了力量上的優勢。

「你以為就這麼簡單?!」

許辰腳步一動,後退一丈,避開楊鶴神后,體內再次有一股驚人的威壓傳出:「第五種!蒼穹逆!」

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