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便是周寒,楚長老已經打了招呼了,我們這群人所有人都可以死,但惟獨周寒不能死,知道嗎?」廖大虎對車內一干人打著招呼。

「是!」一干人都是非常堅定的回答,朝周寒身上投來關切和肅穆的眼神。十七歲的先天之境,這苗子簡直太難得了。

「謝謝大家。」周寒並不矯揉造作,簡單謝過之後,坐了下來。

馬車的速度很快,但路面很平坦,所以並不顯得顛簸。廖大虎湊到周寒面前,神情激動:「周寒,你就是那個寒大師吧?」

「呵呵,你怎麼認出我來的?」現在已經離開了武陽城,這裡也都是武盟的人,周寒自然不用再隱藏著了。

「一個人的相貌可以改變,但他的氣息和眼神是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的。那日在街道上,多虧你周旋,不然操西岐出現岔子,我可是要提頭去見楚長老啊!」廖大虎有些后怕說道,當時他收到了操西岐被襲擊的消息,可是嚇出一身冷汗。

「呵呵。」周寒笑了笑,的確,無論易容術多麼的高明,氣息和眼神的確無法偽裝。也幸得自己到達武陽城之前,凡是見過自己的西岐武盟的殺手都死了,所以周寒假冒寒大師的時候,才沒有被西岐大楚的人給識破。

「那操西岐呢,他現在的情況怎樣了?」周寒想起那操西岐走著走著就突破的情景,當真印象深的很啊。

「你不提還好,你一提這操西岐,我們就鬱悶的吐血了,昨天,剛剛就在昨天,他上個茅廁,然後回來的時候就是先天之境中期的實力了。」廖大虎一副非常無奈的樣子,但神情卻是異常的激動。

武盟現在的處境不太好,操西岐的實力如此詭異般的瘋漲,若是能夠在被中等王朝的人帶走之前晉入真氣境,那對於武盟將會有著莫大的幫助。

「上個茅廁就突破了?」周寒一聽,頓時無語了。這操西岐身上的靈還真是厲害啊,短短兩三日,又讓操西岐的實力蹦了一期。要知道,這實力越往後,突破的難度越大呢。

操西岐這般輕鬆愜意的突破,誰見著都鬱悶啊。

「是啊,這傢伙還天天苦逼著臉憂愁的要死,生怕是身體出了什麼毛病。」廖大虎有些沒好氣的說道,「這傢伙跟西岐狗交手的時候那麼不怕死,惟獨在這事情上憂鬱的讓人想要揍他,尼瑪實力唰唰唰的往上漲,沒有任何的瓶頸和壓力,這等好事我們盼都盼不來,特么的還憂愁個鳥蛋。」

「不過那傢伙現在可是念念不忘你寒大師呢,說你是他的救命恩人,要報恩呢。呵呵,若是他知道了寒大師就是你周寒的話,不知道他會是怎樣的反應呢。據說你們一起在軍隊裡面待過?」廖大虎道。

「在軍隊裡面待過幾日。」周寒點著頭,從廖大虎嘴裡聽得操西岐這些事情,倒也覺得有趣。

周寒的目光在車廂裡面掃過,那些武盟的人都把目光往自己身上瞧,彷彿自己臉上有花似的。周寒也不在意,十七歲的先天之境,的確讓人感到非常的好奇的。

「哈哈,這真是太巧了,只可惜之前我沒有見過你,不然當時定然就認出你來了。」廖大虎笑道。

「對了,大虎哥,後面兩輛馬車裡面坐著什麼人啊?」周寒想起這茬來。

「中間那輛馬車裡面是符師會的木大師和西大師,這兩人都是五品符師,在武陽城的威望非常的高,我們必須要小心伺候著,後面那輛馬車裡面是皇室派來的幫手,都是練體第十重的實力,我們的跑腿跟班。」廖大虎說道。

「符師會派出了兩名五品符師,那小國的情況嚴重的不輕吧?」周寒略微皺眉,武陽城的符師會只是一個分會,下等王朝的符師分會的會長頂多也就六品符師,這符師會居然派出了兩名五品符師。

「嗯,剛剛不久前傳來的新消息,那婀娜國共計十三座城池,已經有七座城池被活死人佔領了,剩下的八座城池,包括皇城在內,正受到活死人的攻擊,形勢嚴峻的很啦。」一提起這茬,廖大虎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那婀娜國雖然是個小國,但也有兩百萬人口,七座城池淪陷,那麼活死人的數量至少也有七八十萬人了。他們這區區千人隊伍,若是有個什麼差錯,分分鐘鍾就玩完了。

「這活死人非常的邪門,普通的兵器根本就殺不死,就算身子被砍為兩段,仍然不死。而活人一旦受到活死人的攻擊,哪怕是先天之境,被活死人戳破點皮,若是不及時處理掉被感染的部位,那麼病毒很快就會侵襲全身,死亡之後不久重新復活,就變成了活死人。」

「符師會判斷有邪惡符師在作祟,於是只有先找到這名邪惡符師,殺死了他,才有可能從他身上找到解救的法門。」

「這也是符師會的猜測而已,具體是怎麼回事,還不知道呢。」

廖大虎的臉色越來越嚴肅,全然沒有了半點之前的笑意。車廂裡面的其他那些人也都神情肅穆,活死人身上的病毒異常的厲害,沾染丁點,便是滅頂之災。他們中很多人都明白,這一趟活不好乾,主要看木大師和西大師兩位大師的了。

如果兩位大師搞不定的話,那麼他們就只能立即返回了。

「我們還有多久到婀娜國?」周寒也覺得這事情很棘手,怕是不好弄。

「還有一天時間。不過這一天時間過去,恐怕婀娜國的城池又要丟兩座了。」廖大虎說道。

「嗯,我知道了。」周寒點著頭之後,不再詢問。

車廂裡面的氣氛變得沉悶起來,周寒突然想起那西岐武盟岩長老送給自己的辟毒珠,這玩意不知道能不能驅趕那些活死人呢。

「祭靈,這辟毒珠對活死人有效嗎?」周寒在腦海裡面詢問。

「現在還不知道,到時候你試試才行。」祭靈道。

「這不是解萬毒嗎,驅趕一切毒物……」

「關鍵要看驅動活死人的究竟是什麼?」

「什麼意思?」

「如果是符籙病毒的話,那辟毒珠就無效了,因為符籙病毒只是符文編程,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那種病毒。辟毒珠只對傳統的毒物病毒有效,你的明白?」

重回七零:炮灰女配打臉日常 「那你的意思是說,如果那些活死人是邪惡符師用符籙病毒控制的話,辟毒珠就沒用了,那咱們豈不是要抓緊時間逃跑?」

「你說呢?」

「……」 經過了一天的賓士,隊伍來到了大運王朝和婀娜國的邊境線上。

這裡是一片荒無人煙的戈壁,大運王朝邊境的軍隊在這戈壁灘上嚴陣以待,防止活死人入侵。

不計其數的難民們拖兒帶女的從婀娜國那邊跑入大運王朝的境內,地面上到處都是逃難之人匆忙逃離遺留下來的東西,有衣服,包裹,木箱等等。

隊伍停住,廖大虎下了馬車,隨便攔住一個難民,詢問道:「你們身後是不是有活死人在追趕?」

這難民表情非常的恐慌,臉色慘白,連連搖頭,說不出話來。使勁掙扎著,想要脫離廖大虎慌忙逃命。

廖大虎只好放了此人,另外攔了幾個人,總算從那人的嘴裡得知了消息。

這些難民的身後的確有活死人的追擊,數量不多,也就那麼幾十隻而已。但恐慌就像致命的毒藥,難民們已經聞活死人色變,儘管活死人的數量很少,但也都沒有半分鬥志,紛紛爭先恐後的逃命。

「騎兵隊伍呈戰鬥陣型前進,一級戰鬥準備!」 黑色豪門:溺寵小逃妻 騎兵營長在廖大虎的授意下,前後五百人的騎兵隊伍立即枕戈達旦,朝著難民們的後方前進。

騎兵的速度並不快,陣型嚴密,但不少人心中卻有點緊張。聽聞這活死人殺不死,而且還會吃人,不知道究竟是不是這樣。

聽聞難民們的身後后活死人的追擊,三輛馬車上的高手們也都紛紛提高了警惕。沒有再坐在馬車裡面養精蓄銳,而是分佈在馬車的邊緣,手裡持著丈許長的兵器,以防活死人有機會近身。

周寒的手裡也握著一把廖大虎給他的丈長的狼牙錘,這狼牙錘重達數百斤,異常的沉重。不過在周寒的手裡,卻猶如普通的小木棍一般,沒有半分重量。

「周寒,等會活死人出現的時候,讓別人去殺便是,你千萬不要貿然動手,知道嗎?」廖大虎有些緊張的對周寒道。

「大虎哥,我知道。」周寒並沒有反駁,還沒有弄清楚這活死人究竟是怎麼個情況,周寒自然不會亂來,這活死人身上的病毒可是連先天之境的實力都抵擋不了呢。

隊伍行進了半柱香的工夫,那傳說中活死人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這是一夥渾身是血的「人」,數量差不多有三百,看來是又有不少活人被他們殺死,然後成為了它們中的一員。

說他們是人,那是因為它們都還站立著,外表和普通人一樣。但仔細分辨,卻又充滿了詭異。

大多數「人」的身體都是殘缺的,有是只有一條手臂,有點只有半拉胳膊,有的只有半拉身子,腸子內臟都流了出來,卻似沒有半點知覺一般,依然瘋狂的奔跑過來。

還有的活死人情景更加的令人頭皮發麻,胸口以下的部位全部都沒有了,僅剩下兩條手臂和一個腦袋,這兩條手臂撐著跑的飛快。

「衝鋒!」騎兵營長一揮手,隊伍前頭的五百精銳騎兵在他的率領下,立即朝著活死人衝鋒而去。

戰馬長嘶,馬蹄聲急,雙方眨眼間便接觸了。

騎兵有著衝鋒的優勢,一接觸,便是撞飛了活死人一大片。若是換了普通人,這麼一撞,早就是五臟六腑盡碎而死。然而這些活死人被撞飛之後,卻沒有半點創傷一樣,飛快的從地上爬起來,然後朝著騎兵狠狠的撲了去。不過也有不少活死人被撞斷胳膊腿,一時間爬不起來,便從地上匍匐著撲向騎兵,這情景比戰場上的敢死隊更加的可怕。

噗嗤,噗嗤,噗嗤……

騎兵手中的馬槍連連刺穿活死人的身體,甚至不少馬槍將活死人串了糖葫蘆,但這些活死人卻死死的抓住長槍,一點死的跡象都沒有。

不過到底是精銳的騎兵,戰場經驗豐富,長槍被活死人拽住,騎兵們及時鬆手,丟掉長槍,防止被拖下去。

刷刷刷,馬刀重新填補了騎兵武器的空白,刀光閃過,不少活死人的身體或被劈成兩半,或被捅個大洞,但這些活死人仍然沒有死去的跡象。

一些騎兵不幸被活死人拉住腳裸,被拽了下來,然後活死人猛撲上去,一陣撕咬,騎兵凄慘的叫聲過去,地上只剩下面目全非的屍體,非常恐怖。

五百精銳騎兵的第一波衝鋒完畢,傷亡了二十幾人。而三百活死人,卻還有兩百多站立著重新撲了過來,那些缺腿行動不便的活死人,也都拚命的從地上匍匐。

三百活死人,竟然無一死亡!

這一幕,讓周寒等人均是冒出冷汗。這樣殺不死的對象,哪怕是千軍萬馬,恐怕也抵擋不了啊。

「祭靈,這是符籙病毒嗎?」周寒在腦海裡面詢問祭靈,若是連這三百活死人都搞不定,他們再繼續深入婀娜國也是無濟於事,搞不好被更多的活死人包圍了,那真是陷入絕境了。

「暫時還不能確定,讓騎兵攻擊活死人的頭部試試。」祭靈道,「如果是符籙病毒的話,那麼應該在這些活死人的大腦裡面,符籙病毒控制它們的大腦,然後用大腦控制它們的身體。」

「嗯。」周寒立即對廖大虎道,「大虎哥,你讓騎兵攻擊活死人的頭部試試?」

「攻擊頭部?」廖大虎扭頭看著周寒,一副狐疑的樣子。

「我也只是隨便才想到的,畢竟人的行為依靠大腦控制,如果能夠摧毀活死人的腦袋,或許能殺死它們。」周寒說道。

「嗯,似乎有點道理。」廖大虎一聽,頓時眼睛一亮,這周寒到底是在軍隊裡面摸爬滾打上來的戰神,這活死人如此的恐怖,他竟然還能夠冷靜的想到辦法,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營長,攻擊活死人的頭部!」廖大虎立即沖騎兵喊。

騎兵隊長聞言,立即授意騎兵隊伍攻擊活死人的腦袋,騎兵的馬刀揮舞,所到之處,活死人的腦袋要麼被齊刷刷的從脖子砍掉,要麼直接從腦袋中央砍開,露出裡面紅白之物。

噗嗤噗嗤噗嗤……

一顆顆頭顱飛起,騎兵的馬蹄狠狠的從活死人的身體踏過。然而令人背脊發涼的是,那些被砍掉頭顱或者是被破壞了頭顱的活死人竟然還沒有死。沒有了腦袋,它們依然催動著殘缺的身體,朝著騎兵狠狠撲來。

雖然這些騎兵都是久經沙場的勇士,但這一幕實在太驚悚了,不少騎兵被活死人拉下了馬,然後被啃咬為一具面目全非的屍體。

「祭靈,這……」周寒瞠目結舌,連忙在腦海裡面詢問祭靈。

「這種現象我還沒有遇著過,我暫時也無法辨別出來。」祭靈道。

「……」周寒更加的驚悚了,連祭靈這古物都辨別不出來活死人復活殺不死的原因,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撤!」騎兵營長見勢不妙,立即下令撤退,殘餘四百騎兵匆忙脫離了戰場。

「快撤!」廖大虎也是連忙下令,這樣都殺不死活死人,它們已經無敵了,不能再直接跟其交鋒了。

「等等!」就在剩下五百人要掩護馬車撤退的時候,那西大師和木大師站了出來。

「兩位大師,莫非你們有何高見?」廖大虎朝著那兩人投去期待的目光,這兩人可是符師會的資深符師,見多識廣。

「讓所有後天之境實力和練體第十重的人上,用長兵器將活死人搗成肉醬,還就不信殺不死了。」西大師高聲道。

「廖大虎,趕緊的,磨蹭著做什麼?!」西大師催促了廖大虎一句。

「好好好。」廖大虎硬著頭皮,立即下令將所有的後天之境實力和練體第十重的人全部叫了出來,每個人都拿著丈許長的狼牙錘,上萬斤的力量砸下去,這些活死人必然將砸成肉醬。

四百殘餘騎兵歸隊之後,數十人拿著丈許長的狼牙錘迎上了追擊而來的活死人群。

呼呼呼!

一柄柄狼牙錘揮舞,空氣中發出了呼呼的聲音,然後就是噗嗤噗嗤噗嗤一片肉醬的聲音。

上萬斤力量揮舞的狼牙錘果然所向披靡,狠狠一砸,所到之處,活死人盡皆被砸成肉醬,終於沒有沒有再動彈的跡象了。

如果這肉醬都還能夠繼續攻擊的話,那簡直不敢想象了。

數十人揮舞著狼牙棒猶如割麥子一般,活死人的數量迅速減少,但活死人卻沒有半點意識到危機的跡象,依然悍不畏死的撲來,一隻接著一隻,前赴後繼。

練體第十重和後天之境實力的人有著兵器之長的優勢,活死人沒有近身的機會,被消滅的只剩下一隻的時候,西大師開口了:「住手,留下這隻,待老夫和木大師研究一下。」

眾人停手,用狼牙錘將最後這隻活死人按住,以防止活死人暴起傷人。活死人被狼牙錘摁在地上,還不斷的扭動,齜牙咧嘴,甚是恐怖。

西大師和木大師兩人從馬車上下來,快速走了過去。路過周寒的身邊,腦海的祭靈立即道:「周寒,你也跟過去看看,近距離觀察,或許我能夠看出來活死人不死的原因。」

得到祭靈的授意,周寒立即跟在了西大師的後面,被廖大虎連忙拉住:「周寒,你過去做什麼,站在這裡等著便是。」 「我想要近距離觀察一下那活死人,或許能夠找出活死人不死的原因呢。」周寒隨口說道,一副不是很認真的樣子,不想讓人看出來,等會他若是真憑藉祭靈找出原因,對方太過於狐疑。這廖大虎等人狐疑召集倒是其次,主要是西大師和木大師兩人,他們不是武盟的人,還是要防備點。

「別開玩笑了,這東西你也看見了,只有砸成肉醬才能徹底殺死,你還是別去湊了,有西大師和木大師呢。」廖大虎不以為意,雖然之前周寒給他出了主意讓搞活死人的頭部,廖大虎對周寒有著一絲驚詫,但周寒說或許能夠找出活死人不死的原因,這話聽上去別說廖大虎不信,再場的這些人恐怕都不會相信。

「是啊,周寒你的安危比我們所有人都重要,你還是別去冒險了,不然你出了事,我們可都沒法交差啊。」有人說道。

「那活死人已經被摁住了,能有什麼危險,沒事的。」周寒的話剛說完,那木大師扭過頭來,看著周寒,「年輕人,口氣不小呢,你若是想要近距離查看,儘管來便是了。」

在木大師看來,這周寒就是一個初生牛犢,他願意跟著就跟著吧。至於他說話能夠找著活死人不死的原因,木大師在心中是斷然不信的。這活死人太詭異了,他都沒有把握呢。

木大師這麼一說,廖大虎不好反駁,只好點頭。不過他卻跟隨在周寒身邊,以防備有任何意外發生。

對於廖大虎的小心,周寒也沒有在意,畢竟對方的職責所在。

周寒跟著兩位大師來到了被摁住的活死人面前,這是一個看上去四十來歲的中年婦女,渾身衣衫浸透血污,兩條腿從膝蓋部位以下沒有了,被幾把承重的狼牙棒壓著後背,看著周寒和兩位大師靠近,這活死人的眼睛裡面的嗜血目光更加的濃烈了,充滿了攻擊性。

「把頭壓住。」木大師對其中一個後天之境實力的人說了,那人立即用狼牙棒壓在活死人的后脖子上,將其頭部狠狠的壓入了土裡。

木大師伸出枯如雞爪般的手掌,緩緩貼向活死人的身體,在距離活死人肩膀一寸處便是停住了,周寒沒有看出來端倪,但周寒瞬間便是感覺到了,木大師手掌里有一種奇異的東西滲入了活死人的肩膀。

周寒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這是木大師的靈魂力。這是每個符師都具備的東西,靈魂力可以用來探知,也可以用來感應等等。

木大師的靈魂力在活死人的身體裡面探知了一會便是收回,臉色變得非常的古怪。西大師詢問道:「木兄,你查到了什麼?」

「真是奇怪,這活死人的體內生機早已經斷絕了,但卻還有一種東西殘留在其體內,是這種東西在刺激活死人的身體,讓活死人再次復活並受其驅使,可這種東西竟然能夠在活死人的體內到處遊走,不固定存在任何一個部位。我剛才試圖逼出這東西來,但我的靈魂力一接觸到這東西,就被直接吸收了,逼不出這種東西,就無法進行下一步的查驗啊。」木大師皺眉道。

「我來試試。」西大師說罷,也是連忙將木大師剛才的動作做了一遍,然後臉色變得和木大師一樣了。

「看來活死人之所以不死的原因就在這種神秘的東西上,是它在驅使活死人。若是不搞清楚這種東西究竟是什麼,那麼就無法解鎖真正殺死活死人的辦法啊。」木大師臉色凝重。

這區區三百隻活死人就讓眾人如此這般,若是三千隻,三萬隻,眾人就只有落荒而逃一條路了。

「兩位大師,那種東西既然在活死人的身體裡面逼不出來,那麼那些被砸成了肉醬的活死人,這種東西應該還在肉醬裡面吧,是肉醬裡面是不是可以查探一下?」周寒突然開口了。

「這……」木大師和西大師聞言,兩人驚訝的看了周寒一眼,眼裡均是恍然大悟般的樣子。

「對對對,咱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木大師和西大師兩人讚許的看了周寒一眼,兩人連忙起身,要去查看肉醬。

「這活死人要不要砸成肉醬?」廖大虎問道。

「暫時留著。」木大師說道。

「好。」廖大虎點著頭。

木大師和西大師走開了,周寒把手掌伸了過去,也是懸停在活死人肩膀一寸處的位置,誰知道這活死人身上還有沒有病毒,別碰著總是好點。

「周寒,你做什麼?」廖大虎驚訝的看著周寒。

「我也學學木大師和西大師來查查活死人。」周寒隨便扯了一句,腦海裡面的祭靈開動,祭靈的力量一發出,幾乎就是瞬間,周寒便是感覺到活死人身上一種東西被吸入了他的手掌,轉入了他的腦海之中,祭靈空間裡面。

這一幕快的令人肉眼無法觸摸,所有人都沒有看見這一幕。只見著周寒伸出的手飛快的縮了回去。

「周寒,你沒事吧?」見著周寒的表情有些怪異,廖大虎連忙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