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



石柱從外邊走入飛熊殿內,一路上都有許多僕人向他行禮。

大殿內,太虛老祖早已在那兒等著他了。

「盟主,咱們現在就去動手嗎?」

太虛老祖看著走進來的石柱,沉聲問道。

「此刻動手,無異於以卵擊石,很容易暴露。」

「等那些前來祝壽的人來了,咱們到時候再下手也不遲。」

「這樣,我安排一些助手,先幫你尋找到你那外孫。」

「等咱們踩好了點,再動手。」

外邊大門緊閉,石柱又在大殿內布置了一個結界,看向太虛老祖說道。

「也好!」太虛老祖點點頭。

然後,石柱探手一揮,大殿內就出現了寧龍臣、祝石、祝痴、小金、敖天等人。

「二弟,你們這幾天就喬裝我飛熊殿的僕從,隨太虛老祖前去打探消息。」

石柱看向寧龍臣說道。

「是!」

然後,寧龍臣等人就在這大殿內換上一批裝束,跟著太虛老祖出去了。

等到眾人走後,石柱又將少仲謀請了出來。

「盟主!」

大殿內,少仲謀朝石柱微微一禮。

「先生,我想接近一個人,不知你可有辦法?」石柱看向對方說道。

「哦?還請盟主將此人大致說一下,越詳細越好!」

少仲謀說道。

「嗯,此人叫司馬青天,是司馬家年輕一代中的天驕。」

「司馬青天年少成名,如今更是已經開始接觸到司馬家的核心業務。」

「今天在議事的時候,家主更是讓他獨當一面,前去接待不久之後前來祝壽的賓客。」

「…………」

石柱按照司馬飛熊中的記憶,儘可能詳細地將司馬青天的所有事情都告訴少仲謀。

「盟主想要接近他,從而將畫道子的女人帶走?」少仲謀問道。

「不錯。」石柱點頭。

「既然這樣,那盟主可以直接臣服司馬青天,表示願意做他的跟班。」少仲謀說道。

「這…」

「司馬青天身邊可是有著不少的家族弟子隨身,我就這樣前去,對方願意收留我嗎?」石柱疑惑道。

「當然,這過程中自然是需要一點技巧!」

「盟主,您可以這樣」

「…」

少仲謀上前,在石柱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嗯。」

「那我就去試試!」

最終石柱點點頭,同意了少仲謀的辦法。 青天殿,司馬青天府上。

石柱從飛熊殿中出來之後,便來到了這裡。

「青天少爺,外邊有個人想要見你!」

殿內,有個同輩的司馬族人前來向司馬青天說道。

「哦?是誰?」

司馬青天坐在上方,開口問道。

「司馬飛熊!」

「司馬飛熊?按照輩分來說,他應該是我的叔爺輩啊!」

「怎麼會來這裡找我?」

「請他進來!」

司馬青天看向那人說道。

「是。」

不久后,石柱就被領進了大殿中。

「小人司馬飛熊,見過青天少爺!」

石柱進來,看了一圈周圍的司馬族人,對著上方坐著的司馬青天恭敬一禮。

「司馬飛熊?按照輩分,您是長輩,我應該教您一聲叔爺才對!」

「今兒這是怎麼了,叔爺為何向我這個小輩行禮呢!」

「快快起來!」

「來,叔爺您請坐!」

司馬青天看向石柱說道。

司馬青天嘴上客氣,身子卻依然坐在那兒未動。

一旁,有人讓開位子,請石柱坐下。

石柱看了一圈,發現殿內眾人對自己的到來似乎都有些驚訝。

眼神中,甚至還有著一絲鄙夷。

同樣是叔爺輩的,可是這司馬飛熊卻是最沒用的一個。

要不然,對方怎麼會過來拜見青天少爺?

大殿中許多年輕一輩,都是鄙夷地看著石柱,心中對司馬青天越來越尊敬,覺得自己沒有跟錯人。

「大家都是一家人,叔爺您有事兒就直說吧!」

「只要是我能夠辦到的,一定盡量滿足您!」司馬青天看向石柱說道。

「這個,我想在青天少爺您這邊尋個差事做做,不知可否?」石柱遲疑了一下,有些希冀地看著司馬青天說道。

「哦?以叔爺您的身份,應該不用如此吧!」

「若是我沒有記錯,您在很有以前就已經出去了,而且如今已經打拚出一份基業!」

「那個,那個叫什麼來著?」司馬青天說道。

「太青聖朝!」一旁石柱說道。

「對!太青聖朝。您在外邊當個土皇帝,總比在我這裡當差要自由得多吧!」司馬青天說道。

「這…」

「青天少爺有所不知。」

「我在外邊雖然有了一片基業,但那聖朝實在是無趣得緊。」

「這麼多年下來了,我這修為還停留在這兒。」

「這眼看著日子就要到了,再不上去,我這可就沒有以後了!」

「所以…」

「所以,叔爺的意思是想讓我幫你一把,讓您把修為提升上去?」

「叔爺,是這個意思吧?」

司馬青天看向石柱問道。

「這…」

「不怕青天少爺您笑話。我這活了這麼大歲數,還沒有活夠呢!」

「還請青天少爺能夠幫我!」

石柱忽然從位子上離開,向司馬青天懇求道。

「可是我這邊,位置都已經安排得差不多了啊!」

「您看我這裡,您說還有哪裡能夠容得下您?」

司馬青天伸手一指大殿內其餘人,臉上露出一股可惜。

這意思是,愛莫能助啊!

「青天少爺,我知道您身邊跟班無數,多我一個也不算多。」

「這樣吧,不如我就隨您好了!」石柱說道。

「呵,呵呵~~~」

大殿內,傳出一陣輕笑聲。

「以您的身份,當我身邊的跟班,這有些不合適吧?」

「這要是讓家主和那些執法長老知道了,還不得處罰我一頓!」司馬青天搖搖頭拒絕道。

「我這有份禮物,也許青天少爺能夠喜歡!」

石柱沉默了一會,手中拿出一份錦盒遞了上去。

「哦?」

司馬青天疑惑地從旁邊人手中接過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張畫像。

畫像上面,是一隻筆,正是畫道子手中的那隻神筆吟夢。

「啪」

「你們都先出去一下!」

司馬青天將錦盒帶上,看向殿內眾人沉聲道。

「是。」

大殿內眾人一愣,然後好奇地離開了。

「你怎麼知道這東西的?」

司馬青天看向石柱沉聲問道。

從對方的眼神中,石柱看到了一股殺機。

似乎只要一個回答不好,就會引來司馬青天的雷霆一擊。

「這東西,是我從別人手上打聽出來的。」

「怎麼,這東西對青天少爺很重要?」石柱疑惑道。

這話,石柱倒是沒有說錯。

司馬飛熊的記憶中,有關畫道子和這支神筆的消息,都是司馬青山告訴他的。

對方將此事告訴他,目的就是想要搶先司馬青天一步,將畫道子和神筆收入自己手中。

世家之間的鬥爭,從來都沒有少過。

尤其是像司馬家這樣的隱世家族,其內部爭鬥更是沒有斷絕過。

到了司馬青天這一代,也就只有司馬青山等幾人能夠與之爭奪了。

「呵,哈哈哈」

「叔爺不愧是活了多年的老人了,辦事總比我們這些小輩放心。」

「說吧,你想幹什麼?」

司馬青天盯著石柱看了很久,忽然笑道。

「我想為青天少爺您效力,為自己將來安排好一條後路!」石柱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