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告訴你,就算英豪星際集團的大老闆也不能輕易得罪他,何況是我一個酒店的小小經理!」

白子陽根本沒有受威脅,他冷冷說道:「你難道眼瞎了?沒看到商界女皇和商界女王跟在他身後嗎?」

「她,她們兩個竟然是商界女王和商界女皇?這,這怎麼可能?他明明就是一個土鱉!吃貨!」美女工作人員很是不相信的說道。

「哼!老子告訴你,老子可以讓你穿金戴銀,也可以讓你一無所有。現在你再說一句廢話,老子讓你立馬滾出酒店!!」白子陽冷哼一聲,厲聲說道。

美女工作人員立馬閉嘴了,她拉了一下身邊滿臉呆愣的同事,匆匆離開了。她可是清楚的知道,惹怒白子陽的下場是什麼。

這人冷血的時候,一旦威脅了他,他可是什麼事都肯做的出來。

「你!過來一下!」白子陽看到兩個美女工作人員走遠后,就對著另外一個端著托盤的工作人員,冷聲喊了一句。

「經理,什麼事?」那美女工作人員走過來很是恭敬的問。

「你去通知一下,負責宴席的工作人員馬睿馬總監,叫她半個小時后,準時安排開席!到時候,我會安排賓客們準時入席!」白子陽淡淡的道。

「好的!白經理,我立馬去通知馬總監!」那位穿著紅色馬甲的美女工作人員說著轉身就離開了。

……

「喬,吃飽了嗎?」林傾城優雅的站在喬君面前,笑著問道。

喬君道:「飽了!」

「等會還有宴席呢,你就不能講點用餐禮儀么?」林傾城沒好氣的道。

「可我不會啊!」喬君搖了搖頭,「我第一次參加這種宴會!哪裡學過什麼用餐禮儀!」

「我教你,你肯學嗎?」木蘭蘭走過來,柔聲說道。

「盡量吧!免得給你們丟臉!」喬君道。

「呵呵,我沒覺得丟臉。只是覺得有些東西學會了,對你用處很大!」木蘭蘭道。

「好吧!你說我聽聽!」喬君笑了笑。

「好!」木蘭蘭點頭,「赴宴的相關準備,我就不多說了。我先說說開宴的相關事項。

開宴時,按照主辦方安排的座位次序相繼入座,不能隨便坐其他人的座位。入座時你要懂得謙虛禮讓,並從椅子左邊入座。開宴之前,你可以相互交談,不要擺弄碗筷、更不要左顧右盼,或者大聲喧嘩。等主辦方打招呼以後,你才能動筷哦!!

不過在動筷之前,主辦方主動跟賓客們一一敬酒,而你呢應起身回敬。

當主人給客人斟酒時,有酒量的也要謙謝一下,不要飲酒過量,導致酒後失態,不善飲酒的可向主人說明,或喝一小口,表示對主人的敬意。無論主人還是客人,都不應強勸別人喝酒……

進餐是吃相要文雅,要小口小口地送入口中,不要狠吞虎咽。也不要發出「吧嗒吧嗒」的咀嚼聲……」

喬君聽完木蘭蘭的話,直接傻眼了,他撇了撇嘴道:「沒想到,吃個飯,規矩這麼多!」

「那你以為呢?」木蘭蘭沒好氣的道。

「好吧!我盡量可以嗎?」喬君問道。

「喬,其實你不用特意去講究這些用餐禮節!待會坐在首席位置上的人,絕對是你!」林傾城道。

「也對啊!我怎麼把這事忘了!我現在還是那四個傻小子的老大呢。」喬君笑道。

……

「各位先生們!女士們!現在是開宴時間!請大家按照次序入席!不過在入席之前,我給大家介紹一個人!」

宴席大廳內,葉耀華含著笑,掃了一眼周圍幾十名衣著華麗光鮮的賓客們,邁著八字步走到喬君面前,淡恭敬介紹道,「相必大家不知道他這位是誰吧?那麼我就隆重的介紹一下這位先生,他叫喬君,是我們未來娛樂星際公司的最大股東,也是我們娛樂星際集團公司的大老闆,至於他具體的身份,本人不方便透露!現在請喬先生到首席位置入席!」

隨著葉耀華的一番介紹,圍著大圓桌的賓客們頓時一片嘩然,娛樂星際集團公司雖然還沒有成立,但是現在來這裡參加宴會的人,基本上都表示投資娛樂星際公司。

那麼它的起初發展規模到底多大?恐怕要趕上英豪星際集團了吧?英豪星際集團公司排名第五。

而眼前這個從沒涉足商界的小年輕,一來就要登上娛樂星際集團公司的寶座,很多人對他的真實身份開始感到好奇了。

喬君並沒有急著入座,而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周圍小聲議論自己的的賓客,冷聲說道:「如果願意留在這裡進餐的人,本人非常歡迎,如果想在背後議論我的,現在可以站出來,我可以讓他徹底服氣!」

隨著喬君的話音剛落,這裡立刻鴉雀無聲,沒有人敢說話了。

喬君冷眼掃了過去,「不要以為背後說我壞話,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不想招惹事端。如果惹毛了我,我瞬間讓你滾出這裡!不行!你試試看!!」

隨著他的話音剛落,他身上一股無形的冰冷氣勢就籠罩了這裡!

所有人在感受到他的這股氣勢后,渾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

好可怕的一個人,難怪魔都城堂堂四公子會屈服於他!不敢在他面前走! 「喬先生,好大的口氣啊!」

就在這時,賓客之中,一威嚴男子滿臉不屑的說道:「你是大股東了不起啊!難道我們說幾句話,就礙著你什麼事了?」

喬君看向了威嚴男子,淡淡的說道,「剛才說我小白臉,說我裝比的人好像是你吧?之前被我扔進水裡的人,恐怕也是你的同伴吧?難道你想為他報仇?」

威嚴男子被說破心事,臉色一沉,說道:「是又如何?」

「敢在這裡鬧事,把他趕出去!」龍天成冷冷的道。他可不想喬君的大好心情被這傢伙毀了。

「慢!」喬君抬了一下手,隨機冷冷的說道:「他為同伴報仇,情有可原,但他不該在我背後說我壞話,我已經不止一次聽他說我壞話了。」

喬君轉身看向了威嚴男子,冷聲道:「你知道嗎?我最討厭背後說壞話的小人!既然你那麼想說我壞話,那好,我就讓你當個啞巴!永遠都來不了口!」

喬君說著,瞬間來到威嚴男子身前,而後食指突然對著威嚴男子的喉嚨位置,輕點了幾下,隨機他的脖頸處的幾個xue位直接被他用特殊手法封住了。

做完這一切,喬君這才淡淡的說道:「嘴賤的人,當啞巴是他最好的選擇!沒有比這更好的!」

三天閃婚,天降總裁老公 威嚴男子以為喬君這是在故弄玄虛,可當他準備說話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竟然發不出聲音來,就好像嗓子完全啞了一般。

威嚴男子臉色大變,神色立馬驚恐起來!

他竟然真的啞巴了,這這怎麼可能?

周圍的賓客們看到威嚴男子的神色變化,就知道喬君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把威嚴男子當場變成了一個不能說話的啞巴!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在場所有的人都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威嚴男子很想求饒,可是他已經來不及了,因為龍天成已經叫人把他趕出去了。

「以後,我們不再和雲鼎投資公司有任何生意上的來往!」龍天成把威嚴男子趕出去后說道,「這就是得罪喬先生的下場!!」

喬君無語,但他也沒有說什麼,畢竟龍天成已經把話說出去了,他就算再強勢,也要給龍天成一個面子!

「葉先生,安排大家入席吧!」喬君走到首席位置上坐下。並淡淡的道。

「好的,喬先生!」葉耀華恭敬的說完,就開始安排賓客入席。

半個小時候,坐在喬君身旁的木蘭蘭,偷偷的對喬君說,「喬,注意形象!」

「我咋了?」喬君疑惑的問。

「你在吃色拉時,左手持叉,叉齒向上,舀取色拉。右手持刀,幫助將色拉撥到叉上。必須從叉的內側撥到叉上。然後左手持叉,舀起色拉送入口中。你這樣吃色蘭,大家都看著彆扭!」木蘭蘭小聲提醒道。

「不就是個吃飯嘛,我沒那麼多講究!」喬君撇了撇嘴,大好的心情一下子沒了。

他最討厭自己吃飯的時候,別人總是盯著他看!

隨機他猛然放下刀叉,站了起來,「大家繼續吃!我吃飽了!」

種田寵妻:彪悍俏媳山裏漢 說完這句話,他就向宴會廳的大門方向,大步走去!

林傾城也放下刀叉跟在了喬君後面!

林巧兒眨了眨眼睛,也放下刀叉,追了出去,「大哥哥,等等我呀!」

木蘭蘭看到突然離開的喬君,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無比的委屈,眼淚控制不住流了下來,半響后,她放下刀叉,緊跟著跑了出去!留下一片滿臉茫然的賓客!

喬君來到酒店門外,他雙手插進兜里,站在燈光閃爍的湖畔邊,看著遠處的碧綠湖水,不知道怎麼了,他心裡非常煩躁!

他原本以為,木蘭蘭很懂他,可是剛剛他才明白,木蘭蘭和他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他是軍人,而她是商人!

兩個人追求的東西不同!他喜歡人與人之間和諧相處!不喜歡這種莫須有的差距!

雖然木蘭蘭所做的一切都沒錯!但他就不喜歡木蘭蘭看了別人的臉色,而來說自己。說白了,她根本不了解自己。

「喬,你在想什麼?」林傾城領著林巧兒,款款走到喬君身後,輕聲問道。

「只是覺得我不適合去那種場合!這種場合就算有山珍海味,我也沒有心情去品嘗!」喬君說道。

「我理解你的心情!這種場合確實能約束你的行為!」林傾城撩了撩耳邊的髮絲,輕聲說道。

「呵呵。看來你比較懂我!說真的,我不喜歡這樣的宴會!如果不是答應你,今天全聽你的話,我是不回來的。」喬君道。

「那你突然連聲招呼都不打,就離開蘭蘭,她會難過的!你知道嗎?她很愛你!她希望你最優秀!」林傾城道。

「我知道!可她不了解我!她那樣做,我只會感覺我是在丟她的臉!在我心中,除了軍人的使命和天職外,我不想別的東西約束我!」喬君淡淡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這一點你真的很像我認識那幫軍人,他們洒脫,講義氣!重情義!從來都是我行我素!除非是軍人的命令壓制他們的脾性!」林傾城用風眸看著喬君,柔聲說道。

「呵呵,我的很多戰友都是跟你說的差不多!他們到了戰場上不畏懼死亡!不畏懼敵人!講義氣,重情義!」喬君說著,腦海中突然想起了狼首,狼爪,黑鷹他們。

他真的很想他們了,和他們共處了那麼久,一起執行任務,卻連一句道別的話都沒有。他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自己不厚道。

「我相信你的戰友都是一群鐵血戰士!他們跟你一樣,講義氣,重情義,有又正義感!」林傾城道。

「聽了你的話,我覺得我心情好多了。不如我們現在就去逛夜市!怎麼樣?」喬君問道。

「不叫蘭蘭了嗎?」林傾城問道。

「她想去,我不攔著!」喬君瞥了一眼默默站在林傾城後面不遠處的木蘭蘭,淡淡的道。

木蘭蘭心情複雜的走了過來,她走到喬君後面,有些委屈的說道:「喬,你是不是生氣了?」

「沒有!只是覺得我們不適合!」喬君淡淡的道。 喬君的話如同一把刀子狠狠的刺進了木蘭蘭的心臟,使得她瞬間臉色煞白,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呼吸一滯,「喬,你你剛說什麼?我們不適合?為為什麼?」

「沒有原因!」喬君搖了搖頭,「你很優秀,是我高攀不起!是我無法融入你的世界!」

木蘭蘭眼淚嘩嘩的流,「嗚嗚,喬,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那樣要求你!對不起對不起!」

「不用說對不起。你一點都沒有錯!怪只怪我們接觸的時間太短,你沒有真正了解我。我這個人很簡單,正如傾城說的,我喜歡自由的空間,不喜歡被環境和別人的臉色來約束自己的行為習慣!」喬君搖了搖頭。

「嗚,嗚嗚,喬,我去改! 大佬的仙女人設又崩了 我努力去改可以嗎!嗚嗚……」木蘭蘭哭的泣不成聲,哭的很委屈。

「你別哭了!好不好?」喬君實在不忍心木蘭蘭哭泣,他的軟肋就是女人哭。

「我就哭,我就哭!嗚嗚嗚……」木蘭蘭明銳的發展喬君的語氣轉換后,哭的更加厲害了。

「喂!你別這樣好不好?我有沒怪你。你別哭了?」喬君道。

「可你不要我了,嗚嗚嗚……」木蘭蘭這下哭的更誇張了,直接蹲在地上,很委屈的用素手揉著眼睛,直接淘淘大哭!

「那你說怎麼辦吧?」喬君沒哄過女人,他那裡知道木蘭蘭故意這麼大哭的。

林傾城憋著笑,快要忍不住笑出來了,她都是過來人了,一看就知道木蘭蘭抓住了喬君的軟肋。而喬君恰恰吃的就是這一套。

醉里不知玉簟秋 「除非你抱我起來!並且不許跟我生氣,你要疼我愛我!以後不準說這種不適合之類的話!」木蘭蘭努著嘴說。她現在這個樣子極其可愛又惹人憐惜,根本不像一個女總裁高高在上的樣子。

「好好!我答應好了吧?」喬君無奈的說著,將木蘭蘭的整個嬌軀抱了起來!

木蘭蘭藉機,像八爪美人魚一樣,用天素臂將喬君的脖子環抱住了,並且在她耳邊,用撒嬌賣萌的語氣說道:「你已經答應好了,不許反悔!」

「不反悔!不過你能不能下來?」喬君道。因為木蘭蘭整個人掛在他身上,這讓他有種奇怪異樣的感覺,他即是喜歡,又是覺得有些臉紅。

「不下來,我就是不下來!除非你答應我,每天想我一千遍,一萬遍,我就下來!」木蘭蘭嘟著櫻唇,繼續撒嬌。

「想你那麼多。我會累死的?」喬君撇了撇嘴。

那你答應還是不答應?不答應我可咬你脖子了啊?」木蘭蘭威脅道。

「你屬狗的啊!咬我做什麼?」喬君無語的道。

「問你話呢?別岔開話題!」木蘭蘭努著櫻唇說。

「答應!」喬君無奈的說。

「那好!」木蘭蘭終於肯放過喬君了。她從喬君身上下來后,偷偷給林傾城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意思是她搞定了喬君。

林傾城笑了笑,「蘭蘭,你這撒嬌的本事,我也想學呢,可我怎麼放不下矜持!」

「嘻嘻!這是我專門對付喬的秘方!」木蘭蘭得意的道。

林巧兒看到木蘭蘭的暗中動作后,歪著脖子,看了看林傾城又看了看木蘭蘭,這才想起什麼似的,立刻道:「大哥哥,你個大笨蛋,媽媽和蘭蘭姐聯合起來對付你呢,你這都能上當!說實話,大哥哥你也就這樣了!!」

「嘿!」喬君反應過來后,氣笑了,他故意問道:「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走到一個陣營了?」

「不告訴你!」林傾城笑著道。

「對!不告訴你,這是我們倆共同的秘密!」木蘭蘭也道。

「嗯我覺得以後環球旅行不錯!可以帶上你們!」喬君眯著眼睛一本正經的說。

林傾城和木蘭蘭之前的對話,他早就聽的一清二楚了。所以這個不是秘密的秘密,已經不再是他們倆的共同秘密了。

「你怎麼會知道?」

木蘭蘭和林傾城直接聽呆了,異口同聲的問道,喬君是怎麼會知道她們倆的秘密?

「天機不可泄露!」喬君裝出一副『高處不勝寒』的模樣。

「切!!」兩女頓時給了他一個白眼!

「你肯定偷聽了我們的對話!」林傾城道。

「嗯!只有這一個解釋!」木蘭附和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