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姐別生氣了,都是菲菲不好,都是菲菲不對行了吧,這真沒什麼的!」

「我就是聽比人說,說女孩子懷孕的時候不節制一點,可能會影響到寶寶,我不也是為我侄子好嘛!」

「再說了,姐夫要不對你那樣,你肚子里那來的寶寶,對吧老姐!」

「老姐你以後呢,要是再跟姐夫那樣小聲點就行,吱吱呀呀的人家都睡不著!」

蘇菲菲一句接著一句,說的都跟個小大人似的。

蘇墨雪原本還在生氣。

但這突然的,聽妹妹說讓自己以後小聲點,一個沒忍住,就給噗嗤羞笑了出來。

「死丫頭,你都沒有結婚,那聽來的這麼多道理!」

「給你倆傳染的唄!平時在家的時候,姐夫不也經常這樣嗎。」

「死丫頭你還說,看姐姐不打你!」

「啊大夫救命,老姐要殺妹妹滅口啦!」

蘇菲菲給老姐一咯吱,就咯笑著往床上躲。

她躲,蘇墨雪就追。

倆人鬧著鬧著,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把枕頭給弄到了地上。

頃刻間。

一張小紙條,晃晃悠悠的,從枕頭底下飄到了地板上。

這時。

倆人相視一愣,蘇菲菲慌忙撿起紙條時,蘇墨雪才恍然意識到自己老公,可能不是去上了廁所……

「老姐,這是姐夫給你留的紙條!」蘇菲菲突然收回了臉上的笑意。

「我看看。」蘇墨雪拿過紙條,就看見這麼一串小字。

小雪,我臨時有點事情,得去外地出趟差。

你不用擔心,我三兩天就能回來,去的地方稍微有點偏,手機信號可能不太好。

哦對了還有,照顧好倆妹妹,也照顧好咱的孩子!

蘇墨雪看完笑了,卻笑的滿眼無奈。

「老姐?姐夫真的出差了?」蘇菲菲探著小腦袋,試探的看老姐。

「紙條上寫的,你不都看見了嗎。」

「可姐夫他,他還生著病呢!」

「那我有什麼辦法。」蘇墨雪收好紙條,把頭抬了起來,「你姐夫都走了,現在說什麼都沒用。」

「姐夫也真是的!」蘇菲菲猛嘟起小嘴,氣的拿腳跺地板。

「都這麼大個老闆了,還要忙著去賺錢,夠花就行了唄,哎對了老姐,你說姐夫能去什麼地方出差呢。」

「我也不知道,你姐夫昨晚什麼都沒跟我說,紙條上不都說有急事了嗎。」

「哦對了菲菲,甄爽是你姐夫的秘書,她肯定知道你姐夫的行程!」

「嗯對,我這就問……哎不對老姐,甄爽也不在病房。」

這時。

蘇墨雪輕啊的聲,見妹妹滿眼吃驚的看自己,她轉身來到窗戶跟前深吸一口氣……

「老公,你偷偷帶走女秘書,只是為了出差?」 杞若水花了一個時辰的時間,終於將她知道關於小洞天的事情說出來了,聽完之後趙信忽然覺得自己找她是對的,就像她說的,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會知道的,不說別的,光是那種二十年前和十年前魔族人員變動的數量,就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該說的都說完了,你是不是應該做點事情了?」將一切都說完了之後,杞若水感覺該到自己收穫報酬的時候了,為了這個報酬她幾乎已經是毫不保留的全都說出來了,可以見得她對這次提升的境界特別的重視。

「當然,你跟我走吧」趙信吃了一口桌上已經涼了一些菜肴。帶著一臉冷漠的杞若水,回到了自己的福地。

在回到福地之後,趙信發現呂方閑正在自己的福地門口來回踱步,看到了自己之後,頓時露出了笑容。

「您回來了?」呂方閑急忙迎上來,一臉的笑意。

趙信皺了皺眉,不清楚他來自己這裡的意思,只自己明明已經安排事情給他了,而他居然不去做事,讓趙信呢覺得有些反感。不過因為杞若水在一旁,所以也沒有繼續說什麼,而是讓她先進入福地。

見杞若水回到了自己的福地后,趙信轉過頭看向呂方閑,凝聲問道:「那你來這裡幹什麼?」。

不知道趙信為什麼態度變硬,呂方閑顯得有些拘謹,輕聲道:「那個,您交給我的事情已經完成了……」。

「這麼快?」聽到呂方閑的話后,趙信顯得很詫異,從自己說完到自己回來連兩個時辰都沒有,呂方閑居然已經做完了,讓趙信不得有些懷疑他做事的準確性。

聽出了趙信話中的懷疑性,呂方閑急忙從懷中拿出了一卷長長的捲軸遞給他,趙信拿過來之後打開,這上面寫著一連串長長的名字,粗略的看了一眼,足足有八十多個名單。

「這是我打聽到所有藏有您福地精血的人,一共是八十七位,經過後來的證實,有三十多人的精血是被拓跋氏給沒收了,剩下的除了丟失的還剩下四十八滴,而現在這四十八滴全都已經收上來了,而名單就在您的手中」說著呂方閑連續從懷中拿出了四十八個手指大小的水晶瓶。

「名單上是全部了嗎?」說實話趙信聽到這個數字后自己心中也是一驚,原本自己認為精血只有十多滴的遺漏,但是一下子出來這麼多還是有些超出自己想象的。

「這個應該是跟準確的,我已經和很多人確定過了,消息應該是準的,只是那拓跋氏的有點……」說到這,呂方閑露出了一絲為難之色,確實拓跋氏在這裡根深蒂固,想要去找別人還可以做到,可要真的是去找拓跋氏的話,他還沒有那個膽量。

「沒事,以後的就交給我了,這件事你做的很好,我記住了,以後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就來找我吧」趙信輕輕地說了一句,趙信說的是很隨意的,但是呂方閑聽后卻顯得非常的興奮。

「謝謝,以後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還請您吩咐……」呂方閑仰起頭,信誓旦旦的回道。

「行了,你回去吧」趙信揮了揮手,不想再聽對方的話,也不想和他去浪費自己的時間。

見趙信消失在自己的福地門口,呂方閑站在那裡很久,忽然眼睛一亮,美滋滋的轉過身就離開了。

回到了福地之後,只見在一片廢墟之中,杞若水和孫強與蔡涵三人六目相識,孫茜則在一旁非常安心的玩著廢墟中的碎木廢鐵,完全沒有理會他們。

「信爺……」看到了趙信回來,孫強顯得很興奮,不得不說杞若水的突然出現,讓他心中很慌,畢竟自己剛剛已經經歷了一場大戰,雖然杞若水的境界並不高,但是在他的心中已經形成了一個觀念了。

「沒事,大家都熟悉」趙信給了孫強一個安心的眼神,隨後自己走了過去。

杞若水看了一圈四周「這就是你的福地嗎?」。

趙信聽后略顯尷尬,輕輕一笑,點了點頭「對的,你想坐的話,隨便找個地方就坐下吧」。

杞若水急忙擺手,道:「算了,不用坐了,你還是直接辦事吧」。

我家後門通洪荒 「辦事?」這句話讓一旁的孫強聽到后,臉色立變,就連蔡涵也是一樣,眼神忽然有些閃躲,看樣子兩個人是會錯意了。趙信也看出了這一點,輕笑的解釋道:「你們想錯了,我是幫她一點忙,你們先帶著茜茜離遠一點」。

「好……」似懂非懂的孫強兩人抱起了不遠離開的孫茜,走到了另一邊,雖然趙信的福地被毀了,但是也因此擴大了整個地界,現在空闊闊的地界看起來特別的大,孫強三人也離開的很遠。

一切準備就緒,趙信轉向杞若水「雖然你不想坐下,但是咱們接下來的要做的事情還是需要你坐下」。聽到這,杞若水即使不願也沒有辦法,清出了一片較為寬敞的地方,直接坐了下去。

「接下來的可能會有些痛苦,但是你必須要挺住,不然的話一切就功虧一簣了」趙信對杞若水說明簡要,因為自己要給對方灌頂,這件事情自己經歷過,也知道其中的利害。雖然自己不能做到像是羈妖族氏那樣,但是卻能明白其中大致的道理,給一個弱冠境界的人強行輸灌力量,自己還是可能做到的。

「放心,只要是不死,我都能抗住……」杞若水認真的點了點頭,算是準備好了。接下來趙信也不客氣,雙手抬起直接按在了杞若水的太陽穴處。太陽穴左為太陽,右為太陰,是為經外奇穴,又是人的死穴。這裡對人十分的重要,正所謂有弊必有力,太陽穴雖然是死穴,可這一部位也是人顱內血管非常多的地方,所以時不常按捺這裡對人的顱內也是一種緩解的方式。

而現在要灌頂,選擇的就是這一位置,自己沒有實力去直接灌輸進對方的血脈根源中,可在太陽穴上也可以做到相應的作用。洪荒之力從直接緩緩流出,融為最精粹的精氣,從杞若水的太陽穴緩緩的流入。

「呃……」雖然趙信用力已經很輕了,但是杞若水還是不自覺的吭出聲來,身體也跟著顫抖,可見這種衝擊力還是很強的。 中午,東南市往東200多公里的國道邊上。

甄爽鬆開方向盤,見陳浩還靠在副駕駛上睡覺,就拿手晃了晃他胳膊。

「陳總醒醒,到地方了。」

「知道了,這麼快。」陳浩拿手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睜開眼。

頃刻間。

映入到眼帘的畫面,他猛多隻身子,就滿眼吃驚的看甄爽。

「這是哪兒?」

「具體是哪兒,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不在東南市!」

「廢話!我問你怎麼把車,給開到溝里來了!」陳浩蹭的推開車門,氣呼呼的跳了下來。

其實。

總裁蜜愛:美妻很迷人 他也不想跳,而是車身斜躺在河溝里,而且副駕駛這邊朝上。

不跳,根本都出不來。

就是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睡了一覺,車就會掉到路邊的溝里呀。

「甄爽!你給我出來!」

「這不是出來了嗎,喊什麼喊。」甄爽從副駕駛鑽出來,滿眼委屈的站在了他跟前。

娛樂圈之老祖駕到 「你還好意思埋怨?我讓你到地方喊我,這就是你說的地方?」

「這不就是你說的地方嗎!」甄爽氣呼呼的,伸手指了指溝里的轎車。

「咱們從醫院出來那會兒,你說順著國道跑到頭兒,到地方了喊你,正好國道到這兒就沒了。」

「沒了?你差點把我給開沒!」陳浩真的是,給她弄的無語了。

「誰讓你把車開到溝里了,我才剛從醫院出來,就差點又讓你給送到醫院去!」

「沒把你送到火葬場,就已經不錯了!」

「你說什麼?」甄爽聲音有點小,他沒有聽太清。

「哦沒什麼。」甄爽抬起頭,尷尬的笑了笑,「我也不是故意的,剛才從對面突然跑過來一輛車。」

「我看見車就忙躲,躲著躲著,就躲到溝里去了,又不是故意的凶什麼凶嘛。」

甄爽說的是實話。

她剛才,還真就是為了躲車,一不小心給躲到了溝里。

只是到現在都沒弄明白,怎麼會突然從對面跑來一輛車,還直接朝她開過來……

「甄爽!你可真有本事!」

「前邊沒村,後面也沒村,只能靠兩條腿了。」陳浩看她一眼,轉身朝山裡走了過來。

這時。

甄爽輕啊的聲,見陳浩準備步行進山,就低頭看了看自己腳上的高跟鞋……

「哎陳總,你等等我!」甄爽穿著高跟鞋,追了上來。

「等你幹嘛。」陳浩沒回頭,也沒停下腳步。

「咱真的,要用走的進山?」

「要不然呢。」

「要不然,我給公司打電話,讓公司再過來一輛車?」

「嗯這主意好,你真聰明!」

打就打!

陰陽怪氣的,看也不看人家一眼,打個電話有什麼好看的!

甄爽在心裡嘟囔著,從包里掏出手機一看,頓時就傻了眼。

手機有點,而且還有百分之87的電量,但信號卻是一點兒都沒有……

「怎麼不打了。」

「明明知道沒信號,還在這兒故意問!」

「是你沒腦子,你看這到處是山,有信號才怪,趕緊的前面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

走走走,走什麼走!

我都穿著高跟鞋,等走到地方,腳都給走廢了!

死陳浩,爛陳浩,我再怎麼說也是你前女友,你就這樣對我?

可惜,你都不知道!

「哎陳總,我能問您個事兒嗎?」甄爽踉蹌著跟隨著他步伐,也不敢說自己是杜鵑。

「咱們現在,要去什麼地方對吧。」

「嗯嗯嗯,對對對,我昨天晚上問你,你都不說!」

「當然不能跟你說。」

「為什麼呀!」

「因為……」陳浩猛的停下腳步,低頭拿眼睛看她道,「我要找個沒人的地方,狠狠占你便宜!」

「你、你你騙人,你是去找蘇爺!」

「知道還問。」陳浩猛的,摸上她腦袋晃了下,轉身繼續趕路。

這時。

甄爽傻呼呼的站在原地,看看陳浩離開的背影,再想想他摸自己腦袋。

頃刻間,臉頰就給羞的緋紅,從嘴角露出了一絲絲小幸福……

「哎陳總,你等等我!」

「有什麼話,直接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