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色,這是涼城哥哥的真心話,我們在這裡呆到晚上,涼城哥哥帶你離開蘇城。明天穆夜池和卿月月的婚禮註定不太平,你留下來會成為導火線,被利用,被陷害,被拉入這鍋黑水裡無法逃脫。」

「我就是來看看熱鬧,又不會去破壞婚禮,怎麼就不行了?怎麼就需要我東躲西藏心虛,當縮頭烏龜,好像真幹了什麼違背道德違背法律,於情於理都容不下的罪人了?」

憑啥呀,她幹嘛要跑,跟過街老鼠一樣的東奔西逃?

別人陷害她,別人挖著陷阱等她跳,別人滿世界正在羞辱她,她就應該躲起來真是這麼一回事那樣,夾著尾巴躲到下水道?

嘖嘖——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這樣逼迫,她可能會想太多,真的聽蕭涼城的話在這裡躲上一天,晚點,趁著夜黑風高夾尾巴,背負一身罪名麻溜的滾蛋。

「你知道卿家的厲害!不要任性,聽涼城哥哥的話,你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離開蘇城。」蕭涼城不放心的輕喝:「穆夜池和卿月月的事情,不是你想管就能管,也不是你想看熱鬧就真的開開心心看熱鬧。」

「我不需要別人來替我做決定。」

蕭涼城的苦口良心被江緋色一句話打斷,他欲言又止,眼神擔憂的看著江緋色:「你喜歡他了嗎?你留下來,你出現在他們的婚禮,卿月月定會千方百計弄死你。」

「你們跟她不是合作得挺好的嗎? 御雷重生:第一戰神公主 不是我要斤斤計較,我覺得你們跟卿月月合作之後,反過來苦口婆心的說為我江緋色好太奇怪。還是算了吧,我江緋色別的本事沒有,辨別能力還是有一點。」

蕭涼城皺眉,「話不能這麼說,如果涼城哥哥沒有幫你,你也不能安全的在涼城哥哥面前。」

「是嗎?你怎麼不說這只是你們跟卿月月謀算好的計劃?我會被引來,你們功不可沒。」

「緋色,涼城哥哥只是心疼你,才會這樣,你不要誤會。」

江緋色背後一冷。

她猛的轉身,在蕭涼城側身抱住她的時候,眼睜睜看到穆夜池站在入口處,雙眼冷得割心裂肺……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放手!」

看見穆夜池第一眼,江緋色下意識就去推開蕭涼城,用力拉扯開蕭涼城伸過來抱她的手。

可蕭涼城哪裡會輕易放手。

看不見穆夜池,只有他和江緋色,也許他會顧及江緋色,顧及往後他們的可能性,聽話放開江緋色。

可現在一樣,不一樣了!

穆夜池就站在他們對面,一臉冷冰冰,一臉殺氣,渾身上下都散發出可怕的危險氣息,綠色的眼底暗黑得宛如來自地獄的帝王。

放開?

不,穆夜池的反應,證明了在生氣,因為他抱著江緋色。

有機會能把穆夜池氣成這樣,能打擊到穆夜池,蕭涼城怎麼捨得放棄這種大好時機。

他兩手圈住江緋色,在江緋色憤怒抗議里,不顧被江緋色打的痛苦,用力的,霸道的,狠狠的摟住她。

江緋色身體僵硬,如同木頭一樣。

蕭涼城不在乎,他不在乎江緋色現在對他的警惕和麻木,他透過江緋色,看到穆夜池眼中的光芒爆發,看到穆夜池臉上露出憤怒,看到他用力握緊拳頭,狠狠咬牙。

生氣,憤怒,暴走!

最好能讓穆夜池失去理智,做出什麼可怕的舉動。

打了他,他會躲,他還會利用機會讓穆夜池的拳頭全都落到江緋色身上,江緋色傷得有多痛苦沉重,對穆夜池的打擊就越大。

蕭涼城溫潤的眼神露出狠角色的算計,只要能把穆夜池給打擊,給弄得抬不起頭,弄垮。就算真的再一次利用江緋色……沒有任何傷害的利用,真的不算利用!

內心快速盤算好主意,蕭涼城被江緋色踹了兩腳也沒有鬆手,咬著牙把江緋色抱到懷裡,譏諷嘲笑的與穆夜池四目相望。

呵呵,不是護著她?不是不想讓江緋色跟他接觸嗎?

看到沒有,親眼看到他跟江緋色摟摟抱抱的親密行為了沒有,就是故意做出來讓你暴走失去理智!

穆夜池越是難過,越是生氣,他蕭涼城就越高興。

「蕭涼城,放手。」

「不放,你想看看你仇恨的男人是什麼表情嗎?你想知道卿月月老公現在露出什麼神色嗎?」蕭涼城嘴角上揚,刻意輕聲話,還提醒穆夜池現在的身份,跟她的關係惡略。

「你們兩人有仇報仇,怎麼弄死對方我都沒有意見,能不能別這麼不像個男人,利用我玩你們男人的權利遊戲?」江緋色看不起,看不起這種卑鄙無恥的行為。

「你的沒錯,但是穆夜池都在玩這種遊戲,不能怪我。他看我們抱在一起,孤男寡女的,你猜……他會不會生你氣?」

蕭涼城的聲音壓得很低,穆夜池聽不見,但他看到蕭涼城的動作,與江緋色親密無間。

江緋色竟然還與蕭涼城話。

那樣的輕聲細語,那麼親密無間,抱得這麼緊,靠得這麼近……

他們是在咬耳朵?在悄悄話?在看他笑話?

穆夜池凝眉,周身空氣越發冷冽起來。

他一步一步,慢慢走過去,眼睛死死盯著蕭涼城擋住的那個方向。

他們在接吻嗎!他們是當著他的面,這麼不要臉親熱了嗎?才多久……過了半不到,他們就**,逮到孤男寡女機會就雷勾地洞,迫不及待嗎?

他還擔心得要瘋掉,想要把這個城市掀翻的尋找她。

萬萬沒有想到竟然……竟然。

穆夜池站在他們面前兩米處,腳跟重重點地板,發出很大的聲音,提醒他們,別這麼恬不知恥當著他的面放肆親熱。

混蛋!

江緋色閃躲蕭涼城噁心的入侵。

蕭涼城是真的想吻她,因為穆夜池的到來,為了讓穆夜池生氣,為了報復穆夜池,蕭涼城本來沒有打算做的事情,現在是能做到哪一步就會不顧一切去做。

哪怕狠狠咬住江緋色的嘴巴,親在她臉上。

任何能讓穆夜池暴走,失去理智的方式,他都想嘗試——

「瘋子!」都瘋了。

穆夜池站在他們身後,那種眼光直勾勾的盯在江緋色心尖上。

就算被蕭涼城擋住視線,她也能察覺到穆夜池現在的怒火已經飈到頂點,隨時都能把她和蕭涼城一起炸飛。

江緋色可不想被蕭涼城帶著白白犧牲。

蕭涼城不介意,那就不要怪她了。

「啊……嗯。」蕭涼城痛哼。

他身上最脆弱的命根子被江緋色全力一擊,那種痛,女人一輩子體會不到,男人體會過一次三輩子也不想在體驗第二次!

江緋色下手毫不留情,蕭涼城吃痛,鬆開一點點,她就甩開,同時頂起膝蓋撞他。

「不要這麼著急,你不想看看他對你到底有多少心嗎?」蕭涼城忍住痛苦,伸出手去拉江緋色。

蕭涼城想把江緋色再一次拉進懷裡,霸佔著向穆夜池示威,取笑穆夜池。

可惜蕭涼城遇見的江緋色早已經不是當年的麻雀,她不再是單純真的女孩。

「你真沒用,想要找人家報仇還非要拉上我,要利用我才能找到穆夜池。靠著女人算什麼本事,鬆手!」

「我不是靠著你,我只是想看看穆夜池的反應,想知道他看到我們的情況後有什麼想法,我也在幫你,幫你證實穆夜池對你到底是利用還是什麼。」

都做到這份上,還在給自己洗白。

對蕭涼城的話,江緋色也是笑了。

她狠狠一巴掌拍蕭涼城的手背,把他的手拍開才能找機會逃出去。

她的動作很快,比她動作更快的是穆夜池的動作。

在蕭涼城伸出手去拉住江緋色的瞬間,穆夜池的手就已經在動,手中黑影帶著寒光,狠狠刺向蕭涼城手背。

左手都沒有了,難道右手也不想要了嗎?

江緋色可能會同情,會外強內柔軟的女孩,不忍心。可換成穆夜池,蕭涼城知道,他不躲開,絕對連著右手都被廢掉。

重生逆天:妖孽,叫我大師姐 不甘心的蕭涼城閃開身軀,退開一步,再次轉身,眼睜睜看著穆夜池拽住江緋色的手,把江緋色一個勁兒拉住,安放到他身後,滿臉暗黑凌厲。

「呵呵……」蕭涼城看著穆夜池,忽然呵呵一笑。

穆夜池執看了他一眼,在也沒有任何多給他一眼,而那一眼,是高貴的,是不可一世的驕傲。

穆夜池像是在憐憫蕭涼城,像帝王,看他一眼對他蕭涼城已經是大的恩賜。

蕭涼城咬牙,手背青筋暴漲,「穆夜池,你這麼做又何必呢?不要帶著一張假惺惺的面具扮演拯救公主的王子,你不是王子,你只是個見不得人的癩蛤蟆!」

癩蛤蟆?

穆夜池沒有搭理蕭涼城,江緋色確忽然轉身,視線落在蕭涼城臉上,對他嘴裡出來的癩蛤蟆,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

「你不承認?當著緋色的面,你連你自己是什麼玩意是什麼上不得檯面的東西都不敢坦白?這麼一個帶著虛偽惡魔面具的你,憑什麼要求緋色跟在你身邊受苦受難?」

穆夜池不在乎?沒關係,還有好奇的江緋色可以聽著。

這真是一個在好不過的機會,老爺賞賜給他的。

「你一直都在隱瞞緋色,不敢將當年你殘暴無情打斷我左手的真相告訴她?你以為你能隱瞞一輩子不?你以為你能當什麼都沒有發生,以為你還是那個含著金鑰匙出身的高貴王子?哈哈哈……笑死人了!」

蕭涼城揚大笑,笑聲回蕩在偌大大廳內,聽起來格外的詭異。

穆夜池皺眉,一言不發,固執的牽住江緋色的手,眼睛落在江緋色剛才被蕭涼城碰過的手,恨不得去取來消毒液噴上去,狠狠的一遍遍擦掉所有痕迹。

他不是因為蕭涼城得意爆出來的消息,只是在乎被蕭涼城碰到江緋色身上的那些地方。

「怎麼?不敢話了嗎?你除了會裝,你還會什麼?你根本就不配擁有現在的一切,你遲早都會滾出穆家,被人趕出來。你就是個賤種,是個野種——」

蕭涼城揚眉吐氣。

就算江緋色還在,他也不介意。

只要能讓穆夜池挫敗,讓穆夜池丟臉,讓穆夜池人生不如意,他不在乎現在自己看起來有些猙獰的樣子。

江緋色都知道,都知道他多麼痛恨穆夜池,所以她不會介意的。

「穆夜池……」

「走不走?」穆夜池冷冷沉沉的聲音打斷蕭涼城的話,他雙眼落在江緋色嫣紅的唇瓣上。

一眼都不眨,綠色的眼底深處慢慢燃燒出瘋狂的熱火燎原,來得兇殘又迅猛,似乎想要把江緋色吸進去,焚燒上三三夜,把江緋色身上沾染到的蕭涼城氣息全都燒滅。

穆夜池的眼神很兇猛,直勾勾的,毫不留情的盯著,視線所有焦點都落在了她的紅唇,似乎那粉嫩嫩的色澤上長出什麼東西,讓穆夜池怒火高漲的東西。

江緋色和穆夜池四目相望,空氣中的氣息都因為他們停止了流動,蕭涼城站在一旁像個被拋棄的可憐蟲,完全無法融入穆夜池和江緋色的世界。

他看起來就是個多餘的人,站在他們身邊,都是玷污,不識相的電燈泡。

識相點,就該自己戳瞎眼滾蛋,不識相的話……

「緋色,離開他身邊,我用他的一個秘密來交換!」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秘密?

江緋色看向穆夜池,眼神帶了三分戲謔。

看你還傲不傲,人家當你面威脅你呢,看到沒有!!!

穆夜池面無表情,眼神還是直勾勾落在江緋色紅唇上,似乎很想伸出手去摸一摸或者親一下。

嗯,把討厭的東西,討厭的氣息吻掉,全部換上屬於他穆夜池的味道。

冷不防,下巴被穆夜池撩了起來。

江緋色一愣,沒有來得及反應,穆夜池低頭就吻。

不需要商量,不需要問她,不需要一大堆羅里吧嗦,他想這麼干就這麼干,只對江緋色一個人如此獨一無二的霸道。

當著蕭涼城的面又如何?

你tm嘰嘰歪歪一大堆,管屁用。

穆夜池的小算計沒有得逞,江緋色用手擋住了他的唇。

「幹什麼,別動不動不分時間地點亂髮你的濫情,我可不是跪倒你西裝褲下的花花草草,給我安分點!」

穆夜池綠眸一暗。

安分?

他要安安分分,八輩子都不能跟她發生什麼火辣辣的姦情。

薄唇落在她手背,擋住了穆夜池的吻,卻擋不住親密接觸。

穆夜池的唇瓣真的很涼,如同他面對外人那般冷冰冰的,仿若是片片雪花親吻在她的肌膚。

有點寒意,有點奇怪的悸動,有點讓人小臉發熱的無措。

江緋色想收回來,穆夜池忽然張開薄唇,在她手背上咬了一口。頓時,他身體里滾燙的熱氣呼出來,親吻在她心上。

江緋色小臉瞬間暈開動人緋紅,晶瑩剔透里暈開的雲霞,白裡透紅,白生生,水嫩嫩的,看起來可口香甜。

穆夜池大手伸出來,力氣有些失控。

他緊緊攬住江緋色纖細的小蠻腰,恨不得把她整個人都揉到骨子裡珍藏,挺拔偉岸的身軀一轉,把後背面對蕭涼城,就怕被蕭涼城看到江緋色動人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