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趙孟嘯目視著周啟的背影,突然出言阻止。

周啟回過頭,目光迎上了他的雙眼。

「指揮官還有事兒?」

「呵呵,看起來周朋友似乎對我趙某人有什麼誤會?」

「誤會談不上,說吧,你找我幹什麼?」

「你!」趙孟嘯身旁的女戰士秀眉一豎,剛想出聲,卻被他伸手攔住。

「既然周朋友不願與趙某深交,那我也就不再高攀了!不過,你走可以,他們必須留下!」說著趙孟嘯目光一掃周啟身後眾人。嘴角笑容盡斂!

「不知指揮官是看中他們的人還是他們手中的武器?」周啟目中寒芒一閃而逝,對著趙孟嘯嘴角微微一笑,沉聲問道。

「萬一我兩樣都看上了呢?」

「呵呵,這是戰場,不是選秀,他們不需要你轉身!」

「你說沒錯,這是戰場!我作為當前區域軍銜最高的人,有權利對所有人進行徵召!」似乎被周啟說話的語氣所激怒,趙孟嘯眉頭一挑,語氣中已帶上了幾分威脅。

「真不知道你丫這軍銜是不是混來的,稍微懂點兒事兒的都知道,召集令只在發生戰鬥時有效。每次任務只能使用一次。你這張口閉口要人留下,究竟要鬧哪樣?」 沒等周啟開口,身旁的夏若冰一雙妙目流轉,從對面那名女戰士臉上輕輕掃過。緊接著臉帶不屑地瞟了趙孟嘯一眼,冷不丁冒了一句。

還有這種操作?周啟偏頭一瞅自家女票,雖然經過了一次戰場任務,可是召集令只能使用一次的說法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闊以啊,看來這丫頭跟著秦飛大叔學到了不少。

趙孟嘯聞言臉色微變。偏頭一看夏若冰,狹長的雙眼中一絲狠戾之色一閃而逝。沖著她展顏一笑后,目光重又回到了周啟臉上。

「這位美女說的不錯!一次戰場任務每一名戰場指揮官只能使用一次召集令。空間的規則雖然如此,不過你又怎麼確定我只能發布一次召集令?」說著他雙眼不著痕迹地左右一掃身邊四人。

周啟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一驚。目中幽光一閃,靈覺偵測已然落在了幾人身上。

喵的!兩名上校一名中校!還有這名叫沈伊墨的漂亮女人竟然和趙孟嘯的軍銜一樣也是一名少將!

這幫傢伙是職業刷戰場的么?周啟腹誹之於心中也不由暗自震驚於五人的實力。

五人不但軍銜不抵,屬性也是極強。平均值接近了200!如果他們都經過了法則化,只會比看上去更加的可怕!

尤其是沈伊墨,力量和體力屬性都超過了250的大關。真看不出她一副看似嬌嫩的身軀里竟然蘊含著如此狂猛的力量!

而趙孟嘯身為受罰者小隊的隊長,拋開屬性不說,能讓這四個牛人聽命於他本身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其實力恐怕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此人絕不簡單!

似乎察覺到了周啟的窺視,趙孟嘯目光微微一動,一眨不眨地注視著他的雙眼。

無知者無畏,一旦了解了自己等人的實力,不信這人心中會沒有想法!

「你們確實很強!」周啟目視趙孟嘯的雙眼,微一沉吟點了點頭,嘴角掛上了一抹微笑。就在趙孟嘯以為他將要如自己所料,做出妥協時,卻見他臉上的笑容宛如變魔術一般突然消失不見。

「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沒有誰可以讓我和我的人在被坑了一把后還要用熱臉來貼你的冷屁股!真以為一個召集令就能嚇到我?我只能說,你想多了!」說著,周啟不待眼前勃然變色的趙孟嘯五人開口說話,手腕一翻從紋章里取出了一支激光槍,抬手對著遠處的建築物就是一槍!

「5000血腥點一支,現場交易,這樣的武器我這裡要多少有多少!」說話時他的目光一掃周圍的契約者,其中的含義不言而喻。

趙孟嘯目光一縮,麻煩了!

周啟的意思再明顯不過。就憑藉他手中掌握著武器資源,如果想獲得更高的收益,至少八成以上的契約者都會選擇購買!

5000血腥點對於自己等人微不足道,不過對於大多數一難度的新人而言,卻無疑是筆巨款。面對武器的誘惑,只要這傢伙略施手段,恐怕現場大部分人都會站到他那一邊去!

一旦這樣的事情發生,此人手裡有槍有人,即便發動召集令強迫他作戰意義也不大。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傢伙如此作派,只怕是早已看穿了自己想從他手裡弄到能量武器的意圖。

之所以能短時間內召集如此多人在身邊,正是憑藉著自己小隊擁有和機械士兵抗衡的能力!

經他這麼一搞,弄得能量武器人手一支,有了對抗機械士兵和變形金剛的資本,這些個契約者除了受戰場召集令影響,平時只怕再也不會聽從自己的了!

失算了!早知道這人如此難纏,一開始就應該抱著合作的態度而不是採用逼迫的手段!

「這一局你贏了周啟。或許我們該重新認識一下!」說話間,趙孟嘯伸出了手掌,乍一看像是化干戈為玉帛,一副握手言和的樣子。

周啟微一遲疑,伸出手和他用力一握。心中卻清楚,除了陳君卓和張炎彬之外,自今日起,敵人當中又多了一個趙孟嘯的名字!

「你很不錯!」一直沉默不語的沈伊墨一雙靈秀的大眼睛往周啟臉上一瞟,緊接著彷彿挑釁一般,有意無意地盯了夏若冰一眼後轉身離去。

「喲,這美女八成看上頭兒了?」

「嗯我也這麼覺得,長的還行,不過同咱們冰美女和月英姑娘比起來,似乎還差點兒。」

「聽到沒?丫說你不錯。」夏若冰眉毛已經豎起,不過聽了張定軍最後一句,臉色頓和。鼻中輕哼一聲,給了周啟一個警告的眼神,自顧自走到黃月英身旁不再搭理他。

激光槍的出售無比的順利。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短短片刻,周啟沿路行來抽時間修復好的槍支便被搶購一空。原本如破爛般的一堆報廢武器,一轉手便為他帶來了不下200萬血腥點的收益!

「周啟哥哥,你怎麼讓那些人跟著那五個傢伙走啊?」眼見不少購買了激光槍的契約者依舊選擇跟著趙孟嘯等人離開。小蘿莉安安抓住他的手臂,一臉生氣地問道。

「是啊!指揮官剛打贏了戰鬥,這些人真特么沒良心。」海子沖著前方狠狠啐了一口。同安安一樣也是一臉的不服。

「呵呵,走便走吧,沒什麼好生氣的。 烈火紅顏 你看,不是還有許多留下的嘛。」周啟伸手揉了揉安安的頭頂。偏頭向著自願留下的100多契約者點了點頭,轉身向著自己捯飭出的機械巨人走去。

黃月英目視著他的身影,嘴角滿是溫柔的笑意。

周郎這一手做的漂亮之極。不但出了胸中被人算計的惡氣,還乘機賺取了一筆天文數字般的血腥點。

就整體戰略而言他也達到的目的。本方契約者一旦因武器獲得戰力提升,不論是誰率人前往目標,只要能最終奪取能量矩陣,都意味著勝利!

隨著戰鬥結束,自被傳送如戰場,任務時間進入到了第12個小時。

「頭兒,你怎麼不把那大傢伙也給帶上呢?有它跟著不要太過牛逼啊!」趙大明心中想著被拿走了智能機械模組和永動核心后,重新變作一堆廢鐵的機械巨人,小眼睛里滿滿的可惜。

「笨!那傢伙雖然拉風,可特么要是把霸天虎和汽車人引來怎麼辦?你丫比它耐揍還是怎麼的?」行走間,張定軍伸手在胖子腦袋上拍了一巴掌。按國際慣例沒好氣地懟了他一句。

「嗯,張將軍說中了其中一點。此外,以那巨型傀儡之威,想必這沿路的傀儡守衛皆會被其清理。如此一來,容易滋生其他人等依賴之心。與其如此,未若早早將之拆毀為妙。」

周啟聞言偏頭對著黃月英一笑,心中真是愛死這美女了。黃月英所說的正是他所擔心的。一支習慣了依賴強者而生存的隊伍,是經受不住真正考驗的。而對於眼下的戰場來說,每一絲短板,都勢必會影響到最後的結果。

正在幾人說話的時候。周啟手腕上的紋章突然一閃,緊接著腦海中傳來了秦飛的聲音。

「大叔。」周啟一看是秦飛,忙語氣輕鬆地打了個招呼。

「有件事情要告訴你。」秦飛略一沉默后,語氣沉凝而緩慢地說出了一條令他震驚的消息!

「謝丫頭出事了。」

「雲菲出事了?這怎麼會!」

消息宛如一道驚雷在腦海中響起!周啟原本猶掛在嘴角的微笑頓時僵在了臉上!放眼四周,視野中已是一片空白!

這怎麼可能?雲菲怎麼可能出事!

心情略微平復,他急忙將心神沉入紋章。

幾乎在進入紋章的瞬間,他便迫不及待地選擇連接謝雲菲的私人頻道,然而從通話請求中傳回來的卻是一片嘈雜的忙音。

聽著那一聲聲無法通話的冰冷提示,他的心瞬間沉到了谷底!

眼角晶瑩的淚光,幾乎被他眼中綻射出的寒意凝結成了冰晶。

那表面強勢,內在卻溫婉無比的女人難道真的就這麼離開自己而去?

「大叔,到底發生了什麼!告訴我,雲菲她是怎麼死的?」直到良久,周啟方才重新連上秦飛的頻道。

「謝丫頭死了?你從哪裡得到的消息?」

「嗯?!」周啟聞言整個人僵在了原地!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腦海中宛如被十萬頭羊駝飛踩而過。這麼說謝雲菲沒死?

既然是這樣大叔你說的那麼沉痛是幾個意思?

究竟怎麼回事?咱說話能不帶這麼大喘氣的好吧!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

接下來從秦飛的話語中他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來就在半個小時前,位於北極能量矩陣附近的契約者遭到了汽車人的攻擊。

謝雲菲和她的隱龍小隊連同上百名本方的契約者一起被汽車人給俘虜了!

聽到這裡,周啟懸著的心終於落下了一半。不過臉上的神情卻依舊陰沉如雨。這麼看來,賽博坦北極附近的地域是屬於汽車人控制的範圍。

以汽車人和地球人類的淵源,只要不做出反抗,她的生命應該暫時不會受到威脅。

不過謝雲菲是自己的女人。無論怎樣都必須把她給救出來。

「大叔,抓走雲菲的汽車人叫什麼名字?」

「根據外型,我隊里的一個小傢伙認出了其中兩個,嗯,應該是通天曉和天貓。」

結束了與秦飛的通話之後,周啟將隊伍交給了黃月英和付雲生。匆匆把謝雲菲被汽車人俘虜的消息向隊員們說了個大概,便獨自一人離開。

令所有人感到奇怪的是,一向與謝雲菲不對付宛如生死冤家一般的夏若冰這一次卻出奇的沉默。甚至連刺兒話都沒有說一句。周啟救人心切,倉促間也沒空去想這麼多。

時間緊迫,必須趕在正式奪取能量矩陣前,找到汽車人並將謝雲菲等人給救出來!

留給他的時間真的不多! 夜色似水,星光如洗。

賽博坦的夜,隨著戰火的落幕再度變得安寧。

表面上的平靜並不意味著真正的和平。

誰又知道,身下這顆布滿了鋼鐵建築的冰冷星球,在它不為人知的角落裡依舊硝煙瀰漫,滿布無意的殺戮,或是英勇的抗爭?

夜空下,周啟飛翼一收在一幢建築物頂端停下了身形。同時將戰術電腦取在了手中。看起來像是辨別方向的樣子。

然而如果從正面看可以發現,他的目光卻沒有停留在熒光閃耀的屏幕上。此刻,他的整個心神隨著靈覺感應已經延展向了身後。

辭別夏若冰和付雲生等人後,他一路飛來。連上剛才,源自靈魂的直覺已經第三次做出預警!

有條無形的尾巴正緊緊綴在身後!

隨著距離一眾契約者和小夥伴們越來越遠,感應到跟蹤者存在的地點卻是越來越近!

特殊的視野中,同前兩次一樣,依舊沒有發現什麼值得注意的動靜。來敵似乎擁有某種獨特的反隱技術,以至於讓靈覺感應也失去了作用。

會是誰呢?周啟眉頭一皺,心中暗自猜想。

剛被自己得罪了個底朝天的趙孟嘯?不,應該不是,那傢伙與其花精力來跟蹤自己,不如把時間用到多收攏幾個契約者上面。

敵對空間的契約者?應該也不會。先前的戰鬥,自己並沒有露面。

那麼只可能是汽車人和霸天虎!

會是哪一邊呢?

隨心念一動,下一秒他已然自高空落下,對準一間偏僻的倉庫一頭扎了進去。

就在他身形消失在倉庫那廢棄的大門后不久,他先前停留的屋頂處,一道無形的波紋以驚人的速度掠過。

「發現人類。目標地域,封閉空間。環境,適合抓捕。」

漆黑的庫房內,周啟身靠牆壁而坐。經歷了長時間的飛行后,借這短暫休息的機會他似乎正在恢復體力。

就在這時,一陣利爪摩擦鋼鐵發出的刮擦聲突然自殘破的大門處傳來!

無比刺耳的聲音,頓時令他大吃一驚!

周啟猛然一抬頭,雙目中滿是驚慌!

黑暗中,他只見兩點猩紅的幽光在眼前放大!

片刻之後,隨著逐漸清晰的視野。一隻身長超過了兩米,外形猛惡的鋼鐵巨犬呲著兩排匕首般鋒利的鋼牙,正作勢欲撲緩步向他走來!

「人類!放棄抵抗!遵照驚破天的吩咐,必須活著把你帶回去!」

鋼鐵巨犬口中冰冷的合成音里充滿了濃濃的威脅。

隨著它聲音響起。倉庫大門處,空氣一陣無形的波動過後,緩緩露出了一個三米多高,雙臂卻足足佔去了一半身寬的機械人,一隻展翼長達四米的巨大蝙蝠和另外一隻渾身銀光閃耀的機械大鳥冰冷身影!

從外形上看,赫然正是霸天虎情報官聲波的得力助手,磁帶軍團中的激光鳥,轟隆隆,機器狗和蝙蝠精!

四隻機械生物猩紅的能量化雙眼死死盯著周啟,懸挂在身上的武器,烏黑的槍口中氤氳著絲絲能量,早已蓄勢待發!

只要周啟看起來稍有反抗的跡象,等待他的將會是一片迎面而來的能量洪流毀滅性的打擊!

「驚破天要見我?這還真是我的榮幸,不過,我卻並不想在這時候見到它!」

就在他說話的同時,一道身影如幽靈般出現在倉庫的一角!從身形上看,儼然是另一個周啟!

只不過與前者相比,他的手中卻多了一個扁平破舊的金屬盒子!

下一秒!

「亞賣獃……!」蒼老師銷魂的呻吟在密閉的倉庫中盎然迴響!

周啟前腳進入倉庫,便立刻使用「煙雲千幻」身法製造出了一個分身當作誘餌,本體則隱匿在一角伺機待發!

對於綴在身後的尾巴究竟是何來頭,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答案!

摁下音頻干擾器的瞬間,無雙天龍戟已然在手!

周啟高高躍起,反轉戟柄,對準距離最近的蝙蝠精如常人大腿粗細的脖子狠狠插了下去!

磁帶軍團的身形只比普通人類略大,即便是最為魁梧的轟隆隆也不過和機械士兵差不多大小。

作為間諜機械人,無論力量、體質和護甲同主戰霸天虎相比都相去甚遠!

周啟在四個機械生物露面的瞬間,便已經做了將之一網打盡的準備!

「咔嚓」一聲金屬斷裂的脆響!畫戟鋒銳的槍頭和月刃幾乎將蝙蝠精的腦袋整個切下!目光一瞥它瞬間暗淡的雙眼。周啟身形一展,撲向了體形最為高大的轟隆隆!

經過大腦袋侏儒馬匹奧茲對輓歌的殘骸一番研究后發現,變形金剛強壯的身軀實際卻存在有兩處致命的弱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