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今天了」青年背過手,眼中放光的看著璀璨的圓盤之中。只見圓盤之中一個好似於心臟一樣的肉球在起勃有序的跳動著。

「是呀,我等了很久了」女子一抖披肩,手一揮身後站著的人走上前來,手中抬著大箱子,一共有五人。五個大箱子齊刷刷的打開,頓時五道華光射出,將整個山洞都照的大亮。

「放上去……」青年男子將手一指,五個人走上了圓台,從箱子中拿出了一個光團,放在了圓台中央,隨後眼神堅定的看向台外。

「開陣……」青年男子滿懷敬意的看向台中的人,而這台中的幾個人境界居然在古稀之上,朝著青年男子點了下頭,手持著尖刀刺入了自己的心口。頓時一腔熱血噴洒而出,染滿了整個圓台。

「滋滋滋」台上頓時閃起了一團團黑霧,呼吸間就看不清台上的情形了。隨後整個陣開始震動起來,山洞上空碎石滾落,猶如地震了一般,可台外的人卻沒有一個人閃躲,都在緊緊的盯著台中。

「嗡……」一連串的轟鳴聲震徹天地,黑霧越來越濃,可是卻沒有一點露出台外,看起來像是被困在圓台中了一樣,十分的神奇。所有的人都嚴陣以待的看著台中,他們等這一天等的太久了,不知道有多少代的人都在等著這一刻。

「我成功了……」青年男子笑起來,在他的眼中閃過的是一絲滿足,這是一種成功的喜悅。

「恭喜蚩蠻少主……」周圍的人見狀立即彎下腰,恭聲道。

「是啊,恭喜了」身旁的美人也微笑著躬身道。

青年男子轉過頭,看著身邊的女子,對方雖然很動人,可是卻沒有任何的痴迷感,反倒異常的清醒「你銀靈子是由心的恭喜我嗎?我看只是恭維吧?」。這美人正是讓趙信咬牙切齒,恨之入骨的銀靈子。

銀靈子淡然一笑「蚩蠻少主真會說笑,奴下怎麼會是恭維呢」。

蚩蠻冷笑了一下,看這台中的變幻,身無旁人的說道:「你最好是這樣,如果讓我知道你有別的目的,那麼你也別想著能好過」。

「這個還請蚩蠻少主放寬心」銀靈子彎腰淺笑,臉上看不出有絲毫的變化。

「轟……」台上響起了一陣轟鳴聲,硝煙立消,立刻變得清明了起來,山洞的震動也忽然停了下來,一個高大的人影在硝煙中漸漸清晰了起來。頓時一股強大的不可比擬的氣息迎面撲去,所有的人都不由得後退了幾步,光是氣勢就將人逼退,要知道在場的人都是花甲古稀境界的強者。

「恭迎蚩尤大人的復活」雖然只有幾個人,但是聲音卻異常的響徹。

「我蚩尤又回來了……哈哈」一陣爽朗的笑聲從圓台傳出,腳下的圓台頓時化為了粉末,消失在是微風中。這一手露出,在場的人全都驚住了,要將這石台毀掉誰都可以做到。可是他們沒有感受一絲的能量波動,也就是說這石台是被氣勢震碎的,光是憑藉笑聲就能震碎這堅硬的石頭,在場的卻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能做到。

這一刻,千年前叱吒天下的魔神蚩尤又回來了,四界之中不知道會有誰是他的對手,四界註定又將陷入了一此新的戰鬥。

…………

「一萬七千九百九十一步……」虛無中趙信已經行走了兩年的時光,現在的趙信每一步下去,整個人的身體都發出陣陣的轟鳴,整個人雖然看起來十分的潦倒,但是隱隱中卻能感受到身上那駭人的氣息。一雙能夠洞察一切的眼神,對視后讓人不寒而慄。

「小子,終於結束了,我就說你能行的」眼見就要出去了,爐靈終於說話了。

趙信停下腳步,腳踏虛無,身上閃爍著縷縷銀芒,若如閃電圍繞其身一般「是啊,結束了,不過說這話我好像是明白了一些事情,你是不是一早就打算讓我走這一遭了?」。

「……」爐靈頓時沉默,隨後訕然一笑「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我怎麼可能一早就知道了呢,這不都是你想出來的嗎?」。

趙信活動著身子,發出雷鳴般的聲響「你就別裝了,我還沒有傻到那個程度,兩年的時間,每一步我至少要損耗自己的血脈底蘊很多,不過這也是在我走了才知道的,而你之前就已經知道了,除了這事還有你和我一起困在這裡,好像一點都沒有見過你擔心,如果不是胸有成竹的話,那除非你是個傻子」。

見瞞不下去了,爐靈只好妥協「你小子哪點都好,就是太聰明這一點實在是太讓人煩躁了,其實我這也是為你好,雖然這一次損失了你的血脈,讓你少活個幾十年,可你是終身受益啊」。 小王沒有停車,只是放緩了車速。

陳浩攥著蘇墨雪小手,扭頭看著窗外的畫面,特後悔當初讓她跟過來……

這裡不是城市,沒有柏油路,只四面環山的凹陷盆地。

山上沒有樹,連草都沒有,斑斑駁駁都是開挖過後的痕迹,很顯然這是一個礦場。

最重要的是,路邊隔不多遠就有個看著AK站崗,還死死拿眼睛盯著他們的車,好像隨時都要開火的樣子……

「大爺的,這架勢越來越像毒品交易了,小雪你說你跟過來幹嘛!」

陳浩沒把這話說出來,因為現在已經沒有了退路,說的越多小雪只能會越擔心。

時間挺長的。

女配她只想考科舉 足有兩三根煙的功夫,小王緩緩把車停下時,一個類似土匪山寨的建築出現在了眼前……

「陳總,要不讓大小姐在車上吧,下去太危險。」

「在車上更危險。」陳浩不慌不忙的說完,拿手摸上她腦袋笑了笑,「小雪放心,危險只是表面的。」

女匪的復生相公 「咱們是來做生意,又不是打架對吧,不用害怕一切有我在。」

「老公我沒事。」蘇墨雪笑了笑,也沒有多說。

但她又不傻,完全能感覺到這裡有多危險,幸好有陳浩在身邊也不是太害怕。

這時。

陳浩和蘇墨雪,還有小王來到山寨大門口,門衛卻沒要開門的意思……

「兄弟,行個方便!」小王陪著笑臉,給門衛手裡塞香煙,「我們是來談生意的,想要見你們族長。」

「嘰里呱啦,嘰里呱啦。」門衛拿過香煙,滿嘴都是土匪味的英語。

陳浩聽的發懵,小王也同樣聽不懂。

「他說想要見族長,得先搜我們的身,不然連大門都不讓進。」蘇墨雪站在一邊翻譯道。

「搜什麼身,電視看多了吧,我們是來做生意的!」

陳浩說的很隱晦。

他並不反對搜身,但蘇墨雪也在跟前,如果要搜身的話,……

「行行行,您搜我一個人就行,跟他倆沒關係!」小王也察覺到了不妥。

「嘰里呱啦,嘰里呱啦。」

「小雪,這二貨又放什麼屁!」陳浩皺著眉頭看蘇墨雪道。

「他說,只要進去都得搜身,特別是我。」

「不行!」小王猛站直身子,盯著門衛氣呼呼道,「這是蘇爺的千金,不能給你們搜身。」

「跟他費什麼話,他又聽不懂,小雪你跟他說頂多,只能搜我倆的身。」

陳浩做出了讓步。

要擱在平時,他早一腳踹過去了,根本都不會說第二遍的機會。

但這次是蘇爺那傢伙,頭回給自己安排任務,陳浩不想把事情搞砸。

「老公,他說可以考慮一下。」

「考慮個毛線,趕緊搜身!」陳浩拽上小王,便主動張開胳膊站在了跟前。

門衛一邊扛著AK,一邊在他倆身上摸索完,什麼都沒有發現。

「孫子,趕緊開門!」

「嘰里呱啦,嘰里呱啦。」門衛再次說著聽不懂的鳥語。

陳浩微微皺著眉頭,正想讓蘇墨雪辦著翻譯時,卻突然看見她藏到了自己身後,好像還很害怕的樣子。

「小雪怎麼了?」

「老公他耍詐,剛才又說要搜我的身!」

「小雪別害怕,他沒這個機會。」陳浩嘴上說的平平淡淡,就像是一杯白開水。

但他這心裡頭,早就火冒十幾丈了。

其實陳浩也明白,這門衛要搜他老婆的身,一方面是職責所在。

另一方面,也是重要的原因,估計就是小雪今天這身裝扮,真的是太吸引男人的眼球了……

小雪下身穿件紅色闊腿褲,上身穿件紅色小款西服,臉頰白白凈凈的腦袋後面還扎著個馬尾。

儘管已經懷孕了,但月份不足小腹沒隆起,在這滿是土匪味兒的男人窩裡頭,蘇墨雪想不成為焦點都不行……

「嘿嘿,嘰里呱啦!」門衛扛著AK,就往蘇墨雪跟前湊。

「嘿嘿,嘿嘿你大爺。」陳浩只聽懂了這一句。

因為。

笑是不分國界的,至於他下面說的是什麼,陳浩不想知道也沒時間知道……

「老公……」

「小雪,沒事。」陳浩話音未落,就突然抬腳瞄準了門衛心口。

他火了。

但聽噗通一聲,都沒等門衛反應過來,甚至嘴角還掛著嘿笑,就已經給踹飛了好幾米外。

於是頃刻間。

這原本就充斥著硝煙味的山寨,一下子躁動起來,好多黑洞洞的槍口瞄了過來。

但與此同時,剛才那門衛也從地上爬了起來。

「爬起來,就是為了倒下,我陳浩的女人也想碰!」

陳浩一個閃身跑過來,猛的腳尖用力原地跳起來,一個鞭腿狠狠踢在了門衛脖子側面。

又是噗通一聲,門衛再次悶哼著飛出去。

只不過他這次摔在地上,就沒能再站起來,而一群黑洞洞的槍口也圍到了跟前……

「我給爸爸打電話,他這都安排的什麼工作!」

「小雪沒用,現在給老天爺打電話都沒用,小王我等相信你嗎?」

「陳總,您儘管吩咐!」小王滿眼的欽佩。

他在這之前,只聽說陳浩是兵王,略微會點兒拳腳功夫。

但現在看來,這略微會點兒拳腳功夫的,不是陳浩兒是他自己。

「我看你走路,也是練過的。」陳浩貓著身子,凝視著周圈的槍口。

「今天想要走出去,看來可能性不是很大,一會兒我拖住他們這群畜生,你找機會把小雪帶走!」

「好,我會拿命保護大小姐。」

「不行!」蘇墨雪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老公,要走咱們一起走,要留下我跟兒子陪你!」

「小雪乖聽話,沒時間多給你解釋,就因為你懷孕了才更得走!」

「笨蛋,你是我老公,還是孩子的爸爸,我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沒父親。」

「放心,我不會死。」

「那萬一呢?」

「如果有萬一,那就把孩子打掉吧。」陳浩沒把這話說出來。

因為。

他知道,要是把這話說出來,蘇墨雪肯定更不會離開。

「如果有萬一,那就把孩子生下來,給我們陳佳留條根兒!」

「老公……」

「小王!你特么還愣著幹嘛,趕緊帶小雪離開。」陳浩嗷的一嗓子喊了出來。

但他話音未落,小王才剛拽上蘇墨雪胳膊,卻突然看見山寨裡頭跑過來一個男人……

一秒。

兩秒。

等男人來到跟前,陳浩看著這張熟悉的臉蛋子,笑了。

「哈哈,你怎麼也在這兒!」 「合著依你的意思,我還要感謝你唄?」趙信說著話,堅定的又走下了一步。

爐靈倒是也有自知之明「感謝不用了,只要你念著我的好就可以了」。

「我念你個屁……」趙信落定,腳抬到了一半,身上的雷光密布,仿若踩在一塊隱形的大石上一般,很久才堪堪落下。

「你小子說話怎麼這麼粗魯,我可沒有教過你啊,讓小龍聽見了不好」爐靈語重心長的回道,看樣子並沒有因為趙信的話而生氣,確實他也犯不上和趙信生這個氣,因為他們兩個的關係確實太過於要好了,幾乎已經算得上是忘年之交。

「哈哈……」趙信爽快的一笑,猶如天降雷神,半個月的時間又走過了最後的幾個能量點,這還是他有意而為之,不然的話早就已經走過去了。

「唰……」趙信重新回到了虛無之中,脫離了那一片吸力旋渦,也顧不上什麼感嘆了,趙信第一時間破開了虛無,消失在了一個自己前後呆了五年多的地方。

「吸……」剛出一虛無,就有一陣清風吹來,趙信猛地吸著這久違的空氣,雖然自己也曾經孤獨過,但是像是在虛無中這樣的可從來都沒有過。如今一出來,趙信感覺一切都那麼的親切。周圍一望無際的青青綠草,遠遠地看去高山抱翠,光是看景色趙信不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處。

「嗖」

正當趙信想要走路的時候,身後冷風襲來,但是趙信沒有感受到一絲的殺機,轉過頭只見一顆白色的球體朝著自己飛了過來。

「嗯?」趙信正懷疑的時候,幾裡外一個人頭戴低檐帽,一身深藍色的運動服,手中提著一根拐棍,正打眼看過來。

「咚」

趙信接過那道白影,捏在手中軟綿綿的,這才看清楚原來這是一個白球,看到這個球之後趙信能夠確定自己來到什麼地方了。

「那邊的那個穿著奇怪的乞丐在幹什麼呢?小王,過來,我不說說過今天我包場了嗎?怎麼還有人,你是不想幹了嗎?」打球的是一個老者,雖然年歲很老了,但是看樣子保養的十分之好,臉上只有輕微的幾個眼角褶而已,身形看起來也非常的健康。只見他手拿球杆一臉怒氣的朝身後高喊。

「來了……張董事長」說著自後面氣喘吁吁的跑來了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可能是這老者的話嚇到了他,青年一邊喘粗氣,一邊躬身小跑,連臉上的冷汗都不敢去擦。

看了一眼小王,這位董事長一臉的怒色,用手指著趙信「你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我打球怎麼會有人來打擾我,你趕緊把這事解決了,之後明天不用來上班了」。張董事長說話的功夫,青年差點攤到地上,他知道這個董事長的脾性,可是說到做到,在他身邊工作自己也是小心再小心。而這次為了這位董事長打球,他更是提前一天來這裡,貪黑熬夜的將諾大的球場看了個遍,確定沒有一處能進來人。但是這突然間就出現了一個人,讓他也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董事長,您聽我解釋,這個人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來的,況且我確實需要這份工作……」青年幾乎已經將身子躬成九十度,就差跪在地上了,但是張董事長似乎並不買賬。

婚色撩人:部長,前妻不承歡 「怎麼?我說話你聽不懂是不是,我讓你解決完這件事滾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