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什麼!?」

「我還一直以為賈宗主都知道這些,那我給賈宗主解釋一下吧,其實我們所處的遊戲世界,才是真實存在的世界!」

「……」

「我剛開始得知時,也是比較震驚,我們一直以為真實的現實世界,其實是個容納幻體的儲存空間~至於說幻體是什麼,賈宗主可以理解為是我們的意識,我們的意識被某種存在放入了名為現實的儲存空間,肉體是我們意識的單位,每個有靈智的幻體都會有自己的肉體!」

「比如現實中的你我,就是兩團意識罷了,肉體只是包容意識的皮囊,我們可以離開皮囊,來到遊戲中~」

「而遊戲空間,才是真正的現實,我們真正的來源之地!」

……

這一番話信息量龐大,賈峰都有些疑惑,又問:

「如果按你所說的這樣,意思豈不是在遊戲中死了,就是真正的不復存在,而現實中死了,卻還有自己的意識存活?」

「不不不,在這個遊戲空間打開的一瞬間,我們所有人的幻體都被分成了兩部分,如果屬於遊戲中的這部分幻體死了,那麼就會從現實中的幻體再次分割出一部分,來進行遊戲中所謂的「復活「,而如果現實中的肉體死亡,現實中的幻體(意識)便會逐漸消散,那麼遊戲中的幻體一旦死亡,也不會再有復活機會了!」

楊騰很是費勁的解釋道。

「……」

賈峰有些疑惑,但他能看出楊騰本身也有一些不解,可能也是個不完整答案,只能說是目前對於兩個世界互相存在,玩家能夠復活,做出的合適解釋罷了

但根據楊騰說的,賀家,可真是被自己滅門了~

想到這裡,

賈峰嘴角微微掀起~ 飛豹帝王派往大龍帝國的情報刺探人員帶回來消息,大龍帝王派遣了天龍學院的院長龍魁前往紫源星刺殺楊嘯。

當完顏何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吃驚不小,

「什麼,他們居然派遣了天龍學院的院長去刺殺楊嘯?」

飛豹帝王點點頭,語氣凝重地說道:

「何兒,不是我不願意幫楊嘯,要想阻止龍魁,除非我親自出馬,但是很顯然,我不能離開飛豹帝國,跑去紫源星阻止龍魁刺殺楊嘯。」

「但是父王,即便如此,我還是希望親自去一趟紫源星,告訴楊嘯這個情況,好讓他有所防備。」

飛豹帝王看了一眼兒子,嘆息道:

「何兒,你還不知道,一個皇級境界的超級強者想要殺一個帝級境界的人,是多麼可怕,那是無人可以阻擋的,

即便提前有了防備,也是無法阻止的,除非他隱藏起來,不讓人找到。」

「即便如此,兒子還是想要試試,當初楊嘯說要幫助我改變晶石分配方案,我也認為是可能的,結果楊嘯卻做到了,

我相信,如果我們能夠提前預警楊嘯,他一定可以躲避過龍魁的刺殺。」

飛豹帝王看著堅持的完顏何,無奈地說道:

「好吧,既然你堅持要去,那你就去吧,不過,你要小心,在紫源星,父王無法幫助你。」

「兒子會加倍小心的。」

……

第二天,完顏何留下蕭剛管理王府的事情,自己帶著梁豹,樊忱,龔宇、催源、王倩,以及五十個侍衛,乘坐一艘小型飛船離開了巫星。

同去的人員中還有飛豹帝國在紫源星的代表阿骨打。

因為完顏何已經進入了皇家金牌侍衛隊,加上飛豹帝王對他的器重,這一次的五十個侍衛中,有三十個帝級高級境界的侍衛,是飛豹帝王從皇宮侍衛隊中選拔出來保護他安全的。

相比第一次出發到紫源星,現在完顏何的侍衛團戰力提升了十倍不止。

……

在飛船上,基諾已經將現在野人部落首領的情況告訴了龍魁,當龍魁聽說此人名叫楊嘯的時候,內心一驚。

「這名字好熟悉?」

一旁的龍靜咬咬嘴唇,沒有出聲。

基諾說道:

「院長,您認識楊嘯?」

「我在飛豹學院認識一個名叫楊嘯的學員,不過,他應該不會是紫源星的首領吧?」

在龍魁的印象中,當時的楊嘯還只是一個稚嫩的學子,怎麼能夠和紫源星的首領聯繫起來?

紫源星的首領可以一句話改變晶石分配方案,差點讓巫星上的幾大帝國發生一場戰爭,這樣的能量應該不是一個飛豹學院的學生能夠擁有的吧?

龍靜也是很懷疑,楊嘯只是說過他來自紫源星,沒有說過自己是紫源星的首領,難道真是楊嘯?

龍靜內心有些忐忑。

「基諾大人,紫源星的首領楊嘯多大年紀,基因進化等級如何?」

「二十二三歲的樣子,很年輕,至於基因進化等級,現在應該是帝級初級左右吧,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

基諾曾經跟楊嘯很熟悉,也算是老朋友了,當初楊嘯離開紫源星的時候,楊嘯的基因進化等級只不過王級巔峰,

兩年之後楊嘯從巫星回來,基諾只見過楊嘯幾次,對楊嘯的情況已經有些陌生了。

楊嘯從巫星回來,突然宣布改變晶石分配方案的時候,基諾還是非常震驚的,直到現在,他對楊嘯還是感覺像迷霧一般。

基諾和楊嘯當年合作開發的礦井,現在依然享受著特殊的待遇,每個月都能夠分到大量的晶石。

基諾的舅子星雲飄雪在巫星開設的青樓已經有十幾家了,生意不錯,和楊嘯的關係也很融洽。

如果不是因為這次重大的突發事件,基諾是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看到龍魁前來刺殺楊嘯的。

面對現在的情況,基諾也是很無奈,他只是大龍帝國的一個官員,權力有限,當帝國利益和楊嘯發生衝突的時候,基諾也只能站在大龍帝國的一方。

龍魁疑惑地說道:

「你說的年齡都能夠吻合得上,可是,我認識的那個楊嘯是在飛豹學院啊。」

基諾立即說道:

「紫源星的首領楊嘯兩年前曾經去了巫星,直到最近才返回紫源星,難道你認識的那個飛豹學院的楊嘯和這兒的首領楊嘯是一個人?」

龍魁扭頭看了一眼龍靜,笑道:

「這下巧了,看了還真有可能呢。」

龍靜突然問道:

「紫源星的首領楊嘯是紫源星本地的野人嗎?」

「不是,他來自一個叫著地球的遙遠星球。」

龍靜的心猛然一跳,急切地問道:

「他是不是有一個很奇特起強大的獸魂?施展出來的時候,就像一個長長的巨大怪獸的尾巴一樣?」

「沒錯!」

「嗡!」

龍靜感覺腦袋一陣嗡鳴,猶如炸裂了一般,瞬間一片空白。

剛開始只是一種預感,已經讓她很心慌了,現在得到了幾乎肯定的證實,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

她來刺殺的對象居然是楊嘯?

是她心中一直愛著的那個男人,

而且還是自己孩子的父親!

基諾突然感覺飛船內的氣氛瞬間有些詭異,看了龍靜一眼,又看了院長龍魁一眼。

龍魁乾咳一聲,對龍靜說道:

「靜兒,你休息一下吧,我也困了,距離紫源星還有幾天行程呢。」

龍魁說完,起身進入了飛船內的休息艙。

名流追妻也瘋狂 龍靜發了一會兒呆,也去了自己的休息艙,

不過,她是怎麼都無法睡著。

她很後悔跟著來紫源星,如果不知道這些事情她就不會為難。

一品醫妃:王爺請息怒 可是,如果她真的不來,事後得知楊嘯被龍魁殺死了,她也一定會後悔沒有跟著來。

「我要阻止龍魁嗎?」

「楊嘯現在是大龍帝國的敵人,如果我阻止龍魁,且不是和自己的國家對抗了?」

「我能看著楊嘯死嗎?」

「楊嘯如果死了,我們的孩子龍嘯且不是永遠都沒有了父親?」

「可是,我該怎麼辦?」

……

數天後,一艘星際戰艦降落卡拉奇城。

基諾帶著龍魁等人走出戰艦,低調快速地進入到城內的府邸。

卡拉奇城現在駐紮著十幾個帝國的代表和他們的軍隊。

這裡是屬於巫星人的專屬城市,有兩萬巫星人的聯軍實行防禦。

相比以前,現在沒有大規模的戰爭,野人部落也不會在襲擊他們了,只有偶爾的一些妖獸會襲擊在城外森林裡面活動的人。

現在的卡拉奇城和平,繁榮,人口增加了不少,成為了巫星內的各種商品在紫源星的集散批發地。

楊嘯的老婆阿蕊、明月、利亞三人開設的商鋪,絕大部分的貨物都來這裡批發的。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龍魁一連數天都在待在基諾的府內下棋,聊天,夜間在卡拉奇城四處走走,吃吃宵夜,了解這裡的風土人情。

每次出去散步,龍魁都會叫上龍靜。

龍魁和龍靜都是第一次來紫源星,對這裡的世界多少有些好奇。

連續幾天之後,龍魁白天開始抽空出城外溜達。

但是他從來不提刺殺楊嘯的事情,也不讓基諾安排什麼調查活動,彷彿他來這裡就是觀光旅遊的。

有一天基諾實在忍不住了,問道:

「院長,您打算什麼時候?」

龍魁一擺手,說道:

「不急,我自有安排。」

基諾聽了,只得閉嘴。

……

龍魁和龍靜房間內下棋。

龍魁的精神力和棋藝比龍靜要高很多,龍靜連輸了三局。

利用精神力下棋非常損耗元氣,龍靜的精神力並不高,棋藝也一般,三局之後氣血涌動,額頭冒出了冷汗。

「魁伯伯,我不是您對手,認輸了。」

龍魁也不勉強,放下棋子,笑道:

「靜兒,你這些天一直心神不寧,下棋也是如此,我知道楊嘯的事情對你來說有些為難,但是,你終究還是要做個了斷的,我之所以遲遲不動手,也是給你時間,希望你可以自己說服自己,接受這個現實。」

龍魁上次在飛豹學院的時候,知道了龍靜和楊嘯關係不一般,但是,他也只當是一般的兒女私情,並不知道兩個之間還有一個孩子。

事到如此,龍靜也沒有必要否認她和楊嘯之間的感情,苦笑一聲,幽幽地說道:

「我和楊嘯之間是私情,楊嘯和大龍帝國之間是公事,我身為帝國的公主,自然懂得不可因私廢公。」

重生好媳婦 龍魁微微一笑,

「但是,你並沒有放下楊嘯,如果我殺了他,你還是會傷心,對嗎?」

龍靜默然,點點頭,眼眶有些濕潤。

「非殺他不可嗎?」

「是的,這是你父王的命令,從來沒有人敢違抗你父王的命令,再說,楊嘯這次的確傷到了大龍帝國的核心利益,差點還引發了滅國之戰,你父王怒氣難消,不殺楊嘯,他寢食不安。」

龍靜低頭不語,一想到楊嘯將要被龍魁殺死,內心刺痛不已。

龍魁看了龍靜一眼,嘆息一聲,說道:

「這個月底的晶石分配日,我會在光復城的晶石交易大廳殺死楊嘯,距離現在還有五六天,你可以自己去光復城,偷偷看看他也好,如果你想和他相認也可以。」

龍靜一愣,抬頭看著對面的龍魁。

龍魁笑道:

「這是你和他最後的時光,我給你一個機會好好珍惜一下,不過,你不能告訴他我來刺殺他的事情,你身為大龍帝國的公主,應該知道輕重的,

呵呵,當然了,即便你告訴了他,他也逃不過我的追殺,我要殺他,易如反掌。」

龍魁說這話的時候,充滿著自信,那樣子就像是在說要踩死地上的一隻螞蟻一般容易。

龍靜當然相信龍魁戰力,以龍魁皇級境界的修為,一旦爆發出來,戰力極其恐怖,別說一個楊嘯,就是一百個楊嘯也不夠他殺的。

龍魁雖然平時溫和,但是一爆發出來,卻是異常恐怖,在整個大龍帝國,也只有大龍帝王和戰神是他的對手。

龍靜點點頭,在自己的國家,親人面前,她是無法背叛的。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讓基諾給你安排一下,你們可以見見面,敘敘舊,因為到了晶石交易日那一天,我恐怕沒有時間再留給你和楊嘯道別了。」

龍靜聽了,無奈地閉上了眼睛,兩顆淚珠滾落下來。

……

楊嘯現在每天在光復族快樂得不亦樂乎,老婆孩子熱炕頭。

三個小孩整天圍著他叫喚著,只要他回到家裡,三個小寶寶就會撲過來,楊嘯抱著三個肉肉的小寶寶,內心泛起了溫柔的光。

眼前的三個孩子是他生命基因的延續,是他的骨肉,內心的慈愛泛濫而起。

阿蕊、明月、利亞三個老婆也是每天笑容滿面,幸福不已,每天晚上四人都要折騰好幾個回合,才會在滿足中沉沉入睡。

楊嘯心想,幸虧有性福丹啊,否則,這怎麼受得了?女人多了也是個麻煩啊!

楊嘯自從收復了森林裡面的妖獸之後,開始大量煉製性福丹。

重生之品玉 為了找個煉製性福丹的傳承人,楊嘯先是拉野人王,結果野人王給他煉壞了兩爐性福丹之後拍拍屁股走了,

「楊嘯,我老了,老眼昏花,手腳也不利索了,這個活我幹不了,你還是找別人幫忙吧?」

楊嘯內心罵了一句「MMP的,你老頭子每天在地球村找女人的時候,容光煥發,腰不酸腿不痛,精力充沛,比年輕人還厲害,煉個丹就老了?」

楊嘯無奈,又找了阿豹過來幫忙,

阿豹是帝級境界,在使用火系元素煉丹方面沒有問題,

但是,阿豹實在有些笨,一件事情楊嘯要講解好幾次他才明白,有時候記得後面的事情,又忘記了前面的細節,反反覆復,糟蹋了楊嘯不少藥材,最後只得作罷。

煉丹的事情,不僅需要實力,還需要耐心和細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