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沒想到,此次屍魂的戰鬥,居然讓翎兒進步那麼多。」青羽南天臉上有些許欣慰。

「只是。」長老們忍不住驚嘆又搖頭,已經震撼得沒法形容,「寧王的實力比傳言更強大。」

金鱗豈非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啊。

噹噹

青羽鸞翎的環刀有一把被擊落在地,隨即她也被擊退數步,微微輕咳。可臉上卻是怏然的笑意,顯然打得很過癮。

「再來!」

對著插入地表的環刀收手,環刀立即又落回她上的。

花離荒卻已經收了劍,雖然欣賞青羽鸞翎的實力,但他並不喜歡當人陪練。

「結束。」

「別啊,我們再打一局!」

「翎兒,夠了。」青羽南天制止,走上前道,「寧王果然名不虛傳,我們輸了。」

「輸了就輸了唄。」青羽鸞翎將武器收回乾坤袋內,「勝敗乃兵家常事。」

「呼……」花囹羅擦了擦汗。

「日後寧王有何事,儘管吩咐。」

「其他事日後定奪,但是她。」花離荒看向青羽鸞翎,「本王要了。」

「哈?」

「哈?」

花囹羅與青羽鸞翎異口同聲,兩人面面相覷,青羽鸞翎面色有些異常的紅潤:「我雖然知道你身份了得,但是你說要就要,我多沒面子?」

「重點不是這個吧?」花囹羅小聲跟鸞翎道,「關鍵是他要來做什麼吧?當小妾什麼的……」

「我絕對不當你小妾!」

「……」花囹羅想吐血,鸞翎你敢不敢再直接點?

花離荒冷冷睨了花囹羅一眼。

「青羽鸞翎從今日開始,你便是本王的隨官。」

青羽飛揚立馬想反駁,可想到自己是他的手下敗將,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可非常不滿地看著青羽南天。

這個時候,青羽南天也是沒辦法拒絕的,本來就不能拒絕,何況寧王設立的新規矩,他們也沒拿到主動權。

青羽鸞翎看大家的表情,問:「你的意思,我得跟你回皇城?」

花囹羅已經將他們的身份都說了。

「正是。」

青羽鸞翎看向青羽南天,青羽南天無奈點了點頭,那就是無法反對的事實。她看向花離荒,想了想。 「做你的隨官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青羽鸞翎自由慣了,就算進宮,第一我不要見誰都跪跟個傻子似的,第二,除了工作需要我不能長時間被關在一個地方我需要自由。若是你能答應我的要求,那麼我也可以答應你,不然你就是刀架在我脖子上也沒用。」

這倒是青羽鸞翎的性格,只是她居然敢跟花離荒提要求,膽兒真肥啊。

花囹羅偷偷看花離荒的反應。

確實是第一個敢跟他提要求的人,花離荒看了眼全身黝黑的花囹羅一眼,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更是因為有了黑色背景讓人一覽無遺。

他倒是忽然想知道,青羽鸞翎跟她到底是什麼關係了。

「允。」

哇……

天下紅雨啊,花離荒居然答應了。

青羽鸞翎更是得寸進尺。

「口說無憑,立字為據。」

吐血啊,青羽鸞翎真會玩火,是她這麼挑釁花離荒的話,早就死翹翹了。

可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她怕什麼啊,只怕她手上的頌逝書記載的屍語,對花離荒來說可是相當重要,她相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可是她青羽鸞翎也是別人眼中的天外天人外人。

花離荒需要她,同樣,她也需要通過朝廷的力量,追查到關於更多活卷宗的資料。

因為,青羽鸞翎也察覺到了,這些屍語與以往不同的地方,也許一些不知道名的「東西」即將問世,而且來頭一定不小。

確實,花離荒知道,日後他定有用上青羽鸞翎的時候。

「准。」

權御天下:毒醫九王妃 居然又答應了……

難道花離荒是選擇性沒人性嗎?還是說,周曉安魅力太大?都是人,待遇怎麼相差那麼大。不過,青羽鸞翎答應做他的隨官,那麼他對她寬容些也好,省的日後隨便就動殺機。

「鏡公主這……」青羽南天看她身上還是黑不溜秋的,有些過意不去。

花囹羅看青羽凌霄與青羽飛揚都看過來,他們可是兩大帥哥,看到自己不好看的這面多跌身價啊,她趕緊捂住臉:

「別看!你們現在看到的都是幻覺,我是漂亮的,你們要牢牢記住這點!」

大伙兒有些惋惜,又有些忍俊不禁。

唉,慘不忍睹啊,花囹羅沖著赤蓮喊了句:「赤蓮趕緊去收拾東西,回去找清嵐,要耽誤了治療治不好我真沒救了!」接著捂著臉逃回北苑。

幹嗎好事沒讓她遇到一件,什麼破事兒都攬她頭頂來了!

真的,毀容這事兒跟被欺壓的折磨不相上下,即使花囹羅表示,她跟花離鏡的模樣還不算太熟,可現在她用的就是她這張臉啊,作為一個雌性,誰能忍受毀容這種沉痛的打擊?

她必須立刻找到清嵐,要是清嵐也沒轍……她不活了!

不然立刻移民非洲……

幾日之後,花囹羅他們回到了闊別差不多兩個月的錦城,皇宮大院。

青羽鸞翎並沒有立刻跟過來,花囹羅也不知道她跟花離荒之間是什麼一個計劃,青羽鸞翎只是笑著對她說:「我們很快就又在一起了。」

西涼之行后,花離荒是功勞在身榮耀無比,這沒得說的。她這種純屬附帶品,大家自然覺得,她沒拖累寧王已經是萬幸。

王妃肯認錯了嗎? 更甚者,也許還有人說像她這樣的拖油瓶都沒拖住寧王的後腿,寧王的本事更是可圈可點完美無比。

這些……無所謂啊!

她要好評做什麼?她要恢復原貌!

花囹羅連人都沒敢見,直奔清苑。

兩件事兒。一個,治她。另一件事,治丑蛋。

小丑蛋被屍魂借了身體之後,就一直昏睡不醒。同病相憐二人組啊。

「清嵐,清嵐!」

這聲音……

清嵐愣了一下,按時間推算,也得明日才到,沒想現在就回來了。直到熟悉的聲音再次喚了他的名字,他應道:

「我在後院。」

通常他說完這話,沒一會兒那人就會跳出。可這次等了許久,都沒見動靜。清嵐放回過頭,一看身後站著的人,他怔忪。

這算什麼妝扮?

天是冷了,可她斗篷披著就算了,這臉遮得只露兩隻眼睛,眼神更是可憐巴巴……

清嵐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他看出了一些端倪,放下手中的藥草朝她走了過去,抬手想扯她的的面巾,本來想鬆手的花囹羅突然壓住面巾:

「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清嵐的手沒有遲疑,他無需準備什麼。

「等等等,我先問你一個問題行么? 前任攻心記 你覺得一個人是內在重要還是外在重要?」

「都不重要。」清嵐已經沒有耐心跟她兜圈子,拿開她的手扯下面巾,然後愣住了。接著把她的斗篷揭開,看她不僅臉而且渾身上下都是黑黝黝的,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天啊,連清嵐都嚇傻了,花囹羅弱弱地問了一句:「我還有救嗎?」

清嵐看她泫然欲泣的模樣,抬手遮住嘴輕咳。

「公主身體可有不適?」

「沒有。」

「把變成這樣的前後跟我說說。」

「那天我跟花離荒不是去西涼了嘛,一路艱難險阻,不僅遇到了幾波殺手,還遇到了地震,你都不知道……」

「從皮膚變黑的時候開始說吧。」看她那架勢,不知道要說幾天才說到重點。

「啊?哦。」她怎麼忘了,跟清嵐根本不能閑聊,只能就是論事,別的他完全不感興趣。

「我跟青羽家族的人去打屍魂,被那傢伙借身之後就這樣,但是那傢伙後來已經被我們打敗了。之前我也中過屍語,但都很快就從我身上褪下,可這回不知道怎麼搞的。」

清嵐拾起她的手,並沒有摸她的脈象,而是看了她手上的鈴鐺手鏈。

「公主這一身……」

「公主公主!」

白荷跑著進來,她沒想到公主一回來連盛世閣都沒回去,就直奔清苑,心裡那個著急啊,「好消息好消……」

公主這一身可讓白荷看傻了,「公主你這是……」白荷眼淚擠上眼眶,「怎麼辦,宗親園那邊剛來了消息,說東越三太子殿下要過來見公主。」

「什麼?」花囹羅驚愕,「那傢伙還沒回去?」

「三太子殿下已經回去過,但他說想念公主便又來了。」

「不見不見不見!」她這樣子還要怎麼見人?太丟人了……等會兒。花囹羅忽然又笑了,立即問清嵐,「就問一句,我這臉還有救嗎?」

「並不是沒有辦法,不過需要時間跟……」

「明白了!」只要清嵐說還有救,那就肯定還有救,「不著急,我先去會會那大色……我是說,九千流。」

剛才還一副沒臉見人的模樣,可現在這笑容……真的很欠揍。

「公主似乎很開心。」

「還好。」她咧嘴一笑,因為臉黑,那滿口白牙讓人慎得慌,「白荷你去傳話吧,告訴三太子殿下我在盛世閣等候。」

「……是。」

白荷心裡沒譜了,公主本來就沒有三太子那麼好看,如今又變成這樣,三太子會不會悔婚?三太子悔婚那公主就更有可能喜歡上清嵐大人。

不過,清嵐大人看公主變得這麼難看,應該也不至於會看上公主的吧?

花囹羅繼續吟著讓人背部發涼的笑容湊近清嵐。清嵐下意識後退下,花囹羅身後揪住他的衣服不讓他退。

「你說我這樣子會不會讓九千流夾起尾巴就逃?」

清嵐看她一臉伎倆,雖然覺得這計劃不錯,但還是友善提醒下。

「公主體內的屍魂並不是沒有危險,取捨之間可得斟酌。」

「那你有讓我立刻變回來的方法嗎?」

清嵐語音一頓,淡然搖頭,好歹也得先讓九千流看看再說:「這不是藥物可以控制,得靠公主自己凈化。」

「那我這個先緩緩。」花囹羅此刻心思不在這,聽到她還有救,那麼先緩緩也是沒事的,她立即從袖子里把小丑蛋抱出來。「你幫我看看小丑蛋。」

「嗚,主人……」見到光,小丑蛋眯起眼睛,看了花囹羅一眼,眯起眼又睡了過去。「它也被屍魂借身,然後就變成這樣。」

「公主跟丑蛋沒簽契約?」

「啊?」她哪裡知道要什麼契約,而且一開始她可沒樂意讓丑蛋跟著,「它當時在蛋里,說被我踩碎了就等於把它孵出來,它就說我是它主人了……」

妖寵跟在人的身邊需要契約,否則就如丑蛋一樣,一是力量不會增長,消耗殆盡時,就會變成跟普通的禽類無異。

清嵐看著丑蛋即將耗盡的靈力,真不知道它是在執著什麼,才沒跟花囹羅契約。

而且,沒有契約的妖寵不會有產生高度忠誠,可沒想到小丑蛋這麼弱的小妖,居然撐了那麼久。

「妖寵不能單獨存在於人類之間太久,公主需要跟小丑蛋立下契約,給它存在的羈絆,不然它會死……」

「會死!」聽到這個字眼花囹羅可就緊張了,「這可不行,我這就給它契約!」

說完抱起小丑蛋,坐在走廊邊,把食指擱嘴裡一口咬破。這口下得不輕,血滴滴滴澆在昏昏欲睡的小丑蛋頭頂。

清嵐沒詞了……

丑蛋滿頭黑線了……

「它怎麼沒動靜?難道血不夠?」

花囹羅看著丑蛋還是嗚眯著沒動靜,用力擠手指的血。

向來沒表情的清嵐也露出了無奈。

「誰跟公主說契約要滴血?」

「這個……」花囹羅也愣了,「動漫都這麼編……」花囹羅看著自己血淋淋的手指,忽然覺得很蛋疼,「尼瑪動漫都是騙人的……」 「誰騙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