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源計劃成功的時候,巫妖大人一定會感謝你的,若是古代大惡魔的力量覺醒,惡獄君主重新降臨大地,或許我們惡魔將卷土而來!」莫納神情肅穆莊重,帶有某種宗教似的狂熱。

「不!你們不能這麼做!他只是個孩子!況且你們答應過我的,一定會照顧好他!我才能為你們做事!」斯卡納面容扭曲,他明白艾克被帶走意味著什麼。

「哈哈,惡魔的話也能相信嗎?斯卡納,你不會如此天真吧?更何況你做的事情可以與源計劃相比嗎?」莫納不屑道。

「把艾克還給我!」斯卡納沖了上去,卻被莫納無情的一腳踢飛。

有那麼一個瞬間他想要破開自己的封印,但斯卡納最終還是倒在了地上,任由土塵沾染他的衣衫與肌膚,淚水泄閘而出,他明白自己的任務是什麼,忍不住就是功虧一簣,到時候死的絕不僅僅是他!

「斯卡納,你是個聰明人,所以才能活到現在!但是有一點你要知道,這個地方到底誰才是真正的主人!是巫妖大人!你只有順從他的心意才能活下去!否則,黑海就是你的歸宿之地!」莫納留下一句話后揚長而去。

「是我害了你!艾克!是我!!」 ?燃燒著幽藍色魔焰的屋子忽明忽暗,中央那純混金屬構造的手術台上躺著一醜陋男孩。那冰涼如水的觸感透過肌膚直達他脆弱的心臟,未知的恐懼讓他惶惶不安,手中只有緊攥著那枚水晶吊墜——黎明曙光。

但讓他最為在意的還是隔壁房間的叫罵,那聲音熟悉極了,是西斯叔叔和銅錘叔叔,只是他們一直在罵著斯卡納,說他貪生怕死,枉為教徒!背叛光明!

艾克多麼想要蒙上耳朵,不希望那心中的完美形象崩塌,但他的雙手被鐵環緊緊束縛,連吊墜也是被抓走前攥在手心的。

「斯卡納,我相信你,我相信你!」艾克一遍又一遍念叨著。

吱嘎!

大門開了,一道瘦削身影出現在門口,艾克的脖子也被固定,他根本看不到來人模樣。

「記住,你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哼!」一頭黑惡魔道。

「我知道。」斯卡納深吸一口氣,快速步入。

「是你嗎?斯卡納!」艾克脆生生道,話語中飽含希冀。

「艾克!」斯卡納激動道,兩人的目光終於對上了。

此時的艾克上上下下都被清理乾淨,穿上一套白色的衣服,卻更顯其醜陋。

「他們沒有對你做什麼吧?」斯卡納的手顫顫巍巍的來到艾克粗糙的面孔上。

「沒有,但是我害怕,斯卡納。」艾克嘴唇蠕動著。

「別怕,孩子,有我在。」斯卡納緊緊握住艾克的小手,一個堅硬的物什抵在了他的肌膚上,還有一股淡淡的腥味。

當他低下頭的時候才發現艾克的右手滿是鮮血,而那一枚吊墜越發光亮起來。

「斯卡納,我不敢鬆手,他可是你最珍貴的東西,我怕掉了。」艾克輕輕道,眼眸中終於出現了孩子該有的純真無邪。

斯卡納雙眼頓時紅了,他明白他打開了一個孩子緊閉的心防,但是現在的局面卻讓他陷入兩難之中。

「你幫我掛上吧,斯卡納。」艾克笑了笑,如此甜美,即使那醜陋的面貌也掩蓋不了一顆純真的心。在這一刻,斯卡納的心中他就是一位天使!

「好!」斯卡納哽咽著,慢慢將吊墜系在艾克的脖頸上。

「我會死嗎?斯卡納?」艾克忽然出聲道。

這一句話讓斯卡納一愣,隨即他堅定道,「艾克,我們拉過勾的,我一定會讓你好好活下來的。」

「可是我已經這樣了。」艾克放鬆似的將頭靠在手術台上,「斯卡納,其實我很高興,因為在這段時間可以和你相遇。或許這個世界真的有神!是他看我孤苦,才派你而來!」

「你知道嗎?斯卡納,我其實現在並不恨這個世界。是的,的確由許多滿懷惡意的人鄙棄我,但是也有許多的好心人在我身邊,讓我不至於被死神奪走了性命。只是以前的我被憤懣所遮蔽,瞧不見那光明的一面!假如真是命中注定讓我死在這裡,我也認了,斯卡納!我想回家!回埃爾洛!那裡就是我的家,我的故土!」

「我會把你帶回去的。」斯卡納的淚水如同泄閘般湧出,他多麼想不顧一切的將這個小傢伙帶離,但是他不能這麼做,因為他是這次行動的最高決策人,掌握了成千上萬生靈的性命!

「艾克,你一定要堅持住!人的意志是可以創造奇迹!」斯卡納不停的說著,他也決不能眼睜睜望著這個小傢伙去死。

「時間到了!趕緊走!」黑惡魔突然打斷進來,二話不說,直接將斯卡納拉走。

「艾克,堅持住!一定要堅持住!等著我!」斯卡納滿是胡茬的臉搖晃著,身子雖然被黑惡魔拉扯著,手卻筆直的向著艾克,他多麼想要抓住小傢伙冰涼的小手。

「我會的,斯卡納···」艾克咬著牙,第一次他感覺想要精彩的活下去,而不是渾渾噩噩等待著命運的審判。

···

巫妖塔。

巫妖塔最核心的地方其實並不是塔身,而是地底深處的巫妖實驗室!這裡聚集了整座島嶼最為精銳的巫妖,防禦等級更是遠超島外。

實驗室佔據了大半個德穆依蘭島的地底,經過數千年的發展成為一個魔法科技眾多的現代化機構,周圍有無數的魔法結界護持,足以抵擋強大的攻擊與災害。

實驗室的中央,如今豎立起一個巨大的水晶容器,裡面注滿了翠綠色充斥著強大生機的溶液,而一個光溜溜的嬌小身影在溶液中沉浮,無數的氣泡咕咚咕咚升騰起來,破裂,釋放。另外還有十數根管子模樣的物什穿過水麵與艾克的身影相互連接,彷彿刺入其中一般。

德穆依蘭肅穆的站立在容器前,在他身後便是整個島嶼最為核心的力量。

「阿瑟斯,你負責元素衝擊與魔血調試。杜德克,你負責記錄他的身體數值,待到溫潤完成,即刻注入惡獄君主!我倒要看看這一次我們的理論是否真的正確!」

「是!」右手一圓滾滾恍若肉球的巫妖張大嘴巴,那兩根肉腸似的唇不停顫抖,另一邊骨瘦如骷髏的竹竿巫妖則是冷淡的點點頭。

「好了,各位,那麼我正式宣布,源計劃!再一次啟動!」

「哦!!」德穆依蘭的話語徹底引爆了現場,所有的巫妖們狂熱的揮舞起手臂,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他們等待這一個時刻太久了,而他們的行動註定將寫入歷史之中。

阿瑟斯來到容器旁的一處控制台上,純粹由金屬打造的寬大板面上有十數個紅色的按鈕凸起。

隨著他迅速動作,一個個按鈕下沉,那外聯的管道開始扭動起來,翠綠色的容器溶液裡面噴湧出五彩繽紛的液體,他們肆虐著,衝擊著。

咚!

容器的水晶壁傳來一陣陣猶如戰鼓捶動的響聲,巨大的張力抵著水晶壁宛如充氣的氣球。

「啊————」溶液中的身影仰頭長嘯,一雙明亮的眸子轉為紫黑,渾身土黃的肌膚在道道衝擊之下鼓動起來,經脈呈現出五顏六色,凸起扭曲,猶如一條條長蛇舞動。

「生命數值正在快速下降!」杜德克對著阿瑟斯道。

「大人,會不會操之過急了,他這個孩童的身軀根本抵擋不住前期的蘊養洗禮。」阿瑟斯皺起了眉頭。「加上長期的營養不良!他甚至比不上那個狼兒千分之一!」

「不急,不急,阿瑟斯,灌入生命泉水吧。」德穆依蘭可怖的笑著,大手一揮,虛空中一個繁雜的魔法陣陡然出現,陣陣黑色的亮光閃爍之後,一大罐碧綠如翡翠的晶瑩液體翻滾著,充斥著令巫妖們討厭的生命氣息,卻是所有埃爾洛種族最為嚮往的存在。

「啊哈,精靈族月亮井的生命泉水嗎?大人果然想的周到!」阿瑟斯興奮的拿起液體通過特殊管道灌了進去。

當那液體投入的瞬間,讓早已備受煎熬的艾克頓時一滯,那溫暖猶如母親大手的觸感一寸寸侵潤他的皮膚,帶來股股生機。微弱的心跳變得強有力,他的身體正在逐漸改變著,從毛孔中排泄出惡臭的雜質。甚至連畸形的身子都在朝著常人發展!簡直是不可思議!

「好了,這一塊就交給你們了,等蘊養完之後再把惡魔之血灌入進去。」德穆依蘭見情況穩定下來,也不準備在此處多呆了,蘊養的過程絕不是一朝一夕才能完成的,而他也不可能放下手頭的事務死盯在此處。

根源「惡獄君主」的重現迫在眉睫,就在此時德穆依蘭島迎來了又一位重要的傢伙。

烏雲遮天,雷光閃閃,那天邊一處一龐大的黑影遮蓋了一切。

碼頭邊十幾個小型魔導炮開始轉動起來,漆黑的洞口對準了這位不速之客。 醫妃狠兇猛 正在巡守的骷髏兵士亦是陷入了警戒狀態之中,整個德穆依蘭島炸鍋了。

呼呼————

嗚咽的風肆意咆哮著,一對連綿百米的肉翼墨黑高貴,在重重迷霧間探出一個碩大的腦袋,雙角衝天,鱗片細緻,長須飄飄。

龍!還是一頭黑龍!世界上最強大的種族之一,擁有強大免疫魔法天賦,堪稱法師剋星。

滋滋——

黑光旋轉,黑龍一閃而逝,空中忽然飄蕩起了黑色的羽毛,一片片漆黑如玉,落在地上或是海面上砰然碎裂成光點,如同下了一場大雪。

碼頭的頂端,站立著一道高大的身影,約莫一米九多,黑色的長直發凌風而舞,一張邪魅冷峻的面容著實吸引人,黑色的眸子深邃中又有某種淡漠。他穿著一身皮甲,雙肩處有一雙角龍頭型肩鎧聳立,雙手肘部亦有一塊龍爪形鎧甲覆蓋。腰間捆縛一白色腰帶,下身亦是一套皮褲,不過靴子由金屬構造,直接延伸到膝蓋處,輕量型卻不失防禦度,一襲披風更是將其瀟洒特質顯露的淋漓盡致。

「黑···黑騎士大人!」骷髏統領古爾斯瞧見來人頓時脫口而出,隨後示意下屬收起兵器。

那人輕輕頷首開始邁起了步伐,腰間腰帶上拴著數根鐵鏈裝飾物叮叮噹噹響個不停。

古爾斯神色肅穆,恭恭敬敬的退到一邊與眾多骷髏一樣低下腦袋行禮,在強有力的威勢之下,這個男人猶如國王巡視自己的領土一般。

「格蘭特,你竟然有時間來我這裡!」身為此間主人的德穆依蘭漂浮在半空中,腰間別著一根骷髏頭法杖。

「魔帝有令,招你面見。」名為格蘭特的妖異男子淡淡道。

「魔帝?」德穆依蘭手指有規律的敲打著手中一本書籍,「好吧,既然魔帝有令,那我也只好走一趟了,不過在此之前我需要處理一些事情。」

「可以。」格蘭特吐出兩字以後又化為冰山,真當是惜字如金。

「等著!」德穆依蘭前方開闢出一個黑洞,他一腳跨入消失不見。

格蘭特遙望著整座島嶼,亘古不化的眼眸終於出現了一絲波動,隱含著憂傷,亦如那漫天黑雪。

這一日,大巫妖德穆依蘭離開了島嶼,而這也恰恰掀開了731事件的大幕!

又一月。

經歷了一個月時間各種藥劑的蘊養,一直生存於水晶容器中的艾克終於徹底半魔化,他的身軀渾然天成,手臂散發著金屬光澤,手掌成爪狀,一個個指節渾如被戴上了指套一般,亮銀色的泛著寒光,如同人間最完美的兵器。

「阿瑟斯,大巫妖的命令傳遞過來了,開始將根源一點點植入吧。」杜德克竹竿似的身軀左右搖擺,蒼瀑如月的面頰卻是流露出喜色。

「大人不回來主持了嗎?」阿瑟斯圓滾滾的身軀看似滑稽,用畸形的手指撓撓腦袋。

「聽說在克洛澤斯科挖出了神諭之章!」杜德克輕聲道,目光四處張望,一副謹慎小心的模樣。

「神諭之章!」阿瑟斯瞪圓了雙眼,傳說那上面記錄了神的語言與魔法,是所有法師渴望的神物!一個神諭魔法甚至可以決定一場戰爭的勝負!

「不過這也說明大人對於我們的信任!」杜德克肅穆道,「把根源植入吧,等源計劃成功之時,便是我族人重新征服那一片土地的時刻!」

「萬勝!」阿瑟斯狂熱道,手指掀開一隱秘的蓋子,上面浮現了一個口子,他一伸,紫藍色的血液便滴入進去。

「身份驗證,阿瑟斯·雷爾!確認!」

機械般的聲音在龐大的廳堂之中響起,所有的巫妖都停下了手中忙碌的食物,眼眸死死盯住位於中央的水晶容器,彷彿那裡是舉世矚目的大舞台。

艾克迷離的目光飄忽不定,沉重的眼皮也在奇異的聲響之中緩緩抬起,背後一種灼熱的刺痛感傳來,翠綠的溶液瞬間被墨色取代,逐漸沸騰粘稠,模糊中他瞧見了一塊三角錐形狀的物什!瞬間,意識吞沒,拉入一片荒涼可怖之中!一輪血月懸挂高空,映襯的那雲朵掐出水來,點點滴滴的殷紅。

啊————

難以言喻的痛苦傳遍全身,一波強過一波,如浪潮般洶湧。

叮!叮!叮!

同一時間,猩紅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大廳,也讓阿瑟斯與杜德克雙雙變色。

「生命數值不斷降低,跌幅超過正常值,不!馬上就要到達臨界值了!」有巫妖瘋狂大喊著。

「馬上將剩下的生命泉水注入進去!」阿瑟斯咆哮著,終於讓慌亂的場面平穩下來。

「全部嗎?那可是數十倍的精華!」 大牌甜妻 杜德克顫抖著聲音,生命泉水對於埃爾洛的種族來說的確是好定西,不過任何的事物都有個度,一旦超過,即使再好的東西也將成為致命的毒藥!

「杜德克!惡獄君主的力量你難道不清楚嗎?我們這麼長時間蘊養他的身子又是為何?不正是為了現在嗎?」阿瑟斯淡淡道,「這也是大人提前留下來的吩咐,他早就預料到了。」

「原來如此。」杜德克一聽這話便鬆了口氣,毫不遲疑的按下了按鈕。

水晶容器中艾克抽搐扭曲的身子終於慢慢趨於好轉,但他也成為了兩種力量爭奪的戰場!強大的擠壓力量甚至讓容器壁出現了裂紋!

「剩下就要看他的意志力了。」阿瑟斯喃喃道。

「意志力?你確定他這個孩子可以?」杜德克驚愕道。

「每個種族都有自己的信仰,他的信仰又是誰呢?」阿瑟斯牛頭不對馬嘴的回了一句,思緒飄向了遠方。

「斯卡納···」處於半昏迷狀態的艾克呢喃道,彷彿應和著某種猜測。

···

某處實驗室。

金屬台前,正在不斷調試著藥劑的斯卡納忽然身子一顫,心中沒由來的產生一種刺痛。

啪嗒!

總裁老公超給力 一個玻璃試管猛然碎裂,也讓其心中蒙上一層陰翳。

「必須得把計劃提前!艾克,等著我,我一定會帶你回去的。」斯卡納心中默念著,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

···

巫妖塔地下大廳。

整整一日,所有巫妖出奇的都放下手中實驗瞧著中央容器。此時的容器壁呈現雪花狀,連艾克的身形都模糊不堪,但從機器上反饋出來的信息看他的生命體征都在正常值左右徘徊。

「還真是不可思議。」杜德克驚嘆一聲,透明的實驗台上顯示融合度達百分之三!

阿瑟斯沉默無言,雖然百分之三的融合度遠遠超過了第一次試驗近乎於零的成績,但尚未突破根源百分之十啟動條件的界限,他們都不能掉以輕心。 ?時間在一點一滴過去,籠罩在德穆依蘭島上的烏雲越發積厚起來,頗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新一輪的奴隸船緩緩在黑海之中穿行,只是那玄黑色的甲板上站立的不是一隻只奇形怪狀的惡魔,相反,他們身披金色或者純銀色的盔甲,一臉的肅穆,胸口的徽章乃是一輪灼熱的白日,預示著光明降臨大地!

啪嗒!

一隻瘦小的棕色小腳踏在了船舷上,露出一道嬌小的身影,他穿戴禮服,卻是一名地精!

「卡爾比,在想斯卡納他們嗎?」地精背後突然出現了一名金髮男子,他高大威猛,一身金甲光燦奪目,湛藍色的眸子猶如純清的海洋,背負在身後的大劍足有兩米多長,劍身被刻上了密密麻麻的魔法紋路,顯然價值不凡。

「布坦,你也知道德穆依蘭的情況,上了那個鬼地方,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你是否還活著。」卡爾比沒有了往日貪婪的目光,也沒有那標準的奸詐表情,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深邃與幽然。

「哎——別人我不知道,但斯卡納絕對不會出事!咱們還要多長時間到德穆依蘭島?」布坦粗著嗓門道。

卡爾比伸出乾瘦的手臂,那手腕處捆縛的指針筆直的朝著北方,周圍一圈紅色的圓環已經點亮十分之九左右。

「根據指針現實,大概還有三天!」卡爾比沉聲道。

「三天嗎?三天後我就把這個該死的地方送去地獄見他們的魔神!」布坦森然道。

卡爾比盤坐在船頭,遙望著灰濛濛的天空,眼眸中的仇恨呼之欲出···

巫師塔。

大廳靜悄悄著,巫妖們聚集在幾乎化為碎渣的容器旁,那機器頭頂的槽管顯示的百分之已然超過百分之九!

「真是不可思議!那麼多次瀕臨死亡,這個小鬼竟然硬生生撐下來了!這種意志力真是可怕!」杜德克眼露精光,望向艾克的目光驚奇中包含一絲貪婪。

「精靈族的生命泉水珍貴無比,為了讓他活下去我們可是把所有庫存都用完了!」阿瑟斯點點頭,「不過真沒想到大人的計劃即將實現了!」

「大概還需要半天的時間!」杜德克快速計算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