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的,可能這兩個女的跟他很熟,但是絕對沒有睡過。」

慕容如音奇怪的望著鳳凰,不明白她是怎麼知道的。

「別問我,我也是直覺的,但是我的直覺一向都很准。」

兩人正在竊竊私語,又有人過來了。

「北域冰皇,送上賀禮一千萬顆上品靈石,冰魄三枚。」

蒙冰兒跟蒙焱,帶著雪莉過來了。

葉雄連忙迎上去,又是一番寒磣。

北域冰宮跟江南王的關係,很多人都知道,如果沒有江南王,北域不知道被滅亡了多少次。

老公大人太腹黑 「蒙家能跟江南王攀上關係,真是一輩子的福氣啊!」

「蒙戰真是好眼力,聽說當初冰皇沒死之前,還將唯一一顆最好的九轉奪造丹送給了他,讓他進階,才有了後來的死亡之城……綿上添花,永遠都比不上雪中送炭……」

「現在還想得到江南王的看重,太難了。」

四下的人,小聲的嘀咕著。

葉雄跟蒙家姐弟聊了片刻,從身上掏出一個儲物戒指,塞到蒙冰兒手裡:「冰兒,你們北域幾次遭遇大難,現在正是急需用錢的時候,這裡面有一億上品靈石,你拿著,當以後的基礎建設。」

「葉大哥,這怎麼行?」蒙冰兒嚇了一跳。

「沒什麼不行的,我是冰宮的護國法師,冰宮算是我一半的家了,這點錢算什麼。」

「可是,這太多了……」

蒙冰兒都不敢收了。

要知道,她幾乎把國庫掏空,才拿出一千萬顆上品靈石的。

「雪莉,拿著。」

葉雄將儲物戒指遞過去給雪莉。

「那我就代冰皇收下了。」雪莉不客氣地接過。

「你們先進去坐下,一會咱們再慢慢聊。」

當下,葉雄讓冰靈帶他們進去落座。

遠處,慕容如音跟鳳凰還在看著。

「鳳凰,你不是說看人很准,你說阿雄跟她們兩個是什麼關係?」慕容如音問。

「那個冰皇肯定沒戲,阿雄估計把她當妹妹看待,至於那個女護衛,看阿雄的眼神,可能有點想法。」

慕容如音看了雪莉一跟,說道:「這個傢伙,好像對御姐特別有感覺,以前對華姐也情有獨終。」

「你還真猜對了,這個傢伙在龍組的時候,就是個典型的御姐控。」鳳凰不由得笑了起來。

接下來,不斷地有人進入,名氣也越來越大。

從一城之主,到一域之主,身份越來越高。

「西域王喬冥,送上賀禮一千萬顆上品靈石。」

「東域王龍霸天,送上賀禮一千萬顆上品靈石。」

「南帝愛羅莎,送上賀禮一千萬顆上品靈石。」

外面傳來彙報的聲音。

所有人全望過去,一些人甚至站了起來,目光落到這三大巨頭身上。

這可是修真界的三位大佬啊!

葉雄大步走過去,把手一伸,把他們三個攔住。

「江南王,你這是?」龍霸天有些奇怪。

「三位王,你們會不會太摳門了?區區一城之主,一派之主都掏個五百萬八百萬,你們才掏一千萬,你們自己說,過意得去嗎?」葉雄沒好氣地說道。

喬冥跟愛羅莎相視一眼,搖頭苦笑。

「我都說了,該出的血還是要出的,你們現在信了吧?」愛羅莎小聲道。

三大域王之中,她跟江南王接觸的時間最長,對他的性格也是最熟悉。

「真是個難纏的傢伙。」喬冥無奈地說道。

「這樣吧,我們各自送賀禮兩千……」

「五千萬,沒五千萬怎麼代表你們的身份。」葉雄扭過頭對何夢姬說:「記下來,三域之王每人五千萬。」

「誰身上會帶那麼多的靈石。」愛羅莎道。

「不礙事,先記下來,我相信你們不會為了區區的五千萬,不守信用的。」

「江南王,你這打劫啊!」

「就算打劫,也是九牛一毛。」

在他的幾近打劫的情況下,最後三域之王全都答應了。

「報五千萬,快。」

葉雄連忙朝那個大喇叭男子說道。

這個傢伙真不夠機靈,機靈點的話,馬上就報了,到時候他們想不給都不行。

「西域王喬冥,東域王龍霸天,南帝愛羅莎,每人加送賀禮四千萬顆上品靈石,合五千萬顆上品靈石。」

何夢姬激動得手都顫了。

五千萬一個,三個一億五千萬,這是什麼概念?

想當初江南城擴建的時候,啟動資金才四千五百萬,還不夠一個人的賀禮。

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場下的人,聽到這些天價賀禮,也震驚得咋舌了。

不愧是三大域王,果然有錢。

(本章完) 「主人,咱們以後多建幾座城,多開幾次落城大典。」等他們三個進去之後,冰靈說道。

「這個提議不錯,哈哈!」葉雄忍不住笑了起來。

旁邊的人,全都笑了起來,收到這麼多的賀禮,誰會不高興。

接下來,修羅界五大國之王,火王,木王,岩王,新水王,金王。

還有精靈族,歌姬帶著火衛土衛過來了。

他們的帶來的賀禮,也都非常珍貴,這次真是讓葉雄賺得盆滿缽滿的。

何夢姬真是收錢收到手軟了。

正在這時候,一道嬌小的人影從外面走進來,直接就走到登記台前,從身上掏出一顆下品靈石,放到桌面,說道:「賀禮,下品靈石一顆,登記吧!」

此言一出,全場頓時就掀起軒轅大波。

人人都在猜測這女人的身份。

何夢姬抬頭看了一眼,又是驚又是喜:「心怡,你來了。」

幽冥看著面前的陌生女人,沒有理會她,繼續說道:「楊心怡,下品靈石一顆,登記吧!」

何夢姬愣了一下,不明白楊心怡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冷漠,兩人以前可是很好的關係。

雖然當時有過誤會,但是後來誤會都解除了啊!

兩人可是小學同學啊!

正在她發愣的時候,葉雄快步走了過來,激動地說道:「心怡,你來了,我一直都想找你,但不是知道你在什麼地方?」

「你還用得著找我嗎,你這麼高調,整個五界之中,誰不知道你在哪裡啊,你這樣做,跟在身上帶著個大喇叭有什麼區別?」幽冥很不高興地說道。

葉雄知道她的性格,最不喜歡高調,最好是有多低調做得多代調,這是她的風格。

她覺得越是高調的人,死得越快。

「心怡,咱們好久沒見了,進去聚聚。」葉雄上前陪笑道。

幽冥沒有拒絕,直接就跟他進去了。

她比起以前好說話了。

換在以前,她的性格說一是一,讓葉雄頭疼死了。

「找個地方,我有事情要跟你說。」幽冥道。

穿過後花園,來到一個房間裡面,葉雄這才說道:「你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的嗎?」

「你知不知道魔界的人,已經潛伏在四周了?」幽冥嚴肅地問。

「早就知道了,我現在就在等著她們找上門。」葉雄笑道。

「看你的樣子,胸有成足?」

「你知道我的性格,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再說,這裡幾乎匯聚了整個三界之中最強大的修士,我還真不相信,魔界敢來這裡撒野。」

「你別小看魔界的實力,他們的實力絕對是你的無法想像的。」

「我的實力,也是他們無法想像的。」葉雄鏗鏘道。

幽冥目光緊緊地看著他,知道他不是開玩笑之後,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我讓楊心怡出來跟你見見面,一會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話還沒說完,突然聽聞外面傳來一聲慘叫,人群沸騰起來。

「不好。」

葉雄身影一晃,已經到了大門口。

此時的大門口,一道人影躺在地上,生死未明,赫然是何夢姬。

朱雀正在旁邊,檢查著她的傷勢。

「夢姬怎麼樣了?」葉雄急問。

「受傷不輕。」朱雀回了一句。

「朱雀,你一定要救救她,千萬別讓她出事。」

「你對付她,我把她帶進去救治。」

朱雀將何夢姬的身體驅動起來,懸浮在半空,朝裡面的房間走去。

何夢姬脅骨斷了很多根,不能移動身體,只能固定住。

葉雄站了起來,看著面前出現的一名裹在黑袍之中的女人,殺氣大盛。

「主人,剛才這個女魔頭進來,遞了一張紙條給夢姬念,夢姬不肯念,她就將夢姬打傷了。」

火靈上前彙報,將那張紙條遞了過來。

葉雄接過紙條一看,上面寫著一行小字:地魔公主霍青送上賀禮,送江南王下地獄。

手中竄起一團火苗,將那紙條焚燒掉。

「霍青,我三番四次忍讓你,不是因為害怕你,是因為你是我師傅曾經的女人,我才網開一面,你別得寸進尺。」葉雄憤怒地喝道。

「說得好聽,不知道當初,誰被我追得如同喪家之犬一樣,落荒而逃。」霍青化身冷哼。

自從上次被江南王逃跑之後,霍青不停地查找著他的下落,最後終於知道他在江南城,要召開新城大典。

哪知道大典改期了,她足足等了三個月,這才等到江南王出現。

這一次,她是絕對不會讓他逃掉的。

霍青的出現,吸引很多的人注意力,全都在猜測著她的身份。

但是除了愛羅莎跟冰靈火靈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她的真正身份。

葉雄冷哼一聲,對著四下的人大聲說道:「你們想知道她是誰嗎?她就是那個神秘空間裂縫裡面的女魔頭地魔公主,霍青的化身,霍青白活五千年,沒辦法飛升仙界,只能躲在芥子空間裡面,像縮頭烏龜一樣活著……當初她被五行尊者拋棄,最後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話剛說完,場下一片嘩然。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是個存活了五千年的老妖婆的化身。

更沒想到,她居然就是五千年魔界的地魔公主。

「原來是個老妖婆,史料記載,五行尊者飛升之後,她差點瘋了。」

「一個記仇的女人而且,佔有慾十分強。」

「如果五行尊者不是拋棄她,可能沒辦法飛升仙界了。」

「女人是修真一道最大的阻礙,這話不是沒道理的。」

四下竊竊,沒有一個人同情她,當她是個可憐蟲一樣。

聽到這些風言風語,霍化頓時大怒,喝道:「你們全都給我閉嘴,誰再敢胡說,誰死。」

「霍青,我要是你,早就找根麵條上弔死算了,還有臉出來見人。」葉雄嘲諷。

「江南王,你死到臨頭,還敢出言不遜,受死吧!」

霍青身上散發著強盛的元氣,殺氣騰騰地衝過來。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衝天而起,瞬間就落到半空之中。

「別跑。」

霍青化成一道烏光,緊追在後面,一掌拍出。

狂潮一般的魔氣,洶湧地朝葉雄襲來。 城下,大部份修士升空而起,來到半空之中,看著對峙之中的兩人。

愛羅莎,喬冥,龍霸天,三人並排站在一起觀戰。

「這霍青化身真是膽大包天,居然敢在這個時候過來踩場,還真當三界無人了嗎?」龍霸天冷哼。

這裡可是匯聚了整個三界之中,最頂尖的修士,她這種做法就是來送死。

「咱們先觀戰,看情況,萬一江南王不敵,到時候咱們一起上,就不信這區區一個化身,能有三頭六臂,把能我們這麼多的人全都幹掉。」喬冥怒道。

愛羅莎搖了搖頭,說道:「到達她這種境界的修士,人數對於她來說,影響已經不是很大,就算咱們三個同時出手,也殺了不了她,最多能幫江南王分擔一點而已。」

「南帝,你覺得這霍青化身,實力到達什麼程度,江南王能不能贏她?」龍霸天問。

「江南王上次跟她動過手,當時落在下風。」愛羅莎回道。

「什麼,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龍霸天十分震驚。

就連喬冥也有些不可思議。

「霍青無法飛升仙界,被困在芥子空間,她的實力很可能還處在金丹巔峰,哪怕她的化身再強,最多也就是金丹後期,甚至只有金丹中期,江南王可是能輾壓後期的存在啊!」龍霸天道。

「霍青這化身比普通金丹後期強多了,甚至最頂尖的金丹後期都不是她的對手,我猜測有兩種可能性,第一是霍青並非在仙界,化身沒有下屆,所以實力沒有打太大折扣;第二,這霍青化身很有可能是用很逆天的材料煉製而成,能讓化身的實力得到最大的提升。」蒙莎臉色凝重地說道。

聽完她的話之後,龍霸天跟喬冥相視一眼,目光驚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