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焱,你主人……」

林若嫣欲言又止,要不是她閉關遇到瓶頸死活晉級不了,她豈不是要錯過師弟的大婚?

「主人師姐有什麼問題儘管問,主人將一切安排都告知於我了。」

灼焱心下激動的很,哎呀呀,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高興,就像是期待了千萬年的夙願一朝達成。

他強迫自己清醒,要大婚的是主人,是主人!不是自己。

「那你留下。」

林若嫣立刻拍板,以她師弟的性子,這種事情不能有任何瑕疵,她一個人有些慌張。

「是。」主人也是這個意思。

他還說讓他時刻把影像給他發過去。

「對了止寒,你之前去的秘境是紅炎秘境嗎?」

冰落靠在雲止寒的肩頭突然問道。

「嗯?」什麼秘境?

冰落疑惑的看着他,這麼快就忘了?

雲止寒恍然,他按住她的腦袋拇指劃過她的下顎,

「不是。」

「哦。」不是就算了,她還想問問若水石的情況。

雲止寒低聲笑了笑,紅炎秘境……

「落落,下次紅炎秘境開啟,我陪你去。」

「那可是有修為限制。」

冰落狡黠的眨眨眼,雲止寒伸手扣住了她的眼睛。

纖長濃密的睫毛劃過他的掌心,惹得他心尖發揚。

「怎麼不問我去了哪裏?」

他覺得自己現在奇怪的很,一方面希望落落滿心信任相信自己的話,另一方面又想她多問幾句。

冰落掰開他的手掌盯着他,

「突破去了?」

一回來就化神大圓滿,去除突破的時間大概是遇到了些機緣。。 「林夫人這是何意?是在怪靈曦不出手相助,還是覺得令公子的病與靈曦有關?」夜靈曦擰著眉頭不解道。

林夫人正想發作,夜宏一個眼刀子過去,本想跳腳痛罵的林夫人瞬間如霜打的茄子,幻聖巔峰的強者,自家老爺都不敢輕易得罪啊。

林夫人只能咽下一口氣,咬牙切齒道「怎會!只是聽聞靈曦醫術了得,師承醫聖孫老,這孫老長年不見蹤影,故請靈曦丫頭替皓兒看看。」

「也罷,師傅他老人家雲遊四海,醫者天下心,靈曦不能辱沒師傅的名諱。」夜靈曦點點頭表示同意。

「那靈曦丫頭快快跟我回去。」

「只是。」夜靈曦糾結著,那張小臉擰巴在一起「這將軍府窮困潦倒,怕是出不了藥材……。」

「一切藥材林家出。」林夫人生怕她反悔趕緊說道,心裏卻在盤算著等夜靈曦治好她寶貝兒子的病,要怎麼收拾夜靈曦。

夜靈曦勉為其難的點點頭,走時朝夜宏等人使了個眼色,便笑嘻嘻的帶着秋荷去了林府。

完了,林府要遭殃了,這是夜宏等人的第一反應。

林府。

「小姐,這林府好生氣派啊!」秋荷伏在夜靈曦耳邊支支吾吾。

夜靈曦抬頭打量著林府,眼裏流出狡黠的光,這林府一看就很有底蘊。

還未走到林皓住處便傳來殺豬般的叫聲。

「啊,痛死本大爺了,你找死啊。」

「趕緊去找醫師。」

「夜靈曦,別再讓我碰到你。」林皓躺在床上生不如死,想起夜靈曦就恨得牙牙癢,不知道這賤人給他使了什麼招,他一回來就開始渾身痛,痛到骨髓里,然後皮膚開始潰爛,抹了多少名貴膏藥都無濟於事。

「夜…夜靈曦!」林皓如同被踩到尾巴的貓彈跳起身,結果扯到傷口痛的齜牙咧嘴。

「皓兒,你沒事吧!」林夫人心疼不已趕緊上前。

「夜靈曦,你還敢來,我殺了你。」

「林大公子與其這樣出言不遜,倒還不如省省力氣。」夜靈曦雙手環抱挑眉說道。

「娘,抓住她,就是她給孩兒下的毒。」林皓拉着林夫人的手面目猙獰道。

「胡鬧。」林夫人狠狠瞪了一眼林皓「靈曦是來給你看病的,靈曦丫頭師承醫聖,不可胡言。」說着林夫人掐了一把林皓,瘋狂的使着眼色。

「是…是嗎?」林皓有些狐疑的看着夜靈曦。

「林公子不信大可另尋醫師,靈曦告辭。」夜靈曦作勢就要走,林夫人哪裏會同意。

「靈曦,別聽這臭小子胡言亂語,他病糊塗了。」林夫人陪笑拉着夜靈曦朝林皓床前走去。

「你…你別過來…。」林皓警惕的看着夜靈曦。

夜靈曦冷笑一聲,從荷包里拿出一個小藥罐,打開瓶口。

「啊,夜靈曦你這個賤人。」林皓驚慌失措,睜大眼睛道「你竟敢在林府下毒,來人啊。」

「叫什麼叫。」夜靈曦不耐煩撿起一旁不知道用來擦什麼的破布塞進林皓嘴裏。

「唔唔唔…」林皓扭動着身軀,怒視着夜靈曦。

「好…好了!」林夫人驚訝的看着林皓手臂上腐爛的傷口,傷口正在慢慢癒合,片刻便完好無損。

林皓停止掙扎,驚喜的看着左臂,不疼了,腐爛的傷口也好了!

「還有呢?繼續啊!」林皓希冀的看着夜靈曦。

「唉。」夜靈曦倒了倒瓶子,有些可惜道「這些還是師傅他老人家留下的,用了多少名貴藥材才研磨出這一點藥粉。」

「還有嗎?」林夫人擰着手帕有些不安。

夜靈曦搖搖頭「師傅走前只留下一小瓶,只可惜靈曦才學疏淺。」

林夫人一聽,皺着眉頭問道「就沒有其他辦法嗎?你不是孫老的徒弟嗎?想辦法啊!」

「娘,娘,去找孫思毅,去找他。」林皓抓着林夫人的衣角哀求。

「要是能找到孫老,娘哪裏還需要去找靈曦。」林夫人陰沉着臉看着她那不爭氣的兒子,心疼又心塞。

「靈曦丫頭,可否想想辦法。」

林夫人頭上烏雲密佈,她今天低聲下氣已經夠多了,平日裏她耀武揚威慣了,哪裏吃過虧,林夫人心裏堵著一口氣,上上不來,下下不去。

「小姐。」秋荷跟着夜靈曦一直站在角落看戲,現在該她上場了,於是她唯唯諾諾的走出來「奴婢記得,孫老走之前教過小姐這仙靈散的研磨方法。」

林夫人和林皓一聽,眼神頓時掃向夜靈曦,那眼神裏帶着質疑,憤怒。

質疑的是夜靈曦真的會?憤怒的是夜靈曦竟然會為什麼不做。

「師傅他走之前確實教過,可是我一次都沒做過,這搭配的配方,計量靈曦掌控不了,怕………」

「靈曦丫頭需要什麼儘管提。」他們現在的希望全在夜靈曦身上。

「如此,那靈曦定不會辜負各位,林公子的病靈曦一定竭盡全力。」夜靈曦眼神堅定,那堅定的神情令林皓和林夫人再次懷疑這病是不是夜靈曦下的了。

夜靈曦拿起紙墨洋洋洒洒寫下一長串名貴藥材,每寫一樣林夫人便睜大一分眼睛,直到寫下一百零一種藥材,夜靈曦才放下筆墨。

「雪靈芝、並蒂蓮、天姬草、七星花………」一百零一種藥材寫滿了整張宣紙,每一種藥材拿出去都是被世人瘋搶,林夫人深吸一口氣。

「需…需要這麼多嗎?」

「嗯。」夜靈曦點點頭,一臉篤定「林夫人也見識了這仙靈散的藥效,再加上靈曦才學疏淺,還請林夫人將這上面的藥材備兩份,以備不時之需。」

「兩份?」林夫人炸毛,不可思議的看着夜靈曦。

「林夫人真是不好意思,靈曦也是第一次嘗試,怕出錯,到時浪費時間,錯過了林公子最佳的治療時期。」夜靈曦歉意的說道,秋荷在背後忍笑到快憋出內傷。

這仙靈散效果擺在眼前,林夫人不可能睜眼說瞎話。

「來人,去倉庫把這些藥材取來。」林夫人肉疼不已,雖說這些藥材對於林府來說只是九牛一毛,可畢竟是錢啊,好多藥材都是有價無市的啊! 老太太哭了好大一場才被大家哄住,但仍然拉著小少爺不鬆手,看著如今小孫子好端端地在自己跟前才放心。

裴琴則就直接出去叫喚小丫鬟,讓她們打盆水來。

小丫鬟們聽見動靜不敢聲張,得命令就脆聲答應離開。

很快就又回來。

裴琴招呼她們送進來,而後親自拿熱水盆上邊搭著的毛巾過一下熱水,擰乾后給老太太輕輕擦了擦眼睛。

老太太哭完覺得心裡的鬱結好受很多,又不禁滿意她的貼心,連連誇她是好孩子,又說道:「夠了夠了。」

裴琴這才對著小丫鬟揮揮手,示意她們端著東西離去。

小丫鬟乖順地頷首出去,眼睛都不敢亂飄,全程謹慎。

陳喜她們看在眼裡只覺得當真卑微,連抬頭都是不能的,跟她們這些外院的丫鬟比起來,窮困的東院是真的自由。

魚兒和福珠還有玲瓏好幾個月沒見過這陣仗,忽然覺得很壓抑,直到想起三少爺答應過歸還她們的賣身契的事情,才覺得有些許安慰,至少她們還有出頭之日。

上位中。

老太太還在拉著小少爺絮絮叨叨地說著,無非就是要大請宴席的事情,而後還有他重新上學的事情。

她詢問道:「安兒是喜歡在家學,還是去外頭學院?」

黃鶴立聞言遲疑了一下,而後低聲回答道:「孫兒想去學院。」

陳喜聽完也鬆口氣,覺得他這回做的選擇倒是沒出錯,她生怕他不習慣跟人接觸,會選擇在家裡學呢。

在家學和在外面學院學是有差別的,畢竟在家學又得是困在家裡邊,他如今最需要的就是趕緊重返社會。

學院里有同窗好友,對他的孤僻的性格也有很大幫助。

況且朋友有時候也是有用處的,遇上好的關鍵時刻也會幫你一把,不至於走投無路,多少也是條出路。

越長大就越會發現朋友的重要,人際關係是真的需要經營的。

陳喜最初性格同小少爺基本相同,但也是出去社會後摸爬滾打練出來的交際能力,畢竟她的主業十分需要人緣。

想接活除了名氣外,最初也是靠各種關係搭橋接到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