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姓老者口中噴出一口白氣,那白氣撞到四方大印上面,灼熱的火焰瞬間布滿整座大印,如同一顆火球,耀的人睜不開眼。

「這已經跟我師傅的實力並駕齊驅了,可以稱之為大道長。」唐誠眼睛火熱,一眨不眨的盯著火球,心中夢想什麼時候自己也能達到這種境界,馭使火焰,威風八面。

「看吧,大道長親自出面鑒出法器真假,還有誰站出來質疑?」

眾人無比信服,這種手段可謂造化,竟然能憑空生出烈火出來,這已經是法術範疇了吧?

「楊道長手段通天,總算讓無知的人閉嘴了。」唐河笑著說道,撫摸著鬍鬚。

「咳咳,這位小朋友,嚇壞了吧?現在知道自己說的話有多麼離譜了?還障眼法?你那種眼界何曾明白這個世界有多大?何曾明白有多少你無法理解的存在?」孫老闆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拍一拍這個楊道長的馬屁,也是多有益處的。

大道長,即便是他們這些大富豪,花錢都請不來,也只有龍堂那種勢力,有資格培養。

「他指不定會說這也是障眼法呢。」唐誠笑著說道。

眾人一愣,紛紛看向秦毅。

便見到秦毅點頭。

「沒錯,如此低等的障眼法,確實讓我大開眼界。」

秦毅此話一出滿場俱靜,隨即眾人都是笑噴了出來。

「小城你還真是料事如神,連別人心裡想法都給猜出來了,你這不是不給別人活路嗎?哈哈哈哈。」唐河哈哈大笑。

「很好笑嗎?」秦毅嘴角浮現一抹諷刺,掃過唐家爺孫,盯著那名楊姓老者,「你連這四方大印到底為何種法器都不知道,隨便施展兩手御火之術,就讓別人以為這是法器的威力,不得不說你還真是幼稚的可以。」

「不過,以在座這些人的智商,這種程度的騙術估計也差不多了。」秦毅轉而笑著說道。

這是把現場的人都給諷刺了個遍。

「混賬!你這是什麼意思?」唐河臉色一下就冰寒了下來。

孫老闆跟顧老闆更是拍案而起,怒不可遏。

他們什麼時候被小輩如此諷刺過?

然而秦毅壓根就沒有搭理他們。

「你既然存心找死,我就成全你,讓你知道什麼叫烈火焚體的滋味。」楊道長也被激怒了,他再次張口一吐,一道白色匹煉朝著秦毅迸射了過去,緊接著楊道長一捏手印,那白練成了火紅之色,如同一條火蛇,直射天心

「小心啊!」

舒雅下意識叫道。

心中幾乎是覺得秦毅必死無疑了,只是她還沒有搞清楚秦毅來歷,有些不甘心……現在看來,搞不搞清楚都不重要了。

「被楊道長燒死,也算是死得其所,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死在大道長手中的。」唐誠冷笑一聲,早就料到了這種結局。

得罪這種修法神人,還想活下去?

其他人也是面色緊張的看著這一幕,他們不是為秦毅而緊張,而是為楊道長用術法殺人而緊張,畢竟他們都是第一次看到。

「這種手段也敢在我面前玩火?」那火焰小蛇衝到秦毅面前之時,秦毅恰好伸出兩根手指,將那火焰小蛇夾在指縫之間,輕輕一吹,火蛇頓時化作火苗升空、消散殆盡! 亞度尼斯的離開,除了柳蔦和幾個小女生不開心,其他人並沒什麼。

本來柳婆婆還擔心他會把葉靈帶走,但看著他一個人的時候,臉上裂開了花。

原本留下他也是因為葉靈,現在他要一個人回去,自然不會攔著。

外人走了,村裡又恢復以往的樣子。

只是沒過二天,葉靈又發現了異獸,時不時的跑來一隻,村裡都進入了戒備值守狀態。

「怎麼回事?怎麼總是有異獸來?」

「是啊是啊,有什麼事要發生了嗎?」

雖然戰勝了異獸,可是村民們的猜疑越來越多。

「小靈,你怎麼看?」

相處多日,柳婆婆算是把她看作了自己人。

「婆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是發生了與過去不同的事情。」葉靈在村裡的信任度越來越高,也已經大概了解到了村裡的情況,這個村並沒什麼特別之處。

她也大概了解到,這個世界是個異能的世界,城裡的所謂勇士,就是擁有異能可以殺異獸的人,像之前薩小小的世界一樣,大概城裡的情況也跟她想像的差不多。

葉靈想起離開的某人,他的異能一定很強,以至於自己的實力跟他差了一大截。就像當初薩小小與凌驚雲間的距離。

不過,她可以的,用一個多月升到橙級,有哪個靈氣師能有這樣的成就。

可是即使是這樣也還是不強。

她沒有這世界的異能,即使再去學習,時間上也來不及,還不如好好修鍊靈氣,即使無法戰勝亞度尼斯,但多一分實力,自保的能力就強一分。

而且,她不跟亞度尼斯成為敵人,他也沒理由會攻擊自己?

想到這,就聽柳婆婆嘆氣說:「看來,這村裡真的待不久了……」

葉靈也婉惜了下,她已經儘力幫助村裡了,如果還是不能留下來,她也沒有辦法。

「小靈,婆婆問你一句,你可否如實回答我?」

柳婆婆定睛看她。

葉靈點點頭。

「那亞度尼斯,跟你是什麼關係?」

葉靈抬眸,果然是瞞不過老人家嗎?

「婆婆為什麼如此問?」

「亞度尼斯的實力,比你強吧?」老人家盯著她看的時候,總感覺到一股壓力,葉靈仍然點頭。

「他到村子來的目的是什麼?」

葉靈想了片刻,還是如實相告:「他說來找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老人家緊迫的眼神,讓葉靈心懸了一下。

「他並沒有說是什麼東西。」

「東西?」老人家自己琢磨了一下,「他是說在村子里找?」

葉靈搖頭:「他並沒有說在哪裡,我也跟您一樣問過他來這的目的,他只告訴我是來找一樣東西,但具體是什麼,並沒有說出來。」

「那……」老人家滿臉的擔憂。

「婆婆不用過慮,他不會傷害村子的。」

「嗯?」

「我問過他。」

「這樣啊……」老人家沉思,葉靈也不打擾。

「小靈,我們村世輩在這裡落腳,不過是圖個清靜,就是不想捲入世人的紛爭里去,如今有外人尋來此地,異獸也不時出現,我們都有預感,這地,怕是不宜久居……」

「婆婆,我懂的。」

「你為村裡做的事,大家都看在眼裡。修鍊一事不宜急成,但凡有入門者,也不可急躁。我跟村長也年事已高,對於新一輩年輕人,能教導的也十分有限……」

老人家的一番敘述跟交代,讓葉靈心裡打了個突,有些預感出來。

「婆婆?」

老人家嘆了口氣。

「小靈呀,如果……村裡出了什麼事的話……」

「婆婆,我會盡我的能力保護村子的。如果婆婆過於擔心,或者可以早日遷往伏爾城……」

葉靈不覺得自己在真正危險的時候能護得住村裡的人,如果感覺危險,還是早日離開為好。

「婆婆也知道,我的實力只是一般,要是真的有什麼抵擋不了的異獸或者其它的危險,我自身難保,所以……」

老人家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

「有你這份心就好,要不是你,我們上次就……」老人垂目,面對生死,有的人不是怕死,而是怕死後自己在乎的人受苦受難。

葉靈伸手,在老人肩上順了順。

「小靈,若是有朝一日,小蔦去找你,請不要拒絕她。」

老人抬頭,眼神裡帶了祈求。

農女當家 可是,她又如何能答應這樣的託付?

「婆婆,村裡的人不管到哪,都會互相照顧的,你不用太擔心……」

老人抿著的唇慢慢放開,本來伸手拉著她的手也收了回去。

「婆婆,我……」

葉靈低頭,她自己的情況自己知道,不能遵守的承諾她不能許。

「不為難你,是老太婆沒用……」老人渾身失望的氣息讓她想做點什麼。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婆婆,我會好好教小蔦修鍊的,她的資質不錯!等她學會了靈氣,她不單能保護自己,還能保護您保護村子吶……」

「修鍊的路啊……」既長又遠……

「婆婆你放心!要是專心修鍊的話,靈氣跟其它不一樣,你看我,才修鍊了一個多月……」

葉靈在看到婆婆眼睛都亮了的時候才發覺自己說得過了,隨即話鋒一轉:「修鍊了一個多月的藍靈,現在已經變橙靈了……」

進階快應該比較容易信吧?

「需要什麼輔助嗎?」老人問完,便盯著她看。

葉靈還真沒聽過怎麼輔助,修靈本身的原理只是對靈氣的運用,用得好就會進階,而輔助之類的?

「婆婆,我沒聽過。」

柳婆婆對她的話考量了下,從一開始收留這個孩子,也知道這不是個心思複雜的人,加上她為村裡做出的表現,對她的話已是信了八成,她所教導的跟勇者擁有的技能有區別,但勝在人人可以學習,只是進度快慢而已。如今,不過是她急於求成罷了。

老人又長長的嘆氣,自己的一生都給了這個村莊,凡事都把村裡的事為先,如今,是到了她無能為力的時候,也罷,人將就木,再操勞也只有一輩子而已。

「是我強求了。順其自然吧。」

老人看著外面的天,黯然。

葉靈在一旁感受到了老人的情緒,她能做的,也只是陪在老人身邊罷了。

」葉姐姐,葉姐姐在嗎?不好了,不好了~~「

遠遠的喊聲傳來,葉靈起身出去。 小池跑來,果然,又有異獸跑到村裡來了。

葉靈二話不說,隨著人去了。

穿越后我被和尚搶了親 從開始的偶爾一隻,到現在的每天都有,葉靈眉頭緊鎖,在確定周圍沒有異獸之後,往來處尋了去。

現在有點坐以待斃,倒不如去看看怎麼回事。

葉靈跑過幾個山頭,然後發現一群人在跟異獸戰鬥。

葉靈並未上前,而是遠遠的看著。

因為不是什麼強大的獸,那隊人解決的也很輕鬆,有四五個人的樣子。

看他們解決了異獸,選擇的方向,是村子的方向。

他們要進村?

村裡有什麼?

葉靈在他們之前趕了回去。

在路口守著,並未攔阻他們。

那些人在村口分散開來,前前後後的進了村子。

葉靈看著到處打聽的人,垂了垂眸。

原來那些人,想進迷霧森林,希望村裡人帶路。

可是村裡人拒絕了。

迷霧森林有什麼?

她從那裡出來,可是沒發現有什麼。

總不能進去打一些野獸吧?

她在裡面生活了半個月才出來,並未發現有什麼異常,裡面連個異獸都沒有,他們進去幹嘛?

婚寵撩人,軍長壞壞 葉靈看著那些人並沒有離開,而是出錢找地方住了下來。

村裡有人給他們提供了地方。

昨夜夢迴與君同 葉靈悄悄回了婆婆家。

「婆婆,那些人,想進迷霧森林?」葉靈疑惑的問。

柳婆婆點頭,如今大部分事情都不會再瞞著葉靈,今天來的人特殊,自然也是知道的。

「為什麼?」

「迷霧森林是個特別的地方。」

雖說特別,也不過是以前聽說的有進無出的說法,柳婆婆仍然是同樣的回答。

「我們謹守先輩的吩咐,沒人會靠近迷霧森林。」

柳婆婆表示因為不允許靠近,村裡人便沒有人對迷霧森林有更多的了解。

「那……」他們要進去幹什麼?

柳婆婆喝了口茶,看葉靈想要問到底的樣子,於是清了清喉嚨:「雖然我們沒有進過迷霧森林,但是小時候,倒是有聽過關於迷霧森林的一個傳說,是老一輩說的。」

葉靈眼睛亮了亮,「是什麼傳說?」

一點異常可能是關鍵點!

「聽說,迷霧森林的深處,住著一個王,這個王統管著整個森林,但是他長得非常的巨大,從來不出現在人前,偶爾有人進去騷擾他的話,就會讓怪獸把人吃掉,還會讓怪獸對人類發動攻擊!人類無法戰勝森林之王,便不敢再去惹這位王,這位王也從不出現在人前,但只要進到森林裡的人,都會成為王的食物,再也出不來……」

「那……你們搬來這裡,不怕……?」

「我出生的時候就在這裡,但是從來沒有發生有什麼森林之王的影子,雖然有過村民真的進了去出不來,但先輩既然安家在這裡,並這麼長時間沒有出現問題,先輩也並未告誡什麼,只是不去惹是就好,所以還是可以居住的。」

葉靈點頭,「這森林之王,有人真的見過嗎?」

柳婆婆搖頭:「我們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從未見過,也未見森林有何異動。」

柳婆婆又看了她一眼:「在你出現之前,村裡幾乎沒有外人來過。」

葉靈咽了下口水,幾十年沒有人來過嗎?

柳婆婆瞥了一眼她腦後的位置。

葉靈下意識跟著目光移動了下,並未發現什麼。

柳婆婆只是笑笑,沒有問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