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族長,外祖當到你這份上,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殷萬生臉上漲紅,怒聲說道:「我沒有這個意思。」

「當初璟墨來找的時候,依兒還小,聖女體內的心蠱根本不足以壓制璟墨體內的那隻蠱王,而且想要取出那隻蠱王,須得璟墨和依兒行魚水之歡,藉以將蠱王引出才行。」

「姜雲卿,我想讓依兒入燕宮為妃,既是想要替南疆尋一個保障,也同樣是想要幫璟墨而已。」

「他將來的帝王之路還遠著,而江山枯骨,這一路之上想要他性命之人更是不知凡幾。」

「心蠱始終是個隱患,如果讓旁人知曉他有這般軟肋,而你能制約他生死,那些人只需要對你下手,哪怕不要你性命,只將你重傷,就能把璟墨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廢人。」 ?「噗嗤!」

「別開玩笑了,你們兩個還是打哪兒來,回哪去吧。」

說完。

長相清秀的女生便準備將院門關上。

自己師傅出手鑄一把劍,可是需要一千萬天價。

結果這個看著比自己還小兩歲的男生,不但分文未還,而且還加了兩千萬,而後又加兩千萬!

這種滿嘴跑火車的人,百分之百是騙子。

畢竟這種事情,長相清秀的女生,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

很多人為了想得到一把,自己師傅親手冶鍊的寶劍。

但又苦於一千萬的天價,所以便只能裝出一副很有錢的模樣。

等見到自己師傅之後。

那些沒錢又愛裝逼的混蛋,立刻就變了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跪在地上,死皮賴臉的求自己師傅贈送一把寶劍給他。

次數多了,不只是師傅煩躁的不行。

就連長相清秀的女生,都惱火不已。

所以一聽林天恆這語氣,長相清秀的女生,立刻便把林天恆,規劃到了那一類人之中。

「哎哎哎!你怎麼回事,我老大跑了這麼遠來見你師傅。你怎麼都不告訴他一聲,就要關門趕我們走了!」

張於歌很不高興。

要不是林天恆悄悄拉著他,張於歌早就端起旁邊的石磨,給這個破院子門直接砸開了。

「呵呵,想見我師傅,行呀。」

長相清秀的女子,伸手說道:

「開門費,五十萬。你要是交得起這個錢,我立刻讓你們進來。」

見林天恆走了過來,長相清秀的女生立刻擺出了架勢。

自己可是黃級中期的高手。

這小子要是識趣一點,就別干蠢事。

否則的話,自己就不客氣了!

「報個卡號給我。」

「嗯?」

「你不是說,要什麼開門費嗎,我轉給你。畢竟這點錢雖然不多,但我也不至於出個門,還背那麼多現金。」

「呵呵,行,我的卡號是……」

其實開門費這個規矩,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長相清秀的女生,誤認為林天恆知道這件事情,所以才故意以進為退,想讓自己難堪。

「搞定,已經轉過去了。」

林天恆雖然把那三百億給了黑虎,但自己卡上,也還留著幾個億的零花錢。

畢竟這年頭幹啥事情都得錢,所以留點在身上,總是沒錯的。

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看,長相清秀的女生頓時譏笑道:

「我一開始還覺得,你長還挺有模有樣的,應該不會像那些人一樣無恥。但現在看來,你比他們更加不要臉!」

有些人撒謊,只要被質問兩句,就受不了主動承認了。

但還有一些人撒謊,哪怕是事實擺在眼前,他都不會承認。

很顯然。

在長相清秀的女生眼裡,林天恆就屬於第二種人。

見了棺材都不掉淚!

林天恆沒有辯解什麼。

畢竟跟這種勢利眼的小女人,說多了也只是浪費口舌。

可長相清秀的女人,認為林天恆是被自己給當場揭穿,所以才啞口無言。

嘭!

將門直接關上,長相清秀的女生剛要進屋,卻聽到手機響了聲。

叮咚。

拿出手機一看,長相清秀的女生張大著嘴巴發現,自己收到了一個陌生賬戶的轉賬。

而且轉賬的金額,居然是一百萬!!

就是這個長相清秀的女生,反應再怎麼遲鈍。

此刻她也已經意識到了,外面站著的那個帥氣男生,不是在裝有錢,而是對方真的很有錢!

不然的話,怎麼可能自己隨口要了個,非常過分的五十萬開門費。

對方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反手就是一百萬!

吱呀~

將院門打開。

長相清秀的女生,依舊板著臉,但她卻緩緩讓開了路。

「喂,你家的……」

長相清秀的女生,狠狠的瞪了眼張於歌,不悅的說道:

「我叫葉竹柔,不叫『喂』!話說帥哥,你哪兒雇來的手下,一點禮貌都沒有!」

野豬肉???

要不要這麼清新脫俗!

「老大,她這名字……」

「閉嘴。」

還不容易讓這妞把門打開了,要是張於歌再拿對方名字開玩笑。

那他們今天,可就真別想進這道門了。

既然「開門費」根本不存在。

名門盛寵:早安,老公大人 那按道理來說,葉竹柔應該退還林天恆這筆錢才是。

可葉竹柔非但對這一百萬,隻字未提。

而且收了林天恆的錢,葉竹柔的態度,也沒有任何的改善。

後知後覺的葉竹柔,突然回頭問道:

「傻大個,剛剛你說我家的什麼來著?」

張於歌愣了愣,然後說道:

「哦,我剛剛是想告訴你,你家二狗子,被野狼給叼走了。」

「啊?!」

葉竹柔趕忙去追,但捕到獵物的野狼,早就已經不知道跑到山頭的哪個角落去了。

「好啊!你們兩個大男人,心真狠毒!」

林天恆一臉懵逼,自己可啥都沒做!

而且自己小弟,也是好心提醒你,是你自己非要要耍脾氣,不願意聽的。

這他么的能怪誰?!

「我去通報我師傅,你們兩個在外面待著!」

葉竹柔咬牙切齒的冷喝道:

「記住!什麼都別碰,否則我師傅定饒不了你們!」

傳個話而已,最多幾分鐘而已。

但林天恆和張於歌,足足在門口站了兩個鐘頭,卻連個鬼影都沒看見!

實在閑不住的張於歌,東瞧瞧,西看看。

「咦!這個鍋蓋裡面,好像再燒什麼好吃的!」

嘴饞的張於歌,直接將這個巨大的蓋子,給掀了開來。

「千萬別動那個!」

葉竹柔已經喊晚了。

噗!

一道兇猛的火焰,直接竄向了張於歌的手掌。

明明有能力去救張於歌的葉竹柔,卻因為記恨自己狗狗的事情。

從而選擇了,眼睜睜的看著那道火焰,沖向了張於歌的手掌。

但讓葉竹柔意想不到的是,張於歌居然輕輕鬆鬆的,就躲開了這道兇猛火焰的襲擊!

「黃級後期?!」

這下葉竹柔徹底傻眼了。

她做夢都沒想到,眼前這個大傻個,居然實力比她還強!

「能請得起這麼厲害的保鏢,看來這小子不是一般人呀!」

想到這點,葉竹柔說話的語氣,這才稍稍客氣了些:

「不好意思帥哥,我師傅正在喝下午茶,你得再等兩個小時。」

有時間喝茶,卻沒時間見自己。

這位大師還真是夠裝逼的。

「行,我就在外面候著。」

辣妻追夫:秦少慢點走 不過來都來了,林天恆也不在乎這兩個小時。

但要是這貨沒這個本事,浪費了自己寶貴時間。

那林天恆就直買幾顆導彈,連這個山頭一起,給對方直接炸上天!!! 殷萬生抬頭看著姜雲卿說道:

「姜雲卿,我知道你和璟墨感情極好,你也不願意往他身邊送旁的女人,可是從古至今帝王之尊又有幾個會一輩子只守著一個女人?」

「與其將來他接納旁的女人入宮,你又何必為難依兒同她斤斤計較,更何況璟墨如果知道他心蠱有法可解,你卻因為一己之私不願意幫他,他心中恐怕也會對你生出嫌隙。」

「而且你難道願意眼睜睜的看著璟墨為蠱蟲所制,處處受限嗎?」

姜雲卿聽懂了殷萬生的話后,臉色陰沉下來。

殷萬生的意思很明顯,想要取出君璟墨體內的那隻心蠱,就得讓殷瑤依入宮為妃。

只要殷瑤依入了宮,南疆不僅願意歸順,而且還願意幫君璟墨取出心蠱,讓他從此之後不再受心蠱制約,除了所有隱患。

姜雲卿眼底劃過抹寒霜之色,正想要開口說話。

空間之錦繡農門 門外就陡然傳來一道凌厲至極的聲音。

「朕倒是不知道,殷族長什麼時候這般了解朕了,就連朕將來會不會納別的女人都這麼清楚。」

「殷族長有這麼大的能耐,又何必來我大燕委屈求全?」

門外之前還守著的那些護衛早已經跪了一地。

「參見陛下。」

蜜語甜言:我的治癒系男友 君璟墨穿著還未來得及更換的玄色龍袍,胸前金線綉著五爪金龍,大步走進廳內時,衣袍發出獵獵之聲。

殷瑤依臉上浮現驚喜之色:「表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