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件很簡陋,張總,你不要介意,畢竟前段時間,有一些事情,農場經營不善。幸虧,楊柏研究出梨王,不然的話,我這農場,只好關門。」

劉四叔客氣的說著,而張國喬卻搖了搖頭,看著楊柏,讚歎道:「憑著一己之力,能夠挽救一個農場,這就是技術的重要。楊經理,不瞞你說,我有點觀人之氣,起初看到你,我在你身上,看到什麼?」

「是什麼?張總還會算命?」楊柏是不懂那些玄學,而張國喬卻哈哈大笑道:「不是算命,是觀人觀氣,楊經理,我在你身上看到崢嶸之氣,隱龍之輝,潛龍在淵!」

「是嗎?我是龍?哈哈!」

楊柏搖了搖頭,覺得自己要是鯉魚,還估計很正確。畢竟自己的一切,都是被一條金鯉親的。

「楊經理,年少有為,金鯉農場,會重新崛起的。」張國喬異常滿意楊柏,如果能夠從楊柏手裡,得到精品南果梨,那自己的酒廠一定會產出頂級的南果梨,那樣的話,北方的市場一般的果酒,都會被裕隆酒廠壟斷,酒的利潤是最大的。

「楊經理,談談價錢吧,我希望長期合作。」張國喬的意思,很明顯,自己裕隆酒廠,需要金鯉農場,每年定量提供南果梨。甚至說,金鯉農場的南果梨,只能夠賣給裕隆酒廠。

錯婚成愛:傲嬌夫人很搶手 「劉四叔,你來吧,你比我熟悉市場。」楊柏的話,讓劉四叔趕忙說道:「張總,你看這樣,精品南果梨三十元一斤,梨王七十元。」

楊柏在旁邊聽著暗中點了點頭,按照劉四叔的報價,要是這百畝南果梨轉化過來,那可將近三百多萬,這不算梨王。

「呵呵,楊經理,我說的是長期合作,你們金鯉農場跟我們裕隆酒廠,達成戰略合作。你這樣的價錢,的確是市場價,可是對於我來說,還是貴了。」

在商言商,張國喬說完,慢慢的坐在鐵沙發之上,再次拿起梨王,吃了起來。

劉四叔看到張國喬不同意,剛要降價,結果卻聽到楊柏淡淡聲音道:「張總,你是說的沒錯,不過我相信,我們農場的南果梨,全國獨一份。而你釀造出來的南果梨,也是獨一份!」

楊柏也同樣坐了下去,心頭卻是狂跳,這可是楊柏第一次生意。楊柏當然希望談成,可是對於價錢,楊柏還是希望自己按照市場價來。

「楊經理,好吧,沒有看出來,還有這份沉穩。」張國喬注視著楊柏的眼眸,突然感受到楊柏雙眼散發的光輝,張國喬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眼神,幽深的猶如潭水,他看不透楊柏。

「好吧,一個月內,十萬斤精品南果梨,我只有一個要求,你們農場的南果梨,只能夠提供給裕隆酒廠。」

楊柏心中暗想,幸虧自己靈霧兌水了,不然的話,上哪能夠一個月內把一百畝梨林給升級出來。

「張總,一個月十萬斤,已經是最多了,我們上哪還能夠提供給別人。呵呵,就算是明年重新採摘,那也需要過程的。」

「好,那就這麼定了,十萬斤精品南果梨,一萬斤梨王!」

張國喬一拍桌子,再次沉聲說喊道:「合同,簽合同!」

「真的?」劉四叔可激動起來了,這可是一大筆生意。農場徹底扭轉頹勢了,都不用等一個月,就能夠還上韓德彪的高利貸。

張國喬的秘書當場起草了一個簡易合同,等回到酒廠,把正式合同在重新裝訂,傳真過來。

「楊經理,預付款五十萬,一會我讓你打你農場賬戶里。」張國喬的話,讓楊柏也興奮起來。

農場中的人,聽到這樣的消息,發出陣陣歡呼。楊柏臉上的喜悅,讓張國喬突然壓低聲音,好笑說道:「楊經理,還是年輕。要是換成別人,你這單生意未必談的下來。 禍害大清 我老張,看好你。」

張國喬的話,讓楊柏沉吟一翻,突然抱拳說道:「張總,長期合作,以後經常聯繫,或許我們金鯉農場,還會給你帶來驚喜!」

「好,好,走!」

跟你有仇嗎 張國喬被楊柏送了出來,而門口的韓龍,看到張國喬出來了,趕忙來到身邊,看著張國喬的臉色,有點鬱悶說道:「師兄,你怎麼進他們農場了,他們農場有什麼好東西。」

「呵呵,韓師弟,我還要感謝你。今天如果沒有你,我無法吃到這麼好吃的南果梨。這可是天下第一梨,來,楊柏,這可是我的師弟,你們多多聯繫。把南果梨,回頭也送給韓龍一些。」

「什麼?師兄,那個南果梨是這個農場種的,怎麼可能?」

「韓龍,晚上,讓韓德彪等著我,我金鯉農場,還錢!」

就在張國喬返回霸道車上的時候,楊柏突然沉聲說著。

「還錢?你,你有錢了?」韓龍狐疑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楊柏淡淡一笑:「承蒙照顧,剛才跟張總談了一筆生意,有錢了。」

「我了個去!生意?楊柏,你跟我在這裝,你談個狗屁生意。就你們農場破東西,早晚會黃。」韓龍根本不相信,剛說道這裡,就看到劉飛拿著一筐南果梨,直接就放在韓龍的腳上,當場讓韓龍跳了起來。

韓龍捂著腳,原地蹦著,楊柏冷冷看著,再次說道:「晚上,讓韓德彪等我,韓龍,記住了,這是金鯉農場。」

帶著學霸老公重生 「歡送,張總!」

楊柏也不多說什麼,自己已經有錢了,終於有錢了,不用在看韓龍鄙夷的眼神。

楊柏返回農場,揮舞下拳頭,而就在此時,楊柏突然感覺四周寂靜無比。楊柏一愣,此時周圍的農場工人,加上劉四叔,還有柔情似水的趙艷紅,都這麼靜靜看著自己。

「你們?」就在楊柏愣神的功夫,劉四叔揚天大笑,所有人都歡呼起來。劉四叔老淚縱橫,農場的老工人一個個興奮的喊叫起來,褶皺的臉上灰塵撲撲,眼圈都是通紅的。

「有錢了,農場活了,哈哈哈,我們有錢了!」

幸福的笑容,爬上老少的嘴角,楊柏此刻內心也無比激動,再次揮舞拳頭,大叫道:「等著吧,我們金鯉農場,鯉魚跳龍門,將來,會成為天下第一農場!」

「金鯉,金鯉!」

「四叔,下午我去農行取款,等我回來,我跟劉飛去還錢!」

楊柏壓下心中的高興,沉聲守著。 「說,到底是誰指使你們的!」顧忘看著面前的幾個人,大聲問道。

「沒有人指使我們。」綁匪頭子直接說道。

真是一個荒唐的笑話,以他們的本事,竟然敢綁架黛兒,更何況,他們的目的並不只是要錢。

「我勸你們還是老老實實的說出事情,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顧忘想做的事情,至今還沒有做不成的!」顧忘低聲說道,眼神很是狠烈。

「老大,我們還是說出來吧,我還年輕,我可不想死啊!我還要養我媽,還要養我奶奶……」旁邊的一個年輕綁匪立即說道。

「給我閉嘴!」綁匪頭子直接吼道。

「他不說,你可以說。」顧忘緩緩走到年輕綁匪面前,直接說道。

「顧總,我不知道啊,金主一直都是直接和我們老大聯繫,我們沒有見過啊。」另一個年輕綁匪哭泣著說道。

「很好,把他們倆都放了。」說著,顧忘指了指旁邊的保鏢。

「我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既然你們倆都不知情,那就先回去吧,記住了,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情!」顧忘低聲說道。

兩個人立即向顧忘道著謝,連滾帶爬的離開了房間。

而後,房間里只剩下顧忘和綁架犯老大兩個人,氣氛有些尷尬。顧忘知道他是絕對不會輕易說出口的。

這個綁匪頭子一看就是老手!顧忘笑了笑,點起一根煙,走到窗前,半眯著眼睛看著外邊的天空。

「今天的天氣真好。」顧忘一邊吐著煙一邊嘴裡嘀咕著。

綁匪頭子跪在地上,低下頭,一直沉默著,不搭理顧忘。

「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好好考慮一下,如果到時候你還是不說,那就等著接招吧。」說著,顧忘直接走出了房間。

他要做什麼?綁匪頭子突然抬起頭,看著顧忘離去的背影,表情有些困惑。

之前天翔和綁匪頭子說過,不管事情發展到了什麼地步,都不能透露背後的主使者,否則他面臨的將會是萬劫不復的深淵。

與天翔相比,很明顯,顧忘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綁匪頭子相信,顧忘是絕對不會無緣無故來找一個無辜的人的麻煩,尤其是他的家人,但是天翔不一樣……

很快,一個小時過去了。

「啪!」

「想清楚了么?」顧忘走過來,坐在他面前,拍了一下桌子問道。

「沒有人指使我,一切都是我自作主張。」綁架犯老大說道。

還真是一條硬漢!顧忘看著面前的人,眼睛里透漏出一絲不悅。

「告訴我,是不是幕後主使威脅你了?」顧忘又問道。

一下子,綁匪頭子的眼睛亮了。

「說出來,我會保證你和你家人的安全,我會送你們出國。」顧忘繼續說道。

可那又怎麼樣?只要天翔想找,就算是天涯海角,他也能找得到自己。

「顧總,您給我一個痛快吧!」綁匪頭子突然大聲喊道。

突然,顧忘桌子上的手機響了。

看了看屏幕上跳動的幾個字,顧忘立馬接起電話,走了出去。

「怎麼了?」顧忘直接問道。

「大哥,你快回來吧,我真的招架不住了,周陽和黛兒她們兩個女人吵起來了。」山貓著急地說道。

「好,我馬上過去!」說著,顧忘立即走了出去。

醫院裡,依舊還是人滿為患,走廊里,病房裡,到處都是醫生和護士……

「黛兒,你這個狐狸精,天天接近我大哥,你怎麼就這麼缺男人啊你!」周陽指著病床上的人的鼻子大聲喊道。

「我再說一遍,我沒有!」黛兒大聲回答。

「你騙誰呢你?你還真的以為我們都是傻子,看不出來么……」

病房裡,兩個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不停地吵著,惹得旁邊的山貓很是心煩。

「行了!」山貓突然吼道。

「你們兩個到底有完沒完?不就是一個男人嘛,有什麼好爭的?爭來爭去,到最後,還不是得看大哥的選擇!」山貓說道。

山貓說的對,不管自己怎麼爭,怎麼搶,最重要的,還是要看顧忘如何選擇。

想到這黛兒掖了掖被角,試圖讓自己暖和一些。

「你們又在吵什麼?大老遠的我就聽見你們兩個人的吵吵聲!」顧忘一邊走進來一邊氣憤的說道。

「沒有啊,我們只是交流了一下,哪裡有吵架。」周陽立馬掩飾道。

病床上的黛兒撇了周陽一眼,別過臉去,閉上了眼睛。

「周陽,你趕緊回去吧,好好打理你的書店,別在這裡給我添亂了。」說著,顧忘就要推周陽出去。

「哎,不是大哥,什麼叫我給你添亂?我什麼時候給你添亂了?不行,你得把這話說明白了……」周陽不依不饒的說著。

還真是一個難纏的女人!開個玩笑也不行么?顧忘瞪了她一眼,表情很是不滿。

「好好好,是我給你添亂,那我走。」說著,周陽便立即離開了病房。

山貓看了看面前的顧忘,又看了看離去的周陽,猶豫了一下,還是追了出去。

「周陽年齡還小,不懂事,你多擔待一點。」顧忘一邊說著一邊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她還不懂事?她年齡還小?黛兒冷哼了一下,沒有說話。

「綁架你的那些人,到現在還沒有交待清楚背後的主使,你有沒有什麼想法。」顧忘緊接著問道。

病床上的黛兒立即睜開了眼睛。

是啊,自己才來國內多久,竟然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綁架了?黛兒越想越糊塗,她實在想不出究竟是誰會綁架自己。

「我不知道。」黛兒輕聲回答。

可是隱隱地,黛兒感覺這件事情應該和顧忘有關係。

「最近你得罪人了?」顧忘疑惑的問道。

「沒有,除了那個周陽。」黛兒立即回道。

當然,周陽是不可能綁架她的!

「顧忘,你最近得罪人了?」黛兒突然轉過臉來,嚴肅的看著面前的人,問道。

對於她的這個問題,顧忘有些蒙,但還是搖了搖頭。

可是顧忘沒有想到,是趙以諾得罪人了啊!

「行了,你別多想了,我會去查清楚。」說著,顧忘起身,打算離去。

「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下午再來看你。」 勞斯萊斯庫里南快速的在車水馬龍的大道上飛馳著。

「有蘇安嵐電話,現在能夠直接聯繫到她不?」

坐在後座上,姜辰詢問著坐在副駕駛上的黎胖子

「聯繫不到,現在任何電話都打不通」

「那看來只有去她家裡,看看能不能找到她了。」

半個小時候以後,車輛停在了蘇家別墅門口對面的街道上,因為開車的司機說,前面蘇家別墅門口堵了好多人,好像是電視台記者的,把路堵了開不過去了。

「這也不奇怪,這些記者就是,哪裡有新聞就會一窩蜂的圍上來,完全不會考慮當事人的感受,行了我們下車步行過去吧?」

說著黎胖子率先下了車和姜辰準備走過去,然後讓司機在路邊等他們就是了。

「請問一下面對蘇家千金的未婚夫出現這麼大個事情,三天之後的婚禮還會如約舉行嗎?」

「請問一下作為當事人女方的父母,你們對你們未來的女婿出現這種荒唐之事是什麼看法?」

「據說是你們蘇家遇到了巨大的債務危機,才會選著商業聯姻以換取十個億的資金來扭轉公司不知道這個事情是不是真的?」

現場的記者胸前掛著長槍短炮,問的問題也是一個比一個刁鑽。

「不好意思!無可奉告!無可奉告!請各位請回吧!我們現在是拒絕任何採訪的」

蘇安嵐的父親蘇雲國急急忙忙的對圍著的記者招呼道!

「看情況看來現在蘇家的日子不好過啊!你說大混子日出現這麼一個事情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遇到這麼多記者的圍攻,要是我頭都大了」

「頭大了都還好,關鍵是蘇安嵐想到自己要嫁給這麼一個渣男心裡是多麼的無助啊?」

兩個人議論著向著人群之中走來。

「快看這不是,天辰集團的上任董事長,和現任董事長嗎?他們怎麼會這個時候來到蘇家來?」

「莫非這次事件和天辰集團有什麼關係?不然兩任董事長最高層為何偏偏會選擇這個時候來?」

周圍有記者發現了姜辰和黎胖子,本來應該對準蘇家老小的鏡頭全部調頭把目標鎖定成了2人。

「請問天辰集團的姜董事長,你們到這兒來是做什麼?難道天辰集團和這件事情也有牽連?」

面對記者咄咄逼人的發問,姜辰有些無語,這些人還真是會找熱度,裡面很是不耐煩的回答道!

「你們都能來圍著看熱鬧,我就不能來了?再說這外面應該還是公共場合吧!」

姜辰的這番話,頓時讓採訪他的這個女記者有些尷尬,趕忙笑了笑立馬問出另一個問題。

「請問年少有為的姜董事長,對於這件事情怎麼看呢?」

「我能怎麼看,我肯定是用眼睛看了,不然還能怎麼看,還有你們要不要有點善心啊!本來人家就遇到了這種事情正是最煩的時候,都說家醜不可外揚,人家正頭痛的時候,你們還鬧得滿城皆非,要是這件事情發生在你們身上會怎麼樣呢?」

姜辰直接幫蘇家打起了抱不平來。

「不好意思姜董事長這是我們的職業,本來就是發掘事件採訪事件的,如果你非要這麼說,那你是不是比我們更那個,我們可能說是來工作的,而你則是來看熱鬧的!有一句話叫做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不知道姜董事長是不是來這裡趁熱度啊?」

「啪啪啪」

聽完這個男記者的話語,姜辰直接鼓掌了起來。

「你嘴巴真的太會說了,如果我有你這個口才,我早在大學裡面去當教授去了,也不用這麼熱的天來這裡當個小記者,我可和你們不一樣啊!你們可能是來混口飯吃,而我是來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的,我和蘇安嵐是曾經的好同學,我來看看她不行嗎?」

「好一個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不知道這個鵝毛有多輕呢,從你姜董事長手裡送出去的鵝毛,在輕我們這些可能都想看看」

「既然想看那就看看唄! 北京棋緣 十個億的資金救助,這個還算輕吧!」

「什麼!送十個億,請問是賀禮還是涉及到之前的那個傳聞,蘇家遇到債務危機才聯姻的祥雲集團,而你現在在這個節骨眼兒上送來十億,你是準備橫刀奪愛的節奏嗎?」

「就是!為什麼之前早些不送,要這個時候來送,而且當著我們這麼多記者的面,這是炒作,或者想證明什麼嗎?」

一下子又迸發出無數個問題。

「我覺得你們這些人,還真是給你們臉你們就蹬鼻子上臉呢!來來!把鏡頭對著我,對準一點」

說著姜辰便閉眼了起來,而這些記者滿懷期待的等待著姜辰回答問題可是兩分鐘過去了,姜辰站在原地一個字都不說,可把這些記者急死了。

「姜董事長,你剛才所說的問題能正面回答一下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