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不想再傷人性命了,我承認自己不是好人,可我也不是極惡之人!」顏老闆說道。

「哈哈哈…你忘了你丈夫和他那個小情人是怎麼死的了嗎?」蒼老的聲音大笑道。

「閉嘴!趕緊修復我的臉!」顏老闆怒吼道。

看到顏老闆生氣了,那個蒼老的聲音便不再發聲了,而是從鏡子里閃出了一道白光。

白光像一隻溫柔的觸手,在顏老闆的疤痕處來回撫摸,似乎在傳送著什麼

能量。

二十多分鐘后,鏡面恢復正常。

當顏老闆再次睜眼時,發現左臉的疤痕又淡去了不少,而且整個人似乎又年輕了一些。

一想到明天就要相親了,陳琳乾脆給自己放了一天假,待在家裡敷著面膜,喝著排毒養生茶。

「熙子,最近都沒有看到隔壁的內衣老闆來你這裡瞎晃了。」熙熙一邊泡茶,一邊說道。

「不清楚,她以前經常來這裡瞎晃嗎?」雲熙子疑惑道。

「一天至少來一次。」呵呵說道。

「是呀,每次來就像搞突襲一樣,好幾次我和呵呵差點就露餡了。不過啊,最近她都不來了,我反而有些不習慣了。」熙熙說道。

「你們有沒有覺得,陳姐好像有些不一樣了?」雲熙子想了想,問道。

「變吃藕了。」呵呵隨即說道。

「丑了嗎?我到沒注意,不過,她一直也不美啊!」熙熙嘟囔道。

「明天幾點見?」一個備註為「相親男1號」的微信好友給陳琳發來了消息。

「我都可以。」陳琳立馬回復道。

「早上十點如何?我下午還有事。」

「好的,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

為了第二天能有個好氣色,陳琳敷完面膜后,不到九點就上床睡覺了。

「唔…」可是,今天她卻睡得很不踏實,總感覺有些心悸,還有些呼吸不暢的感覺。

折騰了一晚上,到了後半夜才睡踏實。

「啊!」

突然,陳琳驚醒過來,一看時間,都已經快早上九點了。

「我怎麼做噩夢了?」陳琳摸了摸已經汗濕的額頭,自言自語道。

她夢到被顏老闆店裡的那面鏡子給吃了進去,每天看著不同的人來照鏡子,自己卻喊不出「救命」二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來了又走,最終,徹底和鏡子融合在了一起,變成了鏡子的第一部分。

陳琳慢慢起身,走到了洗手間里,擰開了洗漱台的水龍頭,捧起一把冷水澆在了自己的臉上。

「呼..好冷!」洗過冷水臉后,陳琳才徹底清醒了。

當她抬起頭準備照鏡子時,又再次陷入了新的夢魘中。

「這不是我..這不是我…我一定是在做夢,快醒來!快醒來!」陳琳不停地拍打著自己的臉,希望眼前看到的都是假的,是在做夢。

只見,鏡子中的陳琳就像一夜之間老去了好幾歲似的,不僅膚色又黑又暗,還長滿了細紋,最關鍵的是,左臉頰上莫名其妙地長出了許多紅色的小疙瘩來,看起來像青春痘,但又比青春痘的顏色看起來更深,摸上去也更硬。

這不是顏老闆左臉上的燒傷疤痕嗎?

這時,陳琳才發現,左臉頰上的紅色小疙瘩竟然和顏老闆左臉上的燒傷疤痕是如此的相像!

「啪!」

「啪!」

陳琳猛抽了自己兩個大嘴巴。

火辣辣的疼痛感讓陳琳徹底明白過來,這不是夢。

「天啦!我被毀容了!」陳琳捂著臉,痛呼道。 「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陳琳縮在衛生間的角落裡,不停地念叨著。頂點

「噹噹當(三聲、一聲、一聲)!」

陳琳的手機有了新的微信消息。

不過,陳琳依舊沒有理會,還是繼續獃滯地蹲坐在那裡。

「我以為要是唱的用心良苦,你總會對我多點在乎……」沒過多久,電話又響起。

響了許久才停止,過了一會後又再次響起,對方似乎很執著。

陳琳吸了吸鼻子,才慢慢起身,去接電話。

「喂?」陳琳的鼻音很重。

「鈴鐺嗎?我是鎚子,我已經到了,你什麼時候到呢?」一個渾厚的男聲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鎚子?

相親男1號?

這時,陳琳才想起,自己今天要去見第一個相親對象。

可是,她現在這個模樣,還怎麼去見人啊?

這已經不是見光死的問題了,而是見光嚇死對方的問題了!

「我..我突然生病了,可以改天約嗎?」陳琳吸了吸鼻子,問道。

「感冒了嗎?」鎚子先生關切道。

「嗯..睡一覺起來就這樣了。」陳琳說道。

「好吧…那如果感覺很不舒服,就去看醫生喲,多喝水,多穿衣服。」鎚子先生的語氣雖然透著遺憾,但關切感的口吻是實實在在的,而不是裝出來的。

「好的,謝謝你,今天真的是非常抱歉。」陳琳歉意地說道。

「沒關係,改天再約,好好休息,再見。」

「再見。」

「哇啊啊啊…」掛完電話后,陳琳就開始大哭起來。

「我該怎麼辦啊?以後怎麼見人啊!」陳琳一邊哭,還不忘一邊自言自語。

哭著哭著,陳琳就發現了掛在衣架上的那套新衣服。

她走了過去,用臉摩擦著新衣服,感覺再美的衣服,都遮掩不了自己的醜陋了。

哭累之後,陳琳又躺回床上睡了一覺,希望一覺醒來后,自己能恢復原樣。

可惜,當她再次醒來后,那張臉依舊醜陋無比,甚至頭上還生出了一些華髮來。

「我..在快速變老?」陳琳發現,自己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著。

她決定不再等了,再等下去只會發現自己也越來越老,她準備去醫院檢查,希望醫生能給予幫助。

臨走前,陳琳穿上了那套新衣服,希望通過新衣服來緩解心中的不安。

她也學著顏老闆,給自己圍上了一根絲巾,並拉扯起來,將自己的面部遮住。

戴上一副墨鏡后,陳琳就離開了家,再次前往皮膚醫院。

當她走到醫院的玻璃門前時,忽然覺得,玻璃門上映出的那個身影不是自己,而是顏老闆。

陳琳停下了腳步,站在玻璃門前仔細端看了一番。

她發現,穿上這身新衣服后,氣質得到了一個質的飛躍,儘管戴著墨鏡、圍著絲巾,但依舊讓人側目。

「我怎麼越來越像顏老闆了?」陳琳摸著左臉,自嘲地笑了笑。

當她掛了號后,就走到了診室門口,和其他病人一起,排隊等候。

就在她無聊地翻開手機時,身旁突然就坐下來了一個人,出於條件反射,她抬頭看了看,結果發現,對方居然和她一樣,穿著疑似顏老闆製作的套裝,戴著墨鏡,圍著絲巾

對方穿的是一身斗篷外套搭配小皮裙,雖然款式和陳琳身上的並不一致,但裁剪和面料,看起來就像出自一家。

「你好。」發現陳琳在看自己,對方禮貌地朝她笑了笑。

「哦,你好。」陳琳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隨後,兩人便沒有再說過話,而是各自翻看著自己的手機。

「這兩人是明星嗎?看起來好有氣質喲。」旁邊等候的病人竊竊私語道。

「看起來像姐妹一樣。」

「她們的衣服好好看喲!」

儘管他們討論的聲音很小,但走廊就只有這麼大一點,陳琳還是把他們的話一字不漏地聽進了耳朵里。

出於好奇,陳琳扭頭看向了身旁人,發現她的身形確實和自己蠻像的,雖然個頭嬌小,但身段都是玲瓏有致的。

就在這時,對方也扭頭看向了陳琳。

兩人的目光穿過彼此的墨鏡,在半空中交匯,似乎多了一些熟悉感和親切感。

「你這衣服也是顏老闆那裡做的吧?」對方率先開口,聲音聽起來很溫柔。

「是呀,你也是嗎?」陳琳笑著說道。

「嗯嗯,你穿這身真好看。」對方說道。

「你這身也不錯,似乎現在很流行斗篷外套。」陳琳真誠地誇讚道。

「你..你皮膚出問題了嗎?」對方頓了頓,問道。

「嗯,你也是嗎?」陳琳疑惑道。

「嗯,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什麼皮膚病,一夜之間就長了好多紅色的小疙瘩出來,而且,膚色也變得暗沉了起來。」對方的性格似乎很開朗,隨即就和陳琳攀談起來。

「我也是,之前來這裡檢查過,醫生說可能是我之前用的護膚品和化妝品有問題,後來我就把它們都扔了,只敷醫院開的面膜,剛開始還挺好的,可是最近又變差了,而且越發嚴重了。」陳琳皺眉道。

「42號曲小愛。」護士打開了診室的門,朝外面喊道。

「來啦!」曲小愛急忙站了起來,然後又扭頭對陳琳說:「到我了,我先去了。」

「嗯嗯。」陳琳點了點頭。

差不多半個小時后,曲小愛才慢慢走出來,只是,她似乎看起來很難過,也沒有剛才那種活潑勁兒了。

「怎麼了?醫生怎麼說?」陳琳急忙起身,拉住曲小愛問道。

「醫生說…她說..可能是皮膚癌!」說完,曲小愛就哭了出來。

「什麼?」陳琳摸著自己的左臉,吃驚道。

皮膚癌?

那我是不是也是皮膚癌?

「我..我可以看看你的臉嗎?」陳琳小聲地問道。

「我們去廁所吧。」曲小愛吸著鼻子說道。

當兩人來到廁所后,就進入了一個沒人的隔間里,隨後將門鎖上。

「那啥..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啊,怪嚇人的。」曲小愛有些緊張地說道。

「嗯嗯。」陳琳點了點頭。

曲小愛又吸了吸鼻子,低下頭,先將墨鏡取下,再把絲巾從臉上撥了下來。

當她再次抬起頭時,陳琳倒吸了一口氣。

「很嚇人對不對?」曲小愛紅著眼眶問道。

只見,曲小愛的膚色很暗沉,但並不黑,只是很黃,就像肝病患者那種蠟黃色的皮膚。但這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整個左臉都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紅色小疙瘩,就跟

陳琳左臉上的一模一樣,只是她的疙瘩數量是陳琳的兩倍,重重疊疊地長在左臉上,就像毒瘤一般。

陳琳仔細觀察了一下,曲小愛不管是臉型和五官都長得很好,雖然算不上大美人,但也算一個長相標誌的女孩子。

可惜,在那張滿是紅色疙瘩的暗沉膚色下,曲小愛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個醜八怪。

「你想看看我的嗎?」陳琳問道。

「比我的臉還要嚇人嗎?」曲小愛問道。

陳琳沒有說話,而是取下了墨鏡,撥下了絲巾。

「天!你的臉怎麼這麼黑?不過,你的紅色疙瘩比我的少多了。」驚嘆之餘,曲小愛還是忍不住做了一番對比。

「醫生說你這個是皮膚癌嗎?」陳琳問道。

「她說是疑似皮膚癌,看樣子,她也並不太清楚,似乎以前沒有見過類似的病例。」曲小愛說道。

「除了皮膚變差以外,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忽然變老了?」陳琳問道。

和曲小愛的攀談中,陳琳覺得她應該只有二十齣頭的樣子,可是,這張臉現在看起來至少也有二十五六的模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