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嗎?我給你爭取!」艾克伸出大手,惡獄君主會意,隨即融入其體內。

咔咔咔!

隨著一陣怪異的響聲后,艾克模樣大變!

他一頭銀白色的長發隨風飄舞,一隻鬼手充滿了金屬質感,而那紫色的眸子又代表著最純正的惡魔力量!

之前在選拔戰及學院祭典這種地方無法使用惡獄君主,這裡就沒有什麼顧忌了。

「卡卡路基納斯!」佩奧利斯塔顫聲道,這個名字在蟲族的言語中正是代表著惡獄君主! ?帝摩達外狼煙四起,戰火已然燃燒了這片寂靜的森林。

而在帝摩達內的精靈王宮某處會客廳中,氣氛詭異異常。

上首的精靈女王靜默站立,用美眸的餘光打量著眼前的青年。

「女王殿下,懇請你打開牧者之森的大門。」崔斯特納底下自己的頭懇切道。

「牧者之森乃我精靈族神聖之禁地,而現在我們又是敵對關係,換做是你,你敢放任一個來歷不明的人進去嗎?」蒂芙妮搖了搖頭。

「我知道這很難,畢竟我是黑精靈,但我想請女王殿下相信我!這是解帝摩達之圍和解放我們一族的最後機會!」崔斯特納激動道。

「嗯···」蒂芙妮蹙起眉頭。

「女王殿下,請你相信崔斯特納,他是個好人。」黛芙妮踏前一步,言語激動。

蒂芙妮沒有說話,畢竟這件事情牽涉到太多的東西了。 名門梟寵:影帝,借個吻 雖然從收集到的信息來看,崔斯特納與那些狂熱的黑精靈不同,但她卻不能夠去賭!因為牧者之森太過重要了!

「母親,我也相信崔斯特納哥哥!懇請你打開牧者之森吧!」一旁的佩姬看到自己母親的樣子就知道壞事了,趕忙站了出來。

蒂芙妮盯了佩姬一會,內心在掙扎著。

「女王殿下,理查德不會放手的,他現在帶著族人在帝摩達外戰鬥著,而米歇爾則會帶著另外一部分的族人從帝摩達的內部攻克!」崔斯特納道。

「不可能!他們怎麼能進入帝摩達的內部!」蒂芙妮眉頭皺的更深了。

「有一條通道,是千年前魔蟲聯軍留下的,只要有足夠的祭品,就能重新打開!我留了人在地下洞穴中,但我不知道那個瘋子會不會有後手準備。現在,即便女王殿下不相信我,不打開牧者之森,也請你早做打算!」

崔斯特納深吸一口后道,他決然的轉過身子,因為他從蒂芙妮的眸子里讀懂了一種堅持,今日牧者之森是不會打開了。

「崔斯特納,你要幹什麼去?」黛芙妮攔在了青年的前方。

「我的族人還在打著這場無意義的戰爭,即便我無法挽回他們,我也要和他們在一塊,畢竟我身上流淌的還是黑精靈的血脈!」崔斯特納渾厚的聲音回蕩在大廳內,話語中已有死意。

「那我跟著你一塊去。」黛芙妮笑了。

「黛芙妮,別跟我去,那裡太危險了。」崔斯特納抓住蒂芙妮的手臂。

「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從你摸我耳朵的那一刻就決定了。」黛芙妮輕柔道。

崔斯特納嘆了口氣,精靈族是個從一而終的種族,一旦決定了,她們便會永不離棄,一生只會有一個伴侶。

「好···好!」許久之後崔斯特納點了點頭,眼神越發柔和。

蒂芙妮淡淡望著,心中已有鬆動,卻還差最後一個契機。

「好了,蒂芙妮,別堅持了,特殊時期特殊對待,就把牧者之森打開吧。」

契機終於來了,貝琳達大先知從門外跨步而入。

「大先知!」

在場幾人齊聲道,崔斯特納則是用一種好奇的目光望著貝琳達。

身為黑精靈,他可不止一次從族人的口中聽到眼前之人的名字,貝琳達作為整個精靈族的驕傲,可是備受尊崇的存在。

「你好,孩子。」貝琳達伸出自己的手搭在了崔斯特納黑紫色的皮膚上,柔和的能量慢慢撫慰著他的心靈,讓崔斯特納迅速冷靜下來。

「我明白了,大先知。」蒂芙妮輕輕頷首,心中原本就有動搖,現在連貝琳達大先知都開了口,自然不會堅持。

「太好了!太好了!」崔斯特納激動起來,眼眶中有淚水打轉。

「哎——苦了你了,孩子,為什麼你堅持要去牧者之森?」貝琳達嘆了口氣。

「當初的事情你們也知道,我們黑精靈曾經與你們自然精靈和平共處,一起生活在這自然之森中,一起擊退了魔蟲聯軍!」崔斯特納娓娓道來。

「可就在勝利之後,我們一族的詛咒也降臨了,我們變得極端而狂躁,甚至心底滋生了邪念,這也你們為什麼要發動血月剿殺的原因。」

「對,雖然我們必須這麼做,但還是覺得有愧!」貝琳達大先知身子微微顫抖,「畢竟我們都有同一個祖先!」

「這幾年我在洞穴里看清楚、查清楚太多東西了。理查德和米歇爾他們表面上供奉的是邪惡女神莉蘿絲,可實際上卻是蛛魔族的傀儡!」

「當初給我們下了詛咒的也是蛛魔族!就是蜘蛛女皇佩奧利斯塔!」崔斯特納咬牙切齒道。

「是嗎?」貝琳達面色凝重。

「從留下的記載來看,佩奧利斯塔並沒有隨著巢穴封印流放在空間之中。」崔斯特納繼續道。

「實際上,只有她的軀殼隨著心繭留在了巢穴中慢慢恢復當年的傷勢。」

「而她的靈魂則是留在了牧者之森,據我的推斷很有可能就在世界樹的體內!藉助生命泉水的力量治癒靈魂之傷。」

「什麼?」蒂芙妮快走幾步,若真如崔斯特納所說,牧者之森現在就危險了。

「這只是一個推斷,我不敢保證,所以我才要去牧者之森。」

「除此之外,佩奧利斯塔剩下的血脈則被澆築成了邪惡女神的雕像,無限擴大詛咒的影響力,控制著我們黑精靈族的靈魂與信仰!」

「這一次蟲巢的異動不是無目的性的,我們發起的所謂聖戰也不是隨意的!」

「我想,佩奧利斯塔已經等不及了!它想要重新回到這片土地!」

「原來如此。」貝琳達點點頭,崔斯特納所說的十分離奇,卻又在情理之中。

「如果我猜的沒錯,蟲巢的目標不是帝摩達,而是牧者之森!佩奧利斯塔想要融合肉體、血脈與靈魂就得消耗大量的生命之力,牧者之森無疑是個好地點。」

「走!現在就走!重新打開牧者之森!」 帝君馬甲有點多 蒂芙妮也是果斷,她想象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一旦佩奧利斯塔復甦,那就是整個自然之森的災難!

「我想佩奧利斯塔的打算還不知是像這孩子說的那樣。」貝琳達睿智的雙眼中滿是冰寒。

「大先知,你想到什麼了?」

「月亮井內的另一個世界!」

「森林曼舞!」 ?嗡!嗡!嗡!

帝摩達精靈王宮不遠處,平穩的空間忽然被撕扯開一條裂縫,並迅速擴散,化為一個巨大的黑洞!

突兀的場景吸引了四周守軍的注意力,近百把長弓對準了黑洞。

咔咔咔!

咻!

沒過一會,從黑洞之中出現了一群黑影,他們迅速逃離,尋找到有利地形。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敵襲!敵襲!」

一名護衛眼尖,瞧見了黑影的真是模樣,不正是黑精靈嗎?

咚!咚!咚!

警戒的鐘聲響起,整個精靈王宮都騷動起來,誰也沒有想到黑精靈會以這種方式出現在帝摩達!

「怎麼回事?」

會客廳中,蒂芙妮蹙起眉頭,她們已經打算重返牧者之森了。

「女王殿下!女王殿下!」

伴隨著一聲聲疾呼,一名藤甲護衛快步沖了進來。

「外面這麼那麼亂?出什麼事了?」蒂芙妮詢問道。

「十幾分鐘前,王宮北角的某處空間發生不尋常的撕裂,形成了一條空間通道,大批的黑精靈從中跑出,現在已經與我們的護衛軍交上手了。」那精靈快速道。

「什麼?」蒂芙妮深吸一口氣。

「可惡!沒成功嗎?」崔斯特納攥緊雙拳,忽然有些擔心自己的好兄弟凱迪。

哈——哈——

轟!

就在此時,外面飄來一陣怪風,伴隨著一聲巨響,好似天雷神降。

呼————

大量黑色的氣體如霧氣般瀰漫,籠罩住了整個帝摩達,所有人都獃獃的望向那天空。

「好邪惡的氣息。」貝琳達拄著拐杖,緩步走出了會客廳。

轟!轟!

幽藍色的雷電隱匿遊走在烏雲中,壓抑的環境讓人渾身不適。

「這股氣息是···」蒂芙妮喃喃道。

「佩奧利斯塔!」貝琳達厲聲道。

呼——

天空中,烏雲化成了一張魅惑眾生的面龐,不正是佩奧利斯塔嗎?

「糟糕!她從雕像里逃出來了!」崔斯特納心中一緊,凱迪留在洞穴中的一個任務可就是摧毀雕像!現在看來失敗了!

「哈哈哈!」

佩奧利斯塔大笑數聲,化為一縷煙雲,投向王宮的後方而去。

「那是牧者之森!她的打算果然是想要藉助月亮井的生命能源!」蒂芙妮明白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她隨即對著崔斯特納道,「走!現在就走!去牧者之森!」

···

牧者之森世界樹根部世界中。

艾克與惡獄君主融合之後,讓佩奧利斯塔心中的忌憚無限增大。對於這個根源的惡名,她早已聽說,來自於血脈的恐懼就證明了這一點。

一旁的納菲正在利用自然之心溝通世界之心,試圖喚醒沉睡中的沃德先生。

佩奧利斯塔咬著牙,她明白不能再給那個小子時間了,不然等到世界樹醒來,她的計劃就將功虧一簣!

嗖!

思考間,佩奧利斯塔出手了,碧綠色的毒液憑空而現,一灘灘落下,散發出濃烈的惡臭。

艾克眼中閃過精芒,鬼手一起,一層由惡魔之力構造的保護層浮現,那些毒液都消融在了霸道的魔力中。

哈!

佩奧利斯塔張開大口,一縷縷潔白的蛛絲噴射而出,絲絲縷縷,編織成一張大網,侵襲而來。

暗影·影動!

艾克身形如水幕般搬動,當蛛絲網落下的剎那,他消失在了原地,隨著一股黑煙裊裊騰起,下一刻艾克又出現在了半空中的某處。

啊————

古代魔法!精神尖嘯!

刺耳可怖的長嘯讓佩奧利斯塔陣陣失神,痛苦的扭動著。

對於靈魂體的佩奧利斯塔來說,精神尖嘯的威力遠比其他魔法來的可怕。

納菲已經沉浸在自然之心的世界中,一條綠色的通道勾連向世界之心,頓時浮現出白茫茫一片。

在這奇特環境的中央有一顆幼苗搖曳著,充斥著最為純粹的生命之力。

「沃德先生!」

不知為何,納菲可以感應出幼苗的真實身份。

可無論他如何呼喚世界樹,世界樹都沒有任何反應!

百般無奈之下,他開始灌入自然之心的力量。磅礴精純的生命力湧入幼苗蜷縮的體內之時,它彷彿活了過來,緩緩張開身體,伸出那一片嫩葉。

在納菲的視線中,幼苗不斷成長,只是轉眼功夫就成為了一棵參天大樹!

「沃德先生!」

納菲再次嘗試著呼喚。

「誰···誰···在····那····里···」

許久之後,一個斷斷續續的聲音踩在納菲的腦海中響起。

「太好了!」納菲面露喜色。

啪!

正在於艾克戰鬥的佩奧利斯塔一臉難堪,她感應到了熟悉的氣息!

卡卡卡卡!

有了自然之心這根源精純的力量,世界之心也恢復了絲絲活力,那深入其中如根系般的邪惡力量正在緩緩萎縮!

依附在世界之心上方的惡之根源沒有了先前的氣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