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寅《山路松聲圖》一幅,請大師笑納!」

「西子湖畔臨湖別墅一棟,請大師笑納!」

「帕加尼風之子一輛,請大師笑納!」

「百年長白山野參一支,請大師笑納!」

「……」

出手也十分闊綽,價值少的數百萬,多的高達數千萬甚至上億。

只是相比前面那些無價之寶,這個時候沒人說價值,也沒人好意思說價值。

就是這兩撥禮物,一件一件,愣是擺滿了兩大圓桌。

迎著周圍熱切的眼神,柳傾城也沒敢說話。喉嚨發乾,此時她也只能望著林昊,無聲詢問。

林昊倒是沒怎麼動容。

這些東西再如何珍貴稀有,不過也是世俗之物,與那些真正的天材地寶絕世奇珍沒得比。

也沒多想,他道:「既然諸位有心,本帝就卻之不恭了。」

堂而皇之收下。

也沒伸手去碰去查驗任何一樣東西,說完他對柳傾城道:「去把帶來的東西搬進來!」

柳傾城便去了。

不多久,兩箱從山莊菜地里采來的新鮮蔬菜搬了進來。

之後也沒有久留,隨意給幾個古武世家修改了一下武學心法,林昊轉身離去。

柳傾城笑著說了些客套話,隨後兩桌禮品直接桌布一兜,左手一兜右手一兜跟了出去。

而後茶室里就安靜了!

那些富商巨賈們看著兩箱菜,有人心動,有人暗暗鄙夷,卻至始至終沒人敢動。

而他們忌憚的古武世家老怪物們,此刻正一個個沉浸在自家被修改過的武學心法之中,不可自拔。

沉默持續了有差不多半個小時,終於,「呼」的一聲,一口白氣如箭噴吐,有老者睜開雙眼,目光如電。

「精妙絕倫,入道有望!」

「不愧是林大師,恩同再造,自此,誰若與林大師為敵,便是與我金陵李家為敵,雖死不休!」

一旁各地巨富們驚駭的目光中,老者悍然開口,一股鐵血肅殺之氣瀰漫全場。

人群尚未回過神來,緊隨其後,又一老者睜眼。

「說得好,李老匹夫,這輩子你就這句話說對了!」

「林師賜我入道之秘,更夯我歐家家族底蘊,此等天恩,非結草銜環無以為報。

是以,自此以後,有敢於與林大師為敵者,我洛陽歐家不死不休!」

口吐匹練,聲若驚雷。

繼金陵李家之後,洛陽歐家掌門人也發話了。

在此之後,各家主事人一一轉醒發聲,雖言語不同,個中意味卻如出一轍。

真有些被嚇到了!

哪怕從未有過與林昊為敵的想法,被這些非人類的老怪物輪番碾壓洗禮,茶室里,那些個空有錢的巨富們一個個目光驚駭,面如土色。

好在一共也沒幾個老怪物!

等這提心弔膽的時刻一過,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兩箱菜上。

安靜!

看著兩箱菜,好長一段時間沒人說話!

不知過去多久,忽然歐家老爺子捋須笑道:「兩箱菜而已,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要不都讓給咱吧?」

說完就被罵了。

「狗屁!」

「歐老匹夫,你還要不要臉?」

「上次精元丹的事我們就虧大了,難不成你以為這次我們還會上當?」

「沒錯,這一次每人能貪墨我楊家那一份!」

「……」

厲喝聲聲,罵聲一片。

原本還有人心存輕視,暗道那林大師出手太過小氣,眼下一看這些老怪物爭得臉紅脖子粗,便是再傻,也知道遇上寶貝了。

於是乎,茶室裡面更熱鬧了。

「各位前輩息怒,有事好商量!」

「是啊是啊,千萬別傷了和氣,若是林大師為此鬧出矛盾,定然會不高興的!」

「這一定是林大師的回禮,咱送的東西價值不高,不敢多要,就要一個蘿蔔算了!」

「好水靈的小白菜,這一株冒一斤,應該夠吃一餐了!」

「別搶別搶,都有份都有份,林大師的回禮是給我們每一個人的,誰都不能搶走屬於別人的那一份!」

「對對對,要是有人沒拿到回禮,林大師肯定會不高興的!」

「……」 茶室里,一群人還在各種擠兌各種爭搶,另一邊,林昊和柳傾城已經回到明珠山莊。

「好鋒利的龍血寶劍,果然切金斷玉削鐵如泥,話說,這把劍不會真的飲過真龍之血吧?」

一號別墅,一樓大廳,「叮」的一聲利劍出鞘,一片令人心顫的「嗡嗡」聲與寒光之中,柳傾城輕而易舉將廚房拿來那把精鋼菜刀斬斷,然後她就高興壞了。

白婉秋怔怔看著她,又看她手裡明晃晃劍脊飄紅的長劍,再看地上一分為二中午明明還用過的菜刀,頓時一陣寒意湧上心頭,縮了縮脖子,不敢言語。

林昊手裡把玩著一顆拳頭大小的夜明珠,那是雲家送的,據說是東漢時期皇室用品。

是否真是皇室用品不知道,不過十分通透是真的。

這珠子散發的光十分柔和,不刺眼的同時,又能將正片大廳照得纖毫畢現。

儘管他對這玩意沒興趣,不過糖姨應該會很喜歡。

心中默默決定好夜明珠的歸屬,聞言他搖頭道:「再鋒利也只是凡俗之器,哪怕是天外隕鐵鍛造,亦不可能沾染龍血。

若所謂的真龍指的是古代帝王,那還是有可能的!」

龍血寶劍還行,這等寶物怕是李家拿出來的時候心裡也疼得滴血。

不過在他眼裡不過如此,他也沒太大興趣。

柳傾城不以為意,聞言笑道:「那也很好了啊,若真斬過皇帝什麼的,那這就是一把斬皇之劍,很厲害了!」

林昊不置可否。

也沒怎麼爭辯,他隨口道:「喜歡你就拿去,反正這玩意我也用不上!」

柳傾城直接呆住。

好半響才顫聲道:「你說,你說要把龍血寶劍送給我?」

不敢信。

心悸得厲害,說不清是感動還是興奮。

林昊理都沒理,隨手抓起一對元青花梅瓶,對白婉秋道:「要不要?」

「啊?」根本沒想到突然跟自己說話,白婉秋反應有點呆。

回過神來趕忙擺手:「不要不要,這種東西肯定很貴重的……」

話都沒說完,梅瓶已經被硬塞到她懷裡了。

這時柳傾城才回過神來。

一邊歸劍入鞘歡喜抱在胸口,一邊笑顏如花勸道:「客氣什麼,既然是他送你的,那你就收下吧!

元代景德鎮的青花,那是瓷器史上最精美的,也代表著歷史最高水平。

這一對梅瓶什麼價值我也不清楚,不過一件普通的元青花價值也幾百萬了,所以這一對梅瓶價值應該上千萬吧……」

上千萬?

白婉秋手一抖,當場「嘩啦」一聲,一個梅瓶摔在地上,粉身碎骨。

林昊看了一眼,沒出聲。

復仇千金:老公禽有獨鍾 柳傾城瞪大雙眼,也沒出聲。

白婉秋張嘴,再張嘴,最後一句話說不出來,痛哭出聲。

「煩人!」

林昊一臉不賴,伸手將她手裡另一個梅瓶抓過來,隨手一摔,只聽「哐當」一聲,又是一地碎片。

白婉秋戰戰兢兢,立馬收聲不哭了,就是眼淚止不住的流。

「這都什麼人吶?」

「不小心摔了一個,偏偏還故意摔第二個,人家梅瓶跟你有仇啊?」

「好歹也是價值上千萬的東西,能稍微愛惜點么?」

「……」

看著林昊一臉不以為然的模樣,柳傾城一拍額頭,內心腹誹不已。

吐槽歸吐槽,該勸還是要勸的。

「好了,不就倆破瓶子嘛,沒事沒事,不值當哭的!」

「最多回頭去菜地摘點菜,也不用太多,十棵,只要十棵小白菜,我保證幫你換一對同等價值的梅瓶過來!」

「……」

說得很違心。

饒是身為柳家大小姐,價值千萬的梅瓶說成破瓶子,她也心虛得很。

結果這話也沒起到勸慰的作用!

「十棵小白菜就能換來這麼貴重的古董,那豈不是說中午一餐我就吃掉好幾百萬?」

「我……我……」

哇哇大哭,淚流成河。

柳傾城那話不說還好,一說,白婉秋哭得更凶的,都收不住聲了。

關鍵時刻,還得是林昊出馬。

也不用太多,一聲「閉嘴」,乖乖的,白婉秋立馬收聲,完完全全坐在一邊不敢說話。

林昊也不理她,兀自拿起那本《蘭亭集序》,問道:「這玩意很珍貴?」

「很珍貴!」柳傾城點頭。

生怕這貨又跟摔梅瓶一樣處理,她下意識要伸手去接住,不過到底還是忍住了。

想了想,又道:「據我所知,《蘭亭集序》真跡是一代天可汗唐太宗的殉葬品,早已消失在歲月中。

現存的《蘭亭集序》都是摹本,包括珍藏在故宮博物館的都是。

如果這真的是真跡,那麼只能說是無價之寶,於世人而言,比這龍血寶劍和東海夜明珠有過之而無不及……」

《蘭亭集序》,一代書聖王羲之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儘管林昊不是很懂這些玩意,也沒多少興趣,可王羲之的大名他還是知道的。

作為一代書聖,王羲之的作品哪怕只是後來者臨摹,依舊是國寶天價,遑論《蘭亭集序》真跡?

至於是否真的真跡……

「是不是王羲之寫的我不知道,不過的的確確是有著近一千五百年歲月的老古董!」

仔細感受了一下,林昊很快得出結論。

「一千五百年?」柳傾城也沒懷疑,微微一想,便道:「那想必就是真跡了,王羲之生活的年代距今差不多就是這麼久,歐家也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說謊……」

雖然沒有請專家鑒定,不過基本能確定是真跡。

至於這東西怎麼會在歐家手裡,其實也沒什麼好奇怪的,身為傳承千年的古老世家,家裡有這些老物件其實很正常。

結果林昊也沒當回事,隨手就丟到一邊。

接下來的時間,所有收穫的東西一樣一樣輕點。

便是這一堆,不論是否說得出來歷,也不論價值幾何,只要喜歡,林昊基本上是任挑任選。

可到底柳傾城和白婉秋都沒好意思拿!

柳傾城就拿了龍血寶劍,然後林昊硬塞給她一個祖母綠的翡翠玉鐲。

白婉秋被硬塞了一個祖母綠翡翠手鐲的同時,還被塞了一根價值近千萬的粉鑽項鏈。

就這樣,一個下午過去,時間來到晚上…… 夜靜山空,倦鳥歸巢。

明珠山莊一號別墅,二樓卧室里,糖姨剛洗完澡,正圍著浴巾對著鏡子擦頭髮,忽然外面有人敲門。

此後不久,林昊進到房間。

見他一臉獃滯,糖姨頓時就樂了。

撲哧一笑,她招手道:「傻樣,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過來幫姨擦頭髮?

你是不知道這頭髮長了多難打理,等回頭空了啊,姨一定去剪掉……」

說著說著又回過頭去了,只留下如雪的香肩,如玉的美足,動人心魄,沁人心脾。

林昊迷得有些厲害。

縱然糖姨都回頭打趣吩咐過,一時間他也沒能從那驚人的美態中回過神來。

等他真正醒悟過來想要跑路,糖姨已經瞪著一雙杏眼滿臉不開心站在面前虎視眈眈了。

似乎知道他想跑,糖姨先一步虎著臉道:「長大了,能耐了,姨叫不動你了是不?」

貌似很生氣,彷彿一言不合就要吃人……

林昊摸了摸鼻子,也不敢說要走了,乾笑道:「沒有沒有,不管什麼時候,姨的話就是聖旨。

有什麼吩咐糖姨你只管說,我就是你最忠誠的小跟班,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你讓我抓狗我絕不捉雞……」

洋洋洒洒數千言,節操喪盡,底線全無。

到底也不是真的生氣,聽著這些話,糖姨十秒鐘都沒堅持住,很快就笑得花枝亂顫,前仰後合。

林昊這時也放鬆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