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生,還不過來向四軍(翡四娘)行禮?」喬歡在喬摩生髮怔之時,便出聲來。

喬摩生回神,當即向高高在上身著蘭花衣裝的翡四娘行躬禮。。

「摩生不必多禮。」翡四娘淡淡而語。

——————

翡四娘。

五百歲以上,女,身貌蘭姿。

嫏位一體洛演。

媚七三書洛頁眉級頁境。

翡城副位掌軍。。

——————

「是。」喬摩生當即一接。

「四娘。」武諾輕喚,亦行禮。

「嗯,都過來坐吧。」翡四娘語氣依舊,但有心人當能覺察出嗯聲里多了一絲冷淡。

話后,喬摩生和武諾入坐來。

緊接著,喬歡便語:「四軍,我先給我弟介紹一下。」

翡四娘點點頭,輕嗯。

「摩生,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大美人是周師新任命的十三線掌旅,綬彌雀綬掌旅。」喬歡微微一笑,道。

喬摩生凝向綬彌雀,未語。

「綬掌旅,這是本師之弟——喬摩生,他和你一樣,也是任職掌旅。」喬歡隨即又道。。

「久仰大名。」綬彌雀朝喬摩生莞爾一笑。。

喬摩生緩緩而回:「綬掌旅美艷絕倫,堪稱翡城第一美人。」

一語驚人!

在場其他人頓時神色各異。

就是綬彌雀內心也是咯噔一震!

王妃是隻貓 好一句誅心之話!當著翡四娘的面,竟讓我下不了台!

「喬掌旅,所言當真?」綬彌雀回神,笑容依舊。。

喬摩生卻不再看綬彌雀,而是問向周嶄:「周師,你看我說的像是假話嗎?」

心中納悶不已的周嶄欲語,但這時喬歡已叱道:「摩生,說話好好說,別陰陽怪氣!」

喬摩生淡淡一笑,道:「姐姐教訓得是,我還是先回去面壁思過吧。」說著,就已起身來。

「你……」喬歡氣住了。

喬摩生沒在意,只是向沒什麼表情的翡四娘微微行了一個禮,便要離開。

「等等。」冷冷出聲之人為周擎。。

——————

周擎。

百歲以上,男,模樣剛冷。

妘位一體洛演。。

姮五五書洛頁心級頁境。

翡城最強掌團周洗來獨生子。

————一

「何事,新郎官?」喬摩生笑問。。

周擎接道:「沒事,只是忍不住想問喬掌旅——美艷絕倫便是第一美人的標準嗎?」

喬摩生微微一怔,有些琢磨不透周擎話意。。

其實,他喬摩生剛才出於驚人,主要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讓綬彌雀反感他。如此,他姐姐喬歡的牽線搭橋就會泡湯——他姐姐喬歡是不太喜歡武諾糾纏他的。

而現在這周擎出來這麼一問,是找茬還是攪混呢?

「擎兒,你沒大沒小,這裡都是你的長輩,不得胡言亂語!」周洗來一斥。

——————

周洗來。

五百歲以上,男,模樣毅邃。

婞位一體洛演。

嫏六四書洛頁眉級頁境。

翡城最強掌團。

——————

「洗哥,今天是擎兒大婚,他才是主角,不必斥責。」翡舒舞輕語。

——————

翡舒舞。

百歲以上,女,身貌怡艷。

婞位一體洛演。

姮五五書洛頁底級頁境。

翡城最美掌營之一。

翡四娘無孕而生之女。

——————

周洗來不再多話。

倒是武諾接過話來:「舒舞妹妹說得是。新郎官,想必你對這第一美人有不同看法,對吧?」

聽到喬摩生稱讚綬彌雀為第一美人,武諾心裡自然很不舒服。

「是有點,諾小姐。」周擎回道。

「哦?」武諾一字接問。

周擎隨即道:「我認為這第一美人其實只有一個標準,那就是情人!只有是你的情人,才是第一美人!」

話落,綬彌雀內心頓沉!

其餘人仍舊是神態各異。

「原來如此。」喬摩生回神,朝周擎微微一笑。

「就好比在我爹眼裡,翡掌營她才是第一美人!」周擎話鋒陡轉。

周洗來神色一僵。

翡舒舞則陷入了靜默。

「諸位,我不便多陪,得先去看看我的露露,我的第一美人!」周擎完全無所顧忌,起身便離。

周洗來欲怒,但翡舒舞卻在桌下握住了他的手,示意不要。

在周擎去后,翡舒舞笑著對翡四娘道來:「擎兒心急,娘不要介意。」

翡四娘輕呷一口喜茶,微笑道:「周擎的個性,雖然乖戾,但他剛才說的第一美人確實有些道理。摩生,你若真的心儀綬姑娘,本軍現在就可為你提親。」

如此話語,讓在場人皆震。

喬摩生怔而未語。

綬彌雀內心冷笑,一個個拿我戲謔,好玩嗎?

「四娘說笑了,我的摩生哥怎麼可能會這麼想呢?若四娘實在閑得慌,想做媒人了,大可為自己招婿翡城!」武諾已然想撕破臉皮。

「武諾!你放肆!」翡舒舞倏怒,低喝。

武諾回瞪,一接:「不敢!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哦?是七妹(翡七娘)教你這麼說的嘛?」翡四娘淡淡而問。

重生之香途 武諾欲語,這時綬彌雀已道:「四軍,諸位,你們不必爭執了,其實,我綬彌雀已經有意中人了。相比這位喬掌旅,我之意中人還是要強許多,所以諸位就不必為我說媒拉縴了。」

翡四娘當即接道:「哦?你之意中人何許人?」

語氣流露了一絲慍意,似乎被綬彌雀一句「四軍,諸位,你們不必爭執了」給刺激了。因為這句話在她翡四娘聽來,就是她翡四娘和「諸位」是一個等級的。

綬彌雀微微一笑,道:「其實不必我說,喬掌旅來這兒之前,就正在和他交談,只是不知喬掌旅都和我的心上人談了什麼。」

話出之時,其餘所有人皆怔。

而喬摩生更是眉頭大皺!

他實在不想相信廷雲和這個綬彌雀有關聯!

因為他總覺得廷雲不可能迷戀心思深沉的女人,儘管她身貌特美!

「綬掌旅所說之人,叫什麼?」喬摩生回神一問。

「姓廷名雲。」綬彌雀嫣然一語。

喬摩生接道:「綬掌旅人在這兒,是如何知曉我與廷兄弟的交談?」

「自然是我在外面的屬下用頁鈴傳報來的。」綬彌雀笑容不變。

喬摩生沉默了。

而綬彌雀在外面的屬下,也就是澹臺雪珠、稔薰、蔻珺、屈紅煙四人。。。 150.四掌團VS兩丫鬟

「摩生,你所說的廷兄弟是什麼人?」喬歡首先打破沉默氛圍。

喬摩生心中雖然還在糾結綬彌雀和廷雲的「關係」,但見到親生姐姐正色問來,他只得回道:「一個剛認識的朋友。」

「如今還是摩生哥的旅參。」武諾及時補充來。

話落,讓其餘幾人再次一怔。

「哦?」翡四娘回神,淡淡一應。

喬摩生這時看向翡四娘,道:「四軍,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翡四娘思忖了一下,才道:「好,去吧。」

喬摩生轉身便離。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武諾也欲跟隨。

「等等。」周嶄忽然一叫。

喬摩生一停,看向周嶄,笑問:「何事,周師?」

「不知摩生所說之友現居何處?」周嶄亦笑。

喬摩生沉吟一絲,才道:「喬?百十九居。」

——————

喬?百十九居。

一回來,廷雲便將喬摩生旅參一事和母親了。

廷笙沉思些許,便對身邊兩丫鬟,道:「鐵鬟,冰鬟,你們倆現在去看著大門。若有硬闖者,便震懾一番!」

「是!」

「是!」

仍舊是蒙妝在身的鐵夢月和冰書月隨即領命而去。

「娘,要不要離開翡城?」廷雲有些內疚道。

「不必,我兒去哪裡本就是風雲之心!」廷笙笑來。

廷雲尷尬起來。

「兒子,你是時候去晉陞了,武丫頭獨自去媚頁城,危險還是有的。」廷笙隨即一轉。

廷雲點點頭,接道:「娘放心,我會儘快突破到媚頁境。」

「嗯。那現在就去吧,外面的事,由我來幫你擋著。」

「娘要出面?」廷雲一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