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亦林將來會是個很有出息的人,你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林國棟開口道。戰亦林現在還沒有經過社會的打磨,不過他可以肯定戰亦寒絕對是塊璞玉,用不了多久他就會綻放出屬於他的光彩。

「好。」林清秋開心道。能得到爸爸認同的人可不多,雖然爸爸大部分原因,是因為亦林的大哥和白庭雪是好朋友,但是她很認同父親的話,將來亦林絕對是個有出息的人。

戰亦林回到包廂,只見桌上的菜都已經換成了新的。

走到自己原來的位置坐下,靜靜的聽著戰亦寒三人的談話。今天他很開心,從清秋父母的態度就可以知道,他們已經認同了他。

白庭雪咽下口中的菜,拿起茶喝了一口,「我覺得將來的房地產會很火,我打算將重心放在房地產上。」

「你很有眼光。」蘇瑾月贊道。她前世去世的時候,房地產就已經很火熱了,相信將來房地產的發展會是一片大好。

「那你有沒有興趣投資?」白庭雪看向蘇瑾月。蘇瑾月手中的產業連他都眼紅不已,單是一個美麗俏佳人的產品,利潤就不可估算。美麗俏佳人不僅在華夏銷售火爆,在國外更是賣到了斷貨。是真的供不應求。

「我沒興趣,不過我想替亦林投資。」蘇瑾月勾唇道。亦林雖然已經有了自己的理想,不過這並不影響。而且和白庭雪合作,能夠讓他未來的岳父岳母更加對他高看。

戰亦林一愣,驚訝的看著蘇瑾月,「大嫂。」他知道大嫂的良苦用心,但是他會憑著自己的努力去讓清秋的父母對他另眼相看的。

戰亦寒微笑著看著蘇瑾月,桌下的手握住了她的手。有妻如此,他的真的很滿足。

蘇瑾月轉頭對著戰亦寒揚唇一笑,看向戰亦林,「你先別急著拒絕,我和你大哥給你投資這筆錢,可不是送給你的,將來你可是還要還的。」這筆錢投下去是百分之百賺錢的。

戰亦林想了想,感激道:「謝謝大嫂!大哥!」

蘇瑾月笑著擺了擺手,「這麼客氣做什麼?是不是不把我們當大哥大嫂了?」

「怎麼會呢?」戰亦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蘇瑾月看向白庭雪,「庭雪,你覺得我們該投資多少合適?」這件事白庭雪才是主導,自然得問一下他的意見。

「一個億左右,我想先在幾個經濟水平相對較高的城市買下地皮,等時機差不多了再開始建造。」白庭雪道。對此他已經有了一個明確的計劃,除了陽城,江城和京城外,蘇城,南城,還有重城,也在他的考慮之內。

「那我們就投資一個億,不過我手裡沒有那麼多的資金。」蘇瑾月從包里拿出一隻玉瓶,遞給白庭雪,「這裡有十顆丹藥,名叫起死回生丹,只要去世不超過三天,服下此丹就可以活過來。你可以舉行一個拍賣會將它們拍賣掉,剩下的錢我讓韓毅遠轉給你。」

白庭雪獃獃的看著蘇瑾月手中的玉瓶,臉上充滿了震驚之色,「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雖然蘇瑾月的醫術很高,雖然蘇瑾月可以制出甲子丹,但是這起死回生丹實在假了些,人死了就是死了,怎麼可能單憑一顆葯就能活過來呢?他不信,真的無法相信。

「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嗎?」蘇瑾月笑著看著白庭雪。她是一個八級煉丹宗師,要煉製出普通人用的起死回生丹有何難?

戰亦林初始也有些震驚,不過想到自己能修真,他就不覺得什麼了。大哥大嫂能讓他一個凡人修鍊,又有什麼是他們做不到的。

「真的有這樣的效果?」白庭雪還是不太敢相信。

「你找人試一下不就知道了嘛。」蘇瑾月自信的勾唇道。

白庭雪點了點頭,「可是這葯這麼珍貴,是不是太浪費了?」他知道蘇瑾月會煉丹,她提供給部隊的清蓮丹,還有她給爺爺的甲子丹,哪個不是逆天的存在。

「你別太在意,這種葯我還可以製作出來。」蘇瑾月不在意道。普通人的魂魄和修鍊者的魂魄是不同的,所以這個起死回生丹,也只是一般的丹藥。

「你是不是人啊?」白庭雪無語的搖了搖頭。這種丹藥他聽都沒有聽說過,蘇瑾月竟然如此輕飄飄的說她還可以製做出來,讓他別太在意。這種葯如果真的有起死回生的作用,一顆就能夠造成整個世界的轟動,更不用說還有十顆。

戰亦寒瞪了白庭雪一眼,「你才不是人呢。」

白庭雪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尷尬的笑了笑,「我的意思是這種葯只有神仙能製做出來。」醫谷雖然是隱門,可是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拿出這種逆天的葯來,不然這個世界豈不是亂套了?

想了想,白庭雪道:「蘇瑾月,你就不擔心這種葯一旦拿出來,會招來殺身之禍嗎?」這種葯能讓整個世界都會為之瘋狂的,為了這葯發生戰爭也是有可能的。 蘇瑾月贊同的點了下頭,「那丹藥拍賣的事我來處理。」她是一名修真者,自然不會害怕。不過這件事交給白庭雪確實有些不妥。

「我的意思是說,這丹藥的作用一旦被其他國家知道,說不定會以這個為借口開戰的。」白庭雪解釋道。這些丹藥他拿去拍賣,和蘇瑾月拿去拍賣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我明白你的意思。」蘇瑾月點頭笑道。她要去拍賣這些丹藥,自然是不會讓其他人知道她的身份。

「那你還要拍賣這些丹藥嗎?」白庭雪問道,目光轉向了一旁的戰亦寒。戰亦寒應該明白他的意思才對,他應該會阻止蘇瑾月拍賣這些丹藥吧。

戰亦寒勾唇淺笑,「你擔心的事不會發生的。」他之所以沒有發表意見,是因為他相信瑾月。

白庭雪將玉瓶遞迴給蘇瑾月,「丹藥你拿回去吧。」這麼珍貴的丹藥,他拿在手中都有些手抖。

蘇瑾月伸手接過玉瓶,放入自己的包里,「過幾天我會將錢划入你的戶頭。」她已經想好要去哪裡將這些丹藥拍賣掉了。

「不急,我現在還沒有看好地,等看好了再找你要。」白庭雪道。原本他打算一共投資一個億的,沒想到蘇瑾月一開口就決定給他一個億。

「嗯。」蘇瑾月點了下頭。她會在去天月大陸之前,將那筆錢搞定的。

夜色中一道銀光快速飛過,猶如一顆流星劃過天際。

戰亦林站在飛劍上,一臉激動興奮地看著下面,「我真的在飛,這太不可思議了。」大哥傳授他修真功法的時候就告訴過他,等修為高了可以御劍飛行。他想象過御劍在天空中飛行會是什麼樣的感覺,但是想象是一回事,親身體驗卻是另外一回事。

「等你修為高了,你就可以自己御劍飛行了。」戰亦寒道。他給亦林的儲物袋中有一把飛劍,等他的修為達到了築基期就可以使用了。

「我一定努力修鍊的。」戰亦林眼中有著一絲嚮往之色。他好想快一點嘗試這種自己御劍飛行的感覺。

將戰亦林送回家,蘇瑾月和戰亦寒就前往了醫谷。

林素問和蘇離赫早上起床,聽到蘇瑾月和戰亦寒回到了醫谷,立即快步向著蘇瑾月他們所住的小院走去。

「爸!媽!」蘇瑾月,戰亦寒,蘇言閱和白麗娜正在院子里喝茶聊天,看到林素問和蘇離赫過來與他們打招呼道。

蘇離赫和林素問笑著點了一下頭,走到幾人的身旁坐了下來。

「瑾月,天月大陸那邊怎麼樣了?你二哥他們還好吧?」林素問問道。她並不知道戰亦寒也去了天月大陸,只當是瑾月回來后,才去見的戰亦寒。

「二哥他們現在都很好,我和亦寒回來的時候門派已經在建立了。我們這次回來是想將你們,和願意跟我們去天月大陸的人都接過去。」蘇瑾月微笑道。

「這麼快啊?那想好門派叫什麼名字了嗎?」林素問笑著問道。她以為要建立一個門派最起碼要一兩年的時間,沒想到只是幾個月,瑾月他們就已經把門派給建立起來了。

「醫谷。」蘇瑾月道。她一開始建立門派,就是為了讓醫谷的弟子去天月大陸有個容身之地,讓他們不被其他修士欺負。

「不妥。」蘇離赫開口道。

「為什麼?」眾人齊齊的看向蘇離赫。不明白他為什麼覺得不妥。

「瑾月,亦寒的家人也會一起過去吧?」 完美總裁的小逃妻 蘇離赫看向蘇瑾月問道。

蘇瑾月點頭,「他們這次和我們一起過去。」

「那門派就不能叫醫谷,不然亦寒的家人會有種做客人的感覺。」蘇離赫道。那個門派之所以能建立起來,完全是因為瑾月和亦寒,瑾月已經嫁給了亦寒,那麼她就算是戰家的人。所以就算醫谷的人都過去,也不能將門派給佔為己有。而且門派以後還會招收新的弟子。

「我家人不會在意的。」戰亦寒道。星珈山有著十幾座山峰,他和瑾月已經將山峰分配好了。他的家人和他們一起住在雪域峰,醫谷的弟子則根據自己的技能分配到各峰,瑾月的父母和家人都住在雷秀峰。每座山峰都有著一個醫谷那麼大,彼此不會受到影響。

「我覺得還是取一個新的名字。」蘇離赫道。

「嗯。」林素問,蘇言閱和白麗娜也贊同的點頭。

蘇瑾月和戰亦寒對視一眼,搖頭笑了笑。既然大家都覺得該取個新的名字,那就取一個吧。反正一個名字而已,並沒有什麼影響。

蘇瑾月想了想,「叫鳳天宗你們覺得怎麼樣?」她希望門派能像鳳凰一樣,在天月大陸上展翅高飛。

「那就叫鳳天宗。」蘇離赫決定道。

「鳳天宗這個名字不錯,很有氣勢。」蘇言閱笑著贊同道。

「我也這麼覺得。」林素問笑道。

「那我們就決定下來了?」蘇瑾月看向眾人。

「嗯。」眾人點了點頭。

「瑾月,我們什麼時候過去?」林素問問道。她期待能早一點看到鳳天宗,一定很氣派。

蘇瑾月想了想,「我和亦寒要去清風派一趟,還要去辦點事,半個月後我們出發。」亦寒的師父和方伯伯的三年之約已經到了,亦寒以後就不需要再待在方伯伯的身邊當保鏢了。等這次見過亦寒的師父,她和亦寒就去天月大陸,不用再急著回地球了。所以地球上的一些事,他們還是要去處理一下的。

蘇離赫點了點頭,「那行,我這裡也做一下安排。」要離開醫谷,他也是要開個會與眾人商量一下的。這次就算去天月大陸,醫谷也是要留一些人在這裡的。醫谷是蘇家的祖先創立的,他可不能將它廢棄。

「瑾月,你不急著離開吧?」林素問問道。她很久沒見到瑾月了,想和她多相處一會兒。

「我和亦寒明天走。」蘇瑾月道。

「瑾月,亦寒,言閱,等一下我們一起去議事大廳。」蘇離赫開口道。有瑾月和亦寒在,也可以讓大家對天月大陸有個了解。 議事大廳里一片熱鬧,眾人都已經知道了這次開會要討論的是什麼。

「不知道那天月大陸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聽說靈氣十分濃郁,真的好想快一點去看看。」

「四小姐和四姑爺真是太了不起了,竟然能在內隱門建立門派。」

「是啊,不然我們這輩子都無緣進入內隱門了。」

正在眾人議論間,蘇離赫一行人走了進來。

眾人紛紛站起身,齊齊的轉頭望去,目光充滿了火熱和期待。不知道谷主會怎麼安排他們的去留。

蘇離赫走到首位坐下,對著眾人做了個請坐的手勢。

待到眾人入座后,蘇離赫清了清喉嚨開口道:「大家應該都已經聽說了,瑾月他們在天月大陸建立門派的事吧?」

眾人齊齊的點頭。

「這次的會議,就是為了大家去留的問題,有誰不願意去的嗎?」蘇離赫目光掃向眾人,見眾人都是一臉嚮往之色,就已經知道了答案。

「我知道大家都想去天月大陸,不過醫谷是我們祖上留下來的基業,我們不可能將它廢棄,所以醫谷也是需要人留守的。我決定這樣,我們採取輪流值守的辦法,在座的每一位長老,根據自己的排名輪流值守,滿一年輪換下一位長老,大家有意見嗎?」這是之前他和眾人商量出來的辦法,這樣對在座的每位長老都公平。

「沒有意見。」眾人齊聲道。他們也覺得這個辦法是最好的。醫谷的靈氣也不差,留在這裡也同樣可以修鍊。

「那我們就這麼決定了,大家有什麼問題要問嗎?」蘇離赫看向眾人。

「能給我們講講天月大陸的一些情況嗎?」雖然二少爺以前也跟他們說過天月大陸的事,但是現在不一樣,以前他們是沒有希望去天月大陸,而現在他們馬上就可以去天月大陸了,自然想要多了解一些天月大陸的情況。

蘇離赫看向蘇瑾月,「瑾月,你來給大家說說吧。」他也想多了解一些天月大陸的事。

蘇瑾月點了點頭,開始將自己所知道的有關於天月大陸的事,向眾人娓娓道來。

「內隱門果然和我們這裡不同,我們什麼時候能去?」眾人滿是期待的看著蘇離赫。知道天月大陸的情況后,他們對天月大陸就更加嚮往了。

「大家都回去安排一下,我們半個月後出發。」蘇離赫對眾人道。

「是!」眾人激動地應道。

蘇瑾月和戰亦寒在醫谷留了一天,第二天一早他們就告別了眾人,前往了清風派。

和蘇瑾月從飛劍上躍下,戰亦寒收起飛劍,看著面前熟悉的山門,眼中有著一絲懷念之色。第一次跟著師父來到清風派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一晃眼就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年。不知道師父現在好不好?當初師父和方伯伯約定,將他安排在方伯伯的身旁保護方伯伯三年,等三年期滿他才能回清風派。

「我們進去吧。」戰亦寒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與她向著前面走去。

「什麼人敢擅闖清風派!」隨著一道冷喝傳來,一名穿著清風派門派服的年輕男子出現在了蘇瑾月和戰亦寒的面前,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這位師兄,我是隱杉長老的徒弟戰亦寒。」戰亦寒拱手道。他在清風派一共也就待兩年,後來就被師父派去方伯伯身邊了。

年輕男子上下打量了戰亦寒一眼,「你們在這裡等一下,我去通報一聲再說。」他們清風派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進入的。

目送著年輕男子離開,戰亦寒拉著蘇瑾月走到一旁,在一塊山石上坐了下來。清風派雖然也設有陣法,不過卻攔不住他們的神識,只要他們想看,清風派內發生的事他們都可以知道的一清二楚。

等了差不多一刻鐘,就看到那名年輕男子走了回來。

「隱杉長老讓你們進去。」他剛剛去稟報了隱杉長老,隱杉長老問了一下對方的體貌特徵,就吩咐他將人放進去。

寵婚,蓄謀已久 「多謝!」戰亦寒對著年輕男子拱了一下手,帶著蘇瑾月向著清風派內走去。

來到一座古色古香的小院,戰亦寒停住腳步,「我師父就住在這裡,我們進去吧。」

「嗯。」蘇瑾月點了下頭,跟著戰亦寒向著裡面走去。她也很想見見亦寒的師父,如果當初不是他傳授亦寒修鍊古武,他們就算得到了修真功法,也不一定會修鍊。 走進院子,戰亦寒在一間房間外停了下來,「師父!弟子戰亦寒帶妻子蘇瑾月求見。」

「進來吧。」一道蒼老的聲音從房裡傳來。

戰亦寒與蘇瑾月對視一眼,向著房間走去。

走進房間,只見一名鬚髮皆白,仙風道骨的老者,正坐在蒲團上喝著茶,他的神情雖然溫和,不過他的雙眼卻炯炯有神,透著銳利和威嚴。

「弟子見過師父!」戰亦寒對著老者行禮道。

蘇瑾月也跟著戰亦寒見禮。她是亦寒的妻子,亦寒的師父自然就是她的師父。

隱杉長老看了蘇瑾月一眼,微笑著點了點頭,「都坐下吧。」時間真是快,一晃眼三年就這麼過去了。

「是。」戰亦寒應了一聲,和蘇瑾月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如今三年之期已到,你有何打算?」隱杉長老看向戰亦寒問道。

「師父,我和瑾月打算去內隱門發展,我們在那裡建立了一個門派,師父可願意一起前往?」戰亦寒恭敬的看著隱杉長老。沒有師父就沒有他的今天,現在是他報答師父的時候了。

隱杉長老眼中閃過一絲震驚之色,「你們去過內隱門?還在那裡建立了門派?」內隱門他自然聽說過,只是至今為止,誰也不知道內隱門在哪裡,要怎麼進去。而他們不僅過去,還在那裡建立了門派。那他們現在的實力是不是已經到達了天級?古武修鍊分為天、地、玄、黃,天級便是最高的實力了。

「是的師父。」戰亦寒點頭。

「那你們現在的實力到達哪個級別了?」隱杉長老問道。難怪他看不透他們的實力。他修鍊古武大半輩子了,現在還卡在地級巔峰無法突破,想不到自己的徒弟,年紀輕輕實力就已經超過了他。

「內隱門修鍊的不是古武功法而是修真功法,我現在的實力是合體初期。」戰亦寒道。

「修真功法?」隱杉長老不解的看著戰亦寒。他沒有聽說過修真功法。

「修真即是修仙,可長生不老,可飛升成仙。」戰亦寒解釋道。

隱杉長老再也無法保持淡定了,「世上真的有這樣的功法?」他修鍊古武求的就是能夠長生。

「嗯。」戰亦寒點頭。

「你如何證明?」隱杉長老有些緊張的問道。

蘇瑾月拿出一隻玉瓶,遞到隱杉長老的面前,「師父,你吃下這顆丹藥就知道了。」

隱杉長老看向蘇瑾月手中的玉瓶,微微猶豫,伸手接過了玉瓶,將玉瓶打開,一股沁人的葯香立即就湧入了他的鼻間,讓他精神為之一振。難道這個是傳說中的仙丹?

仰起頭,將丹藥倒入口中,丹藥入口即化,清涼的液體順著隱杉長老的喉嚨流入,讓他全身都有種舒服的感覺。雖然還沒有看到效果,但是他的心裡已經信了九分。

「這個是洗髓丹,可以將師父身體里的雜質都排出來,過程會有一些痛苦,師父請忍耐一下,很快就會過去的。」蘇瑾月開口道。亦寒的師父的實力雖然已經達到了地級巔峰,但是他的年齡也已經過了百歲,若是不洗髓,他的實力也就只能止步於此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隱杉長老的身上不斷地溢出黑色的液體,隨著那些液體的排出,隱杉長老感覺自己的身體變的越來越輕鬆,彷彿置身在溫泉中一般。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隱杉長老睜開眼睛,臉上滿是激動之色,「我的實力突破到天級了。」那丹藥果然是仙丹,整整二十年了,他的實力一直都卡在地級巔峰沒有寸進。他還以為自己就這樣了,沒想到今天竟然突破了。這怎能讓他不激動?

「恭喜師父!」戰亦寒打了一個清水決,滿身污垢的隱杉長老,立即渾身變的清爽無比,彷彿剛剛那些污垢都只是幻覺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