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這排場可真夠大的,殿主的宮殿都沒有人把守,這裡竟然用九品仙帝境弟子把守,看來裡面一定有好東西了!」

顧銘心中暗道,一抹激動之色在臉上浮現,這讓他對這個宮殿內的人或者物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走到大殿的範圍,那個站在門前的弟子,發現了顧銘,立即看了過來。

「大人請留步,這裡是衛實長老的私殿,若是大人打算進入的話,我會代為稟報!」

那個弟子開口,此時對於顧銘到來,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古怪,反而臉上掛著一絲笑意,臉上的神情卻也恭敬。

「衛實長老?」

顧銘淡淡開口,心中很是疑惑。

就在這時,他隱隱聽見一陣喧鬧聲從大殿之中傳遞而來,那聲音不像是在開會,更像是在舉行宴會一般。

顧銘微微一笑,向前走去。

他的舉動,令這個看門的弟子很是疑惑,急忙問道:「大人,您也是來參加衛實長老壽宴的嗎?」

這個弟子在詢問的同時,眼中閃過一絲警惕。

雖然不知道顧銘到底是什麼目的,但是看他的樣子,顯然不像是來參加壽宴的。

顧銘瞪了那個弟子一眼,輕聲說道:「沒錯,我就是來參加衛實的壽宴的,只不過你們北域分殿太大了,一時間沒有找到地方!」

「我還以為會在殿主的宮殿舉行呢,進去看了一下,什麼人都沒有!」

顧銘嘆了一口氣,眼中卻閃過一絲玩味的笑意。

聽了顧銘的話,那個弟子不由的鬆了一口氣,然後再次問道:「既然如此,還前大人報上您的名號,晚輩也好前去通傳!」

那個弟子看著顧銘,等待顧銘的回答。

顧銘卻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不必了,衛實長老早就等著我呢!」

顧銘說完,徑直上前,向著這座豪華的宮殿之中走去。

那個守門的弟子眼中滿是疑惑,沒問清情況,他怎麼可能讓顧銘進去。

於是迅速伸手攔住了顧銘。

「大人,還請報出名號,你這樣做根本不符合規矩。」

那個弟子眼中閃過一絲氣憤,暗中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顧銘臉上的笑意不減,手指輕輕一點,只見一道仙力直接鑽進那個弟子的體內。

瞬間那個弟子便一動不動,除了兩個眼睛可以亂轉外,他再想多說一句話,都是不可能的。

那個弟子心中大聲吶喊著,可是根本沒有人能夠聽的見。

此時他完全可以斷定,眼前這個人一定是來搗亂的。

可是他想不明白對方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這麼大搖大擺的闖入他們烈火殿之中來。

難道他不怕死嗎?

等等……

這個人怎麼會那麼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呢?

突然,那個弟子兩個眼睛瞬間瞪得滾圓,就差掉下來了。

他想起眼前這個年輕人是誰了,他是顧銘!

顧銘瞥了一眼,微微一笑,自然知道對方已經認出他了,「你猜對了,不過沒有獎勵喲!」

顧銘抬起手,在這個守門弟子的肩膀上拍了拍,邁步走了進去。

走進去之後,裡面的宴會嘈雜之聲更加清楚了。

「衛長老,今日是您的壽宴,這是我們雪狐世家的壽禮,祝衛長老星月交輝。」

一個妖媚的聲音響起,那聲音令顧銘忍不住的想吐,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媽的,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真是噁心!」

顧銘忍不住的罵了一句,繼續向著裡面走去,剛走了幾步,又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衛老大,殿主去了西域分殿,不過在離開前特別叮囑我們,要好好的陪您!」

一個粗廣的聲音響了起來,嗓子很大,震的耳朵都嗡嗡響。

顧銘搖了搖頭,這北域分殿還真是奇葩。

然則,他卻得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那就是他們的殿主去了西域分殿。

去就去吧,反正顧銘現在還不打算對西域動手。

「客氣了,大家都是兄弟,沒有必要如此……哈哈哈!」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

「這個老伙,就是衛實長老了吧!」

顧銘直接推開大殿的門,走了進去。

瞬間,無數道目光向他看了過來。 「你是什麼人,難道不知道這是衛長老的壽宴嗎?馬上滾出去,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那些守門的也是,難道不知道通報一聲嗎?」

這時,一個六品半神境的站了起來,指著顧銘憤怒的喝道。

對於顧銘的突然闖入,不僅是這個人,所有人都面生憤怒,十分的不高興。

而坐在主位上的白髮老者,眉頭一皺,很是不滿。

不過現在即使他有再多的不滿,也不可能在現在爆發出來。

只見他眉頭一殿,露出一絲笑意,眯著眼睛看著顧銘說道:「這位小兄弟是哪個門派的,老夫感覺有些眼熟,不過想不起來了!」

衛實眼神高傲,瞥了顧銘一眼,也算是給盡了顧銘的面子。

顧銘聞言,嘴角一揚,嘲諷的看了一眼,一個三品的神境,竟然如此傲慢,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勇氣,難道梁茹茹的歌曲已經傳到仙界了嗎?

「你怎麼可能會不認識我呢?」顧銘微微一笑,「我來不是給你祝壽的,而是來要你命的。」

顧銘的話一出口,瞬間全場無比的安靜,所有人都愣呆,眼中滿是詫異之色。

衛實臉上的笑容也凝固了,眯著的眼睛也瞬間瞪的滾圓,目光冰冷的看著顧銘:「這麼說,你是來找老夫的麻煩的?」

他的話說完,三品神境的實力瞬間出來。

瞬間整個大殿之中的那些客人,臉上無不露出驚駭之色,顯然是被衛實的實力給震撼住了。

然而衛實的威壓對於顧銘來說,根本就是在撓痒痒,一點作用也沒有。

顧銘冷哼一聲,虎軀一震,瞬間一股強大而又恐怖的威壓將整個大殿籠罩住。

「你的實力太差了!」

顧銘不屑的一笑,眼中滿是玩味之色。

他的話一出口,周圍的那些客人,都忍不住的在心中嘩然著,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砰砰砰……

一連串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趴在了地上,而且口中還吐著鮮血。

就連衛實也沒有逃掉。

此時,那些準備在衛實面前表現的人,再也不敢有那種想法了,乖乖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先不說他們是不是顧銘的對手,就是現在只要他們能夠掙脫顧銘的威壓,那就不錯了。

可惜根本不可能!

畢竟顧銘所展現的實力,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別說衝上去,只要能夠活著就已經不錯了。

朕的皇后誰敢動 「這是哪來的強者,為什麼會直闖烈火殿?」

「這小子太厲害了,實力在衛實長老之上,還是老老實實的趴著吧!」

眾人趴在地上,可以說是各懷鬼胎,這種時候誰也不敢冒頭,如果誰敢多說一句,那麼等待他們的只有死路一條。

衛實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他真的沒想到,竟然有人敢找上門來,心中無比的憤怒,可是現在自己連動都動不了,想要教訓對方可能嗎?

能夠壓制住他的人,實力一定比他強。

他的臉上確實是憤怒不已,可是眼中卻流露出恐懼之色。

對方既然找上門來,那就一定不會放過他。

「小子,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但是你以為這樣我就怕你了嗎?我告訴你,我們殿主馬上就會回來,到時候死的便是你!我倒要看看,是誰給你的勇氣,敢來我們烈火殿鬧事!」

衛實嘴硬,竟然大聲叫囂起來。

不過他說的沒錯,以他們殿主五品神境的實力,怎麼可能會怕對方呢?

衛實說著話,身上的仙力不停的涌動著,試圖掙脫顧銘的威壓。

總裁爹地你out了 「勇氣嗎?」

顧銘聞言,微微一笑,不屑的看著衛實,「勇氣是跟梁茹茹學的,要不我唱給你聽?」

顧銘揮手面下陣法,隨後撤掉了威壓,既然要玩那就玩的盡興。

眾人感覺渾身一輕,瞬間全部站了起來,一部分站到了衛實的身後,一部分站在原地不動。

「我,我知道他是誰了。」

突然一個七品的半神境頓時大聲尖叫起來,指著顧銘不停的顫抖著,「他……他是顧銘,就是那個被通緝的左征王府的餘孽!」

此話一出口,周圍的人,再一次的露出驚訝的神色,齊齊倒吸一口涼色。

然而他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通緝上明明寫著顧銘是二品半神境,可是眼前的呢?

誰也不傻,顧銘剛才所施展出來的實力遠遠的超過了衛實長老,可沒有傻到認為顧銘有著某種寶物可以制服他們所有人。

自然包括了衛實長老。

重生回城記 那可是三品神境者,如果沒看錯的話,他剛才好也趴下了。

「竟然是你!」

衛實經過剛才那人提醒之後,也認出了顧銘,此時身軀上的仙力快速的涌動著,眼中滿是憤怒之色:「難怪眼熟呀!原來是你。」

衛實看著前方的顧銘,雙眼之中閃過一道精光,臉上閃過一絲殺意。

他完全沒想到顧銘竟然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什麼,他就是烈火總殿通緝的那個人?」

隨著衛實的話出口,所有人的眼中再次露出驚駭之色,臉上的神情十分的古怪。

對於他們來說,顧銘那可是傳說的中的任務,像他們這種苟活在烈火殿之下的世家級別勢力,對於這種敢於反抗烈火殿的人,只有仰視的份。

不過此時最憤怒的人,便是衛實。

今天可是他的壽宴,本是高高興興的,哪裡會想到竟然會遇上這樣的事情。

此時雙眼之中,精光閃動,反正威壓已經解除,就算是顧銘現在不殺他,他一會也要死。

既然早晚都會死,那就做最後的掙扎吧。

想到這裡,衛實的三品實力再次釋放出來,雙眼通紅,仙力涌動令周圍的空間都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瞬間整個大殿都跟著開始動蕩起來,那股波動,令那些普通的人心中不由一顫。

「這就是三品神境嗎?」

眾人心中默默的暗道,可臉上卻露出了苦笑。

三品神境又能如何呢?

顧銘的實力顯示在衛實之上,衛實的行為不是找死嗎?

所有人不由的向後退去,他們可想被顧銘或者衛實不小心給傷到。

看著眾人向後退去,衛實大怒,「大家一起出手,否則的話,今天誰也活不了!」 鳳女重生 緣來是你 不管衛實說什麼,這個時候都沒有人願意上前。

上前就是找死,如果退後,或許還有活下來的可能。

衛實見他的話根本沒有人聽,臉色無比難看,眼中閃過一絲絕望之色。

而顧銘站在那裡,不由的冷笑,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向衛實出手。

「既然你想找死,那就成全你!」

顧銘冷哼,只見衛實身體一輕,朝著顧銘的飛了過去,隨即被顧銘死死的掐在手中。

「這……這也太恐怕了吧?」

那些前來參加壽宴的人,看到這一幕之後,雙眼都快要瞪出來了,那面龐上,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他們狠狠的揉了揉眼睛,完全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而反觀那些烈火殿的長老們,心中一顫,頓時大喝一聲,身上的停力也全部湧現出來。

「衛長老,我們來救你!」

如果此時衛實能夠說話的話,他一定會大罵道:一群傻逼,你們現在衝上來,那我死的更快。

果然,他心中的聲音剛剛落下,咔嚓一聲,衛實只感覺眼前一黑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死了!

衛實長老就這麼死了。

顧銘淡淡一笑,一道火焰從掌飛出,直接撲向衛實。

瞬間他的屍體快速的燃燒起來。

「不錯,東西還真不少!」

看著衛實仙戒內無數的修鍊資源,顧銘滿意的點頭。

而這時,剛才那些叫囂,準備幫助衛實的人烈火殿長老們,瞬間退了回去。

「怎麼回去了,你們不是要幫衛實的嗎? 我的絕色美女姐姐 來吧,我送你們一起上路!」

顧銘目光一冷,臉上浮現出一股嘲諷不屑的神色出來。

此刻雙手一動,強大的威壓將他們全部鎮壓。

這一次可跟剛才是完全不同的,顧銘直接下了殺手,眨眼間那些長老變成了一灘肉泥,就連骨頭都碎的不能再碎。

顧銘手一揮,瞬間他們的仙戒飛入自己的手中。

「這北域烈火殿分殿可真是富裕呀!」

顧銘微微一笑,將所有仙戒收了起來,目光看向了那些前來參加壽宴的各世家的代表。

「大家一起上,**他!」

這時,不知道是誰大聲叫喊了一聲。

瞬間所有人都動起手來,一道道仙力打出,向著顧銘狠狠的沖了過去。

無數的火光衝天而起,整個大殿就好像是一片火海一樣,火焰燃燒,顯得十分的恐怖。

面對這樣的情況,顧銘淡淡一笑,眼中閃過一絲冰冷,他本不想對這些世家動手,因為留著他們比殺了還有用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