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請客!」

張澈和鄭炮同時開口,隨後互相對視撓了撓頭開懷大笑!

思考幾秒,不!莫謙正在思考的時候就被鄭炮兩人強拉硬拽走向了學校大門口。

「行!等我有錢還給你們。」莫謙無奈的說道。

「還個鎚子,我叫你一聲三哥,吃頓飯能花多少錢。咱們去醉香閣吃!」

張澈大大咧咧的說道。鄭炮詫異的看向張澈。

「老四挺有錢哈。」

醉香閣在江南大學很有名氣,許多有錢的在江南大學鍍金的公子哥吃飯都會去醉香閣吃飯!

「小錢!都是小錢。」張澈笑嘻嘻的說道。

……

校門口擁擠不堪,第一天上課的新生們臉上洋溢著青春的笑容,嘰嘰喳喳對朋友訴說著上課時的趣事。

其中!

一個扎著馬尾,上半身穿著乳白色的短衫,下半身肉絲襪包裹著修長的美腿。可愛無比的卡通涼鞋增添了幾分俏皮可愛。女孩精緻的臉上微微皺眉,略顯得有些焦急,手中抱著湛藍色的保溫飯盒。不停的左右張望,似乎在尋找些什麼。

而那些看到女孩相貌的男生狂吞口水,目光露出狼光。而那些女生看到羞愧不已紛紛低著頭,同樣是女生,她們畫著濃濃的妝卻不及那名抱著保溫飯盒的女生好看十分之一。

終於!

女孩彷彿看到了等待的人,小臉微紅,徑直朝著等待之人走去。



「咕嘟!老四,美女!美女再向我招手啊。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鄭炮激動的拽著張澈咽了口唾沫,哈喇子都流了出來。

攤牌了我開局無限升級技能 「二哥你放心。」

張澈被搖的頭暈眼花的趕緊掙脫鄭炮的手說道。

「你也這麼認為是不是!」鄭炮迅速整理下衣服,掏出了手機照了下自己的相貌。

依然是辣么帥氣逼人。

「不!」

張澈搖了搖頭。

「那妹子就算是看上豬都不會看上你的!」

鄭炮:「…」

扎心了。

近了!更近了!!

「莫謙大哥!」

美若天仙的女孩開心的揮了揮手,精緻的臉上滿是開心和激動,像只活潑的小鳥一蹦一跳來到了莫謙的旁邊。

林柔雪!

「又見面了。」

莫謙抬起頭看著林柔雪笑著的說道。

對於這個善良樂於助人的女孩子,他印象頗為深刻。

鄭炮:「…」

突如其來的心塞是怎麼回事?

張澈:「…」

剛才我說這位漂亮妹子就算是看上豬都不會看上二哥鄭炮,但現在妹子分明是看上了三哥莫謙,豈不是說他罵莫謙是豬?

怯怯的看了眼莫謙,張澈鬆了口氣,還好莫謙沒有聽到。

「莫謙大哥,我可是等你很久了。」

林柔雪說完這句話臉紅到耳朵根子了,自從前天莫謙在火車上救豆豆和那位患了腦梗的老爺爺,還有赤手空拳和小偷搏鬥之後!莫謙的身影就一直在林柔雪腦海中揮之不去。

有句話是怎麼說來著?

愛情就像龍捲風,呼哧呼哧就來了!

得知莫謙也是在江南大學后,林柔雪通過幾個朋友就立刻就找到了莫謙所在的班級,考慮到莫謙是北方人,林柔雪還特意準備愛心午餐在學校門口等待莫謙。

咔嚓!

彷彿是心碎的聲音,鄭炮當聽到林柔雪喊莫謙大哥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沒戲了。

「莫謙大哥。」 豪門熾焰:勁舞妖妻,別太拽! 林柔雪害羞的說道。

「叫我本名就行了。」

莫謙笑著說道,大哥聽著有些彆扭。林柔雪乖巧的點點頭,雙手將保溫飯遞了過去。

「我自己做的飯,莫謙你…」

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林柔雪都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低著腦袋紅著臉,內心小鹿亂撞,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

本來作為一名女生,主動給男生送飯就已經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林柔雪更是早晨七點就準備愛心午餐,如今當著莫謙的面說出來不知怎的,就畏羞起來了。

「恩?」

莫謙疑惑的看向林柔雪,正準備說話的時候。

「老二,狗糧我們吃飽了,你們慢慢過二人時光吧。溜了溜了~~~」

「三哥,等和嫂子敘完舊之後,別忘了讓嫂子給我介紹個閨蜜啥的,要求不高,能看得上我就行。老二,你拽我幹啥。」張澈還沒說完就被鄭炮給拽到了一旁。

「要介紹也是先給我介紹。」

莫謙:「…」

這都哪跟哪啊!誰說林柔雪是自己女朋友了?張澈一口一口嫂子的叫的莫謙都有點尷尬了。剛想解釋的時候鄭炮三人已經溜之大吉了。林柔雪的臉上早就紅透的蘋果,聽到嫂子兩個字快把頭埋進胸里了。

實在是太害羞了點!!!

「謝謝。」莫謙接過了林柔雪手中的湛藍色保溫飯盒,人家女孩子都這麼主動了,他若是太拒絕的話太過於不知好歹了!但!莫謙充其量把林柔雪當做了朋友。

普普通通的朋友!

兩人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良久。莫謙想著兩個人站在校門口太過於尷尬,指了指街對面的咖啡廳。

「我請你去和咖啡?」莫謙試探的說道,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餓了,想儘快的吃飯,就是不知道林柔雪的手藝怎麼樣。

「好啊!」

林柔雪開心的點點頭,緊緊跟在莫謙後面臉上滿滿的都是幸福。

突然!

一輛紅色的拉風跑車速度極快停在了學校門口,車門打開,一名臉上塗抹著濃妝,穿著打扮極為浪蕩的年輕女子走下了車,臉色有些焦急,摘掉了墨鏡迅速跑到了林柔雪旁邊。

「小雪,不是說好了要參加我生日聚會嗎?趕緊走,聚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啊?燕燕,你昨天打電話不是說生日聚會晚上才會開始嗎?」

「對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從小玩到大的閨蜜叫趙燕燕,至於這位嘛。」

林柔雪提到莫謙后小臉微紅略微思考了幾秒。

「我新認識的朋友莫謙。」

夏日,陽光照在地面上令人有點煩躁,趙燕燕焦急的跺了跺腳,眼底深處流露出幾分恐懼和絕望。

恰巧被莫謙看的清清楚楚。

「哎呦,聚會提前了!趕緊走吧,所有人都等著你呢!」趙燕燕拽著林柔雪走向了紅色跑車,剛走了幾步,林柔雪掙脫了趙燕燕扭過頭看向了莫謙。

「我和你一起吧!」

罕見的,莫謙主動提出要和林柔雪一起。

隱隱的,從趙燕燕的表現來看,這場聚會不簡單,或許是因為關心朋友,莫謙決定去陪林柔雪一起參加。

「那太好了!」林柔雪笑的很是開心,從剛才送飯到現在,一直都是林柔雪主動。而現在莫謙卻主動起來,莫名的林柔雪有點小幸福。

轟隆隆!

跑車離開了江南大學,趙燕燕狠踩油門速度飛快。

或許是趙燕燕很心急的原因,一路上並沒有跟林柔雪搭話,莫謙手中握著湛藍色保溫飯盒神情淡然,林柔雪不停偷瞄著莫謙,想要說話但內心害羞遲遲不敢開口。

「莫少爺是幹什麼工作的?」

車子來到了路口在等紅燈的時候,趙燕燕也有了說話的間隙,想要探探莫謙的底細,通過後視鏡看著莫謙,打量了幾眼莫謙的穿著打扮后神情有些漠視。

「他是學生,很厲害的學生。」

莫謙還未說話,林柔雪率先回答了趙燕燕的問題。

至於口中的厲害,自然指的是莫謙堪稱華佗轉世的醫術。

可在趙燕燕聽來心中更加不屑了,怕是莫謙沒有什麼優點了,林柔雪介紹他的時候只能用厲害二字。

學生有什麼厲害的?能打?

能打在這個社會又有什麼用?不過趙燕燕也沒有在多說什麼,看著紅燈亮起繼續猛踩油門,只是莫謙在她看來,就是個學生而已。

一個沒有背景,沒有錢的學生!!!

天下大酒店,江南市最豪華的酒店,沒有之一!

這裡是許多達官貴人,富二代頗為喜歡的地方,而此時,跑車停在天下大酒店的停車場,趙燕燕下車之後將鑰匙遞給了早就恭候多時的服務員。

「我們趕緊進去吧。」

車子停下后,趙燕燕明顯鬆了口氣,牽著林柔雪的手親昵的說道。

而莫謙則被她自動忽視了。

在趙燕燕心中,一個窮學生並不值得她的重視。莫謙毫不在意,他過來是因為林柔雪,並不是得到趙燕燕關注的。

兩個女生在前面走,莫謙抱著湛藍色保溫飯盒慢悠悠的在後面跟著。

「柔雪,你不知道,這次我聚會可是有很多江南市的名流參加,還有幾個年輕有為的成功人士,等會我給你好好認識認識。」

趙燕燕牽著林柔雪的手,三人走進了天下大酒店內部。

參加聚會的人很多,男人西裝革履,女人穿著旗袍,他(她)們手中皆是捧著紅酒杯子互相談笑風生。隨著趙燕燕走進來,許多人目光都是聚集在她身上,臉上皆是帶著笑容微微點頭。

但!趙燕燕徑直朝著聚會中間的圓桌走去。那裡,才是此次她精心準備聚會的重要原因。

大廳中間,一張圓桌之上!

正中央坐著一名穿著休閑黑色運動服,目光銳利,臉色有些蒼白的年輕男子。左右兩邊各是坐著臉上塗抹濃妝,身穿旗袍的女子不停嬌笑。圓桌上人很少,除了那兩名女子之外都是男生,他們不停舉著酒杯,笑容殷勤的給正中央的年輕男子碰酒。

嘎吱…嘎吱…嘎吱…

高跟鞋踩著地板發出了清脆的聲音,趙燕燕牽著林柔雪站在了圓桌旁。

「給大家介紹下,這是我從小玩到大的閨蜜林柔雪。」

不用多說,當林柔雪走進大廳時,圓桌上的人早已經盯上了林柔雪,暗嘆世間竟有如此清純的女子,紛紛主動站了起來開始介紹自己。

「你好,我是朱子真,剛剛從海外哈佛大學留學回來。」

「林小姐,我是依飛馳,江南市樂天集團是繼承者。」

「付高傑,開了十幾家連鎖快餐店,林小姐,認識你很高興!」



七八個穿著西裝,打著領帶,油頭粉面的年輕成功人士爭先恐後的介紹自己,與其說是介紹,不如是在炫耀自己的身世和多麼的成功,想要引起林柔雪對自己的注意。

「看見沒有,這才叫做厲害。」趙燕燕得意的對林柔雪說道。實際在暗暗的嘲諷莫謙,一個學生再厲害又能厲害到哪去?

眼前這個飯桌上的人才是真正厲害的人!

莫謙毫不在意,面無表情站在林柔雪旁,彷彿根本沒有聽見趙燕燕說的話。林柔雪責備的望向趙燕燕。

她和趙燕燕從小玩到大,僅僅幾年不見,昔日的閨蜜怎麼變得如此勢利眼?

不由得,林柔雪有點失望。

「咦?燕燕,我們這裡不缺吃的啊,你叫外賣幹什麼?」朱子真斜眼笑著,看了眼莫謙臉上一副詫異的樣子。在場的人都知道,莫謙是被邀請過來的。但!肯定不是趙燕燕邀請的,那便是林柔雪的朋友。

「朱少爺說笑了,莫謙少爺是林柔雪的朋友。我看他中午沒吃飯,就一起邀請過來吃個飯咯。哪裡是什麼送外賣的!再說送外賣的穿著打扮也要比莫少爺好吧。」

趙燕燕很是配合的說道。引起了眾人大笑。

尤其是最後一句,送外賣的穿著打扮也要比莫謙好上許多,更是觸碰到了眾人的笑點。

「不好意思,莫少爺。我剛從國外畢業回來,還以為你是送外賣的!還是國外的大學好,莫少爺真應該去國外好好深造深造,國內的大學都是什麼玩意。你說是吧!哈哈!」

朱子真翹著二郎腿,慢悠悠的喝了口紅酒。

「既然國外這麼好,你還回國內幹什麼!!!」莫謙冷冷的開口說道。 莫謙開口了,說話充滿了刺,讓朱子真當場哽咽,緊握拳頭卻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