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了。」蘇瑾月和戰亦寒和眾人告別了一聲,轉身向著城外走去。他們就算要破開空間裂縫,也不可能當著整個鳳城的人這麼做。

藍河星域位於凌天界和宇天界的中間,這裡是無邊無際的星空,修士是很少會來到這裡,就算來也只能坐著仙船才能到達。

蘇瑾月和戰亦寒落在其中一顆星球上,釋放出神識一掃,立即就看到了陸翰墨和羅舒。

身形再次一閃,來到了陸翰墨和羅舒所在的地方,「陸大哥!舒姐!」

陸翰墨和羅舒笑著點了點頭,「我們進去吧。」他們在回來的途中發現了這顆星球上有藍石晶礦,所以就發了訊息給蘇瑾月和戰亦寒。

一般藍石晶礦下都會有孕育藍石晶的極品藍石精髓,用藍石精髓修鍊絕對不會比低級神靈晶差,只是藍石晶是一級神級材料,仙界是很少見到的。蘇瑾月和戰亦寒是他們的朋友,以後兩家還會親上加親,有好東西他們當然會想到和他們一起分享。

四人跳入藍石晶礦,十幾分鐘后,四人才終於到達了藍石晶礦的底部。

「這裡有天然禁制。」羅舒用神識掃了一眼四周,抬手揮出幾面陣旗。

隨著陣旗落下,原本一片漆黑的礦底瞬間變的明亮起來,他們四周不再是岩石壁,而是一片漫無盡頭的沙漠。

「沒想到這裡還有著一個世界。」蘇瑾月想要用神識看看這個世界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卻發現自己的神識在這個世界根本就伸展不出去。

「這裡竟然有禁錮神識的禁制。」羅舒皺眉道。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了,所以並不是很擔心。不過真的沒有想到,藍石晶礦下竟然會有一個這樣的世界。

「我們先往前走,看看這裡有沒有人。」陸翰墨伸手拉起羅舒的手,向著前面走去。

戰亦寒也拉起蘇瑾月的手,跟上了陸翰墨和羅舒。他們已經不止一次進入過禁錮神識的世界了,雖然不敢說習以為常,至少心裡並不驚慌。 走了沒多久,蘇瑾月四人就看到了一名面黃肌瘦的男人。

那人看到蘇瑾月四人愣了一下,隨即就快速的跑開了。

「這裡有人,就說明我們離他們居住的地方應該不遠了。」陸翰墨說道。

羅舒贊同的點了點頭,「我們跟上那人看看。」她想知道這個地方,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

「嗯。」蘇瑾月和戰亦寒點頭應道。他們也是這麼想的。

四人走了沒多久,就聽到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接著就看到剛剛離開的那個男人,帶著十幾名同樣面黃肌瘦的同伴向著他們沖了過來。

「把你們身上的食物都拿出來。」其中一名頭髮稀疏,臉色蠟黃的男人走到蘇瑾月四人面前冷聲說道。

他們是坐著仙船途徑這裡的時候發現藍石晶礦的,誰知跳下藍石晶礦后就來到了這裡,這裡的水源雖然可以讓他們勉強度日,但是他們還是十分缺少食物,他也知道新進來的這幾人身上未必會有食物,但是他們真的很餓。

「我們沒有。」戰亦寒淡聲道。

「沒有就將你們身上的衣服都脫下來給我們。」人群中走出一名中年婦人,她的目光在蘇瑾月和羅舒的身上來回掃視著,來到這裡后她就再也沒有換過衣服,今天有衣服送上門,她怎麼可能錯過。

「不可能!」羅舒冷哼道。

蘇瑾月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看著面前的女人。他們來這種禁錮神識的地方已經不止一次了,怎麼可能一點準備都沒有,她的口袋裡一直放著一隻儲物袋,儲物袋裡有不少的丹藥,還放著幾件武器。

有了這些東西,就算他們的神識被禁錮,只要一顆復靈丹下去,他們也可以立即恢復。她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拿出來,是因為她想先了解一下這裡的情況。而且她也了解舒姐和陸大哥,他們也不可能沒有一點準備。

就算沒有任何準備,他們神識被控,他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存在。對付這些人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小意思。

「那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上!」中年婦人一揮手,她身後的眾人沖向了蘇瑾月四人。

戰亦寒和陸翰墨上前一步,只是三兩下,就將衝過來的幾人揍倒在了地上。

「這裡是什麼地方?」戰亦寒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的幾人沉聲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我們也是剛來沒多久。」他們最先遇到的那名面黃肌瘦的男人顫聲說道。此時他才知道,他們這次是提到鐵板了,新來的這四人不是好惹的主。

「我們錯了,你們放過我們吧,我們只是太餓了想要搶些吃的。」頭髮稀疏的男人害怕的看著陸翰墨和戰亦寒。他可以肯定,在仙界這兩個男人都不是一般的修士。現在他真的很後悔得罪了他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放過他們。

「我們走吧。」見問不出什麼,羅舒走到陸翰墨身旁說道。

陸翰墨點了點頭,拉著羅舒的手向著前面走去。

蘇瑾月和戰亦寒跟上羅舒和陸翰墨,「舒姐,我身上有丹藥,我們要先恢復神識嗎?」 蘇瑾月明了的點了點頭,「那我們如果要進入神界,我們該從什麼地方進去?」

「從仙界的天之界域,那裡有神界入口,不過那個神界入口已經被我和翰墨用陣法封住了。」羅舒說道。

蘇瑾月點了點頭,「這裡既然可以快速的增漲修為,那我們不如讓大家都來這裡修鍊,到時危機來臨的時候,我們也可以發揮出更強的力量。」

「我也是這麼打算的,只是這裡是神之界域,空間規則在這裡是起不了任何作用,我們得先從這條河出去。」羅舒說道。

蘇瑾月用神識掃視了四周一眼,根本沒有發現有河水,「我們要怎麼出去?」

「走那邊吧。」陸翰墨指著一個方向道。

「好。」蘇瑾月三人點了點頭,向著陸翰墨所指的方向走去。

「前面有一座城池,我們要小心了。」羅舒看到在他們前方不遠的地方一座巨大的城池,提醒眾人道。他們進入這裡能快速的晉級到主宰後期巔峰,在他們之前的人肯定也是一樣。

「嗯。」蘇瑾月三人點了點頭。他們也想到了這個原因。

「我們要不要繞過這座城?」戰亦寒問道。他不是怕城裡的修士,而是覺得能少一些麻煩,就少一些麻煩。

遇到你是一個意外 「應該不能,我之前用神識查看過,除了這裡其他的都是死路。」陸翰墨說道。他修鍊的時間比戰亦寒和蘇瑾月要長,他的神識也要比他們強大很多,所以他的神識可以覆蓋整個河底,除了進入這座城池,他們沒有別的出路。

「既然來了,我們就進城去看看吧。」 紅樓之黛玉后媽不好當 蘇瑾月說道。

「嗯。」戰亦寒點了下頭,拉住蘇瑾月的手,與陸翰墨和羅舒向著前面的城池走去。

守在門口的守衛伸手攔住了蘇瑾月四人,「要進入神城,先交一百枚九級仙丹。」在這裡的修士修為都已經達到了主宰後期巔峰,仙靈石對他們已經起不到什麼作用了,反而仙丹更實用一些。不過來這裡的修士,不可能都是九級仙丹宗師,所以拿不出九級仙丹的修士,就無法進入神城,只能在城外遊盪。

但是在城外遊盪,每過一百年修為就會下降一級,直到修為全失,直至死亡。

蘇瑾月和羅舒同時取出一百枚九級仙丹遞給守衛。

看到對方的動作,蘇瑾月和羅舒相視一笑。

「還是我來吧。」羅舒將手中的玉瓶遞到守衛的手中。

守衛接過玉瓶,打開看了一下其中的丹藥,確定是九級仙丹后,向著一旁讓開了一步。沒想到這四名修士還真的能拿出九級仙丹。

蘇瑾月四人剛剛進入神城,就感覺到這裡神靈氣更是濃郁。

「舒姐,這裡神靈氣這麼濃郁,我們還能突破嗎?」蘇瑾月看向羅舒問道。

羅舒搖了搖頭,「只能保持,無法突破。」

蘇瑾月有些失望的點了一下頭,環顧四周,發現經過的修士都是主宰後期巔峰,「這些修士要是到了外面,仙界肯定會亂一陣子。」 正在蘇瑾月四人說話間,一名修士走到了他們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們,「你們是新來的?」他在這裡已經有上萬年了,對於這裡有什麼人,他十分清楚,這幾個人他從來沒有見過,肯定是新來的。

「是的前輩!」蘇瑾月四人向對方行禮道。現在他們還不清楚這裡是什麼情況,所以絕對不能得罪這裡的人,不然他們會有很大的麻煩。不過若是對方想要欺負他們,他們自然也不是會吃虧的主。

修士點了點頭,「那你們還沒有住的地方了?」

「是的前輩!我想問一下,這裡有辦法可以出去嗎?」陸翰墨看向修士問道。

修士搖頭苦笑了一聲,「要是能出去,我早就出去了,誰願意待在這個鬼地方。」這裡的神靈氣是濃郁,可是修為不漲又有什麼用,而且進入這裡的每個修士都是一樣的修為,除非在這裡有自己的勢力,不然在這裡生活也是舉步維艱。

這裡每天都會有各種勢力前來收保護費,如果不給小則打一頓,嚴重一些的話,就會被趕出神城,說的直接一些,這裡就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是這裡的霸主。

蘇瑾月四人對視一眼,看向那名修士。

「前輩!這裡就沒有人出去過嗎?」戰亦寒問道。無論如何他們都要想辦法出去,如果他們被困在這裡,那個危機來臨時該有誰去解決。

「反正我是沒有聽說有人出去過。你們要不要住的地方?我那裡還有空房子,只要一百顆九級仙丹一個月。」修士說道。在這裡九級仙丹就是通用幣,極品仙靈石什麼的,對他們一點用都沒有。

「好。」蘇瑾月拿出一百枚九級仙丹遞給修士。

修士接過九級仙丹,「我叫馬嶴,你們叫我名字就可以了,跟我走吧。」他在這裡雖然沒有自己的勢力,不過他也算是這裡的老人了,所以在這裡也沒有人敢欺負他。

蘇瑾月四人跟著馬嶴,七拐八扭的來到了一座小院。

「這裡除了我還住著兩名修士,他們的脾氣不怎麼好,你們最好不要打擾他們。這裡正好還有兩個房間,你們自己挑吧。還有,你們要是出去遇到了收保護費的人,一定要給,不然就會麻煩不斷。」馬嶴提醒道。

「這裡有很多收保護費的嗎?」羅舒皺眉看著馬嶴。

馬嶴點了點頭,「這裡有五個幫派,他們每天都會在街上轉悠,只要修士願意付保護費,他們是不會為難對方的,他們收了保護費后,一個月之內是不會再找你們的。」

「好的,我們明白了。」羅舒點了點頭。

「請問這裡哪裡有買神城的地圖?」蘇瑾月問道。她覺得既然這個地方可以進來,肯定是有辦法可以出去的。

「街上的店鋪里有地圖出售,不過我勸你們還是不要白費心思了,沒用的,出不去的。」馬嶴搖了搖頭,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他曾經也想過很多辦法,想要離開這裡,可是現在他還是被困在這裡出不去。 正在蘇瑾月四人說話間,一名修士走到了他們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們,「你們是新來的?」他在這裡已經有上萬年了,對於這裡有什麼人,他十分清楚,這幾個人他從來沒有見過,肯定是新來的。

「是的前輩!」蘇瑾月四人向對方行禮道。現在他們還不清楚這裡是什麼情況,所以絕對不能得罪這裡的人,不然他們會有很大的麻煩。不過若是對方想要欺負他們,他們自然也不是會吃虧的主。

修士點了點頭,「那你們還沒有住的地方了?」

「是的前輩!我想問一下,這裡有辦法可以出去嗎?」陸翰墨看向修士問道。

修士搖頭苦笑了一聲,「要是能出去,我早就出去了,誰願意待在這個鬼地方。」這裡的神靈氣是濃郁,可是修為不漲又有什麼用,而且進入這裡的每個修士都是一樣的修為,除非在這裡有自己的勢力,不然在這裡生活也是舉步維艱。

這裡每天都會有各種勢力前來收保護費,如果不給小則打一頓,嚴重一些的話,就會被趕出神城,說的直接一些,這裡就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是這裡的霸主。

蘇瑾月四人對視一眼,看向那名修士。

「前輩!這裡就沒有人出去過嗎?」戰亦寒問道。無論如何他們都要想辦法出去,如果他們被困在這裡,那個危機來臨時該有誰去解決。

「反正我是沒有聽說有人出去過。 總裁大人愛無止盡 你們要不要住的地方?我那裡還有空房子,只要一百顆九級仙丹一個月。」修士說道。在這裡九級仙丹就是通用幣,極品仙靈石什麼的,對他們一點用都沒有。

「好。」蘇瑾月拿出一百枚九級仙丹遞給修士。

修士接過九級仙丹,「我叫馬嶴,你們叫我名字就可以了,跟我走吧。」他在這裡雖然沒有自己的勢力,不過他也算是這裡的老人了,所以在這裡也沒有人敢欺負他。

蘇瑾月四人跟著馬嶴,七拐八扭的來到了一座小院。

「這裡除了我還住著兩名修士,他們的脾氣不怎麼好,你們最好不要打擾他們。這裡正好還有兩個房間,你們自己挑吧。還有,你們要是出去遇到了收保護費的人,一定要給,不然就會麻煩不斷。」馬嶴提醒道。

「這裡有很多收保護費的嗎?」羅舒皺眉看著馬嶴。

馬嶴點了點頭,「這裡有五個幫派,他們每天都會在街上轉悠,只要修士願意付保護費,他們是不會為難對方的,他們收了保護費后,一個月之內是不會再找你們的。」

「好的,我們明白了。」羅舒點了點頭。

「請問這裡哪裡有買神城的地圖?」蘇瑾月問道。她覺得既然這個地方可以進來,肯定是有辦法可以出去的。

「街上的店鋪里有地圖出售,不過我勸你們還是不要白費心思了,沒用的,出不去的。」馬嶴搖了搖頭,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他曾經也想過很多辦法,想要離開這裡,可是現在他還是被困在這裡出不去。 走進房間,蘇瑾月四人在桌旁坐了下來。

「陸大哥!舒姐!你們怎麼想?」蘇瑾月問道。

「我們先去買張地圖,弄清楚這裡的地形后,再分別尋找出去的辦法。這裡既然能進來,肯定有辦法可以出去的。」羅舒說道。在她的字典里,從來沒有『放棄』這個詞語。

唯願與你終老 「好。」蘇瑾月點頭贊同。

「那我現在和瑾月出去買地圖。」戰亦寒站起身。他做事喜歡速戰速決,既然決定了要怎麼做,就早一些去做。

「嗯。」羅舒和陸翰墨點了點頭。他們打算趁蘇瑾月和戰亦寒出去的這段時間,煉製一些九級仙丹,既然九級仙丹是這裡的通用貨幣,以後需要用九級仙丹的地方肯定很多。

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街上,走進一家商鋪。

夥計看到兩人,立即熱情的迎了上來,「歡迎光臨!請問兩位客官需要買些什麼?」

看到連夥計都是主宰巔峰期修為,戰亦寒和蘇瑾月有些無語。這裡的修士若是到了外面,哪一個不是強者中的強者,可是這樣的強者在這裡,卻只是一個普通的夥計。若是被外面的那些修士知道,估計得鬱悶的撞牆。

「我們想買一張地圖。」戰亦寒道。

夥計一聽戰亦寒的話,就知道他們是新來的,「你們是剛剛來的吧?其實你們買地圖也沒有用,這裡就是一個封閉的世界,只能進,不能出。」

他覺得他們與其花那麼多九級仙丹買地圖,還不如買一些九級仙靈草回去煉製九級仙丹。不過這種話,他也只敢在心裡說,不然掌柜聽到了肯定會罵他。因為神城的人是不會花冤枉錢買地圖的,店裡的地圖就是為了這些新來的修士準備的。

「一張地圖多少錢?」戰亦寒似沒有聽到夥計的話一般繼續問道。

夥計無奈的搖了搖頭,「一千枚九級仙丹。」一開始進入這裡的修士都是不死心的,等到時間長了,他們自然就會明白了,也就會死心了,不過到那時,他們身上的九級仙丹也就差不多花完了,被趕出神城便是他們最後的結局。

蘇瑾月拿出一隻儲物袋遞給夥計,「我們要一張地圖。」一千枚九級仙丹買一張地圖肯定是貴的,但是這裡連進城費都要一百枚九級仙丹,也就不覺得奇怪了。好在她身上的九級仙靈丹有著上萬枚,金葉界中又有著成片的九級仙靈草,不然想要在這個地方生活,肯定極為艱難。

夥計接過儲物袋看了一下,拿出一張地圖遞給蘇瑾月,「客官!這是您的地圖請收好,你們還有什麼需要的嗎?我們這裡什麼都有的。」

「不用了。」戰亦寒搖了下頭,和蘇瑾月向著店外走去。

剛剛走出店鋪,就有兩名穿著白色衣袍,胸前佩戴著銀色勳章的男子攔住了蘇瑾月和戰亦寒的去路。

「你們想要幹什麼?」戰亦寒問道。心中知道,對方應該是來問他們收保護費的。

其中一名短髮的男子冷笑著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勳章,「看到沒?我們是來問你們收保護費的,識相的快把九級仙丹交出來,不然我們可就要不客氣了。」

「多少?」蘇瑾月問道。

「五千枚九級仙丹,別磨磨蹭蹭的,快點拿出來。」另一名男子催促著伸出手。對方是新來的,對這裡還不熟悉,所以肯定是不敢反抗他們的,也因為如此他才敢獅子大開口。

「你們怎麼不去搶呢?」蘇瑾月嘲諷的冷笑。他們之前特意問過馬嶴,他說保護費一般都是五百枚九級仙丹,這兩名修士明顯的就是想要敲詐他們。 「他們現在在哪裡?」白虎堂堂主怒聲問道。他白虎堂在神城已經屹立萬年,還從來沒有人敢打他們白虎堂的人,既然對方找死,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氣了。

「他們在二號街。」短髮男子連忙說道。老大發怒了,那兩名修士就要倒大霉了。只要想到那對欺負過他的男女,很快就會跪地求饒,他心中就興奮無比。他雖然只是白虎堂的小嘍啰,但是也不是別人可以欺負的存在。

「叫上二十個人,我去會會他們。」白虎堂堂主沉聲命令道。帶那麼多人一起去,不是他怕那兩名修士,而是為了氣勢,讓別的修士都看看,得罪他們白虎堂會有什麼後果。

「是!」兩名男子應了一聲,高興的跑了出去。

蘇瑾月和戰亦寒坐在茶樓里喝著仙靈茶,看著窗戶街道上的風景。

聽到遠處傳來一陣凌亂的跑步聲,就知道白虎堂的人找來了。

放下手中的茶杯,戰亦寒微笑著看向蘇瑾月,「我下去會會他們,你在這裡看戲。」剛剛他已經試過那兩名修士的實力了,他一個人對付綽綽有餘。

「嗯。」蘇瑾月微笑著點了點頭。對於亦寒的實力,她是絕對有信心的。若是真的有意外,她再出手不遲。

戰亦寒伸手揉了揉蘇瑾月的髮絲,起身走出了茶樓。

「白虎堂的人找來了,那對男女要倒霉了。」

「是啊,這次白虎堂真是大動干戈,竟然派出了這麼多人。」

「那對男女真是找死,竟然連白虎堂都敢得罪,現在看他們怎麼收場,白虎堂的人可是出了名的不講理。」

「你們看!連白虎堂堂主柯比生都來了。」

知道白虎堂很快就會派人過來對付蘇瑾月和戰亦寒,街上原本看熱鬧的人不但沒有離開,反而越來越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