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沒,世界這麼好,我還想留條命多出去看看呢。」

「手動再見,老大,我這正與一道題較勁呢,就不參與你的行動了哈。」

……

「擄學霸算什麼,老大,我可是立志要成為學霸的人!」

風玫:「……」這群人究竟受到了季零怎樣的荼毒?一個個都神志不清了吧?

沒人理她,風玫百無聊賴地趴在桌子上戳著試卷,看著上面的題……沒興趣。

瞄見有兩張上竟然有選擇題,風玫眸子一亮,從口袋裡掏出一枚紅色的蛋蛋來。

拿出記號筆,在其中一頭做一個顯然的記號。

按著,鬆手,轉!

停——順手按住還在轉個不停地蛋蛋,順著記號看過去——這題選第二項。

半節課的時間,風玫憑著此法做完了卷子上所有的選擇題……

「尤他,來下我辦公室。」風玫正想著該以何種方法完成大題時,某變態突然出現在門外。 眾人在看見譚成虎被陳天一巴掌扇死了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

在陳天沒有出手之前,這些人都是信心滿滿的,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清姬看著陳天都已經不知道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陳天面色平靜的看著譚成虎帶來的那些手下,低聲說道:「看來譚家還真的是不了解我的情況啊,竟然弄了這麼一大群廢物過來殺我,實在是太不給我面子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陳天的右手輕輕一揮。

一道寒光閃過。

「嘭嘭嘭……」

譚成虎帶來的那些小弟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已經被陳天釋放出來的這道氣息擊穿了身體,然後相繼倒了下去。

清姬在看見這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不可思議了。

她剛才還以為陳天對付這些人可能會浪費一些時間,但是她沒有想到這些人在陳天的面前竟然同樣是這麼的不堪一擊。

這些人竟然連反應跟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就全部都死在了陳天的手中。

清姬顫抖著身體,看著陳天猶豫了兩秒鐘,然後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問道:「主人,這些人是已經都死了嗎?」

「沒錯,都死了……」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竟然真的都死了……」

清姬此時甚至都有些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她從小到大見到的高手非常多,但是陳天這樣厲害的高手她確實還是第一次碰到。

「主人,那咱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啊?」

清姬知道自己現在的行蹤已經暴露了,而台州島本身就是譚家的地盤,自己若是想跑的話,那肯定是跑不掉的。

「去你們家問清楚小九的下落,然後在考慮下一步怎麼辦!」

陳天淡淡的回了清姬一句,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原本地上的那些屍體竟然全部都開始燃燒了起來。

幾秒鐘以後,這些人就好像是從來都沒有出現在這個地方一樣,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清姬面對這樣的情況心中更是震驚,此時她已經知道了自己當初選擇投靠陳天是個多麼正確的決定,如果自己選擇成為陳天的敵人,那實在是有些太可怕了。

「你還愣在哪裡幹什麼?開車去你家!」

陳天在處理完了這些屍體之後,輕聲沖著清姬喊了一聲。

而清姬看著陳天心中非常的緊張,連忙說道:「主人,您確定現在就去我家嗎?」

「不是現在還能是什麼時候,我這次過來是為了救人的,不能耽誤時間!」

陳天十分平靜的回了清姬一句。

而清姬則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看著陳天說道:「主人,您現在要是去我家的話,我爺爺肯定已經準備好了對付您的,我家裡面有一位煉虛境的武者,實力非常的強悍,我擔心您現在要是過去的話,可能會有什麼危險!」

「煉虛境?」

陳天聽到這句話愣了一下。

「沒錯,就是煉虛境!」

清姬點了點頭。

「雖然我現在的狀態也只不過是恢復了七成左右,但是如果是對付一個煉虛境的話,那應該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陳天扭頭看了清姬一眼,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清姬說道。

清姬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震驚,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想到陳天的實力竟然會如此的強悍,僅僅就是恢復了七成的功力竟然就可以去對付一個煉虛境,那如果是巔峰狀態的實力又得有多麼的恐怖呢?

「上車吧!」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清姬喊了一聲,然後直接伸手打開了譚成虎留下來的那輛車的車門。

清姬猶豫了一下之後,也連忙跟著陳天一塊上了車。

清姬看見陳天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面以後,主動的坐在了司機的位置上面,但是因為清姬平時開車的次數非常少,所以開車的技術也是非常一般的。

折騰了半天之後,清姬終於啟動了車子,然後奔著譚家的位置來了過去。

許你情深,總裁請放手 車子啟動之後,陳天一直都在閉著眼睛休息。

剛才的戰鬥並沒有給陳天帶來什麼太大的影響,至於清姬說的煉虛境強者,只要對方的實力不是煉虛境巔峰的話,陳天覺得自己都有把握戰勝。

譚家只不過就是吉田家族的一個分支,陳天覺得譚家就算是有煉虛境的強者坐鎮,那也絕對不可能是煉虛境巔峰的強者,畢竟鄭絕命的境界是煉虛境巔峰,他都可以在Y國成為天師,如果真的是煉虛境巔峰的話,那絕對不可能甘心在一個小小的譚家,即便是放在吉田家族那應該也是實力非常恐怖的存在!

……

另一邊,譚家的別墅內。

譚家現在是台州島的第一大家族,所以譚家的別墅佔地上萬公頃,裡面的裝修設施也是非常的豪華的。

此時此時譚家的那些骨幹全部都聚集在了一起,畢竟清姬身上的魂魄被擊碎,這件事對於譚家來說也算是一個大事。

而在這些譚家的高層當中,有一對中年婦女,這兩個人便是譚清姬的父母。

其實當初清姬的父母本身是不同意犧牲自己的女兒的,但是無奈清姬的身體是非常適合借屍還魂的,而且再加上清姬的母親本身就是吉田家族的人,吉田家族也承諾給譚家很多的好處,最後兩個人迫於壓力只能是答應了下來。

畢竟他們兩個的實力跟譚家還有可怕的吉田家族相比還是有很多的差距的,即便他們兩個不接受這件事,也絕對改變不了任何的東西。

而在這些人的中間則坐著一位年紀差不多有七十歲左右的老者,這位老者便是譚家真正的家主,譚北棄!

譚北棄在台州島那絕對能夠算得上是皇帝一般的存在,整個台州島根本沒有那個家族有膽子跟譚家過不去。

此時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譚北棄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難看。

「父親大人,我覺得清姬只不過就是一時糊塗,咱們沒有必要真的殺掉她!」

清姬的父親譚元澤猶豫了一下之後低聲說道。

「元澤,你知道不知道清姬到底做了什麼事情?你現在替她求情那就跟找死沒有任何區別你知道不知道?」

異界大領主 譚北棄瞪著眼珠子,情緒十分激動的喊道。

「可是清姬也只不過就是想要活下去而已,當初那件事對於清姬來說本身就是不公平的……」譚元澤連忙說道。

「不公平?」

譚北棄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那你告訴我什麼事情才是公平的?」

「當初吉田家族之所以能夠如此幫助咱們,不就是因為清姬的犧牲嗎?這件事我並不想欺瞞你們,但是沒有想到清姬竟然做出了如此愚蠢的一件事,她的行為直接讓吉田家族的人覺得咱們是背信棄義,他們甚至都會懷疑咱們是不是跟清姬串通好了!」

「用清姬一個人的性命去換回咱們譚家百年的榮耀這是上天給咱們的機會,但是你看看你的女兒做了什麼?竟然聯合其他人將吉田秀川女兒的魂魄都擊碎了,如果咱們現在不殺死清姬,那吉田家族的肯定會誤會的,你知道不知道?」

譚元澤在聽到了這些話以後,臉上的表情十分絕望,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道說點什麼才好。

「我知道你現在想要保護你的女兒,但是你別忘了清姬也是我的孫女,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要清姬活下來,但是她的行為已經徹底的惹怒了吉田家族,就算是咱們現在放了她,吉田家族的人會放了他嗎?」譚北棄再次說道。

「難道就沒有什麼別的辦法了嗎?」 (穿越)天后成長手冊 譚元澤似乎有些激動的喊道。

「除非你能夠讓吉田秀川的女兒活下來,否則咱們就必須殺死清姬,畢竟吉田秀川損失的是一個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你們也都知道吉田家族對這件事是多麼的重視,但是咱們死的只不過就是一個清姬而已!」譚北棄低聲回了一句。

譚元澤聽到這句話以後,十分無奈的嘆了口氣,因為他心裏面非常的清楚,現在這個時候,無論他說些什麼,那都已經來不及了。

「清姬怎麼能如此糊塗呢!」

譚元澤十分無奈的感嘆道。

「清姬並不是糊塗,她只不過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清姬的母親突然開口說道。

眾人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瞬間陷入到了一片沉默當中,其實這些人心裏面都清楚譚家能夠有今天都是因為清姬的犧牲,但是此時他們也無能為力了,畢竟在強大的吉田家族面前,他們譚家實在是有些太過於渺小了。

「家主,我聽說清姬在華夏認識了一個非常厲害的武者,如果這個人現在就在清姬的身邊,那怎麼辦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人低聲沖著譚北棄問道。

「這個你們就不用擔心了,我已經聯繫好了周老,一旦那個人敢出現在台州島,周老會親自出手的!」

譚北棄低聲說道。

「周選武周宗師竟然同意出手了?」

眾人聽到這句話以後全部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咱們譚家供奉周老這麼多年了,如今也算是碰到了一個大麻煩,如果周老還是不願意出手的話,那實在是有些說不過了……」

譚北棄低聲說道。

眾人聞言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激動,因為這個周選武在台州島這邊也算是一個非常出名大人物,譚家之所以能夠稱霸台州島有一部分是吉田家族的幫助,還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周選武的存在。

一個煉虛境的強者坐鎮,很多家族根本不敢招惹譚家。

「如果周老能夠親自出手的話,那這件事就能夠簡單很多了!」

一位中年人淡淡說道。

「不僅僅是周老,我還已經把咱們譚家所有化神境的強者都喊回來了,而且還在咱們家安排了狙擊手,只要那小子敢出現,那就是必死無疑的!」

就在這個時候譚北棄再次開口說道。

眾人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譚北棄的位置,他們心裏面清楚譚家這次算是真的如臨大敵了,要不然譚北棄也絕對不會如此謹慎。

…… 陳天在看見突然衝出來的這些武者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

因為此時這些武者大部分境界都是化神境,最高的也只不過就是化神境巔峰而已。

不得不說,譚家確實實力雄厚,能夠湊齊這麼多的化神境強者,若是放在國內的話,足以堪比李氏宗門了。

這樣的陣容即便是對付一個煉虛境小成的強者都是足夠的,只不過這些人要是想對付陳天的話,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既然你知道我是誰,那你應該非常的清楚我的實力,你覺得這些人能是我的對手嗎?」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譚北棄問道。

「我當然知道陳公子您實力非常的恐怖,但是我手底下的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順便提醒你一句,我還在遠處安排了狙擊手,所以你如果現在離開的話,我保證這些人不會出手,但是如果你繼續執迷不悟,那就別怪我們譚家不客氣了……」

譚北棄語氣十分得意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彷彿在譚北棄的眼中,此時的陳天就是瓮中之鱉一樣。

而且譚北棄還有一個周老當後手,他覺得這些人就算不是陳天的對手,但是也絕對能夠重傷陳天,然後再讓周老出手,這樣便可以萬無一失。

「我原本是不打算對這些人出手的,我也答應過你不殺人,但是現在你也看見了,這些人如此的自不量力,我也沒有辦法!」

陳天扭頭沖著清姬說道。

「主人,您要注意安全!」

清姬也知道陳天也算是仁至義盡了,連忙輕聲回了一句。

「放心吧,這些螻蟻還傷不了我……」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亢!」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巨響。

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打過來一顆子彈。

陳天在感覺到子彈飛過來以後,伸手直接摟住了清姬那纖細的腰肢,然後輕踏一步,橫空而起,直接躲過了這顆子彈。

子彈在打在地面上以後,直接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從這個深坑便能夠看得出來這顆子彈的威力有多麼恐怖!

清姬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地上的深坑,臉上的表情十分震驚,因為她心裏面清楚,剛才如果不是陳天的反應速度快,此時她可能已經死在這顆子彈之下了。

狙擊手明明知道清姬就站在陳天的身邊,但還是沒有任何的猶豫的開了槍,這說明狙擊手的目標根本就不是陳天一個人,還有清姬。

「……」

不遠處的譚北棄在看見陳天躲過了這顆子彈以後,心中多少還是有些失望的,因為他覺得剛才那顆子彈如果真的能夠打在陳天的身上,那陳天就算是不死也是重傷。

但是可惜陳天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這種速度的子彈在陳天的面前實在是不值一提。

「抱緊我!」

陳天輕聲沖著清姬說道。

清姬聽到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

「現在這些人的目標不僅僅是我,還有你,所以你必須時刻跟在我的身邊,否則他們會趁我出手的時候擊殺你!」

陳天淡淡解釋道。

清姬聽到了陳天的這些話以後,忍不住苦笑了一聲,然後伸出雙手死死的抱住了陳天的脖頸。

清姬萬萬沒有想到,此時就是在自己家門前,但是她的家人想著如何殺死她,而唯一一個能夠讓她信任的人竟然是一個跟她認識僅僅不到三天時間的陳天。

這一切都是那麼的可笑。

只不過清姬也知道現在並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

陳天身影一閃,一把金色長劍出現在了陳天的手中,然後陳天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奔著人群的位置沖了過去。

譚家的那些高手看見陳天出手之後,一哄而上,全部都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這些人都知道陳天的身手非常的厲害,所以此時他們也不敢大意,分別從四面八方衝到了陳天的面前。

陳天手中長劍輕輕一劃,一道無比霸道的劍氣直接橫空而生。

這道劍氣直接砍在了沖在最前面的那幾個武者的身上,而這些武者甚至都不曾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便直接被劍氣攔腰斬斷。

清姬在看見這一幕以後,本能的尖叫了一聲,然後連忙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亢!」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聲槍響。

陳天抱著清姬十分輕鬆的躲過了子彈,然後右手輕輕一揮,一道寒芒閃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