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我聞凱源是什麼人,鐵子,去拿下他。」聞凱源當然不樂意,現在可是己方佔據絕對優勢。

「了解!源哥!」

鐵子立馬帶著幾名兄弟圍上獸車。

「慢!且慢!我投降!我投降了!」十里春風突然大喊投降,隨後一腳將富石康踢到鐵子跟前,「這老傢伙給你們,都是這老傢伙慫恿我來的,要殺要剮隨你們的便。」

聞凱源和葛三天差點被十里春風的舉動驚掉眼球,這還是修鍊者嗎?為什麼有那麼厚顏無恥的修鍊者。

「十里大人,救救我,我還不想死啊!」富石康拚命掙扎想爬回獸車。

「滾,老子不認識你,你是死是活都與老子無關。」十里春風翻臉不認人開口大罵。

「十里大人,那聞凱源真的有妖心,我親眼所見,只要十里大人得到妖心,就可以成為修鍊者,十里大人你不能過河拆橋啊!十里大人!」富石康大哭大鬧。

聞凱源在後面聽著好像不對勁啊!這富石康話里的意思難不成在說十里春風並非修鍊者?

「你這老傢伙在胡說八道什麼,老子不需要妖心,老子一點也不想要妖心,老子根本就不缺妖心。」被富石康壞了事,十里春風激動大喊。

「哈哈!原來只是一個裝腔作勢的矮胖子。」聞凱源大笑。

「鐵子,把他帶過來。」

鐵子聽到聞凱源的話,立馬上前制服十里春風,而十里春風果真只是一名普通半月族,在鐵子這種身經百戰的好手面前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那兩名練氣修鍊者見十里春風被抓,頓時失去鬥志,棄械投降。

一場鬧劇不到半個時辰落下帷幕,由聞凱源大獲全勝,隨後聽聞消息的居民無不高呼慶祝,聞凱源的聲望一時間提升了數個檔次。

和外面歡樂的氣氛不同,聞凱源此時卻遇到棘手的事情。

在拿下十里春風后,聞凱源也弄清楚十里春風的身份,這矮胖子來頭可不小。

「放開我,我哥是妖族大將十里桃花,你們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我哥不會放過你們的。」十里春風不停掙扎,想要掙脫鐵子的控制。

「阿源兄弟,這十里桃花是何許人?」見聞凱源神色凝重,葛三天疑惑問道。

「一位新晉的妖族大將,悟境修鍊者。」聞凱源徐徐說道。

葛三天恍然大悟,怪不得一個普通半月族能夠當城主,還有兩名練氣修鍊者當保鏢,原來上面有人庇護。

「哼!既然認識我哥,還不放開我。」十里春風得意道。

「十里春風,我問你幾個問題,如果你老老實實回答我,我可以放你走。」沉默一會後,聞凱源對十里春風道。

「你問!你問!」聽到聞凱源要放自己走,十里春風趕緊答應。

「你哥既然是大將十里桃花,要弄到一顆妖心應該不是難事,你為什麼要來搶我的。」聞凱源問第一個問題。

「還不是因為我哥不許我使用妖心,他說使用妖心成為修鍊者的都是廢物,不然我早已經是一名萬人之上的修鍊者,何苦偷偷跑來搶你的妖心。」十里春風哭喪著臉回答。

「為什麼使用妖心的修鍊者都是廢物?」聞凱源抓到重點問題,這原本也是他疑惑的問題,當初破山得到妖心后,他並未使用,可沒過多久,破山卻成為了修鍊者,妖心則被他保存了下來。

「怎麼?你們不知道嗎?使用妖心的修鍊者最多只能提升到練氣等階,別說悟境,就是化氣也到不了,只有那些自己感悟成為修鍊者的半月族才能到達化氣等階之上。」十里春風解釋道。

聞凱源震驚,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同時內心慶幸,還好他謹慎,否則他這一輩子都將停留在練氣等階。

「問完了嗎?問完可以放我走了吧?」十里春風見聞凱源不說話於是問道。

聞凱源沒有理會十里春風,而是對鐵子吩咐道:「鐵子,把他關起來,還有,他的身份不得讓任何人外傳。」

「是,源哥。」鐵子點頭。

「你不是說只要我回答你的問題你就放我走嗎?你賴皮,你不是好人!你……」十里春風沒想到聞凱源是騙自己的,頓時憤怒。

「走吧你!難道還要我源哥放你回去喊你哥來報仇嗎?你當我們傻啊!」鐵子一腳踹倒十里春風,然後將他拖走。

「修鍊之路果然沒有那麼簡單!」鐵子走後聞凱源感嘆道。

葛三天倒沒有那麼多煩惱,畢竟他從來沒考慮過自己要成為修鍊者。

「那顆妖心你還打算用嗎?」葛三天問。

聞凱源搖搖頭,無奈回答:「不是不想用,而是不能用。」

「其實,在兄弟里選一個人來使用也是不錯的選擇。」葛三天提議道。

「嗯!只能這樣做了!」

聞凱源點頭。 當天,「登基」慶典結束后,聞凱源將自己最親密的幾名兄弟喊到屋裡。

「源哥,找我們來有什麼重要的事嗎?」阿強率先開口問道,這慶典剛結束他手頭裡還有許多工作未完成。

聞凱源第一時間並沒有回答,而是把存放妖心的小木盒放到桌面上,並打開盒子,綠瀅瀅的妖心印入眾人眼中。

阿強,耗子,小飛等人一頭霧水,不知道聞凱源是什麼意思,只有知情的鐵子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

「我打算讓你們其中一人來使用這顆妖心。」聞凱源對眾兄弟說道,同時觀察眾人的表情。

阿強等人聽到聞凱源的話驚愕不已。

「源哥,妖心只有一顆,應該由你來使用,而不是我們。」

「對啊!源哥!你是城主,你得成為修鍊者,我們無所謂的。」

……

除了鐵子,眾人紛紛勸說。

「你們先聽我說完。」聞凱源打斷兄弟們的討論。

「妖心雖然可以讓我們成為修鍊者,但也有一個弊端,它只能讓我們成為一名練氣等階的修鍊者,這就是極限,也就是說吃下妖心你今生今世最高的成就只有練氣等階。」

見兄弟們一臉困惑的表情,聞凱源笑了笑,他們想必是不太理解,畢竟在以前修鍊者對於他們來說遙不可及,成為修鍊者更是一種奢望。

「當然,按我們半月族修鍊者數量來看,一千人中只有一個,這顆妖心的價值還是很珍貴的。」

「我不是很理解你的想法,難道我們還有其他方法成為修鍊者?」阿強問道,兄弟里論智商就他最高。

這時鐵子出聲:「當然有,那個矮胖子已經告訴源哥了,我們半月族有機會自行感悟成為修鍊者,但是機會渺茫,源哥想通過自己感悟成為修鍊者,事先聲明,我跟隨源哥,我不要妖心。」

聞凱源搖搖腦袋,哭笑不得,「鐵子,我剛剛不是說過,一千人之中只有一個人能自行感悟成為修鍊者,按我們這些兄弟的數量,也許一個都沒有,你不爭取一下嗎?」

「不要!」鐵子果斷拒絕,他內心是這麼想的,破山不也是練氣等階修鍊者,還不是被他們殺了。

「好吧!那你們呢?」聞凱源面向眾兄弟,「你們都是一直跟隨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其實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每個人都能得到一顆妖心,奈何實力不允許。這顆妖心呢!還有一份責任在裡頭,那就是使用妖心的人必須留在凱旋城當城主,替我管理凱旋城。我與三天兄弟已經計劃好,明日出發前往十里城,將十里城納入我們的勢力範圍。」

聞凱源的話著實讓兄弟們震驚。

「源哥,我們剛打下破山城不久,現在就去打十里城會不會太著急了?」耗子問道。

「不急,不急,時機剛剛好!」聞凱源擺擺手,其實聞凱源根本不用打,他另有辦法拿下十里城。

「其實我希望阿強,或者耗子,你們當中的一人來使用妖心,不過,如果直接安排對其他想成為修鍊者的兄弟來說未免不公平,所以喊你們過來問問你們的想法。」聞凱源繼續說道。

「源哥,你給誰就給誰好了,反正我小飛不稀罕,我要跟源哥一起去十里城。」小飛連忙表態。

「我也不要妖心,我也要去十里城!」

其餘兄弟也不甘落後。

聞凱源笑著點點頭,觀察了這麼長時間,他已經知道如何處理。

「阿強,你應該能理解我的想法,凱旋城是我們打下的第一座城市,這裡也是我們的根據地,不可丟,交給你我還是比較放心的。」

阿強猶豫了一會點點頭。

「好了,就這麼定了!阿強留下,其他人先回去吧!還有,今晚的會議所有人都不許缺席,事關我們以後要走的路,非常重要。」聞凱源支開其餘兄弟只留下阿強一人。

「是,源哥!」

待其餘兄弟走後,聞凱源讓阿強坐到自己身旁,並交代他將來要做的事情。 聞凱源和葛三天之所以那麼急著去十里城也是被迫無奈,誰能曉得這個十里春風居然有一個悟境強者的哥哥,反正人都抓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控制十里春風當傀儡,暗地裡收攏十里城的勢力,來一個鳩佔鵲巢。

八月二十五日,午時,凱旋城城門。

聞凱源和葛三天指揮戰士們裝載出行物資。

聞凱源帶上五十名戰士去十里城,其中包括葛三天熟悉的鐵子,小飛和耗子。

而葛三天自然不用多說,陸惜瑤,曾梓琳,韓清暉三女必須帶著,還有柚子,山大王跟山大王的三頭小弟,其餘四頭獵豹被葛三天放回森林繁衍後代。

隊伍里還有五名特殊的半月族,她們是女性半月族。

之前,曾梓琳在凱旋城裡閑的發慌,當她在城內閑逛之時,發現城裡沒有一家醫治病人的藥鋪,於是她找上葛三天,與葛三天商量設立一個醫療部門。

曾梓琳願意幫忙,葛三天自然是滿心歡喜,當日便找上聞凱源談論,聞凱源得知后也非常感興趣,立馬安排十名女性半月族給曾梓琳當學徒,雖然他們半月族的體質好,基本不會生病,不過,要打戰就難免不會受傷,這個醫療人員還是非常重要的。

不知為何,半月族自從誕生之初女性便非常少,以至於很多時候都是看到清一色的男性半月族,從這就看得出聞凱源對曾梓琳三女的事也是非常上心。

最後一名特殊的半月族,那就是矮胖子十里春風,他的阿左和阿右被聞凱源關押在凱旋城勞教,現由鐵子則充當十里春風的貼身侍衛,只不過這個護衛做的事有些不一樣。一旦十里春風有歪念頭,鐵子可以立即處決他。

除去人和妖獸外,聞凱源還出動了城內僅有的三輛獸車。獸車稀缺是有原因的,獸車的車身容易打造,就是馴化拉車的角鹿非常難尋。

一切準備就緒,聞凱源與出城送行的阿強等兄弟道別後,指揮隊伍出發十里城。此時的阿強已經使用妖心成為一名真正的修鍊者。

凱旋城距離十里城大約一百公里,按半月族的腳程明日午時便可到達,主要是凱旋城未修有連接十里城的道路,加上交通工具落後,還有天黑后不好趕路,否則,他們夜裡便可到達十里城。

很快夜幕降臨,聞凱源命令隊伍就地駐紮。走了半天路,也該停下來填飽肚子,好好休息。

在半月神州,夜間還是有必要防備野獸和妖獸的襲擊,畢竟人在睡眠狀態沒有任何力量。

一夜平靜。

第二日,太陽未升起隊伍便繼續出發,他們離十里城已經非常近。

第二日卻出現一些狀況,有一隊騎著角鹿,數量為十幾人數的半月族小隊在尾隨聞凱源的隊伍。

「十里春風,認識那些人嗎?」獸車內聞凱源拉開車窗問十里春風。

「認識,認識。」十里春風一臉討好聞凱源的表情。

因為聞凱源向他許諾,絕不殺他,同時還讓他繼續當城主,只不過人身自由將受到限制。

「哦?難不成是你十里城的士兵?」聞凱源感興趣問,這十幾名半月族小隊人手一隻角鹿坐騎,陣容堪稱豪華。

「不是,不是,我十里城沒有那麼多角鹿。」十里春風連忙搖頭否認,同時內心卻鄙視聞凱源,若是他十里城有那麼強的騎兵,他怎麼會輸給聞凱源。

「他們是盤踞在十里城附近的一夥凶神惡煞的強盜,戰鬥力非常強悍,這一帶的行商經常被劫。」

「你怎麼不去收服他們。」聞凱源瞥了一眼十里春風,有些諷刺的味道。

「嘿嘿!聞城主也明白,我膽子小,不敢跟他們斗,只要他們不攻城,無論何事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十里春風乾笑道。

「你這傢伙倒挺懂自己享受的,給我說說,這伙強盜的實力如何。」聞凱源也鄙視十里春風,不過,這種貪生怕死的人才好掌控,不必時刻提防他會反抗。

「那些強盜可厲害了,他們有五百步兵,還有一百多騎兵,我十里城都湊不出那麼多騎兵,那強盜頭子也非常牛,叫全勝利,是一名實打實的化氣修鍊者。」十里春風說道。

「呵呵,還好你有一個悟境的哥,不然這十里城估計要改名為勝利城了。」聞凱源冷笑道。

十里春風則尬笑,因為聞凱源說的是事實。

不過,在聞凱源與十里春風談話間,那伙強盜僅僅跟隨一段時間便離去,也不知道打什麼主意。 午時,遠征隊伍總算抵達十里城,有十里春風在,聞凱源和葛三天等人無阻礙進入十里城。

這十里城倒是讓葛三天驚艷了一次,先不談那十米高五米寬的的城牆,就是城內鮮艷的建築,嶄新的馬路,井然有序的交通,還有琳琅滿目的商品,十足十的城市模樣。

聽十里春風介紹,十里城是邊境地區第一大城,居住在十里城的半月族足足有兩萬名,是凱旋城的十倍,光從人氣上便能感受到十里城的繁華程度。

讓葛三天和聞凱源都覺得好笑的是,有那麼大基數的民眾,十里春風的私兵居然還不到一百人,比當初的破山還少,要知道半月族可是全民皆兵。

「兩萬民眾你怎麼才招攬一百不到的士兵!」聞凱源哭笑不得對十里春風說道。

「這,在十里城我的勢力不算強,有幾家比我厲害的!」十里春風紅著臉支支吾吾回答。

「你這城主說話還有人聽嗎?」聞凱源不由打趣道。

「當然聽,我是城主他們必須聽我的,這十里城可是花了我半年時間,盡心儘力建造而來。」十里春風也是要面子的。

「十里春風,你那麼弱,是如何用半年時間把十里城發展成現在的模樣?」聽聞十里春風說十里城的建城歷史僅有半年葛三天表示很驚訝。

十里春風聽到葛三天說自己弱也不生氣,反而驕傲的笑了起來,「雖然我不是修鍊者,力量又弱小,但是呢!論管理城市,在這裡我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

「哦?正好我對城市管理也有一套,你來說說你的城市建設規劃!」葛三天有沒有一套他自己也不清楚,畢竟沒幹過,說這話只是為了套十里春風的話。

「你們看那一排排的商鋪,全城的商鋪管理權全歸城主府所有,我在城市法規中有規定,無論是誰建的房子,只要在我十里城內,街道商鋪的產權一律歸我們管理。無論任何人,想要開商鋪必須經過我們城主府審核通過才能開,我們不收租金,只收低廉的管理費。如果商鋪長時間經營不良,我們將通過部分補償方式回收商鋪,再審批給其他人做,我們禁止轉讓商鋪,只給想做又有能力做的人開商鋪,正常情況下一個人或者一個家庭只能開一家店鋪,杜絕一家獨大,構造良性競爭市場。只要商鋪賺錢,我們城主府的稅收自然就多。通過這種方式,我十里城吸引大批行商入駐,人氣自然越來越旺盛。」

「腦迴路倒是挺新奇的!」葛三天驚訝道,他沒學過市場管理學,也分析不出好與壞,至少現在來看十里春風的成果相當不錯。

「誇讚我吧!你們就盡情的誇讚我吧!」十里春風昂起驕傲的頭顱。

「你還算一個有用之才。」聞凱源認真的思考著,他覺得可以借鑒一下用到凱旋城。

得到肯定后,十里春風更加賣力介紹十里城,生怕聞凱源覺得他沒用。

十里城城如其名城區方圓十里,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十里春風故意規劃這般大小,當然,城牆的建造非常耗費人力物力,十里城的規模真不小。

十里城有東西南北四座城門,同時分為東西南北四塊城區,之所以這樣劃分與城內的家族勢力離不開關係。

前面也提過,十里春風是因為有一個妖族大將的哥才當上城主,在他沒當城主之前,十里城依舊存在,只不過那時候不叫十里城,之後因為十里桃花的緣故才改名為十里城。

在半年以前,十里桃花和十里春風兩兄弟一直默默無聞的生活在十里城(舊十里城),十里桃花屬於修鍊狂人,基本不問世事,不為人知,直到他突破悟境,被召喚去上海城,冊封妖族大將,十里城的人才發現城內居然存在這般人物。而,留在十里城的十里桃花的弟弟十里春風,間接受到兄長名聲帶來的恩惠,被一眾勢力推舉為十里城城主。

哥哥那麼厲害,十里春風也不甘寂寞,上任后,大刀闊斧改建十里城,最後他還真的將十里城建造得有模有樣,城內的舊家族勢力也跟著受益,因此無論十里春風想做什麼,他們都積極配合。

最後必須提一提這十里城的三大家族,西門家,東方家,左丘家,這三大家族共把控十里城過半的經濟和勢力。

三大家族和平共處,互不侵犯,各自管理一方城區。西門家族管理西城,東方家族管理東城,左丘家族管理北城,只有南城才真正屬於城主府勢力。

十里春風口中說的全城商鋪歸城主府管沒有毛病,但,商鋪帶來的收益大部分需要分配給三大家族。

再者,城主府的工作人員大多來自三大家族,很多事並非十里春風一個人說的算。 十里春風出城三日才歸來,歸來之時還帶了不少新面孔,和四頭兇猛的獵豹,自然引來許多民眾圍觀,將馬路堵得滴水不漏。

聞凱源心裡思量,正好藉此機會試探十里春風。

「十里春風,你不出去跟那些愛戴你的民眾打聲招呼嗎?」獸車內聞凱源對十里春風說道。

超神制卡師 「不了,不了,我呆在車裡更涼快。」相處了兩天時間,十里春風很清楚,這個聞凱源可不是好糊弄的主,要是惹惱他,他真的會殺了自己。

「你還是出去跟大家打聲招呼吧!不然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走的到你家。」聞凱源擺擺手,示意十里春風出去。

「那我出去了?」十里春風依舊忐忑不安,害怕聞凱源在他起身的瞬間將他除去。

「去吧!」聞凱源點頭。

待聞凱源轉頭不再看十里春風之時,十里春風才放心起身走出車廂。

十里春風在民眾中的聲望還是比較高的,一露面,民眾便發出熱情的歡呼聲。

十里春風沒忘記自己的任務,趕緊向民眾報安,同時遣散民眾。

隨後,隊伍在十里春風指引下來到南城,十里春風居住的地方。

十里春風並不知曉,之前圍觀的群眾裡頭有不少人是三大家族的探子。

兩日前,十里春風帶隊去凱旋城搶奪聞凱源的妖心,結果慘敗,期間有少數士兵逃回十里城,這些士兵基本是三大家族安插在十里春風身邊的探子,用來監視十里春風的一舉一動。這些探子回到十里城后立即向三大家族彙報情況,三大家族的當家人大驚失色,甚至還為此事聚到一起商量對策。

哪知,今天十里春風毫髮無損回到十里城,還帶了一大幫外人,要不是連阿左阿右都不見了,三大家族就要懷疑逃回來的探子是不是在說謊。

三大家族各懷鬼胎,誰都沒有派人前來問候十里春風。

「你家可真大啊!夠我們這些人住了。」

踏入十里春風的城主府宅后,葛三天可謂驚喜連連,在城中建造那麼大一座園林式府邸在外面世界都非常少見。

聞凱源帶來的兄弟和戰士被十里春風安排到南城門外的驛站休息,來到城主府的人只有葛三天,陸惜瑤,曾梓琳,韓清暉,加上聞凱源,鐵子,還有柚子以及山大王。

「夠的,夠的,再多住百八十人都沒關係。」十里春風並不知道葛三天是人類,他以為葛三天只是聞凱源重要的兄弟朋友之類的,而且一直跟在葛三天身邊的三位女性比他府里的姑娘漂亮多了,他總是忍不住偷瞄一眼,不過,他可不敢靠近,他怕那頭兇惡的妖獸一口把他吞了。

隨後十里春風喊來幾名僕人,領陸惜瑤三女去休息。而,聞凱源和葛三天有事要跟十里春風談,於是一齊去十里春風的書房議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