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又是這樣?不算,這局不算,重來重來!」蘇錦惜說著,便要耍賴的再來一遍。

「蘇蘇已經重來好多次了。蘇蘇還是放棄吧,也該到晚膳時分了,不如我們先用膳吧。」上官司沉提議這,畢竟再這麼下下去也不是辦法,他也不忍心讓蘇錦惜餓著。

但是蘇錦惜又怎麼可能扶起呢?她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的放棄,況且,今天她被上官司沉損了這麼些時間,不讓她扳回一城她會憋出內傷來的。

「不行,再來一局,我這局一定贏你。吃什麼飯,吃飯的事以後再說,以後再說。」蘇錦惜說著,手上也不停的再整理著著棋子,把棋盤上的棋子都撿了回來。

上官司沉見著蘇錦惜這個樣子,心中多的也只是無奈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勸告蘇錦惜,他也勸不動她,隨即也只能認命的陪她再來一局咯。

這些天來的想出,上官司沉也知道了蘇錦惜是個什麼樣的人,也大抵了解了一些她的生活習性,所以權衡之下他也只好繼續陪著蘇錦惜下棋了。

「快點的,別愣著了,把棋子收拾好,我們再來一盤,再來一盤就吃飯好不好?快來嘛快來嘛。」蘇錦惜真的是越來越會撒嬌了。

而上官司沉除了無奈著接受好像也使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了。

「不過先說好啊,不許讓我,我要光明正大的贏一次。」蘇錦惜認真的說著。

而上官司沉聽著這話不由得想笑,如若自己不讓著她,她怕是下到明年都吃不上這頓晚膳了的。

「好好好,不讓不讓,不會讓你的,但是蘇蘇就這麼自己不用本侯讓你你也能贏過本侯?」上官司沉雖說心中肺腑著,但是說出來的話語還是順從這蘇錦惜的意思的。

他說是會所不讓了,但怎麼做終歸還是他自己決定的,畢竟他還是要快些湧上這頓晚膳的,他也不想讓蘇錦惜餓著。

泡你!何需理由 「你少自信了,告訴你,我一定贏你,到時候輸了別哭哦,啦啦啦啦,快點,收拾好你的白棋子。」

說著,蘇錦惜久有何上官司沉對弈起來,這盤起,下的那叫一個……水啊,也不知道是蘇錦惜這些天來智商下線了還是怎麼,愣是沒有看出來上官司沉的防水。

不過,蘇錦惜嫁進上官府和上官司沉生活的這段日子,也算是過得很是開心了,她業慢慢的沉浸在這其中,似乎也開始慢慢的對一些事情釋懷了。

當然,這是在她已經很久沒有見到白承皓,一驚很久沒有回憶起那些讓她絕望痛苦的往事的前提下。

但不過,至少現在的蘇錦惜是快樂的,是無憂無慮的,是那個最本質的她的。至少現在,她還沒有那麼多的煩心事。

至少現在的蘇錦惜,還是一個可以因為一盤棋而跟著上官司沉一起對弈一天,沉浸一天,無憂無慮一天的小女人。

但這樣的日子,始終不會長遠……

不知不覺,日子已經過了

「準備好了嗎?我的夫人?」上官司沉在房門外靜靜的等候這蘇錦惜換裝。 第一百五十章她開始慢慢依賴這樣的日子

蘇錦惜覺得,大不了自己一路上抖緊緊跟著上官司沉,只和上官司沉說話聊天,別人她都不要太去理會了,這樣或許也可以避免掉一些麻煩事。

平淡的日子過久了,實惠讓人上癮的,蘇錦惜也使如此。經過這段時間的想出,蘇錦惜甚至真的是想過自己要不要就放下以往的那一段,這一世的她,家人很好,自己很好,上官很好,和一切就已經夠了。

蘇錦惜也開始慢慢沉浸在那些日子當中,慢慢的就不再想要報仇,也不再想要跟白承皓有什麼牽扯。甚至,蘇錦惜還想過不如就此放下以往的一切,讓自己慢慢但忘掉前世的那些種種,好好的過好這一世就夠了。

至於白承皓,蘇錦惜時候你只是不想要再去多加理會了的,只要白承皓不來招惹她,不傷害到她在乎的人,她真的會願意放下過往的種種,好好的過好這一世。

可偏偏,有些人就是不要如蘇錦惜的遠,就是要挑起一些什麼事端,就是有意無意的讓蘇錦惜的仇恨升級。

不過這些也都是后花了,現在的蘇錦惜,至少還是那個想著放下仇恨的蘇錦惜,還是越來越依賴上官司沉而自己卻沒有發現的小女人蘇錦惜。

「還沒有,再等等吧!別著急。」蘇錦惜對著門外喊了一聲。

隨即,一陣輕笑轉進蘇錦惜的耳朵里,蘇錦惜抬眸一看,之間這靈兒淹著嘴在笑著,那眼眸里耶全是笑意。

「笑什麼?」蘇錦惜疑惑的問著,滿是不解的看向這小丫頭。

「沒什麼,在笑夫人這任性著非要讓侯爺等候的樣子。」靈兒緩緩道來原因。畢竟蘇錦惜現在其實是已經準備好了一切了,而她還那樣子跟上官司沉說話不是任性耍小性子是什麼。

其實蘇錦惜還真的是有這一些故意的成分,為了懲罰這兩天上官司沉一直吵著她煩著她說想要讓她陪著他一起進宮赴宴。

所以啊,蘇錦惜今天這才有意無意的為難了上官司沉,讓他在門外等著自己。

但是,靈兒無心的那句話倒是讓蘇錦惜楞了一愣,她這才猛然驚醒自己的小性子,也才忽然回憶起這段時間來自己的任性,自己的小性子,以及自己拿不可忽視的,從未有過的悠閑快樂。

這些,都是因為上官司沉,都是因為自己嫁到了上官府來,成為這個所謂的侯爺夫人之後的事了。這些蘇錦惜都無法否認,她業不想再否認了。

她不得不承認,上官司沉真的對她很好,好到把她所有的小性子,所有小女人的一面全都被寵出來了。

蘇錦惜也很享受現在的一切,也是真的習慣了這些天來再上官府這樣的生活,其實有點時候,蘇錦惜甚至想著,要不要就這樣一直過下去了。

從上官司沉的那些表現中,蘇錦惜也總覺得上官司沉是喜歡自己的,而從自己的那些表現中,蘇錦惜也知道自己是喜歡上官司沉的,既然兩個人都互相喜歡這,那為什麼就不能在一起呢?

「夫人,夫人您在想什麼呢這樣出神?」靈兒見著蘇錦惜有些發愣隨即輕聲提醒著。

蘇錦惜回過神來之後看著鏡子里這個面色紅潤,眼角帶笑的女子,一時間看花了眼去。

原來這是自己啊,原來自己也好似可以這樣的,也是可以渾身洋溢著幸福的,也使可以過成這般幸福的樣子的。

「你先出去吧。」蘇錦惜目光依舊定格在鏡子里那張換髮著青春活力的臉上,輕聲對著靈兒吩咐到。

隨即,靈兒也很是聽話的走了出去,沒有再說什麼,她業看懂了蘇錦惜的神色,這些天來的想出,何止是蘇錦惜自己看得到自己的變化呢,作為貼身丫鬟的靈兒感受則是更深的。

知道靈兒輕手輕腳退出房門后,蘇錦惜才有了些許動作,但目光依舊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只見蘇錦惜抬起手來,輕輕的再脖子和臉接觸的那些地方,輕輕的撫摸著,似乎是在找些什麼痕迹,但那個動作似乎蘇錦惜很是熟悉,就好像以前經常做一樣。

蘇錦惜其實在找一塊疤,在習慣性的撫摸著一道疤痕,一道已經不存在了的疤痕,那道前世存在於上一世的疤痕。

那道疤痕是上一世她為了救白承皓而留下的,那個時候,她和白承皓外出遭遇劫匪,而她不幸被劫匪抓住了當成人質,那時劫匪為了要挾白承皓交出一個什麼好像是很重要的東西,但白承皓不肯,非要和劫匪硬拼,絲毫不顧及她的性命,而後劫匪惱羞成怒差點殺了她。

鳥爺的悠閒生活 那一次,她差點就死了,而後她為什麼又原諒了白承皓她已經不記得了,總之上一世被愛情蒙蔽了雙眼和思考的自己,做出什麼樣的覺得蘇錦惜也都是不記得了的,也不想記得。

她只知道,那個時候的她居然抖還覺得白承皓是愛她的,居然還以為白承皓會愛她……

現在想想,多麼可笑啊……心甘情願為了別人去死的那個自己,差點死了卻換不來那個人一點喜歡心疼的自己,那個屢次讓親人朋友擔心的自己……真的是太不懂事了。

蘇錦惜撫摸著那道疤痕應該在的位置,即使現在那道疤痕已經不在了,但是她還是習慣性的撫摸著,似乎是在提醒著自己對白承皓的和恨。

可是今天,可是這一次,蘇錦惜摸著那道已經不存在的疤痕,心中想的,卻已經不是怎樣提醒自己恨白承皓了,而是看著那單已經不復存在的疤痕,心裡想著,或許,她的上一世,是不是可以像這道已經不見了的疤痕一樣,被她慢慢遺忘呢?

如果真的可以,那麼她願意…… 第一百五十一章為蘇蘇梳頭可好

而蘇錦惜又何嘗不是呢?她此時的情緒也自然是好不到哪裡去的,也自然i複雜至極的,正在解脫和仇恨中掙扎的蘇錦,自然不會是什麼好的狀態。

只不過,再蘇錦惜沒有發現間,上官司沉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之後,他似乎發現蘇錦的臉上似乎慢慢的開始出現釋然,前所未有,上官司沉從未見到過的釋然。

究竟是一件什麼事,能讓蘇錦惜再這樣短的時間內出現這樣多情緒變化,上官司沉很是好奇,但是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上官司沉只好就這樣靜靜的看著蘇錦,靜靜的看著她的一切動作。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錦終於從回憶里出來了,回過神來的她猛的發現這房間內似乎有著什麼除了她以外的氣息,她猛的回過頭,便一把撞進上官司的視線里,看著上官司沉的眼神,蘇錦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

上官司沉見著蘇錦這般反應7,心中的疑惑便就更加重了,但是他卻不敢說出來宵夜不敢多問什麼,上官司沉其實一直都知道,蘇錦惜必然是有這一些什麼東西瞞著她的,也知道,蘇錦惜短時間內或許並不會告訴他,所以上官司沉也很是識趣的並沒有多加言語。

「蘇蘇怎麼了?見到本王這樣激動嗎?」上官司沉微笑著說,似乎對剛才蘇錦惜那些奇怪的舉動一點也沒有注意,一點也沒有奇怪的樣子。

蘇錦惜被上官司沉這麼一問,倒也是回國了神來,但她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上官司沉才好,也不知道上官司在這裡站了多久,又看到了自己什麼樣的表情。

上官司沉是個聰明的人,聰明倒任何事物都逃不過他的眼鏡,所以,蘇錦惜見著上官司沉的這幅模樣不由得更加胡懷疑了,但是見著上官司沉沒說什麼,自己也不好多說,萬一上官司沉還真的就是碰巧是沒有發現什麼呢?

「少臭美了。」活了上官司沉一句之後,蘇錦惜又躊躇著,小心翼翼的問著:「你……什麼時候進來的?你進來多久了?」

蘇錦惜是真的很想要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她真的想要指導上官司沉有沒有覺得她奇怪,有沒有發現她不對勁的地方。

對呀現在的蘇錦惜來說,上官司沉對她的看法真的太重要了額,她業這麼多很在意上官司沉對她的看法。

畢竟,就在剛才,蘇錦才想通了一點點,才覺得自己可以因為上官司沉,因為這一切的美好生活而選擇放下仇恨,選擇放下曾經壓抑著自己的一切。

如果這個時候,上官司對自己有什麼懷疑的話,而蘇錦又不知道何從解釋的話,那必定會對他們之間的感情有著巨大的傷害。

所以,蘇錦惜是害怕的,她現在賭不起,賭不起她和上官司沉之間都去感情,賭不起這一份她已經開始看重的感情。

上官司沉對呀蘇錦來說,早就已經變得很重要了,早就已經不再試當初那個可有可無的陌生人了,早就不是一個報完嗯就可以一拍兩散的人了。

對於蘇錦惜來說,上官司沉早就已經融進了她的生活,已經是她認定的生活圈子裡的一部分,而且也已經進到了太大內心。

這份感情,對於她來說,已經變得重要了,所以,她肯定不能再這樣一個時刻讓上官司沉產生還以,一旦那樣,她和上官司沉的感情或許就要煙消雲散,就此止步了。

「我進來有一會兒了,蘇蘇一直在想著自己的事情,好像都沒有發現我,蘇蘇準備好了嗎?需要本侯幫忙嗎?」上官司沉說著,慢慢踱步王鏡子旁,蘇錦惜的深厚走去。

蘇錦惜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上官司婉兒的動作,一時之間還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一步,上官司沉方才說他進來有一會兒了,那他有沒有看到什麼,這都是蘇錦惜不知道的,而且上官司沉也沒有明說,說了那樣模糊的一句之後就沒有了下文。

而後,走到蘇錦惜深厚的上官司沉拿起了梳子,仔細的問蘇錦惜梳起頭髮來,蘇錦老師也有些疑惑的看著上官司沉的動作,一時之間打不定上官司沉的注意,也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蘇蘇嫁到我上官府這樣就,我這個做夫君的還沒有好好的為蘇蘇梳過頭髮呢,今天我給蘇蘇梳個頭髮可好?」上官司沉輕聲說著,言語間滿是商量之意,眸底也閃現這濃濃的期待,似乎真的在耐心等待著蘇錦惜的下文。

誰說督主沒愛情 蘇錦惜不知道上官司沉要幹什麼,也不知道他心裡想的事什麼,但眼下也就只能答應了他,接下來久一步步的走吧,但蘇錦還是有些心虛。

「好……」

上官司沉輕柔的撫著蘇錦惜的頭髮,滿臉寵溺,看著鏡子里的蘇錦惜,上官司沉眼裡蠻熟柔情。

「蘇蘇,以後我一直為你館發,可好?」上官司沉輕輕的說著,語氣間也使聽不出什麼味道,也只是輕輕柔柔的,淡淡靜靜的,但卻又有這不可忽視的力量。

蘇錦惜聽著上官司沉的話也不知道上官司是這話語間究竟有幾分是假意的玩鬧,有幾分是真心的承諾。

「話不要說得太滿,以後還長著呢,誰知道以後的事情呢?」蘇錦惜淡淡的回答著。

雖說,她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也打算這要和上官司沉就這樣好好的發展下去,但是,蘇錦惜還是有些害怕的,而且她業不是那種善於表達自己情緒的人,所以,即使蘇錦惜真的很希望上官司沉說的話語是真正的承諾,她也不會表現得太過明顯反倒是會用這般半玩笑的狀態來回應著,掩飾著。

「蘇蘇這是不相信我嗎?那我可真的就太傷心了呢,蘇蘇怎麼可以不相信我呢?」上官司沉有些委屈的說著,手上的動作依舊沒聽,繼續細心的為蘇錦惜梳著頭髮。 第一百五十二章一輩子為你館發

「我哪裡是不相信你,明明九十你這人不可信,老是逗我,最討厭了。」蘇錦惜嗔怪著回了一聲,但是話語間那撒嬌的意味也已經很是明顯了。

上官司沉停著蘇錦惜的語氣,聽著她那越來越掩飾不住的撒嬌以及內心小女人的一面,上官司自然是開心的,他的嘴角也因為蘇錦惜的這般模樣一直微微的翹著。

「蘇蘇這麼說我就傷心了,我那還不是為了讓蘇蘇開心嗎?蘇蘇真不懂我的苦心。」上官司沉繼續作勢委屈的說著,但是他和蘇錦老師都知道,那話語間哪裡是委屈,明明就是滿滿的寵溺。

蘇錦惜看著上官司沉這個樣子,似乎也使已經司空見慣了的,那眉宇間已經全然不見一絲驚訝和無奈,有點只是瞭然於心的屹然。

「不過話說,你這是給幾個女孩子挽過頭髮了?手法這麼嫻熟,一點也不像是一個新手應該有的樣子。」蘇錦惜看著上官司沉擺弄著她的頭髮,一邊說著。

上官司沉停著蘇錦惜這般的話語也一點也沒有慌亂,沒有一點心虛,還是那幅悠閑的樣子,繼續為蘇錦惜挽頭髮。

「蘇蘇這麼說就不對了,什麼叫我為多少個女孩子挽過頭髮啊,蘇蘇你這是吃醋了?」上官司沉輕笑著說了一聲,語氣間又恢復了一開始的調侃和玩鬧。

「你才吃醋呢,我才沒有,我這不是問一下嘛,所以說,到底有沒有,有沒有,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蘇錦惜繼續不死心的問著,她現在是不會輕易跳過這個問題的,況且,剛才上官司沉沒有回答她的拿一下,她是真的更加的想要指導這個事情的答案了。

上官司沉見著蘇錦惜著進抓著這件事請不放的楊紫,心中捉弄的意圖又竄了上來,他似乎又有了更好的打算。

隨即上官司沉眼神一邊,狡黠一笑,道:「蘇蘇覺得,我這樣的手法,像是給幾個人挽過頭髮,嗯?」上官司沉依舊沒有正面回答蘇錦惜的問題,他把問題又拋回去給了蘇錦惜。

蘇錦惜聽著上官司沉五次三番的這樣不回答她,反倒是真的就死命抓著這個問題,不想放手了,她今天非要指導這個問題的答案不可。

蘇錦惜就是這樣一個人,你有多不想要回答的問題,她就又多想要指導。其實很多人好像也都是這樣的。

「你說不說嘛?難不成,是你心裡有鬼,說不得?」蘇錦惜有些試探,也有一些激將的說著,她是真的想要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蘇蘇真的這麼想要知道啊,可是我不是很想要告訴蘇蘇呢,這可怎麼辦吶?」上官司沉依舊打著迂迴,依舊沒有正面回答蘇錦惜的問題。

這樣一來,蘇錦惜就更加的想要知道上官司沉的答案了,也更加想要指導那個問題的答案,本來,一開始,她其實也沒呢么想要知道的,她剛開始也知道試探的問一下而已,誰知道最後倒是讓上官司弄得我她必須要知道這個問題答案了。

「你到底說不說嘛,不說不理你了,還是說你心虛,說不說沒出來,有什麼看見不的人的事?又餓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不能告訴我,我不就問了一個問題嗎?一個小小的問題還不願意回答我,居然還說要給我挽一輩子頭髮,騙人。」蘇錦惜有些賭氣的說著,她奇書也是想要通過這樣的方法來讓上官司沉繳械投降,而後回答她的問題。

「蘇蘇真的這麼想要知道?」上官司沉有裝作遲疑的樣子,不確定的問了問,那眸中的申請業是清晰不過。

蘇錦惜看著上官司沉這幅扭捏模樣,自然是很想要知道咯:「嗯,說啊。」蘇錦惜也不想跟上官司沉的多說什麼廢話了,她現在就想直接進入主題,直接知道那個答案。

可上官司又怎麼可能讓蘇錦惜這麼快速的如願,他可是還沒有玩夠呢。

「蘇蘇真的想要知道?」上官司沉有不確定的問了一聲,就彷彿他接下來的話語偶多麼的令人驚訝一樣。

「快說啊,說不說了這還……」蘇錦惜有些無奈了,其實最原本她業沒有這麼的像要知道答案的,但既然上官司沉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她不聽下去也辜負了她這麼長時間的期待。

「快說。」蘇錦惜看著上官司沉不緊不慢的樣子簡直火大,隨即又不耐煩的催促這上官司沉,原本的好氣象全然不見。

「好好好,我這不是剛要說呢嘛,別著急嘛,蘇蘇,我這輩子啊,嗯……蘇蘇你覺得我又為個人挽過頭髮?」上官司沉饒了個大灣之後,又回到了最初的那個問題。

蘇錦惜停著簡直不能再忍耐下去了,上官司沉的幾乎每一次都是這樣,都要這樣捉弄她,總要把她濃到要生氣的邊緣才肯停手。

不過,這樣打打鬧鬧間產生的情愫,倒也著實是不少的。

「上官司沉!不理你了,不要碰我的頭髮!」蘇錦惜生氣的一吼,瞬間扯過自己的頭髮,一扭頭,不讓上官司沉再接觸到自己的頭髮,也沒有再要理會上官司沉的意思。

上官司沉見著蘇錦惜的這般動作,這才開始主動認錯:「好好好,失望錯了,失望錯了行不行,蘇蘇不要生氣了嘛,生氣了都不好看了蘇蘇,蘇蘇不要生氣。」

「不要理我,去理你那些小姑娘去吧,別碰我。」蘇錦惜賭氣的說著,沒有要原諒上官司沉的意思。

只不過,蘇錦話語間的意思,卻又似乎多了那麼一點什麼別的情緒,那話語間,似乎還夾雜額一些撒嬌以及醋意。

這醋意雖說淡淡的,很難發現,但敏銳的上官司沉,了解蘇錦,的上官司沉,有怎麼可能沒有發現蘇錦惜的一樣呢。 第一百五十三章不理你了

畢竟,在填上一個人生活久了,總是會給人一種不好的感覺,上官司沉不希望蘇錦惜那樣。

「蘇蘇這麼關心外面的小姑娘,還說不是吃醋,蘇蘇你這又是嘴硬了吧,還說沒有吃醋,本侯看來,你的醋意可是不小喲。」上官司沉的依舊不怕死的說著。

上官司沉說著,眼底全是欣喜,他也緊盯這蘇錦惜的表情,眸光絲毫不願意離開蘇錦惜半步,他想要遺囑看著蘇錦惜情緒變化的樣子。

蘇錦惜聽著上官司沉的話語,更是生氣了,她業更是無語,也更加不願意理會上官司沉的,不願意和他多說半句話。

但是,剛剛要打算就這樣不再理會上官司沉,不再和上官司所說半句話的蘇錦惜,在決心的下一秒便就改變了主意,堅持不住了。

「你……不和你說話,找你外面的小姑娘去吧,才不理你,別跟我說話」蘇錦惜前一秒還說著不要再理會上官司沉呢,下一秒還不是忍不住的跟著上官司沉的又說了好多。

「蘇蘇還說你沒有吃醋,你看看你,張口閉口外面的小姑娘外面的小姑娘的,還說沒有吃醋,我看蘇蘇啊,醋意可還真的不小呢。」上官司沉繼續死賴著臉皮說著。

其實上官司沉還真的有那麼一點覺得蘇錦惜是真的為他吃醋了,雖說蘇錦惜此刻惱怒的意思比較居多,但是那也無法否認蘇錦惜兒話一件那真實存在的盱眙醋意。

對呀這抹醋意,上官司沉是很開心的,至少這表明了,蘇錦是在乎自己的,蘇錦惜心裡是有他上官司沉的,這就足以讓上官司沉開心好一陣了。

所以,其實他一直緊抓著不放過蘇錦為他吃醋這一點,也只不過好似潛意識裡喜歡蘇錦惜為他吃醋,想要通過這一次次的提起來提醒自己這件事情真實的存在果。

「我才沒有吃醋呢,明明九十你自己,,明明九十你自己心虛,不願意回答我的問題,明明就是你……」蘇錦惜說著,還班抱怨這剛才的一切,還在抓著上官司沉沒有回答她問題的這件事不放。

蘇錦惜就是這樣,你越是不回答她的問題,她就越是想要知道,所以,上官司沉的沒有回答的那個問題,無意是她現在最介意的點。

而且,蘇錦惜之所以這樣介意剛才那個問題,說到底,不過也還有一層原因,那便就是蘇錦惜自己夠想出來的上官司沉外面的那群小姑娘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