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天開始你將不再是龐家班的人了,我給你想了兩條路,第一條是前往好萊塢闖一下,憑你的一身功底過個幾年應該可以闖出一點名頭的,第二條就是遠走澳洲或者新加破,暫時遠離演藝圈,不管哪一條,香江和內地你是呆不下去了。」

龐鵬朝著吳墨說道:「你自己考慮一下啊。」

「什麼???」

吳墨這個時候是目瞪口呆:「師傅,您說什麼?開什麼玩笑呢???」

「我沒有給你開玩笑。」

龐鵬淡淡的說道:「一直以來我都容忍你的胡作非為,三年前鬧成那麼大的事件,我以為你能稍稍的改正一下,沒有想到你依然沒有改變,你可知道讓你去《黑客帝國》我費了多大的勁嗎?」

吳墨不坑聲了。

外人不了解,但是吳墨知道如果龐鵬發脾氣,暴怒,那麼證明還有得談,可是如果龐鵬神情淡然。

那就代表沒有得談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吳墨沉吟片刻,然後說道:「那我去好萊塢吧。」

……

次日,《黑客帝國》重新開始拍攝。 第704章

香江那邊派過來當動作導演的是王峰。

別看王峰歲數不算太大,但他也是從15歲就跟著龐鵬混了,是龐家班為數不多的幾個中生代里沉穩的一個導演。

王峰也是當過演員,偶爾要麼客串一下,要麼就是當個男二之類的角色。

可塑性強。

這裡的可塑性並不僅僅指演技,指的也是長相。

王峰屬於俊朗型,但是他飾演反派的時候卻是要麼人面獸心,衣冠禽獸型,要麼就是神經質型,總之反派不是千篇一律,至於正派的角色也是非常的不錯。

可惜的是王峰機會不好,一方面龐家班捧的是有側重型的,吳墨、於郎等人是親兒子,至於王峰這類的是后捧的,再加上龐家班本來拍攝的都是撲街的,為此,王峰的機會就更少了。

當然,王峰也是相當的踏實,在他看來,自己就是一塊磚,龐家班需要自己去哪裡,他就去哪裡。

反正厚積薄發總不會有錯的。

相比較於其它人,龐鵬也罷,龐謙也好,他們還是比較信任王峰的。

畢竟辦事也穩妥。

這一次《黑客帝國》的爛攤子自然就讓王峰來收拾了。

當天進組,王峰和林塵溝通一下,先拍攝其它戲份,同時王峰要看一下特工的戲份,也就是吳墨的戲份,他需要看一下如何補拍。

林塵和王峰溝通的時候也明白為什麼龐鵬派他來了。

這是一個話少但是處處說到點上的人,更重要的是幾乎沒有任何廢話,即不像孫耀那樣刻意的表示自己多牛逼,也不像吳墨那樣的膨脹。

在王峰看來,他來《黑客帝國》飾演一個反派,然後還要擔當動作導演,這幾乎是除了林塵之外最累的一位了。

可是拍攝三天下來,王峰倒是安排的井井有序。

這也是讓林塵覺得以後和王峰還是多多合作一下。

時間不知不覺來到了6月3號,林塵把劇組交給了王峰,然後來到了齊魯。

今天是《活著》的開機儀式。

林塵肯定是要來捧一下場的。

這部電影之前一直都是備受矚目,除了李赫名氣不顯之外,《活著》的其它主演都是相當的名氣之大,像女主角袁靜,像幾個配角也都是觀眾緣極大。

現場媒體挺多的。

當然,若論焦點,哪怕是袁靜都不如林塵焦點大。

畢竟這位是剛剛的跟龐家班撕過逼,偏偏還把撕贏了。

這人啊,就怕對比。

想一下,在三年前,吳墨把牛坤打成那樣了,結果最後就是以龐鵬的道歉不了了之了。

結果這一次呢?

吳墨據說就是在拍戲的時候稍稍不敬業。

豪門冷少的小酷妻 然後林塵就把吳墨給懟了。

不僅僅把吳墨給懟了,還把動作導演、龐家班一起懟了。

然後呢?

然後表示永遠不再用吳墨了。

本來很多人覺得照這麼發展的話,那麼接下來肯定是龐家班反擊一下,最不濟替吳墨說點話,裝下委屈之類的吧。

結果沒有。

龐家班竟然也是發聲明表示我們認為林塵做的對。

這尼瑪。

一對比,就問你們服不服?

為此,今天《活著》開機發布會上,林塵自然也是被諸多媒體給圍住了。

「林導,《黑客帝國》的拍攝會不會延期?」

「林導,對於與吳墨的事情真相到底是什麼??」

「林導,吳墨的事情會不會導致您跟龐家班接下來的合作?」

「林導……」

……

諸多媒體是清一色的把林塵給包圍了起來,而且問的全是《黑客帝國》的問題。

對此林塵臉上掛著笑容說道:「今天是《活著》開機發布會,所以其它問題我就不回答了。」

於是,有媒體迅速問道:「林導,《活著》作為星火影視的第三部文藝片,這部電影主要講的是什麼?還有就是電影的票房林導您預測有多少?」

「首先我認為嚴格意義上來說《活著》才算是星火影視的第一支文藝片,這是一部勵志的電影,我希望看了《活著》這部電影的觀眾都知道人生應該如何過,這也是我想做的。」

林塵輕笑道:「我並不希望借電影講什麼大道理,人生實苦,但是很多時候每一個人有每一個人的活法,最近不是有人說什麼聽了那麼多道理,卻依舊過不好這一生,我想說的是每個人都是有著自己的活法,任何時候不要對世界失望,任何時候都要愛自己,愛生活,那麼就足夠了。」

這翻話有點雞湯。

聽起來就彷彿是虛假的話一般。

但其實想一下,其實就是這麼一個理。

就像《楚門的世界》一樣,任何時候不要把自己陷在裡邊。

這一段網上不是有一段很經典的段子嗎?

什麼18歲你讀了大學。

20歲大二結束,開始悔恨。

然後開始努力。

再然後發現大學畢業了,26歲還找不到一份滿意的工作,然後別人結婚了,你也結婚了。

等等吧。

最後有孩子瞭然后各種懊悔。

再然後等自己老了,還要替兒子看孩子。

過這一生,結果發現好像一輩子都是活在循環中。

於是臨死之時,彷彿是迴光返照一般。

你看見一個男孩。

他叼著一袋牛奶,背著書包。

從另一個女孩家的陽台下路過。

然後你表白了,然後很多人說著答應他之類的。

這篇表白其實戳中了很多人的心。

但其實回頭想想,這不就是矯情嗎?

這麼平淡的過一生,幾乎是有車有房,孩子也是過的中產生活,一輩子也沒病沒災的,你矯情個毛啊。

況且,結婚,生子這不都是選擇的嗎?

如果真的想要改變,就是真的老了也有時間的。

一方面,把鍋推給了所有的人,一方面又表示這個世界欠我的。

這不扯嗎?

既然自己不去改變,那麼就不要抱怨。

其實很多時候,能夠平平安安的活著過一生已經很幸福了。

林塵在發布會上是化身雞湯大師,那真的是狂灑雞湯。

這讓不少的媒體也是有點蛋疼。

你這灑雞湯的方式有點缺德啊。

合著你天天拍攝虐劇還有理了呢?

「是的,人生就是這麼殘酷的,曾經我看過一部電影,裡邊有幾段台詞是這麼說的,它說夢想是自由的,但是實現夢想,度過幸福一生的人少之又少。因此,絕大部分沒有那麼幸運的人,要麼傷心地長吁短嘆,要麼沉醉於悲傷中,要麼草草地了結一生,要麼笑著搪塞過去,要麼將錯就錯走向犯罪,不論走哪條路都是前途渺茫。」

林塵這個時候繼續灑著雞湯:「就像我們小時候誰都希望自己的將來閃閃發光,但是長大以後發現自己的夢想卻沒有一個能夠變成現實,即痛苦,又對不起自己,而且還埋怨,但是其實完全沒有必要。」

說到這裡,林塵停頓了一下說道:「就像我小時候其實夢想自己是當一個科學家,結果長大后發現自己科學家的夢想是實現不了了,我痛苦了嗎?沒有,我也沒覺得對不起自己,其實我並不喜歡當導演,當導演很痛苦的,但是好在我還在導演這一塊有點出息,這告訴我們年輕人要試著反過來看世界,東邊不亮西邊亮不是?」

……

「噗,這他媽的裝逼裝到極致了吧。」

「尼瑪,還不喜歡當導演?」

「我了個去,還有點出息?」

「如果僅僅只聽林塵前邊的雞湯我差一點就相信了。」

「汗一個,林塵是不是不會好好說話?」

……

在場的媒體已經氣的要打人了。

因為林塵不僅僅只是導演,是編劇,是演員,他還是一位歌手。

《蒙面歌王》上的歌王啊。

林塵之前力壓其它實力派歌手。

這些事情,大家又沒有忘記。

結果現在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

你要真的能當科學家的話,那才叫真真正正的沒有天理了呢。

於是,媒體們已經不想採訪林塵了。

尼瑪。

感覺林塵就是來添堵來了。

還說什麼我們年輕人還需要很努力。

在場的眾多媒體摸了一下自己日漸禿的頭頂也是想要罵娘了。

大多數人三十都沒有立住,反倒是頭先禿了。

想想。

好氣啊。

於是其它幾個媒體已經不再採訪林塵了,相應的採訪了另一個人。

那就是丁蓉。

如今的丁蓉的微.博已經實名認證了,直接成為了紅人。

沒辦法,畢竟丁蓉是睡了名導啊。

而且丁蓉不僅僅睡了張衛,這一段,丁蓉又爆料出來自己睡了兩個人。

一個是網文圈的大佬。

一個是體育圈的大佬。

因為丁蓉喜歡看網文,然後打賞就自然多了,在打賞榜上,丁蓉還是前十,經常一萬一萬的打賞,而且又喜歡組織活動,偶然的機會就和這位大佬睡了。

睡就睡吧,關鍵丁蓉喜歡編號,於是就編了個號,同時說這大佬哪啥哪啥又哪啥。

至於體育圈的大佬就簡單了,丁蓉是參加一次聚會勾搭上的。

總之,丁蓉一爆料讓她再一次的給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

最關鍵的是丁蓉根本不在意外界的評論,她說自己是獨立自住的女性,自己願意睡誰就睡誰。

這是她的權利。

如此特立獨行的丁蓉自然也是成為了大家的採訪焦點。

兩隻總裁鳴翠劉 這一段,丁蓉是天天的接受這個媒體採訪,接受那個媒體採訪,甚至還上了電視台。

因為對於電視台來說,有爭議才代表著有話題度,有收視率。

偏偏丁蓉是有她的一套理論的。

而且她的這一套理論也是非常的有邏輯。

人生短短几十載,女人對自己好一點不過分吧。

我一不偷,二不搶,我願意和誰睡就和誰睡,犯法嗎?

都已經是新時代了,封建社會的那一套思想就應該踢除。

你看不慣我只不過因為我比較前衛,但是往前推幾十年,當時穿牛仔褲都是不允許的,我覺得任何事情都是有一種習慣性,而且女性在自我覺性,這是好事。

我不明白那些天天在我微.博底下評論的窮弔死是想什麼呢?

他們無非就是想娶一個家奴而已,替他們生孩子,替他們做家務,替他們養孩子,然後免費的被他們哪啥,就像是充氣娃娃一樣。

這是不對的。

人生是廣闊的。

我個人非常喜歡林塵,就像林導的《楚門的世界》一樣,我們每一個人都盡量不想當楚門,每一個人都應該走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