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任性!」

顧言馨哭笑不得,堂堂一個總裁,在她面前賣萌裝嫩的,還真是大開眼界,若是讓那些高層管理者見著了,估計要大跌眼鏡了。

從剛才的事情總,蕭逸晗在他們的心中肯定還是個嚴肅冷漠,生人勿進的總裁。

「好了,那我先走了。」顧言馨對蕭逸晗說道。

顧言馨離開以後,蕭逸晗便投入了工作中,先是開一個重要的會會議,怎麼挽回T項目的損失,以及一些人員的整頓。

今天顧言馨實在是經歷了太多事情了,對蕭家的人,她大概也有個了解了,尤其是蕭逸霖和簫玉,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顧言馨離開了蕭氏,然後便給杜淺淺打了電話,杜淺淺說她媽媽生病了,她要在家裡照顧她,今天可能沒時間。

顧言馨關心了一下她媽媽,隨後便一個人找一家甜品店,準備吃點甜品,然後給蕭逸晗也帶一些過去,順便等他下班。

只是,當她走到甜品店門口的時候,她居然看見了賀明的身影,這不算奇怪,奇怪的是賀明身邊居然還有另外一個女孩子。

顧言馨是相當吃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說賀明和那女孩子是朋友關係,打死她也不會相信的,因為那女孩子的手,很親昵地挽著賀明,還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賀明一隻手樓主了她的腰肢,然後還在她的臉上親吻了一下。

兩人分明就是情侶!

那賀明和杜淺淺又是怎麼回事?顧言馨徹底的懵了。

她立馬打了一個電話給杜淺淺。

「言馨,你還有什麼事情啊?」那邊的杜淺淺問道。

「淺淺,你……你最近和賀明怎麼樣啊?」

「幹嘛問這個問題啊?我們很好啊。」杜淺淺不解地問道。

「沒事,我就是問問,本來還想約你們一起逛街的。」顧言馨隨便找了一個借口。

「顧言馨,你腦子沒事吧?你今天是怎麼了?以前我拉著你與我們一起逛街,打死你都不幹,現在反倒主動約我們,真是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好了,你好好照顧你媽吧,我先掛了。」顧言馨說完,然後掐斷了電話。

很明顯的,賀明現在是腳踏兩隻船,一邊和杜淺淺糾纏不清,另一邊又和這個女孩子在一起,當真是渣男!

她早就覺得賀明不簡單,沒想到一直是這樣。

如果她這電話打通,杜淺淺說她已經和賀明分手了,她現在也不想多管閑事。

可是現在關係到自己最好的朋友,顧言馨當然不能坐視不管,她立馬打開相機。

這時候,賀明和那女孩子出來了,兩人手裡還拿著奶茶。

顧言馨對著他們的身影就咔嚓咔嚓的拍了好幾張照片。

隨後,她將手機收起來,走到了賀明的面前,賀明看見顧言馨,頓時也懵了。

旁邊的女孩子立馬意識到了什麼,然後問道:「賀明,你認識她嗎?她誰啊?」

「小芸,她不過就是一個朋友的朋友,你在那邊等著,我和她聊幾句。」

那個叫小芸的,非常警惕,似乎很在乎賀明一樣,立馬不情願地說道:「不行,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啊?」

「我哪有什麼事情……」

賀明剛想解釋,被顧言馨給打斷了,「這位小姐,你不走最好,今天我們就把話給說清楚。」

顧言馨說完,然後又對賀明說道:「賀明,是自己交代,還是我來說?」

賀明一臉為難的樣子,大概也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被顧言馨給撞見了。

但他還沒有開口,旁邊那女生立馬便說話了,「你他媽得什麼意思?你是不是想要勾引我的男朋友?」小芸立馬一副盛氣凌人地說道。

顧言馨感到非常的好笑,「我沒有想要勾引你的男朋友,我告訴你,估計你也被蒙在鼓裡,賀明已經有女朋友了,就是我的閨蜜杜淺淺,他們戀愛了這麼久,可是他現在居然又和你搞在了一起,明明就是個渣男,你最好看清楚他的嘴臉!」 「你算個什麼東西?來我面前指手畫腳的,他們戀愛了多久是他們的事情,現在賀明是跟我在一起,自然要和那女人斷了,她算個什麼東西!還有你,別在我面前瞎逼逼了,這是我的男朋友,你針對他就是針對我!」小芸居然開始針對顧言馨了。

顧言馨真是感覺自己日了狗了了。

契約夫婿有點田 她是在幫這個叫小芸的女孩子,想讓她看清楚賀明的這張嘴臉,沒想到對方絲毫不買賬,對賀明有女朋友的事情,還絲毫不介意。

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這位小姐,我不想和吵了,既然自己口味重,那我也沒有辦法。」

顧言馨說完,然後便望著賀明說道:「賀明,你自己和淺淺講清楚,最好找一個謊言騙她吧,我不想讓她太傷心了,如果你還想一邊和淺淺談戀愛,一邊又和這個奇葩的女人在一起,就別怪我不客氣揭穿你們了。」

「喂喂喂,你這個女人是怎麼說話了,說我奇葩,我看你才是奇葩吧,這是我和和賀明之間的事情,關你什麼事情啊?你想要為你朋友出頭,也要讓她自己來啊,我可不怕她。還有,不管賀明和你的朋友以前是什麼關係,但是請你回去以後,見著你的朋友,警告她,讓她不要再繼續糾纏賀明了,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你欺人太甚,明明就是你自己破壞別人的感情。」顧言馨徹底怒了。

這小芸和賀明一定是最近才搞上,不然以前賀明怎麼沒露出破綻來。

「你罵我破壞別人的感情,你找打是不是?」小芸說著,立馬便揚起手,準備打顧言馨一耳光。

一旁的賀明見了,也不想將事情給鬧大了,然後立馬阻止了小芸,「算了算了,不要跟她一般見識,我們走吧!」

「賀明,你別攔著我,難道你真的在乎她那個朋友嗎?捨不得打她?」小芸就好像一個潑婦一樣。

這讓顧言馨想起了白鳳和顧珊珊,她們兩人也是這樣子的吧!

不過也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她們的消息了。

「小芸,旁邊有人看著呢,我們低調一點好不好,我喜歡的人是你,只有你一個人,此生我誰都不愛,我就愛你。」賀明對小芸說道。

男人在這個時候,只能盡量地說好聽的話,來安撫女方的情緒。

可是顧言馨聽了,心裡直想吐,賀明這個渣男!

「夠了!賀明,這樣的女人你也看得上,不過現在看來,你們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實在很般配,而你,配不上杜淺淺。」顧言馨說道。

「顧小姐,買賣不成仁義在,你也沒有必要這麼說我,不過我也無法阻止你,你也別忘記了,你也是個破壞者,破壞了你姐姐的婚姻,你又有什麼資格來這裡說我呢。」

顧言馨當成愣怔了。

被賀明的話氣的說不出來。

「原來她是個破壞者啊?一看就是狐狸精的料子,長得騷里騷氣的,賀明,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朋友,剛才就應該好好的教訓教訓她的。」

「好了,我們走吧,你不是說還要去看電影嗎?快到點了。」

……

顧言馨就這樣看著兩人從她面前漸漸消失,她身體像是木頭一樣,愣怔在了原地。

她已經來不及去憤怒了,只因為賀明的話,突然間像是一道雷一樣,狠狠地劈在了她身上,讓她徹底麻木了。

她是個破壞者嗎?

以前她只想著怎麼回了顧珊珊和蕭家的婚事,然後讓白鳳和顧珊珊痛不欲生,可是現在,她和蕭逸晗假戲真做了。

蕭逸晗還這麼愛她,她也很愛蕭逸晗。

但終究……蕭逸晗和顧珊珊是有過婚約的人,全海城的人都知道。

而她……顧珊珊同父異母的妹妹,是蕭逸晗的小姨子……也是全海城的人都知道。

雖然有些人可能表面上對她奉承,那是因為蕭逸晗,在私底下,還不知道怎麼說她不要臉和骯髒。

就賀明一樣,以前沒撕破臉的時候,覺得他人很好,對杜淺淺也是挺關心的,可是撕破臉之後,她在他的心目中居然是這樣的人。

恐怕這就是賀明真正的想法,以前只是礙於杜淺淺的關係,沒有說出來而已,在他心裡,自己是多麼的骯髒……

過了好一會兒,甜品店門口的顧客來來往往的,也不知道走了好幾撥了,直到顧言馨的電話想起來了,她才回過神來。

一看手機,是蕭逸晗打來的電話。

「親愛的,你現在在哪裡啊?我開完會了。」蕭逸晗充滿磁性的聲音傳來。

「我……」顧言馨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怎麼了?言馨,出什麼事情了嗎?」那邊的蕭逸晗非常的著急。

「沒事,我馬上就過來,我想問你一下,你想吃甜品嗎?我給你買點吧!」

「好,只要是你買的,我都喜歡吃。」

「恩,那我掛了。」顧顏西掛了電話以後,便走進了甜品店,然後買了一包東西,然後朝蕭氏大樓的方向走去。

電梯停在了二十層樓,這時候,顧言馨直接拿著甜品進入了辦公室,現在蕭逸晗辦公室外面的那些助理,都知道顧言馨的身份了,絲毫不敢阻攔。

「甜品到了。」顧言馨說道,然後將東西拿了出來。

「正好,開了好半天的會,餓死了。」

「我聽你手下的人,不是大概要好幾個小時嗎?怎麼這麼快啊?」

「我也是想著快點處理完了,然後和你回家啪啪啪呀。」

「臭不要臉的,又不正經了。」

「哼!」蕭逸晗傲嬌地冷哼一聲,然後甜滋滋地吃起了甜點,還一直稱讚,這甜點很好吃。

嗒嗒嗒——

這時候,辦公室的門響了,朱彬拿著一份文件從外面進來了。

「總裁……」朱彬想說點什麼,但目光放到了蕭逸晗面前的甜點上面,立馬吃了一驚。

「總裁,您不是從來不吃甜點的嗎?您怎麼……」朱彬忍不住的說道。

但話說到一半,立馬被蕭逸晗的眼神給制止了。

隨後朱彬瞬間明白了,然後將手裡的文件遞上了,「這是這一次的會議記錄,需要總裁您簽個字。」 蕭逸晗放下手裡的甜點,然後大筆一揮,便遞給了朱彬。

朱彬隨後接過文件便出去了。

顧言馨也大概明白了,她一臉不高興地盯著蕭逸晗。

「寶貝兒,你怎麼了?別聽他胡說,他就是不嫌事兒多。」

「蕭逸晗,你為什麼要騙我,如果你不喜歡吃甜點的話,你可以不吃的!」顧言馨現在是恨鐵不成鋼了,相當的著急,真是拿蕭逸晗沒有辦法。

「言馨,我說過,只要是你買的東西,我都喜歡吃。」

「蕭逸晗,你就是個傻子,大壞蛋!」

冰山一角的陽光 「我寧願一輩子只做你一個人的傻子,一個人的大壞蛋。」

「蕭逸晗!!」顧言馨一下子撲到了蕭逸晗的懷裡,然後非常感動。

有這樣一個男人愛自己,愛到可以這麼委屈,夫復何求。

剛才賀明的話,似乎她已經想通了,不管外界的人是怎麼看她的,她都要好好的和蕭逸晗在一起。

別人的目光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幸福就行了

她一定會和蕭逸晗好好的愛下去的。

「那個……其實我也沒有特別討厭甜食,反正不過敏,你不用這麼感動了。」

顧言馨這才從蕭逸晗的懷裡起來了。

「不過,你要是特別感動的話,不介意你今天晚上可以在上面。」

「滾粗!」顧言馨聽了,然後一把打在了蕭逸晗的胸膛上。

剛才還是深情款款,氣氛感動的時候,瞬間就被蕭逸晗給破壞了,他不是大壞蛋是什麼!

隨後,顧言馨將甜點立馬收起來了,然後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

「以後不準吃甜點了。」顧言馨很霸道地說道。

八零之悍媳當家 「真像個管家婆,現在就這樣,以後還得了!」

顧言馨聽了,拎起旁邊沙發上面的枕頭,就朝蕭逸晗扔去,並大吼一聲,「蕭逸晗!!」

「寶貝兒,我錯了還不行嗎?」堂堂大總裁瞬間妙慫了。

顧言馨驕傲地揚起頭,這還差不多!

「走吧,下班了,我們回去好好親熱親熱。」蕭逸晗將電腦關上以後,便摟著顧言馨出去了。

現在已經是晚上了,蕭氏集團的員工差不多都下班了,顧言馨倒是也沒抗拒,反正沒人看見,總比白天要好,就大膽地和蕭逸晗卿卿我我地離開了公司。

從這個時候起,顧言馨發誓,從此以後,再也不給蕭逸晗吃甜點了。

因為她很清楚,一個人若是不喜歡一樣東西,就算是強行吃下去,也是食之無味,嚴重的甚至會反胃。

就如她,一直不喜歡吃芹菜,如果菜裡面加了芹菜的話,她立馬就會吐的。

可是蕭逸晗就是那麼傻,寧願委屈自己,也不願意說出真相。

顧言馨上了蕭逸晗的車,蕭逸晗受傷了,她今天晚上必須照顧他,所以會和他一起回明山公寓。

她拿出手機給顧子俊發了一條簡訊,說她今天晚上沒有回來,顧子俊只是恩了一聲,便沒有說話了。

顧言馨覺得,顧子俊最近似乎有什麼心事一樣,總是感覺和以前不一樣了,總覺得他心裡有事兒,但他自己又不肯說,她也沒逼問他。

顧子俊正處於青春期,思想上面肯定有自己的小秘密的,就由著他去吧!

「寶貝兒,在想什麼?」蕭逸晗問道。 惡魔總裁霸道寵:老婆,太腹黑

Leave a comment